[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28

第二十八話 - 暗潮洶湧 終


國王為我和露絲兩人準備了同間房間。

當晚,我瘋狂似地和露絲彼此發洩著。

一直到彼此都累了為止。

【起來!】

【誰呀?】

【是本神!】

我馬上彈了起身,然後一拳送過去。

當然,不可能打中的。

【對本神很怨恨是嗎?】

【你自己明白。】

【奇怪,老實來看應該是你自己粗心大意才是吧?】

【我哪有?!我有派彼得呀!對,我有派彼得呀!!!為什麼他沒有馬上提醒我??】

【孩子,你怎會認為彼得看到人類性交的過程會是一種被傷害的過程呢?】

【什麼?!】

【精靈們每天都在看著人們的性交,祂們怎麼會認為這是彼此傷害?你自己好好想想。】

【......】

【好了,一直戳傷你的內心不是本神來此的目的,本神來此是為了告訴你,這次的事件出乎本神的意料之外。】

【什麼意思?】

【就如同你當初被車撞死只是為了保護一名孩童一樣,本神對此次也是感到出乎意料之外。】

【所以你本來打算?】

【本神本來的打算已經失去效用了,此刻再提也只是馬後炮。但本神想和你講的是,經過這次的事件,本神察覺了有多股勢力在改變你的命運。】

【你不是神嗎?怎麼可能你排的命運會被人改變?】

【孩子,那是全體生物都照著本神的安排走才會是如此,但實際上並非是這樣的,能改變人類的命運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魔王,他不受本神的束縛,只要他牽動了什麼人的命運,那麼就會引起所謂的蝴蝶效應,導致全人類的命運都因此改變。是的,你想想,本來的人們是安和地生活在這世界上的,為什麼魔王一出現,就導致大量的人們死亡呢?這才不是本神的安排好嗎?】

【你都安排那個孩子被車撞死了,怎麼不會安排人們大量死亡呢?】

【人們大量死亡是有違命運的!】

【...我剛剛好像講錯了,對不起。】

我認真的道歉。

【呵呵,總之你只要記住,你現在的世界是有多個可以引響本神對這世界的命運干涉力的存在,而此次事件就是他們彼此引響下所造成的一種結果。】

【有哪些?你好歹告訴我。】

【呵,本神不會和你講的,因為你肯定會去復仇,別以為本神不知道。】

【好,我不復仇,那你好歹也為這個世界弄個勇者出來呀!】

【本神並不打算讓勇者誕生,因為就是有勇者的存在,所以這世界的人們才一直不斷地對著其他世界狂招喚,你想想多少人因此受害呢?】

正人先生...旅館阿姨...美里...

正當我在想著他們的時候,神繼續說了。

【當年本神做了這錯誤的決定,導致勇者被人們所期望、所依賴,但這是不對的,所以本神意外地獲得了你之後,就想著靠你來改變這個世界的一切,抱歉呀,你還是被本神給利用了。】

【我不怪你利用我,你是神,你一定有你的想法,但我想知道,我到底能改變這世界什麼?我除了殺了一堆無辜的百姓...】

【你還記得本神對你說過的話嗎?本神說這次是出乎意料的事件,對吧?】

【所以呢?和我殺了這麼一堆人有關嗎?】

【有,本來這群人是會被文利爾的國王派軍給滅掉的,只是提前被你給滅掉罷了。】

【他們就這麼該死?】

【他們的所作所為招致了許多的怨恨,這是自作孽不可活,本神對此沒有意見。】

【那他們國家那兩個皇子為什麼會起紛爭?】

【如同國民素質一樣...】

【......】

我大概懂為什麼連神都不想管他們這一群人的死活了。

【不管如何,孩子,你未來的挑戰已經不是本神可以隨心所慾地幫你安排了,對此本神要給你一把武器。】

【給我武器不如讓美里她們活過來。】

【你放棄吧,美里已經被本神送回她的世界去了,她也忘記了這裡的一切,艾莉兒則是被本神派去其他的世界線了,那伊莉娜本神就不用和你講了吧?】

【那亞瑟大叔呢?】

【他有他的堅持,本神只好順著他的意思了,但本神不會告訴你他到底想幹嘛。】

【...,好吧,那可以讓我看一下現在的美里嗎?】

【你本來的世界?還是?】

【她的世界。】

【好吧!顯現吧!世界鏡像!!】

一面鏡子在我眼前出現,上面映著的是美里的身影。

她開心地走在上學的路上。

啊,是唷,她回到了原來的時間段呀。

美里,要幸福啊。

【孩子,還有什麼特別要求嗎?】

【沒了,但我已經有雪風了不是嗎?】

【本來你的雪風會成為你命名的雪風改,但那是要靠著美里等人的精神力量才辦的到的事,你懂了嗎?】

【所以現在辦不到了,只好另外給我一把武器?】

【非也,不是辦不到,是本神不想多生變卦!】

【喔!這樣呀。】

【那你要給我什麼武器?】

神從祂的右手變出了一把在日本戰國時代來說一定是把一等級的國寶的日本刀。

【這把名為幻光,他可以激發你體內神之書也就是本神的筆記本耀光的實力。】

說到耀光,我好像沒有好好地用過他。

【你就是沒好好利用他,所以悲劇不斷地發生呀。】

【咦?】對神可以聽到我心聲我不表示懷疑,我懷疑的是為什麼悲劇會和耀光能否好好利用有關。

【嘛,本神不想解釋這麼多,你自己去找他問問吧,把你的雪風拿出來。】

【喔!】

雪風取出後在神的手中和幻光合再一起。

【這是為了方便你使用才做的措施,等你死後,這把幻光本神會收回。】

【這把武器強嗎?】

【你自己問書吧。】

【哎?】

然後我就醒了。

【主人,怎麼了?】

露絲在我身邊輕輕說著。

【沒什麼...】

【看起來不像,做惡夢了嗎?】

她拿起旁邊的毛布幫我擦著汗水。

【算、算是吧...】

和神見面這事我認為還挺像惡夢的。

動不動就出現,給了我一大堆解釋或說明,但又扯到一半就讓我醒來。

不能讓我好好睡上一覺嗎?

惡夢。

不過現在的天色大概已經到了漸夜時段了,我睡了真久,看來國王昨天和佣人們說的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進房吵我,這事是真的。

不過肚子好餓啊!

【露絲,穿一穿衣服,去吃東西吧。】

【好。】

不得不說,露絲真的給了我很大的撫慰。

當然我不是指她的身體,而是她那默默地陪在我身邊所給予我的溫暖。

為了她,我不會變成一個廢人。

國王聽到晚餐我也要用餐的時候,他急忙地要佣人們弄了個簡易地晚宴。

對此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但國王說。

【您再怎樣也是本王之友,哪有朋友來到家裡作客,還給他吃粗茶淡飯之理?】

我再三地感謝國王的收留。

王女海蓮娜此刻加入了話局。

【聽聞您將帝國全體國民給滅絕,這真是讓人吃驚的消息。】

【海蓮娜!】國王帶點斥責的聲音。

【啊!真是太失禮了,妾身都忘了您的夫人...抱歉。】

【沒、沒關係,反正有傢伙在我的夢裡又戳了我一遍,我已經不會感到太難受了。】

畢竟我還有露絲在,我要是擺出難受的表情,她也一定會不好受的。

【唉,本王再三提點海蓮娜,沒想到她還是失禮了,是了,您未來打算要何去何從呢?】

看來我的去向很重要,因為我具有隨便就可以滅掉一個國家的能力呀!

【我想問問,這次是誰阻止了我呢?】

【您真的想知道?】

我點頭。

【本王率軍趕到時,您已經停止了殺戮了,對您就算失控也沒有傷害到我國軍民百姓這件事,本王還是得先和您道謝。】

【那應該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吧?】

【就算如此,您如果平常就是個濫殺無辜之人,恐怕這次的暴走會波及到我國的可能性很高呢!】

也是,畢竟就在隔壁。

【那...有士兵見到我是如何停止的嗎?】

【是...是有啦,只是您信不信本王也只能說給您聽,您自我判斷了。】

【好。】

【據士兵所言,您在應該殺光帝國的最後一兵一卒後,返回了暴走的初始地點,這時您的夫人在空中抱著您,而您就因此停止了暴走,隨後您的夫人再也見不著了。】

我低頭不語,甚至流下了一滴一滴的淚水。

露絲拿著餐巾為我擦著。

接著眾人沉默地吃著晚餐。

我則是一杯一杯的紅酒不斷地當水喝著,最後醉倒在露絲的肩膀上。

隔天頭痛到不行的起來。

【主人,早。】

露絲穿著宮內女僕給她的新衣服,開心地在我面前展示著。

【早,很可愛唷。】

【真的呀?】

【那當然,女僕們真是選了件適合妳的衣服。】

【嘻嘻...】

看到她這麼開心,我也放心了一些。

【是了,我打算問一下耀光老頭一些事,妳不要吵唷。】

【好。】

我閉上了雙眼。

【吾主,許久不見了呀!】

【嗯,抱歉,把你放置一旁。】

【是呀,吾還以為您差點把老夫給忘了。】

【是了,神說的好好利用你就能避免掉一些災難是什麼意思?】

【...】

【不好說還是不想說?】

【非也,主神有如此之言並非有誤,吾身負創造之法,光之法,闇之法。】

【那三個是什麼?和魔法不一樣?】

【此三法為魔法之根本也。】

【我越來越不懂了,你不愧是老書一本呀!】

【吾主,休要調侃。】

【是,抱歉。】

【創造之法,如同您創造雷之精靈一樣,當您創造了此精靈後,往後的人們皆可與雷之精靈簽署契約,並加以使用。】

【所以,一般的精靈魔法都是有先人創造的?】

【然也。】

【光之法,乃光之庇護下所產生也,一般的治癒魔法皆屬此類。】

【闇之法,乃闇之庇護下所產生也,一般之疫病死亡詛咒魔法皆屬此類。】

【但這個世界的人們多數都只會下位精靈魔法,某些人才會使用什麼治療魔法和詛咒之類的,這又是怎麼回事?】

【和流傳有關。】

【嗯...】

【亦即,若吾主您可及早對夫人等人施放此三根本之法其中任一,您將不會看到此等悲劇。】

【讓我想想,也就是如果我放了詛咒在她們身上,說只要有其他男人對她們施以淫慾皆會直接死亡,侵犯她們的男人就會直接死亡?】

【然也。】

【...】

在一片沉默之後,我接話了。

【為什麼你不早和我講呢?】

【吾主,老夫只是本書,您不來翻閱,吾也沒法和您說。】

【......】

【吾主,另外您現在身上所持之神刀幻光,是可以省略您閉眼找老夫之舉,可以提取老夫知識於您腦中直接閱讀,請您務必熟練之。】

【要怎麼做?】

【您必須自己和其溝通了,老夫助您一把吧。】

下一個畫面,我來到了一樣一片白的地方,但耀光老頭已經不在了。

【幻光?】我嘗試地叫著。

【在。】一位女性出現在我眼前。

裝扮有如忍者那樣。

【妳、妳是幻光?】

【是。】

【妳要怎麼幫我提取耀光的知識呢?】

【主人,請您與我一戰。】

說完,我的手中出現了雪風。

下一刻她就劈了過來。

當然,我又不是劍道社的,不,就算我是,我也敵不過她。

在我被她打個半殘不死的時候。

【主人,您還不能獲取耀光之書的知識,請回吧。】

【等、等級不夠是嗎?】

【等級?或許吧?】

說完,我回到了皇宮。

居然是被趕出來。

痛!

【痛會留在身體上呀?!】

【主人?怎麼了?您怎麼這麼多傷?】

我一看自己的身體,才發現,到處都是血痕。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我再次閉眼找上了幻光,不理會露絲的叫喚。

【吾主,您還不死心?】

【呵,死心?那是什麼?】

【那吾只好再次給您同樣的傷害了。】

她說完就劈了過來,而我就把手上的雪風扔了。

【!!】

她見狀後劈向了我旁邊。

【怎麼?不砍過來嗎?】

【您無刀。】

【我的刀是妳吧!哪來的無刀?】

【吾主,您總算醒悟了,好了,請您在此與我簽訂契約,吾會將書中知識一一轉入您的腦內的。】

【拜託了。】

【主人!!】

我醒來後看到露絲哭得趴在我身上大叫著。

【沒事、沒事。】

國王此刻走了進來,因為女僕聽到露絲這樣的大哭大喊,所以他聽到女僕的通告後立即趕了過來。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和心中的武器戰了一會。】

【什麼?心中的武器?戰了一會就流血成這樣???來人!傳御醫!】

【是!】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啦!陛下不用為此大驚小怪。】

【講這什麼話!你明不明白你現在的樣子呀!!!給精靈魔法使大人一面鏡子看看。】

【遵命!】

女僕們搬了鏡子過來。

我一看嚇了一跳。

我整個人就好像剛泡完血澡一樣...

接著御醫奔跑進了我房間,氣喘吁吁地看到我,嚇得跌坐在地上。

【他、他還活著嗎?陛下!】

【廢話!快點給他醫治!】

【是!】御醫慌忙地爬了起來開始要為我醫治。

我說。

【免了,幻光!】

神刀幻光出現在大家眼前。

散發著靜靜地淡藍色琉璃光芒。

【啟用耀光光之法,治療。】

【遵命。】

刀身開始轉為白光,照耀著我的身體。

慢慢地我身上的傷口通通癒合,一個疤也不留。

【施法完成。】

【辛苦了。】

接著幻光消失在大家眼前。

所有人都是睜大著眼睛,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主人,幻光是什麼?】露絲反應還是比較快。

【幻光是神刀,為了讓我好好利用神之書所給我的刀。和勇者拿的那些光之刀劍不一樣,這是把真真正正的神之刀。】

所有人聽聞後,包括國王全體通通跪了下來。

【我等今在此信奉精靈魔法使希諾維大人為亞神。】

國王帶頭講著,後面的人通通跟著重複了一遍。

【呃,我不是什麼亞神啦,別又把我往上放大了好嗎?】

【不,亞神大人,您獲賜神之刀幻光,在我等的教義中,您就是亞神。】

【...】

我無言以對的看著他們,我無法反駁,因為那是他們的教義。

【請您移駕另一間房間吧,此等下等房間,不適合您的居住。】

我在沒有辦法反駁的情況下,只好跟著國王走了。

當然露絲被看成是亞神的隨從,也被良好地對待著。

我來到一間廣大的房間,這間房間比起剛剛那間大上了個十多倍也不為過,而且中間還有一尊主神像。

這根本就是禮拜室吧?

只見國王不慌不忙地帶我來到神像後方,居然有間房間!!!

一打開,根本就和國王住的沒兩樣,還更加的高級與豪華。

【呃,不用讓我住這啦!我會不習慣的。】

【不!亞神大人,您不住,我等皆無法入眠!!!】

【能讓我看一下教義嗎?】

【是!來人!拿教義來!】

【遵命!】

一會後,一本厚厚的教義書就放在我的眼前。

【嘛,讓我好好看看...】

【遵命!所有人聽令!】

【沒本王命令,除僕人送餐服侍外,皆不准靠近此房間,違者,斬!】

【遵命!陛下!】

【不用如此吧?】

【亞神大人,您實在太過客氣了,好了,您好好歇息吧,有任何需求不用客氣,吩咐僕人們吧。】

【呃...,好吧,我知道了。】

我進房後就打開了這厚厚的教義,翻了我三天。

我認為裡面的內容對我來說重要的大致上是這樣的。

  1. 主神以神之威光照耀大地,使大地免於混沌的侵害,並於人間大地留下了他的神之武器,以免他離去後光芒會消失。
  2. 受神庇護者,得光之精靈之喜愛,成為救世之勇者,取三把神器,為世間驅離魔物與邪物。
  3. 亞神者,取神之武器,傳神之言論,行神之善行,降神之處罰,眾人需視其為真神之存在。
  4. 世上有七亞神,但不會同時存在,亦不會必然出現,倘若亞神出現於世,則眾人需當盡心服侍,切莫怠慢。

所以,我現在被當成了亞神。

依這個國家的教義,肯定會大肆宣傳的呀!!!

不過,七亞神,那就是說扣掉我還有六個?

我把僕人叫了進來,要他幫我找神之武器有哪些。

不一會,一堆士兵抱著書走了進來。

【國王陛下有令,這些都是有記載神之武器的書籍,特此搬來給您參考。】其中一名領隊說著,然後就出房門了。

至於這時的露絲,她是在整個王宮內閒晃著,因為大家都知道她是亞神的隨從,所以沒有人敢對她不敬,畢竟連國王自己看到她,都要低頭請安了。

這讓她想起了當年在王宮的一切。

雖然感傷,但她沒有因此落淚。

喔,說起來她是奴隸的身分,已經被文利爾國王親自下令註銷,並且廣告全國。

所以她可能是第一個亞人當奴隸以來,再也不是奴隸身分的亞人。

話說回來。

這七把神之武器的名稱各有不一。

但其中確實記載著【神刀幻光】。

這是唯一一個有正式記載名稱的神之武器,其他的都有個別的稱號。

像什麼【神劍彩雲】、【神弓御鹿前】等。

但另一本書內都會記載成別的名稱,只有幻光是固定的。

可見得上一次也有人持有幻光。

而那個人正是我的祖先,神之書的第一代持有者。

似乎就是從我祖先開始,被人尊稱為亞神的第一人。

呃...結果我現在又變成了亞神。

該說這個血統真的不是蓋的?

難得好像有個主角光環似的血統...但我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因為我滿身都是罪孽...

接下的數十天,我擔心的事總算來了。

那就是被一堆國家的王當成神來看待。

這個大陸是沒有別的宗教了嗎?

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拉法納的皇帝,與我好奇的東和國的王。

拉法納的皇帝身穿非常的方塊型,我都覺得他的墊肩也墊的太...

而東和國的王則是顯示他肯定是日本人的氣息。

穿著就是明治天皇那種樣子,只差沒帶著帽子和留兩撇鬍子了。

我對他感到非常好奇,所以他也是我唯一「有對話」的王。

【東和國的王啊,你的子民有沒有從異界來的?】

東和國的王一聽到抖了一下身子。

【真不愧是亞神大人,連這種事都知道,我國確實有從異界來的居民,為數不少。】

【我打算去你的國家看看,不知能否安排一下?】

很官腔。

【那可真是榮幸之致呀!小的回國後,立即為您準備相關事宜。】

你會問他們為啥都這麼乖地參拜著我,因為幻光就在我旁邊浮著啊!

這可是唯一一把有正式登記在案的神之武器耶。

然後我在大家都集合要離去時講了句。

【咳咳,大家注意,我要傳達神的旨意。】

眾王紛紛站好。

【神說,不要再依賴勇者,這樣是不對的!以上。】

眾王開始議論紛紛。

我不待發問直接轉身離去,話說,你就算問了我也沒用呀!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東西。

要說是很多人因此受害嗎?但也是有人活得好好的,而且還活得更出色的。

所以我不打算解釋。

接著文利爾的國王私下跑來找我。

【亞神大人,神不要我們在召喚勇者了是嗎?】

【正是。】

【那...有沒有合理的解釋呀?】

【沒有,他老人家就這樣和我講而已。】

【這樣呀!也、也是啦,都已經有您在了,還需要什麼勇者嗎?】

當然因此『受災』嚴重的國家就是新基德王國。

所以在文利爾國王離開後,他也來見我。

當然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樣的。

只見他一臉無奈地離開了禮拜堂。

看來是國家的方針很多都要修正了。

這可不關我的事唷!

不過這次的王的高峰會,不單單只有見我而已。

最重要的是瓜分布諾蘭迪斯帝國的國土。

是的,各周邊國的角力就此展開了。

為免事後有人後悔或反悔,所以我也必須在場。

主要瓜分的國家有以下五個。

  1. 拉法納帝國
  2. 東和國
  3. 文利爾公國
  4. 多羅拉王朝
  5. 歐洛德海島王國

第四和第五兩個是在更北邊的國家,但因國土上也有和布諾蘭迪斯帝國接觸,所以可以得到瓜分。

其他沒有辦法瓜分的國家則都是抱著看戲的心態來旁聽的。

首先發言的是文利爾王國的國王。

單純因為這裡他是地主國。

【嗯,大家都知道布諾蘭迪斯帝國的國民惡行惡狀,所以月前亞神大人行神之處罰,對其降下了滅國的制裁。但如今,該地區於我等五國來說都是彼此互相交流的要道,所以面對這樣的情況,我等五國在亞神大人面前,特此舉辦分地大會,希望諸位不要協定後回國反悔呀!那有請亞神大人致詞。】

【嗯...,我該說抱歉不小心滅了一個國家嗎?但神也對我說過,此國終有被滅亡的一天,我只是幫其加速了過程罷了,所以五位王者唷,在平等和氣的情況下,平分掉這塊土地吧,以上。】

我講完後,搶先發言的是拉法納帝國的皇帝。

【我國受其國民低劣素質影響許久,所以我國當瓜分最大領地!】

【講這什麼話嘛!你老糊塗了是嗎?我們五國哪一國沒有深受其害的?】吐槽的是多羅拉王朝的國王。

【就是說呀!反倒乾脆講一下好了,你拉法納帝國不是有五重結界保護著嗎?那你打算擴充領土到沒有結界的地方?】

接著講下去的是歐洛德海島王國。

【哼!我國雖有五重結界,但為了人民的權益,朕還是要擴充!】

【別開玩笑了好嗎?該擴充的是我的國家才是吧?我國和東和國兩國都在他的靠海側,沒有他的允許我等的貨物還得繞遠路,所以這長年的損失應當也要考量進去吧?對吧,東和國的。】歐洛德的國王不甘示弱。

【這、這樣說也有道理啊!】東和國的王附和著,有點弱氣的王。

【哼!文利爾的!你都沒意見是嗎?】拉法納皇帝看上去詞窮著。

【本王?我國一向兵少,擴張國土實在不是一件好主意,所以我在此宣布,我文利爾王國就此放棄。】

【什,什麼?!】拉法納的皇帝非常驚訝!因為拉法納與文利爾兩國長年以來都算是互相友好的。

所以他以為文利爾會幫他主張要擴充領土。

【我同意文利爾王的意見,爭什麼爭?真要講,我國長年與凍土大陸的亞人接壤,都快貧窮的要死了,這塊地應該多分點給我吧?不然我的國民好可憐耶。】多羅拉王插嘴。

【你就併入我國就好了啦!】拉法納皇輕蔑地說。

【你講什麼?!拉法納的!有膽來戰呀!!!】

【好呀!戰呀!!!】

【咳咳!】我趁機咳了兩聲。

兩個王才平靜地坐了下來。

【我可以說兩句嗎?】我講。

【喔,亞神大人請說。】文利爾王馬上接話。

【這塊地感覺起來還頗富裕的,雖然被我摧毀過,但應該至少還可以種作物吧?】

我看了看五個王的表情。

多羅拉王一臉期許的樣子,拉法納皇則是一臉陰沉,文利爾王沒反應,歐洛德王和東和王看起來是一鼻子出氣的。

【既然還可以種,那我認為貧窮的國家應該要分到比較多才是吧?】

【亞神大人!這是神的旨意嗎???】拉法納皇馬上抗議。

【神雖然沒有特別指示,但神也不希望有國家的人民窮到餓死呀!】

【就是嘛!】多羅拉王附和著。

其實我個人覺得,拉法納皇的表現非常不合他這年齡該有的樣子。

整個有點像是搶著要糖吃的孩子。

究竟是什麼事讓他這樣著急呢?

【所以……朕可以用武力拿過來囉?】拉法納皇擺出了威脅的氣勢。

【你的意思是想用武力吞併我國?】多羅拉王再次詢問。

【有意見嗎?】

【這個我們可不能當做沒聽到呀!是吧?東和的。】歐洛德王硬是要拉東和王參一腳。

【是、是的!】

【聽到又想怎樣呀?來戰嗎?】裝的越來越冷酷的拉法納皇進逼著。

說真的他到底在急什麼?

國土是這五國中最大的,人口當然也是最多的,我不認為他有急迫到需要這塊領土。

只是我百思不得解,因為到底他的背後背著什麼?現下的我看不清。

【您到底在強硬些什麼呢?拉法納的。】文利爾王講話了。

【朕有朕的考量。】

【您的考量如果成為要和我等各國互相交戰的導火線,本王認為亞神大人應該不會同意才是。】

難不成……

【哈哈哈,這是我等人類之間的事務,不勞亞神大人出手。】

果然。

【咳,拉法納皇,你這樣講的意思我想大家都很明白了,但我身為『亞神』的存在,理當是團結所有人類去對抗魔王軍,而不是袖手旁觀看你等在那內鬥吧?】

【朕可沒有希望要內鬥呀!朕只是希望能擴張領土範圍而已,是他們不讓朕得以擴張的,所以您該責怪的並不是朕吧?】

【你這話我認為非常的狡辯,因為要不是你貪心想擴張到最大,那又何來惹來其他國家的抗議呢?】

【呵,這才是狡辯呀!亞神大人!朕的國土最大,人民最多,要吃的要活的都要領土呀!難不成朕要放任人民自我內鬥嗎?而這又是您所冀望看到的事嗎?】

【……】

我無法反駁,畢竟現在沒有統計學,就算有好了,在現場也沒有數據可以證明他講的不是完全對的。

【哈!連亞神大人都同意了,看吧!朕還是得拿最多的土地這才是對的!】

【老頭子!你少胡扯了!亞神大人只是不想和你爭執罷了!況且,你的國土也還不到饑荒的程度,何來養不起之說?再者,養不起人民可以移居呀!我等五國非常歡迎,不勞您的國土為他們特別擴張。】歐洛德王講的頭頭是道的感覺。

【朕的人民不會想移居到爾等國家內的啦!你懂什麼呢?小子。】

【你太狂妄自大了吧!】歐洛德王也發火了。

【朕又沒講錯,朕的人民可都是忠於朕才留在拉法納帝國的。】

【那只是你不肯讓他們離去罷了!】

眼見這樣爭下去得利的都是拉法納皇,我決定出硬手了。

【主神,麻煩您直接在地圖上劃國界吧!】我講。

這時所有王都停下了爭吵靜靜地看著『神』的動態。

隔了一會後,幻光開始動了起來。

所有人都驚呼連連。

然後幻光在地圖上緩緩地劃上了國界。

最後是拉法納只拿到一成左右的領土,而波羅拉則是拿到近四成的領土。

其他五成由東和國和歐洛德海島王國各拿一半,文利爾則是一開始就放棄所以沒有增減。

拉法納皇帝的臉色非常地難看。

因為他無法證明這幻光是我驅動的,既然我講是神,大家只會認定就是神。

當然,實際上是我操控的。

那個神才不會管這事呢!

就在幻光劃完的當下,文利爾王馬上站起身說。

【由主神大人親自裁定的國界,在場有誰不滿?】

所有人噤聲。

【那麼由亞神大人確認。】

我裝模作樣地劃了押簽。

【好,本次已亡之國布諾蘭迪斯之領土配分議題就此結束!】

晚宴後。

【這事是您搞的鬼吧?】文利爾王走到我房間來問我。

【拉法納肯定是想藉此機會吞併周邊各國,這您也很清楚吧?】

【正是,本王一開始就知道了。】

【咦?我到後半才知道耶!】

【亞神大人能知道就已經很不錯了,拉法納那老頭子不是您想像地這麼簡單的。】

【他是裝的?】

【自然如此。】

【但我也沒法相信你的說法呀。】

【您不需要相信本王的說法,我等皆是有為自己利益在奮鬥的。】

【嗯……政治真麻煩。】

【其實,您更麻煩,不認為嗎?】

【……,也是。】

我倆相視一笑後,文利爾王離開了我房間。

露絲則是在旁掛著淺淺地微笑看著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