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0

第十話 - 經濟與戀情


總算,經過了兩個大月外加三天七時段後,我再次踏入了帝國邊境第一大城,波特市。

再與薩克斯商隊告別並且領了報酬後,我先和露絲找了間旅館先住了下來。

雖然旅館一開始並不想讓亞人種族的露絲入住,但在薩克斯所屬商會的保證下,旅館老闆還是勉為其難地接納了。

對此我真的很感謝薩克斯先生從中的撮商。

至於為何會撮商成功呢?

因為據說這批貨已經遲到了近半年了,這半年來波特市有超多商人都在等著採買來自欽崴德大森林的相關貨品。

所以聽到是我和露絲拼命護衛了這批貨後,所有的商會都向旅館施壓了一番,最後旅館老闆不想在這做不了生意,同意了。

這樣感覺好像我在威脅他似的?

【小弟,我們還會在這待上兩三天的,你有什麼需要就僅管來圖森商會呀!】

薩克斯在旅館前如此和我『大聲地』說明。

我看是想給老闆施壓,你最少三天內不要動這位客人吧?

薩克斯的目的地就是這波特市,而彼亞斯的目的地還要再往劍方前進,所以他也有邀請我一同前行,但我後來覺得先打聽些情報再看看要往哪去,所以就沒有跟了。

而盧克也是圖森商會的一員,他在到達波特市後,馬上交換了所需物資,再次返回了圖森基德,真是辛苦,因為圖森基德一樣很缺來自帝國的貨品。

奈寧小姐則是瓦里斯商會的創辦人,所以來到波特市這個據點後,她暫且忙的抽不了身,只能寫封信告訴我,謝謝我安全送她來這,然後如果有什麼急事可以去瓦里斯商會找她,她會想辦法幫忙之類的。

而拉菲則是不吭一聲地往日落方出發了,似乎是想要去帝國日落方的邊境大城,奇奇里納。

嘛,他什麼也沒講,所以我也只能從薩克斯口中猜測了。

而一整路都沒和我講超過十個字的希比亞,則是窩在圖森商會裡面處理文件,看來是為了卸貨清點和入帳的工作在忙著。

總之,吃住都有的情況下,我打算去幫我和露絲先換套衣服。

所以就在街上閒晃了起來。

市民,應該要叫市民吧?畢竟這是波特『市』呀!

總之市民們有些人看到我都會和我點頭示意,我當然也是點頭回禮了,不管我認不認識,不過這一路下來,我的脖子快斷了。

所以為了躲友好的市民們,我只好帶著露絲進入了路邊的一間服飾店,雖然我進來了才知道是在賣什麼。

【唉呀!小英雄,帶著奴隸來買衣服呀?】

老闆娘馬上親切地招呼了起來。

原來這是間女性衣物店,裡面不僅有衣物,當然還有貼身的。

呃,身為日本男人,總是會有莫名地羞恥感,但老闆娘似乎一點也不想管露絲,我只好硬著頭皮幫她挑了。

不過美少女就是美,穿什麼都美,搭什麼都好,這標準的衣架子到底是為什麼會跟上我這種人呢?

【主、主人,這件好看嗎?】

露絲再次展現她剛換好的衣服。

我直到現在到底講了多少次好看,我也算不清楚了,總之這好看的價值好像有點下降了。

露絲雖然臉上沒有不悅,但我知道讚美一詞如果太過頻繁的相同,就會失去他原有的價值,和道歉是一樣的。

所以我邊看著她現在身上的這件,邊想著該怎麼評價好。

我拿起了她剛剛穿過的那些衣服,應該有十多件了吧!真驚人的老闆娘,我可是沒有這麼多錢唷!

比了比後說。

【我認為妳現在身上這件更適合妳,就買這件吧?】

我半強制地要她了結了這換衣大賽,露絲也沒有覺得不開心,馬上點頭說是。

我就再買了一兩件,然後和至少五件的貼身內衣給露絲。

這樣就花掉了我六枚帝國銀幣,真誇張。

是我不會殺價嗎,真希望有人可以教我。

買完後,露絲一臉愧疚,看來她大概知道花在她這奴隸身上太多錢了。

【露絲呀。】

【是,主人。】

【妳打扮的美美的,我才有面子唷!】

她聽完馬上摟上了我的左手,開心地陪我走在市街上。

然後這時,眼前有兩三名看起來就是不良的人士擋在我和露絲的面前。

【喂!這不是妖精嗎?穿什麼人類的衣服呀?】

說完,那名講話的男子把拿在露絲手中我該買好的衣物一把搶了過去。

【喂!還回來!】

我大聲罵道。

似乎就如同在日本的不良一樣,完全不想還,並且還用火魔法一把火燒了。

露絲大哭,但她因為我先前所說不得傷害他人,所以她沒法動手。

這時我已然想要拔刀給他們三個一刀送上天的時候,遠處傳來一個聲音。

【你們三個在幹什麼!給我抓起來!】

遠處來的是奈寧小姐和她的手下共一百多人,開始對這三名不良份子包抄圍攻。

最後不到兩小刻的時間,三個人鼻青臉腫地跪在我面前。

【沒事吧?】奈寧小姐問著。

當然,她所謂的沒事應該指的是身體上有無受傷,所以我搖了搖頭,但我還是指了地上那一攤已經燒成灰的衣物。

奈寧小姐似乎更是生氣了。

【老闆,該對這三個怎麼辦?】

其中一名下屬對奈寧小姐說。

【你們三個,居然好膽敢對這城市的英雄人物出手,蛤?】

奈寧小姐惡狠狠地對他們說。

【她只不過是個亞人———啊!】

才剛說完亞人就被奈寧小姐一腳踢過去。

【你可以在講一次,老娘我剛剛好像沒聽到。】

面帶惡魔般笑容的奈寧小姐讓這三個不良渾身發抖個不停。

這時巡安隊來了。

【這裡怎麼了?!】

【喔!這不是里安大隊長嗎?】奈寧小姐對其問候。

【嘖,老闆娘,妳不要動私阿!有什麼事我都可以幫妳——唉,這次又怎麼了?】

看來無奈的里安大隊長只好開始問話了。

【這三名人士對此小孩的所屬奴隸出手,並燒毀了其所有財物,請大隊長發落。】

【喔?你不是護送老闆娘平安到這的孩子與亞人奴隸嗎?】

【回隊長,正是小的。】

我一說完,隊長轉身就對那三人以鐵拳又毆打了一頓。

【你們三個,把錢交出來!】

里安動手一點也不手軟,而且還要他們把錢交出來。

【不交?動手搜!】

在屬下們一陣手忙後,搜出來的錢只有兩枚銀幣不到的數量。

【小弟,你損失的財物多少錢?】

里安隊長問我。

【回隊長,剛剛才用六枚銀幣於那個店家買下。】我手指向剛剛出來的店家。

店家老闆娘馬上點頭示意。

【哦?六枚阿,那現在只有兩枚。。。你們三個,說說,該怎麼賠呀?蛤!!!!】

【我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三人拼了命狂說。

【老子我幹他媽的是在問你要怎麼賠!你跟我講什麼不敢?】

說完里安隊長又踹了每人一腳。

【我、我們也沒錢呀!】

【沒錢還好意思破壞人家財物?幹!當我隊長當假的呀?!操!】

又每個人再賞一腳。

【破壞城內秩序,還損壞英雄財物!來人!送取給奴隸商人換取金幣回來!】

【是!】

三人聽到奴隸兩個字,嚇的狂向我賠不是並且求饒,但,你們毀壞的不是我,是我心愛的露絲。

我不發一語,看著他們三人被拉走。

【小少爺,您願意和我到據點一趟嗎?這案子。。。】

隊長搓著手,看來是想吃案,要是我,我大概也想吧,如果上面是要求『最好沒事』的話。

【好,我一切配合隊長,至少您給了我和我的奴隸一份公道。】

【是、是、是!謝謝小少爺,來,請!】

【小弟!等會出來到我這兒來!】

奈寧小姐對我如此說,我點頭示意後隨隊長回到了據點。

『波特市南側面巡安隊據守處』

【沒想到您是救了奈寧老闆娘的恩人,小的我沒管好治安真的太對不起您了。】

隊長吩付底下的人給我們上茶後開始『禮貌』的發言了。

【隊長,我倆其實也只是滅掉途中一隻魔物而已,這點不值得如此誇耀啦。】

【不、不、不,光那隻魔物存在,就讓我們波特市窮了好一陣子了,直到這一兩天才好了起來,說實在的稱您為英雄也不為過呀!】

【嘛,總之隊長想怎麼個吃法呢?】

我決定不要再打哈哈,直入主題就好。

【喔、喔!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既然您這麼好說話,我自然也不會讓您感到不方便。】

【那是當然,彼此互相嘛。】

【是、是、是,這麼著,等會我屬下會領來把他們三個賣成奴隸的錢,小的希望您拿了這筆錢,就當做沒這回事發生,可以嗎?】

【這自然不成問題,只要我還可以再幫我心愛的露絲買好看的衣物,我都好。】

露絲聽到後馬上臉紅靠在我肩上。

這羞澀的模樣讓對面的隊長也心動了起來,拼命看著她。

【咳!】

【喔!是了,您倆個感情真是好,這樣的奴隸有您這樣的英雄,真是幸福阿!】

【嘛,那三人會賣多少錢呢?】

【這個嘛,看他們三人的體型,至少也能賣個兩枚金幣,數十枚銀幣吧?】

剛說完,他的下屬就回來報告了。

【報告!】

【說!】

【總共賣得三枚金幣,四十七枚銀幣,六枚銅幣。】

哇靠,真多!

【那,小英雄,請點收!】

隊長把一袋錢推到我這來,我當然不客氣地開始點收。

然後這時我拿出了一枚金沉沉的金幣,老實講,這是我第一次看到。

【怎麼了嗎?】

隊長有點擔心地問。

【沒什麼,這枚金幣就請隊長帶著隊員們去吃好料吧!感謝您幫我出了口怨氣。】

【真、真的嗎?】

我點點頭。

【眾人聽令!】

全體隊員聽到號令後馬上跑了過來。

【今天小英雄為感謝大家幫他出了口怨氣,請大家今晚由我帶領去吃頓好吃的,還不快謝謝英雄!】

【謝謝英雄!】隊員們齊口同聲,表情都面露微微笑容。

【那,我還有事要找奈寧小姐,就不打擾了。】

我不想戳破這邊的生態,反正也不關我的事,對吧?

在隊長和隊員列隊歡送下,我來到了瓦里斯商會的門口。

【老闆娘!客人來了!】

看起來是佣人的人馬上招呼著我們。

【來啦?】

奈寧小姐跑的似的下樓,我真擔憂她跌倒呀!

【怎樣,沒被刁難吧?】

【沒有,他們對我很客氣。】

【哼!這小子要敢對你不客氣,老娘我就剝了他的皮!】

【老闆娘別這樣。】

【別叫我老闆娘,我喜歡你叫我奈寧小姐,或是奈寧姐也可以。】

【那,奈寧姐。】

【嗯!乖!喔,是了,你剛剛幫露絲買衣服嘛?】

【是呀,我想她不能沒有內衣。】

【嘛,也是啦,身材這麼好,沒有內衣的話,恐怕有點不行,嗯!跟我來。】

在奈寧姐的帶領下,來到了同一間店。

【老、老闆娘。】

看來這間店是從屬於瓦里斯商會的阿!

【剛剛這位小妹所挑的衣物再拿一套出來!】

【是、是!】

「這、這怎麼好意思?」露絲在我身邊小聲地說。

但我決定不講,因為拒絕他人的好意,就如同把人脈擋在門外,這是我前世所體會到的。

該收的時候,就該收下。雖說多數時候是不該收的。

【真是抱歉,讓你看到這城的爛治安了。】

在店家去拿取的這時間,奈寧姐開啟了話匣子。

【為什麼在這會這麼歧視妖精呢?】

我刻意不提亞人這一個種族分類。

【唉,這和那些男的找不到老婆可能比較有關係吧?】

奈寧姐大概也不清楚。

【不過!只要這南區你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瓦里斯商會,知道嗎?】

【老實說,我真不曉得奈寧姐生意如此之好!】

【呵呵,以前的運氣吧?現在算平平囉,能讓屬下們過上還算安穩的日子就是了。】

【現在情況有這麼糟嗎?】

【老實說是因為三皇子殿下的關係。】

奈寧姐探頭看了看外面,然後把我拉到更店內去。

【三皇子殿下先前聽說要結婚,但後來女方家發生了什麼變故,導致婚期又再次推延,最後皇帝下令不管往常規矩,直接讓女方上帝都成親,可這時女方聽說打死不願出門,還說自己已經懷孕了!弄的帝國內部慌亂不已。】

姐姐。。。妳。。。

【為什麼會慌亂?不過就只是個婚禮而已呀?】

我故作鎮定。

【因為這女方所在的地域是劍出方《Hint: 即類似於東北方》邊境伯爵家,要是太過強硬,讓這伯爵家叛亂到隔壁敵國的話,那麼拉法納帝國就會面臨失去了天然屏障的防衛,會讓敵軍得以長驅直入的困境。】

【所以,有人建議皇帝暫時不要逼的太急,問清詳細情況再說。】

【那,應該不是只有這個說法吧?】

【嗯嗯,你講的沒錯,小弟,有一派的人是說先派兵前往鎮壓,表面上是問狀況,實際上是全部除了女的都殺了。】

我手握拳頭,氣的快捏出血來了,這時露絲似乎發現了,就握住我的手靠著我,此舉讓我緩和不少情緒。

【當然還有很多說法,只是皇帝似乎比較偏向先派兵去質問到底情況是怎樣,然後還是不從就直接鎮壓的樣子。】

【那這樣一來,貨品就會比較少人買,反而開始買糧食囉?】我問。

【對,戰時糧食的買賣價都會比較高,而且儲存也是一大困難,所以價格會一次翻上去好幾倍,現在大家都在幹著這事呢!】

【那要是沒打起來?】

【哈,就得著虧本吧!】

奈寧姐看來沒有買。

【那奈寧姐現在是在囤什麼呢?】

【衣物唷!】

說完店家已經備好全新的一套了。

【老闆娘,東西都備好了,請點收。】

奈寧轉身拿起來直接給了我。

【你點看看有缺什麼吧!我也不知道你幫她買了幾件。】

說的也是,我就一一點收後,向店家道謝,店家忙著說不用,不用,看來大老闆在身邊還是不敢亂來阿!

最後奈寧姐請我和露絲到她家喝杯茶。

【話說,奈寧姐,您不擔心我們打擾嗎?】

【擔心?要是事事都還得我來操煩,他們不就不用成長了?】

【不怕他們有做錯的時候嗎?】

【哈哈哈,我也會做錯呀!錯了就修正,只要不要錯同樣的,那都是個成長。】

唉,在日本,你錯了只會背黑鍋,你做對了只是上司督導正確。

【真是個好商會。】

【我可是把大家當家人的,雖然我也挺討厭背叛的啦,但從商嘛,誰不會背叛?只要我給不起他想要的,他馬上就會背叛了,人之常情。】

【面對背叛,奈寧姐都怎麼處理呢?】

我覺得這是個學習經驗的時候,所以加緊問。

【沒什麼,很單純地就公告天下,此人的要求老娘給不了,請他以後如果反悔,不要再回來了,因為老娘還是給不了。】

【噗——】

我差點把喝的茶噴了出來。

【小心!小弟,別喝的這麼急呀!】

【不、不,是奈寧姐的處理方式太過有意思了。】

【哦?有哪裡有意思嗎?我覺得我講的沒錯呀!】

【確實是沒錯,但就我以前的認知,對於背叛者永遠都是上法院告給他死。】

【上法院?告給他死?那是什麼?】

【喔,沒什麼啦,就是玩死背叛者就是了。】

【那什麼?太蠢了吧?你玩死他,只會落人口實,你如此的公告,卻會讓他在新東家也拿不了太多東西。】

【也是,新東家會覺得這個人一定就是拼了命要東要西才會背叛到我這的。】

【是呀!所以我這方法才是對的啦!】

【不愧是奈寧姐。】

【和你真聊的來,說真的,我再晚生個幾年,你、你會娶我嗎?】

我看了一下旁邊的露絲,她面無表情,看來是隨我了。

【不要看著小妹阿!人家心中只想著你。】

【奈寧姐,我很開心有您這樣的女性愛上了我,這是真的!以前的我從來沒有女性喜歡,更不用說像您這樣有成就的女性。。。】

【所以呢?】奈寧姐慢慢靠近我。

【但我現在才十歲阿!想結婚也沒法結,不是嗎?】

【人家才管不著,人家只想著你如果不在乎年齡的話,會否娶人家而已。】

她的手指頭開始在我的腿上畫圈圈了。

【我、我會!】

【真的!?】

【嗯!奈寧姐如此的女性,要說我有什麼理由拒絕,大概也只有我還年輕這個了吧!】

【真的阿!】說完她躺在了我腿上。

【奈寧姐,您為何還不結婚呢?】

我還是想把壺蓋打更開一些。

【哪裡有好男人?】

【嗯?我也不是個好男人呀!】

【你不是?你如果不是,你身邊這奴隸小妹就沒有這麼生氣的瞪著人家了。】

我把頭撇過去看露絲,露絲馬上撇過頭去看別邊。

【呵呵,人家也很清楚我倆彼此的年齡差很多,至少人家也已經快四十了。】

【但依舊如此風華年代。】

【嘴真甜。】

語畢她的嘴唇把我的雙唇給包住了。

露絲看的急忙地敲打著我。

我、我很痛的阿!但是又有點爽?

【放心吧,露絲,人家只是想要妳主人的種,妳們妖精不也是這樣嗎?】

【等、等,奈寧姐,您清醒點呀!】

【我很清醒的,露絲,幫我壓住妳主人!】

【露絲別聽她的!】

【聽人家的,妳也可以接著上唷!】

【露絲!我才是妳主人呀!】

【壓好了!】露絲這樣講著,然後奈寧姐開始寬衣了。

一夜就這樣過去,我真有點恨我還是個孩子,但又有點爽我還是個孩子。

真是個矛盾的年紀。

【親愛的,你幾時來都可以,妾身隨時恭候。】

奈寧姐在店門口小聲這樣和我講。

【我、我明白了。】

【就算沒法再來也沒關係,老娘會支持著你的一切的!】

奈寧姐。。。

我帶著露絲返回了旅館,簡單地吃了頓早餐後,返回房內我看著露絲。

【主、主人,昨夜不滿意?】

【奈寧姐就算了,妳也參一腳是怎麼回事?】

【我、我愛您嘛!】

【我也愛妳,但我還不想這麼快就玷汙了妳。】

【沒這回事,露絲很開心的,雖然到現在還有點痛痛的。】

嗯?痛痛的?

【妳、妳沒有被前主人侵犯過嗎?】

【沒、沒有唷,主人是我的第一人也是最後一人。】

這、這樣是要我去哪消除我的罪惡感呀???!!!

【那妳如果懷了孕,我現在怎麼養孩子呢?】

【一切由露絲負責!主人不用擔憂。】

【不、不是這樣講的啊!我還是會擔心著妳和孩子的生活好嗎?】

【主、主人。。。】

【奈寧姐她還有辦法,那妳呢?妳呢?】

露絲不發一語,只是靠近抱上了我。

【唉,算了,有就有吧,妳到時別恨我沒法養孩子呀?】

【不會的,主人,這是露絲自願的事。】

【算了,我先休息了,妳別鑽進來。】

露絲無奈地跪坐在我的床邊,就算她自己也有一張床在旁邊。

一直到我醒來,她還是跪坐在床邊,不過她還在睡。

【露絲?】

【主、主人?】

【啊!】

露絲醒來後想站起來,但因為跪坐太久,整個人馬上倒在我身上。

【主、主人對不起。】

【沒關係,就這樣吧。】

我拉住了她想起身的身子,並且抱著她的身體。

【露絲呀,我真的是個可以讓妳為我生孩子的男人嗎?】

【是的唷,我最愛主人了。】

【不後悔?】

【不。】

【就算我以後性情大變的虐待妳?】

【也不。】

【我、我愛妳,露絲。】

【我也愛您,主人。】

【就算今生我倆無法結婚,但妳也要一直活著直到我死。】

【我會的。】

面對如此對我痴情的露絲,我無法不給她一個答覆,但礙於她是奴隸的身份又是個亞人族,我想在人類的區域中是不會讓我倆有結婚的一天吧?

之後稍微彼此唇舌激戰了一下,我帶著她出門買馬車去了。

我把先前搶來的盜賊馬留在了正人先生家,不知道會不會對他家產生一點負擔呀?

不過他啥也沒說,看來是還好,或許是把馬給賣了剛好可以抵我的房租吧?呵。

我再次來到了瓦里斯商會,奈寧姐馬上就答應幫我買輛馬車,而且也很快地隔天就能用了。

對此我打算付款,但她說,今晚留在這再來一次,就可以了。

我,我還是留了下來。

隔天,我疲勞地上了馬車駕駛台,大夥們看著老闆娘臉色容光渙發,而我疲勞至此,他們都很識趣地不說,並向我揮揮手道別。

老實講,我比較希望你們可以吐個嘈呀!

總之,車上有地圖,七天的水和食物,更換的衣物與一些堪用的武器。

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