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2

第十二話 - 救出?逃亡?


我實在無法接受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就這樣在我可以聽到或看到的狀態下被殺死。

就算老闆娘特別叮囑了我不要惹事。

但,那可是我的女人阿!而且肚子裡的還有可能是我的孩子。

我非得救她們不可!

在我把露絲安撫好了之後,我出門了。

老闆娘站在了門口擋住我的去路。

【老闆娘,您這是?】

【你是要去救你的妻子吧?】

被看穿了!

【看了你的身分證明,還猜不到這狀況的,你當老娘是那群蠢士兵嗎?】

說、說的也是。

【老闆娘,我、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就這樣死去!】

【那又怎樣?你要是去惹事,我這兒就不用遭殃了是嗎?】

【你的奴隸就不用被賣了是嗎?】

【還有你想逃去哪?這裡可是帝國正中央阿!】

老闆娘一連串的質問,我一個都答不出來。

【做事要三思阿,年輕人,你那奴隸小妾長的也不錯,和她重新生一個也是個選擇呀!】

【況且,那個台上的和你並沒有真的結婚吧?只是被你給上了而已。】

我不想說是她上了我,因為這樣是壞了她的名聲。

【我是不曉得你當初為什麼要上了她啦,但憑現在的你,又能幹的了什麼?】

【我。。。】

【你就算能逃掉好了,你想逃去哪?日落方的新基德王國?《Hint:基布里德王國在因正人勇者事件被魔法劍士揭發後,全國指責國王暴行下解體了,新成立的王國就是新基德王國。》日出方的布諾蘭迪斯帝國?劍方的多羅拉王朝?槍方的希拉崴王國?你說說,要去哪阿?】

【不能回欽崴德大森林嗎?】

【呸!你別指望了,那裡雖然不屬於拉法納帝國,但對罪犯來說,帝國有權可以要欽崴德大森林各市鎮協助抓捕的。】

【即使如此,我還是要去!這是我的責任!是我害的!】

【裝什麼男子漢呀!小鬼就小鬼!女兒!關門,不准給他踏出半步!】

【是、是的。】

老闆娘女兒急忙地關上門,而我則被老闆娘的氣勢壓在原地動彈不得。

【你如果想救,好,你先砍死我再說!】

我面對老闆娘的強勢,我除了理虧外,還無法辯解。

為此我默然地回去了房間。

【主、主人?吃的東西呢?】

原來,外面的吵鬧聲,房內也是聽不到的阿!難怪沒客人出來觀看。

【對、對不起露絲,其實我是想去救我的妻子。】

【就是那什麼拉克絲的女人?】

【嗯,妳會討厭我嗎?】

露絲走到我前面抱住我。

【只要主人不離開我,我永遠都不會恨您和討厭您。】

【嗚哇啊————】我在她懷內放聲大哭。

待我平靜下來後,露絲說話了。

【露絲去救吧!】

【蛤?妳去?不行!妳要是被抓了,我不如死了。】

【露絲不會被抓的唷!】

【妳別和我說風魔法可以躲過城內的魔法師追捕,我可不信唷!】

【不是的,主人,您可以用森精靈讓拉克絲周圍架起大樹呀!】

我吃驚了!露絲腦筋幾時這麼會轉了?!?!是我太瞧不起她了嗎???

【艾薇兒,辦的到嗎?】

【主人,這非常之簡單。】

【就算我在這房間?】

【是的。】

【主人,森精靈的施法範圍很廣的,僅次於風精靈唷。】露絲聽到我的對話猜想了內容後補充著說。

【我還以為是土精靈的是最廣的。】

【土精靈的施法範圍並沒有您想像中的廣,因為要讓廣大的土地都聽你的運用,那魔力會耗的比起只用一根樹枝就能延長到很遠地方在重新長樹的森精靈魔法會更多。】

【原來如此。那事不遲宜,快點討論怎麼救吧!】

經過一番討論後,最後的結果是,我派露絲去幫我買東西,理由是我不想出門看現實。

這點馬上就通過了,露絲現在正在前往羅薩德廣場。

【艾薇兒,妳會不會討厭我這樣運用妳呢?】

【主人有主人的考量,我等使役精靈只管主人提供魔力就會達成主人所要求的事。】

【希望長老可以原諒我這惡行。】

在我提供魔力後,我喊了聲。

【發動吧!】

羅薩德廣場。

露絲擠不進最前面,這是我所可以料想到的,所以我要她用風魔法找一個最高的樓層上去待著。

而她也確實地選好了一個眾人不會留意的地方,用風壁把自己暫時隱藏了起來。

當然對於魔法師來說,風壁是根本藏不了的,因為他們能看到魔力的流動。

只是在現在這個狀況,魔法師多數都在維持人們的秩序和牢固處刑台的結界。

沒有人留意露絲的所在地。

忽然間,地面開始晃動了起來,魔法師部隊開始彼此戒護著。

而士兵們更是有的在引導民眾離開,有的則是保護魔法師部隊調查原因是什麼。

會這樣做的原因是,現場指揮官斷定應該會有人截囚。

而這現場的指揮官正是圖克斯。瑞拉。他被命令自己要大義滅親換取領內人民的安保。

所以他站在了這。

【兄長,您快把妾身處死吧!】

【時刻未到,現在動刑有違國法。】

【但如果截囚之人現身,您不就要拖延了?這樣也是違反了國法吧?】

【兄長會準時送妳上路的!】

【兄長。。。】

「砰!」

地面浮現了森林大樹幹。

【什、什麼?這是森魔法?快把犯人壓往其他地方!】圖克斯命令著。

但這時露絲看準了時機,在他們把拉克絲的繩子從處刑台放開的那一刻,她用了風刃把兩名衛士給殺了。

然後藉用了風魔法的超加速,來到了拉克絲的身邊。

【妳、妳是什麼人!?】圖克斯還得不到回應,就被樹幹給推下了處刑台。

【妳是誰?為什麼要來救我?】

面對拉克絲的質問,露絲一概不理會,是說,她也不想理會,因為你懂的。

一言不發的露絲把拉克絲救走,而現場則因為森精靈的魔法弄的人仰馬翻,沒有人發現露絲的存在。

除了圖克斯以外。

『那妖精女孩是誰?為什麼要救走我妹妹?』

【放、放開我!】被救回到旅社的拉克絲不斷地喊著,但因為所有人都擠去看處刑了,所以旅社附近完全沒半個人。

更不用講士兵了,連我的身份都沒識破,他們真的很混。

露絲一路把拉克絲用風魔法抬到了房內。

【姐姐。】

【!!希、希諾!】

我看著大肚子的拉克絲便抱了上去。

【是希諾吧?是希諾吧?】

【嗯,是我,是我唷,姐姐。】

【嗚啊———】姐姐放聲大哭了起來。

【姆———】

【是、是了,這妖精是誰?】拉克絲擦了擦淚水問起露絲的事。

【姐姐,她是我的奴隸,也是我的小妾,叫露絲。】

露絲很不開心地向拉克絲點了頭。

【妳、妳好,妾身是希諾維的姐姐,拉克絲。瑞拉。】

【更是我的妻子。】

我如此宣言著。

【傻、傻蛋!】拉克絲臉紅地罵了我。

【然後,姐姐—】

【都是妻子了,還叫什麼姐姐?】

【呃,那、拉克絲?】

【隨你開心吧,夫君。】

【那我要說了,露絲我不會丟下她的,我也愛她!】

【這妾身明白,妾身也沒有那個意思要夫君丟下她。】

露絲聽到後雙頰轉成笑臉,自己跑去床上躺著了。

【不過,夫君到底是去了哪?】

我把這數月來的經歷講給了拉克絲聽。

【。。。】

【怎、怎麼了?】

【夫君——妾身暫且想問您,現在您打算?】

【先讓妳把孩子生下來吧?】

【這孩子是假的。】

說完拉克絲就把肚子消了。

我和露絲兩人看的傻眼。

【呵呵,明明露絲就會用風魔法,居然無法察覺妾身這個孩子也是風魔法做的?】

【那、那我的孩子?】

【才那一次,夫君就以為妾身會懷孕了阿?】

【自、自然呀!】

【看來妾身還得多教教您了。】

【別、別這樣好了。】

【回歸正題,現在呢?】

拉克絲一臉嚴肅地坐在我面前問。

【我想返回奈寧那。】

【不可以,夫君,您剛剛用了森魔法,大家都會知道這肯定是來自欽崴德大森林的魔法師的。】

【那就先在這藏著?】

【雖說是可以,但如果要查房時呢?】

【。。。】

【唉,夫君,為什麼您要這麼傻地來救妾身呢?】

【因為我捨不得妳。】

【。。。】拉克絲臉更紅了。

【妾、妾身看是捨不得這身體吧?】

【也、也有啦。】

會被這樣問是因為我右手一直摸著拉克絲的腿,至於露絲沒有生氣的原因是,我左手摟著她的腰摸著。

【幾時變成這麼一個小色鬼了。】

【不、不行嗎?】

【是可以啦,夫君越色,妾身越開心。】

【為、為什麼?】

【因、因為那時的感覺很、很舒服呀。】

【那現在要來上一發嗎?】

我的下半身因為拉克絲的發言又舉高高了。

【傻、傻蛋,現在該考量是要逃還是要怎樣啦!】

但露絲似乎才不管,直接彎下腰把我的小分身一口含入,喔!

【露、露絲!妳在幹、幹什麼?!】

拉克絲急忙地喊著,但露絲完全不理會,並把我的身體放平。

總之接下來的事,就是露絲先上了我,最後拉克絲受不了挑撥也跟著上了。

倆女躺在我一左一右,我真幸福。

【唉,夫君,不能這樣過日子啦!】

【我、我知道阿,但我還未成年,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去找神劍吧?】

【嗯?神劍?我不是有了嗎?】

【妾身是說真正的神劍,是創世大神所遺留的劍唷。】

【有那把能幹嘛?】

【聽說找到的可以得到一個願望。】

【那我不如不要那個願望。】

【為什麼?】

【有時間花體力在找那個,不如直接想辦法達成自己的願望。】

【呵呵,這才是妾身要的夫君。】

【妳、妳是在考驗我呀?】

【沒錯唷,要是夫君真想去找那虛無飄緲之物,妾身寧可離開你。】

【為什麼?】

【妾身老大不小了,總是得考慮要幫夫君傳家接代這一件事。】

【但,但我還年輕。。。】

【妾身明白,妾身不會綁住夫君的未來,只希望夫君真正給妾身留個種,好為夫君也留個歸來之地。】

我身邊這兩個女子是怎麼了?傳統的日本女性嗎?雖然我沒見過,但看了一堆大河劇,裡面的妻子都這樣。

【我不可能把妳倆拋下的。】

我還是得強調!

【那您總是得想想要帶妾身和露絲去哪了吧!】

拉克絲爬了起來。

【雖然露絲不在意夫君想去哪,但妾身真的需要一個可以讓夫君每天想著歸來的家和孩子。】

這、這是要分手的導火線嗎?

雖然拉克絲並未說不會和我離婚,雖然也沒結過婚就是了,但她的個性就是敢愛敢恨,很獨立自主的女人。

【好吧!那我們往新基德王國去吧!】

【為什麼呢?】

【我有個很好奇的人物可能在那裡。】

我想到了那魔法劍士,不知道他還在不在那。

【那如果不在呢?】

【那妳就留在那為我生孩子,我去想辦法賺錢養妳。】

【真的?】

【嗯!】

【那好,妾身不在多問,夫君請隨意吧。】

她又趴了回我的身上。

但賺錢養家,好歹也得等我成年吧?難道拉克絲沒有想過?

【客人,午餐時間到了,請用餐!】

露絲不等我說,馬上起身衝了過去開門拿餐點。

只見露絲拿進來的餐點居然是三份,餐盤下還夾了一張紙。

小子,我實在不想多說你什麼,你如果要在這把妻子藏一輩子,我想你是辦不到的,

所以這餐算我敬佩你的勇為,但也請你考量到老身並不想得罪當地人,所以請你明天前搬離吧。

老闆娘 霏紅 筆 》

嗯,我知道的,老闆娘,我不會讓您為難的。

吃完中餐後,我們三人等到了晚上時分,留下了一封給老闆娘的感謝信後,悄然地離開。

但說實在的,他們怎麼可能不會認為犯人會晚上離開呢?

所以我決定鬧大一點。

我請艾薇兒把西面門《Hint:先前在波登市的南面和此處的西面,都是以主角本身為觀點寫的,用以方便識別。》給破壞了。

正當大批士兵敲著警鐘和魔法師部隊趕往西面門的時候,我選擇了從離我最近的觀光門出城,這個門是在西南方的一道城門,關閉的時間是漸夜時六刻《夜晚前兩個時段的中間時刻》,和旅社一樣。

所以現在是漸夜時四刻,理論上是會隨意檢查就放行的時段。

我們趕往了觀光門,但依照拉克絲所說,觀光門應該會關上。

所以我不抱著期待來到了觀光門,沒想到,是開的。

嘖!這士兵真是混阿!

就在我們三人順利摸出去後,城門前來了一位騎士裝扮的人。

【兄、兄長。】

【果然妳會從這門進出。】

【呃!】

【還有希諾,沒想到是你。】

面對眼前的兄長和他身後的數百名騎兵,我實在不知道該不該突圍。

【兄長!要抓就抓妾身,請您放了希諾,放了妾身的夫君。】

【哼!妳果然如此阿!】圖克斯用槍指著拉克絲的肚子。

【妾身可以現在被您處死,但請您放了妾身的夫君一馬。】

【開玩笑!我要是放了救妳的人,我豈不是對不起我的領民和先祖列宗了?!】

【還有希諾,我曾經告訴過你,如果有誰要讓我的領民受傷害,我肯定不饒他,對吧!】

我默默地拔出了燄華,隨著那亮麗的火燄圍繞著我,圖克斯的怒氣看來也越似茂盛。

【別、別動手,夫君,別和兄長動手!】

【姆!!!】

露絲似乎對拉克絲的表現很不滿意,也是啦,身為我的妻子了,就至少該乖乖跟隨我才是,不過,露絲呀,這只是妳單純的想法阿!我可沒有想要限制拉克絲行動的想法。

【妳說不動手,他會讓我平安離去嗎?】我質問著拉克絲。

【。。。】拉克絲除了流淚,她實在想不出其他方法。

【露絲,保護好拉克絲!】

【免!你我兄弟情份一場,在我把你拿下前,我不會讓屬下們動那兩個女人的!】

【好!兄長,一言為定!】

【我舉起騎士的槍,以槍為誓,和你約定!】

【殺!】我 & 圖克斯。

【不要!】拉克絲掙開了露絲的拖抱,跑到了我和圖克斯的中間。

但這時哪來的及呢?

圖克斯的槍一刺就貫穿了拉克絲的身軀,而我的燄華則是把拉克絲砍去了整條左手,並加以燒傷。

【不!!!!!】我大喊著,放下了燄華。

【隊長!好時機!】

圖克斯舉起了槍橫放著。

【我違反了誓言,撤退吧!】

【隊、隊長?】

【撤!】

【是!!】

大隊離去,留下不斷哭泣的我和從後面抱著我的露絲與已經沒了氣息拉克絲。

【主、主人,這裡不是一個可以待很久的地方。】

露絲勸說著我。

我擦了擦淚水,把拉克絲背在了背上,左手拿起燄華收了起來,右手拿起她的左手開始往前方逃去。

拉克絲,妳是多麼的美麗。

拉克絲,妳是多麼的善良。

拉克絲,妳是多麼的賢淑。

拉克絲,妳集女性一切的優點於一身,只是為什麼我卻無法把妳留下?

我奔跑了近半天後,天亮了,我和露絲休息一下後,把拉克絲埋在了附近風景最好的地方。

對不起,拉克絲,我的妻子。

我尚未娶妳進門,妳卻只能安眠於此。

我再度把淚水抹去。

【拉克絲,我會好好照顧主人的。】

露絲在她的簡易墳前說著。

我摸了摸露絲的頭。

【走吧,前往新基德王國吧!】

【嗯!】

雖然我認為拉克絲還有話沒和我說,但她再也無法說了,我也只能自己和露絲邁步向前,去探尋自己在這世界的一生了。

話說,圖克斯居然沒派人來追擊我們,這到底是在籌劃什麼嗎?

【主人!快走吧。】

露絲露出笑容走在我前面。

我暗中發誓再怎樣也要死的比她早。

《Hint:此句不是男主要讓露絲難過,而是在他生命終結前他想看到露絲還活著。》

在沒有馬沒有馬車的情況下,我倆徒步實在走不了太遠。

你問馬車去哪了?馬車怎麼能從旅社牽出來呢!!!要偷跑的人還駕馬車?

所以,也就變成了這模樣。

好險我體力不算差,經過了一個時段的農田散步後,來到了用來灌溉的水池。

我和露絲喝著水,這實哪管的著這水乾不乾淨呢?

說實在的,要是我就這樣被毒死,我也認了。

【你想被毒死?】

嗯?是誰?

【是瀧精靈,露米莉亞。】薩爾跑出來講。

【那不就和你相性最惡的?】

【是的!請主人無視她!】

【這怎麼行?她既然會現身,肯定有什麼事,問問吧。】

【算了,隨主人的意。】說完薩爾很不滿地消失了。

【露米莉亞,怎麼了?】

露絲聽到了不一樣的女性名字,但又看不到人,想生氣的當下又想到可能是精靈,所以她坐在了水池旁不說話。

【好心人,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我不是什麼好心人。】

不久前才殺了一堆人。

【艾薇兒說你是好心人,就是好心人!】

【謝謝艾薇兒和妳的肯定,那要我幫什麼呢?】

【前方大湖,湖底有一個會傷人的魔物,近期殺死周圍人民數千人以上了,而周圍的人民又是崇信我族的,拜託,幫我族除去那魔物吧!】

【話說,精靈應該比魔物強吧?為什麼老是要我解決呢?】

【因為這也是上天給您的試練。】

【。。。又是。。。】

【主人,試練或許會造成無辜人民的死傷,但若不是如此,您會前往討伐嗎?】

我無言以對,可能不會吧?如果一隻魔物打死不傷人,就坐在我面前,我也不想動他。

【艾薇兒,我知道了,只是牠在水底,妳有方法嗎?】

【有的!我可以把牠撈起來,但要除去還是得靠您的劍。】

【那,薩爾你有辦法切開嗎?】

老實說,我不明白森魔法發動時,燄華是無法傷人的原因是為什麼。

【無法,再怎麼說那也是水性魔物,要在撈起來的當下砍了牠,主人,您恐怕會魔力被我取走大半唷!這樣是違約的。】

【那,露米莉亞,妳願意和我簽暫時約嗎?我可以幫妳,只是沒有妳的協助,我也實在無能為力。】

【好的唷!我願意幫助您。】

同樣的簽約儀式,只是魔法陣從黃色轉為白色去了。

簽好約後,露米莉亞對我說。

【我露米莉亞對著主人發誓永遠跟隨。】

咦?不對吧?永遠?

【我不是說簽暫時的嗎?】

【主人,契約是沒有暫時這種東西的唷。】

薩爾提醒我。

【欸~~】

【不過主人,現在您已然擁有了三大上位精靈與您簽約,請您重新對燄華刀命名吧。】

薩爾趁我還在呆然時,要我為燄華改名字。

【不了,我覺得這名字不錯。】

【好吧!】

【那主人以後請多指教。】露米莉亞向我行個禮,然後就跑去找艾薇兒聊天了。

【艾薇兒,艾薇兒,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正在我左肩上閉目養神的艾薇兒張開了眼睛。

【噓,過了兩百多年,妳還是一樣吵阿。】

【哈,哈,興奮!興奮!】

看來有的熱鬧了。

我照著露米莉亞所指的方向前往,果然看到了一個大湖,這時旁邊有路人走了過來。

【孩子!你是要前往前面基里亞斯特湖嗎?】

【是的。】

管她是什麼湖,反正眼前只有一個湖。

【勸你還是快離開吧!那裡從三個月前《Hint:此處的月是先前的那二十二個月不分大小月》就被魔物佔據,後來連同我父親母親一共吃掉了兩千多位村民啊!】

【那你為什麼還在這呢?】

【我、我在找機會報仇!】

【你覺得報的了?】

露絲這樣問。

【要不是看在你是這孩子的奴隸,我早就先對妳報仇了!妖精!】

【雖然我的奴隸很無禮,但請恕我直言,你報的了?】

【...】

【報不了也要報!反正我已經孑然一生了。】

【你娶妻生子了嗎?】

【還沒。】

【那你在放棄什麼?連我都知道要好好活著,你到底在放棄什麼?】

我有點火,我沒了父母,沒了愛人,沒了兄長,身邊只剩下一個雖然我自己看成是我的妻妾,但別人卻不認同的奴隸。

【...】

【罷了,對大哥你發火實在有點不對,我去殺魔物了。】

【等、等等!你說你要殺魔物?】

【嗯,瀧精靈拜託我,我也只好前去了。】

【你是說水的上位精靈,瀧精靈?】

【不然?】

【勇者大人!!!!】

此人突然叫我勇者並且下跪。

我整個人傻眼在原地。

【主人不是勇者唷!】

露絲看我沒反應,幫我回答。

【不、不,只有勇者才會聽到或看到上位精靈,所以您一定是勇者!】

算了,我不是很想爭辯,反正我快點完成精靈給我的委託吧。雖然這是神的試練。

我來到了湖邊,旁邊圍滿了很多村民,我心想,你們站在附近是想要等毀開戰時被波及嗎?

【露絲,叫他們可以滾多遠就滾多遠。】

【是。】

一會之後,村民沒有人散去。

【主人,他們不肯走!說什麼死也要死在故鄉。】

【...】

我能講什麼呢?

所以我開始了,當然是艾薇兒先啟動。

瞬間燄華刀身上開始生出數十枝粗大樹幹,周圍村民紛紛驚嘆。

我看你們根本就是想看熱鬧而已。

樹枝潛入湖底開始探索。

【找到了唷,主人。】

艾薇兒平靜地說著。

【嗯!抓起來吧!】

一會之後,湖面波濤洶湧,並且還冒出一堆泡泡,就是感覺底下有龐然大物要出現了。

刷!果然很大,這支魔物長達應該有兩百公尺左右。不知道是什麼生物被改造出來的,總之得趁著樹枝還在纏著牠的時候快點斬了牠。

我立即想要切換成露米莉亞,但這時艾薇兒說。

【主人,我與露米莉亞相性相容,您的魔力看來依舊足夠,請您試看看雙屬性發動。】

說得很簡單,但實際怎麼操作呢?

【主人,請心無雜念,無雜念唷!】露米莉亞說著。

我靜下心來一會後,一個咒文浮現在我的眼前。

五行精靈,水木合,木水生,借爾等之力除魔降妖。

我照著唸完之後,燄華刀突然改了模樣。

再也不是日本刀的樣子,而是換成了雙刃劍的模樣,然後本來的劍柄上的寶珠化為兩顆,以繞圈的方式飛在劍身旁邊。

整把劍一側是以水流組成,一側是木頭組成,真是有點奇妙的改造。

【上吧!主人。】

露絲大喊。

【哈!!】我不知道招式名該叫什麼,因為兩種屬性混在一起,我也不確定哪一個屬性會對這魔物造成傷害。

雖說我以前都沒在管的,反正放火就是了!

但這隻是在水裡,說不定對水有抗性?

想到這我就用木頭那一側對準牠的身體。

【森魔法刃,萬根突刺!】

一堆尖刺的樹根從空中冒生出來,刺向魔物,當然魔物並不是混吃等死。

為了求生,牠大吼,身體周圍圍繞著一圈水,果然啊!

碰!

兩招互相比拚,是我魔力輸了嗎?因為樹根沒有刺進去。

然後我突然想到,薩爾可以吸火,那露米呢?

【吸牠身上的水,露米!】

【是唷!是唷!我吸,我吸---】

魔物身上的水被露米吸掉,這時樹根馬上就刺了進去,魔物大聲慘叫。

牠開始拚了命擾動牠的身體,以期擺脫艾薇兒的糾纏。

但是艾薇兒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似乎是在說,老娘學了綑綁術這麼多年,你休想逃!!這樣的話語。欸,請當作我沒講。

【主人!再來!!!】底下露絲拼命為我加油。

【這下牠身上都是樹了,薩爾!來吧!】

【是!吾主!】

燄華再次回到本來的樣子,並且冒起了大火,在我落到地面前,我送了魔物一招,炎魔法-火盡餘灰。

頓時,魔物全身直接點起了強大的炎火。

牠很想快點跳入水中,但艾薇兒的樹枝纏得實在太優秀了。

火就算拚了命狂燒,但仍然不見魔物有可以掙脫的機會。

最後魔物就在樹枝好不容易快燒斷的時刻,牠死了。

是的,牠死了,就在這麼前一刻,碰!墜落湖底,再也沒有起來的跡象。

村民們憋著氣等著結果,最後村民一個代表跳去湖底確認。

【牠死了!】

【萬歲!勇者大人萬歲!】這個口號不斷地呼喊著,我都懶得吐嘈了。

在村民的感謝之下,我被強迫拿了許多東西,但老實講,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沒有必要拿的啊!

我說說你就知道了,酥果的種子,這是一種可以拿來炒的水果,由於生吃時皮是脆的,而炒過後會變成酥的,所以大家都愛吃炒過後的,便稱它為酥果。

再來,梨耙數把,我是要分身種田?

還有活豬兩三隻,我沒地方可以裝啊!

最後是數不盡的石頭,因為顏色各有不同,所以被村民認為是寶物,但我沒有冶煉的東西,所以給我這也沒用。

你說我可以拿去賣?算了吧!如果真的賣得掉,怎麼可能還在村民手中呢?

反正最後我要了一頭騾子。

本來我坐在前方,而露絲坐在我後面,但騾子拚了命狂叫,最後村民說可能是壓到了牠的骨頭,所以露絲就改坐到我前面,就這樣再次踏上旅程。

不過說起來,我現在很悠閒地和露絲騎著騾子前往新基德王國,讓人想不到前些天還在拚了命逃亡呢!

這旅途中,我在森林找著野生動物,露絲忙著採集水果,一覆一日的這樣在野外露宿度過。

也不知道奈寧姐現在的情況怎樣,有真的懷孕嗎?

我看著身旁睡著的露絲,肚皮連漲起來都沒有,真懷疑我的子孫到底有沒有作用!

不過仔細一想,我現在才十歲多一點耶,說不定連精子都沒有生產!

這麼一想我也釋懷了,到處留種也不太好,只留給露絲就好了。

腦筋撇開了其他的女人,專心看著身旁的美少女。

如此讓我漸漸地稍微淡忘了拉克絲的死。

日子再過半年。

我來到了新基德王國與拉法納帝國的交界關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