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06

第六話 - 盜匪消滅戰 (上)


我可能真的沒有和精靈溝通的能力吧?難怪我沒法把魔力轉成魔法屬性,原因我現在真的明白了。

因為,風精靈根本沒有在乎我的感受———

神阿,真抱歉,您好不容易把我送來這個世界,最後我還是要死了。

我該開始寫遺書嗎?不,不對,沒有筆,更沒有可以寫的地方,慘,我連遺書都寫不了。

正當我在『人生自我跑馬燈』時,身旁蹦出了一隻精靈,嗯,薩爾拉斯呀!

【您在擔心什麼呀?主人!】

【看不出來嗎?我沒有翅膀也不會風魔法,會摔死的呀!】

【摔死?為什麼?】

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可能精靈怎樣都不會有摔死這個事件吧?

【主人?】

【唉,總之我從這麼高落到地面時,我是會死的!】

【是唷?人類真是不方便!但您如果這樣死了對契約來說,我也是會被處份的,所以等我一會!】

說完,薩爾拉斯不見了。

我覺得你現在出在現我身邊聽我講遺言可能比較快一點吧?

隨著地面物品越來越清楚,也越來越大,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我的能力呀!為什麼不是飛翔呢????

【主人,別擔憂了啦!不會有事的。】

【聽到你這麼說,我真是感到欣慰呀!那你去了哪呀?】

【找旁邊的風精靈聊天呀。】

【所以聊了什麼?】

【喔,聊了要怎麼讓主人活下來。】

【那結論是?】

【您會緩緩落地。】

【那真是太好了。】

就在我得到了這個結論的時刻,我的身體突然好像被人從正面賞了全身全面的一拳一樣,呃,痛!

然後我就緩緩地落到了地面。

【真是有點刺激的降落呀!】

我只能這麼感嘆。

話說回來,這是哪呀?我四周所見只有森林,森林,還是森林。

我稍微原地小跳一下,熱個身準備爬上隨便一顆樹端察看一下這裡附近的情報。

熱身了一會後,我選定了一顆看起來還算好爬的樹,奮力一跳———

【!!!!!】

我整個人直接跳超過了近三公尺左右吧?!因為我前世的打工有在高處搬貨的經驗,所以我大概猜的到高度。

【這是怎麼一回事?】

【主人,這是精靈的祝福唷!】

精靈的祝福?喔喔,我知道,我知道!就是一般ARPG裡面要強化主角身體能力的一種技能嘛!

【是強化身體的?】

當然我的猜想只是猜想,我還是得問問。

【是唷!加強一成的身體能力。】

【這一成也太多了吧?我之前也只能跳個不到七十公分左右呀!】

【嗯?還好吧?】

該不會精靈的一成和我的一成是不一樣的?

【呃——薩爾,你的一成是多少單位呀?】

【什麼什麼單位?一成就是一成呀!還有我怎麼變薩爾了?】

【這樣叫你比較輕鬆嘛!還有我的意思是一成是多少百分比?】

【主人的話真是艱難,不容易懂。一成就是您的現有能力的一成呀!】

【啊!算了,那我問你,我加一成前只能跳這麼高,為何加了之後可以跳到現在這麼高呢?】

我比了給薩爾看,而我現在已經站在樹端上了。

【喔,高度和能力不是一直線的呀!】

薩爾大概是想說不是線性的吧?

【所以我現在能力是多少?】

【我看看唷————】

♦ 姓名:希諾維。皮登雅爾斯

年齡:十歲

基礎能力:體力 1347,耐力 69,魔力 4785,跳躍 90,閃避 83。

 

嗯?!這什麼?!看起來像是ARPG的數據,還有魔力破四千五是怎麼了?感覺好像很多似的。

【這樣的能力是有加成的?】

【是的唷。】

【那魔力這樣算很好嗎?】

【主人,一般人是無法使役吾等上位精靈的,就算連想簽約都辦不到,您認為呢?】

看來我的魔力真的很高!不愧是從小開始累積沒有釋放過的DT之力!喔!不是,我好像前陣子已經釋放過了,哭。

【話說,你能看到其他人的數據嗎?】

【主人,您當我是主神大人嗎?我怎麼可能看的到沒和我簽約的其他人的能力呢?況且其他人也看不到我!】

啊啊!這表示我要小心的和薩爾說話才可以。

【話說,有辦法知道這裡是哪嗎?】

我把眼光從薩爾身上轉移到四周景物,遠處有山脈相連,其於我的右手方有一顆高掛在天空的太陽,嗯!右手大概是東方吧?雖然我沒有在這世界學到方位怎麼表示,但既然我有前世的記憶,我就這樣先記下來吧!

而我家的方位———算了,參考值太少,不能比較。

【主人,聽風精靈說,您的故鄉名為西比爾城的地方離這有半年的馬車路程唷!】

正當我在找其他參考值時,薩爾祂給了我這麼一個答案。

【半年是嗎。。。】

我開始檢查身上物品,一把刀,一套禮服裝,兩枚銀幣,十七枚銅幣,六枚碎銅幣,還有附帶精靈一隻。

這樣回的到西比爾嗎?

【算了!看開點吧,先來去找村落,看看有沒有好方法可以回去。】

如此自言自語的我說完後就跳下了樹端,開始隨便指一個方向前行了。

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我直覺不錯,在我走了一個時段後,眼前有人影出沒。

我立即跑了過去準備向他搭個話。

【喂———,等會呀———】

那人似乎聽到了轉過頭來等著我。

【你講的是拉法納帝國語吧?】

那人在我來到他面前後講了這一句話。

【是、是的!】我還有點喘,看來是耐力還不夠?是說我也不懂要怎麼提昇耐力,我都訓練這麼多年了!

【真是稀客呀!我們這裡很少有拉法納帝國的人來呢!】

很少?

【那您怎麼會講帝國語呢?】

【喔喔,你會有這疑惑也挺正常的,我的家母是來自帝國的人,所以從小她有教導我過。】

【那、那請問這裡是哪呢?】

【嗯,這裡是坎培落地域,不屬於任何國家,這邊離拉法納帝國要往劍方徒步走上兩個大月左右,而往槍方徒步一個大月左右也可以到希拉崴王國。】

【劍方?槍方?】

【嗯?你聽不懂方位嗎?】

【呃——很抱歉,在下還沒有學習過。】

【原來如此,劍方就是指太陽在左右手時,你人正面所面對的方向,因為有如舉劍時的姿勢所以叫劍方,而槍方就是指劍方的反方向,取的意思則是槍兵專剋劍兵之意,再來是太陽昇起的方向是日昇方,同樣的落下的地方為日落方。】

【學習了!您真博學!】

【這算常識啦,只是你沒有學過,看來家教不是很優良,啊!這真是失禮阿!】

【沒、沒關係,家父家母在我七歲時就過世了。】

【啊!那真是非常抱歉,真的!】

他頭低了下來。

【沒關係啦,總之小哥,你可以帶我前往村落嗎?我想找輛馬車之類的回拉法納帝國去。】

【帶你進村是沒關係,但你身上帶著武器,恐怕村民不容易接納你唷!】

【呃——】

【不如武器先讓我拿著吧?我帶入的話,村民會比較放心的。】

【這、這。。。】

苦惱了,我不知道就這樣把神劍交給其他人會發生什麼事?但不交,好像又無法取得他人的信任。

【主人,千萬不能交給其他人,未與我族簽約而擅取者,會引火自焚的。】

「這不對吧?我沒和你簽約時你也沒把我燒死呀!」

我小聲地說著。

【不一樣,當時我族是與辛利亞簽約,而他要求您去取劍的。】

「所以我同意把你給他的話?」

【您會失去契約與神劍所有權唷!】

嘖!

未免讓他等太久,我只好和他說。

【這、這是我父親留給我的遺物,要我將其交給他人,實在有點不妥阿!】

【哦?那你還是放棄入村吧,好了,我走了。】

說完少年他就轉身離去。

嗯,有沒有這麼勢利的阿?

但他說的其實也沒錯,不過這把劍我實在不能亂交給他人呀!

不過為了不放棄一絲的可能性,我小心地偷偷摸摸跟在了他的後面。

當然我不認為他不知道我跟在後面這件事,只是我如果太光明正大,對他自己來說也不好解釋。

大概過了半個時段,村落出現在眼前,但我先不進去,因為我不能讓小哥困擾。

所以我停在了遠方的林子內,等待『摸索』的時刻過去,我才要動身往村落去。

【主人,請小心!】

薩爾拉斯的短短幾個字,讓我的警戒心拉高了,並把雙手都放在了神劍上,四處觀望著。

「怎麼了?」我輕聲地問,一來避免村落有人會不小心聽到,二來也是為了避免薩爾要我注意的某種東西聽到。

【雖然對您應當是沒有敵意,但有生命體快速地接近村落或是主人中。】

「你有探知技能唷?」

【探知?那是什麼?】

「就是像兔子會察覺周遭動靜一樣的用詞啦!」

【如果是那類的意思,主人不是唷!這是領域結界的效果。】

「領域結界?」

【是的,上位精靈如我族都會有相對的領域大小,而這個大小會在精靈界明確地表示出來,而在人間界則是被稱為結界的透明般地存在。】

雖然不是很瞭解,但意思大概就是狗的地盤吧?

「那你的領域大小有多大?」

【離主人大約半日的徒步距離。】

算蠻遠的吧?不過這形容真是簡易阿!我要是走快一點呢,呵。

嘛,既然先行得知了,我還是得先閃一閃,免得正當其沖那可不是一個前世是宅宅的人該做的事。

所以我利用了身體能力再次跳到了身旁的樹枝上,當然,我有選過的好嗎?

大約不到半日,一頭黑色的看上去像牛的生物衝了過來,當然目標顯然地不是我,看上去也不向是村落,大概是發瘋的?

【這是?】

【回主人,是魔物!】

【這就是魔物?!】

【是的。】

我第一次看到魔物呢!不過真大隻!!從樹上看下去,該怎麼說,有和一台三頓半卡車差不多大小吧?還是更大一些?總之,好在我上來了。

牛形魔物繼續往村落方向衝去,不知道村落會不會有事呀?!我心裡一揪,嘖!我跳下了樹並且繞了一下方向,因為如果我從牠後面進村,大家肯定會認為是我帶來的,當然我沒這麼蠢。

只見我來到了村落與魔物對角面時,魔物已經開始和村民交戰了,那位和我交談的小哥正邁力地用彎刀邊劈邊閃,身手不錯!

而他身後不遠處有位女性,看來小哥是在保護她吧?

長像我就不評論了,反正看起來名花已有主,雜草莫攀枝,我看準了村民們都被魔物甩開或沒有人靠近牠的時刻,我出刀了。

「鏘」的清脆出刀聲劃破了村落那些等待再次攻擊魔物的村民與似乎在找仇恨值比較高的對手魔物中間。

剎時,魔物身上多了一條火痕,「啪」的一聲,魔物被切為兩半倒在了地上。

這個是我臨時想到的類似居合斬之類的招式,只不過變成了遠距攻擊就是了。

真沒想到我偶然想耍個帥想到的居合斬,居然能就這樣在遠處殺了魔物?弄的好像空氣刃一樣呀!

我決定這招叫『居合火流閃』好了,好中二呀!哈哈。

小哥是村民們中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他馬上往我這方向看,然後朝我走了過來。

【嗨!小哥!】

我以為小哥會很開心地感謝我,沒想到他居然是走過來給我一拳。

【你這混蛋!魔物是不是你引來的!】

這罪名冠的可冤呀!

【怎麼可能!】

我摸著被他揍一拳的地方邊回。

【不可能?我剛剛才碰到你,現在馬上來魔物!你還好意思說不是你引來或叫來的?你為了可以正大光明帶刀進村就引來魔物,然後當我們的面殺了牠好讓我們以為你是來救我們的,你真自以為這樣就可以騙過我???】

他、他在講什麼?我剛剛擔憂的他全講了出來,但很明顯不該是這樣呀!

我可是真心來救你們耶!這就是所謂的狗咬呂洞賓?

【我騙你什麼?我明擺著就是單純來救你們而已!】

我也對他吼著,老實講,我還沒送他一拳已經不錯了。

【別騙了啦!滾!我們村落不歡迎你!滾!!!!!!!!!!!!!】

【威廉!】

一名老者喊住了我眼前爆氣的小哥。

【村長!不要相信他!一定就是他引來的魔物!】

【威廉!!!!!!!!!!!】

這位被小哥叫村長的老者再次大喊小哥的名字。

【是!】

小哥默默地忍住氣惡狠狠地看著我。

【這位小兄弟,面對這樣的單方面指控,你似乎沒有什麼要辯解的呀?】

村長走到我眼前用著我可以聽到而他不用大喊的音量說著。

【有什麼辦法?小哥是你們村的,我又是個外人,你們會信一個外人還是聽自己村的?】

【嗯,你說的沒錯,看來是我們錯怪你了。】

【村長!!!!!!!!!!!!】

威廉大喊。

【放肆!你沒弄明白前,就這樣誣指救村恩人,你這樣對的起你死去的父母嗎?!】

啊!原來小哥的父母也都蒙神召喚了阿!

【都到我家去!】

村長不待威廉說話,直接要大家都先到他家去。

村長家,我坐在一群村民中間,旁邊左手邊是威廉小哥,右手邊。。。嘛,其實就是一個圓形的坐法,而中間塞了我,小哥和村長三人。

【威廉!你說這位小兄弟也是從和你回來與魔物衝來的方向一致是嗎?】

【是!】

【那這樣也能說是你引來的呀!】

【但他明明跟在我後面,魔物卻沒有和他先開戰,這表示魔物是聽他的呀!】

【哦?小兄弟,是這樣嗎?】

【回村長話,小子我確實看到了魔物,但那是從樹幹上呀!】

【村長,您看!他在唬人啦!這邊樹這麼直峭,哪可能爬的上去呀!】

【說的也是——】

【慢!我可以現場爬給你看呀!】

大家議論紛紛,村長再次開口。

【靜!假如這小兄弟可以爬上樹幹,那麼威廉,你怎麼說?】

【這、這、這樣的話,他也有可能先召喚後再爬樹呀!】

「有召喚術這東西唷?」

我小聲地問現在躺在我肩上睡爽爽的薩爾。

【嗯,算有唷!但魔物是不可能被召喚出來的,但非生命物體含已死物可以。】

已死物?看來是死人骨頭那種的吧?

【咳!召喚術是不可能召喚魔物的。】

我把薩爾的話搬了一半出來。

【呃——】

看來被我戳到謊言的威廉有點不知所措。

【嗯!看來不用再辯了,威廉,休得再誣指!否則你肯定才是把魔物引來的人!】

村長馬上下定論,真是太優秀了,村長!

【村長!】

威廉看起來還想講什麼,但被當魔物來襲時也在他身後不遠處的女子捂住了嘴。

【真抱歉,恩人,小女子的夫君讓您困擾了。】

喔喔!好險,果然雜草莫攀枝呀!

【不、不會啦,我只是想進村問一下有沒有可以輕鬆到達拉法納帝國的方式而已。】

【哦?也就是恩人您想要一輛馬車或馬匹嗎?】

村長問。

【不用叫我恩人啦,我只是怕被誤會然後晚到的路人而已。】

【就算是這樣,您要是真不來,我們恐怕也不能在這兒了。】

【是呀!是呀!】

【就是說嘛!】

村長一說完,村民開始附和著。

【哎,好吧,再爭這個似乎也沒意思,不知道這裡有哪可以買馬的?】

我放棄了,不要辜負村民的好意好了。

【馬阿。。。】村長看來面有難色,並且和旁邊的村民交談著。

【我知道是個很難取得的勞動資產,所以我也不勉強啦。】

我對村長如此表示,因為馬基本上都會被徵用到軍隊和貴族去,一般的商人多數用騾子或牛,高等的商團才會有馬,當然這是因為錢給的夠多的關係。

【不、不算是難取得,只是恐怕要您稍微地犯點小罪就是了。】

【嗯?小罪?不能用買的嗎?】

我想再貴應該也沒有到兩銀幣的價啊!

【不、不,其實附近有盜賊出沒,那些賊有幾匹馬,所以您可以去把牠們偷過來或搶過來。】

【原來是這樣阿!】

【但盜賊人數不算少,所以恐怕您想偷或搶的話,要有預期會殺點人就是了。】

這樣叫小罪?恐怕在這世界殺了盜匪之類的也不算啥吧?

【好吧!看來只有這樣了,盜賊在哪?可以帶我去看看一下嗎?】

【喔喔喔!】村民聽到我要去,似乎好像找到救星似的,一直驚呼著。

【我可以帶你去!】

這時右後方一個清純的聲音蹦了出來。

【露絲!不可以!】

村長馬上阻止出聲人,聽起來是女孩,而我轉頭一看也真的是位女子,年齡看起來約十五、六歲上下吧?不過我也看不準,髮色是銀髮,而五官非常的清秀麗緻,有點此女不應人間有的感受,嗯?她的耳朵好像…。

【是妖精唷!】

薩爾在我耳邊不屑地說。

【妖精?!?!】我大喊了出來,啊!

【噓!】所有村民和村長都一同如此,看來這是村內的機密?!

【恩人!請您別說出去!您可能對妖精感到不齒,但此女是我們村民皆視為女兒的,拜託了。】

村長對我磕頭,大概是看我身穿禮服,所以覺得我對妖精會有所不齒吧?這世上的貴族多數都討厭亞人,妖精呀這類的幻想生物,雖然我不明白是為什麼。

【喔!不是啦,我只是從沒見過,不小心吃驚了一下而已,諸位莫慌,我不會說的。】

【喔喔喔。】眾人又是一串呼聲。

【您看來不會害怕妖精呀?】

村長您真的過於擔憂了。

【妖精很美呀!尤其親眼看到後,更是覺得如此。】

【我等也是這麼覺得,只是某些人非常厭惡,尤其是那些盜賊的頭子們,常來我們村想殺死露絲。】

【為什麼要厭惡?大家和平生存不好嗎?】

我似乎講了很神奇的事,所有人都瞪大眼看著我,包含我左邊的威廉。

【您要是能當上領主之類的話,那這世界可能就有救了吧?】

村長感嘆著。

【怎說呢?】

【這事要從以前的人魔大戰開始說起了…】

在第一次人魔大戰前,亞人們包括妖精等種族和人們都是和平共存的,大家彼此不干涉彼此的生活領域,你活你的,我過我的。

但是第一次人魔大戰爆發後,人類成了魔王軍的主要討伐對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魔王軍只殺害人類,但面對完全沒事的亞人種族們,卻一點援手也不想伸出,把逃難的人類通通拒於門外,導致人類數量死傷慘重。

而日後勇者把魔王給擊退後,人們就開始有了復仇的心態,數十年後人們組成了軍勢把周邊的亞人種族一一的消滅,也不是說亞人種族沒有戰鬥能力,而是人類相較於亞人們,聰明狡猾的太多了,所以不管是武器上,戰略上,人數上通通比不上人類的軍勢,亞人種族就退出了這塊希多瓦里大陸,去了其他大陸躲藏了,活下來的幼小亞人們被當成了奴隸,自此亞人種族開始成了在希多瓦里大陸的永世奴隸於人類世界生活著。

而眼前的露絲是其父母不願露絲再當奴隸,從主人家逃了出來,當然最後兩人都死在半途,而露絲被當年偶然路過的先祖村民藏了起來,直到現在。

先祖?!?!那露絲到底幾歲了呀?

【主人,兩百三十七歲唷!】

「你是我肚中的迴蟲嗎?」

【迴蟲?可以吃嗎?】

我敗了。。。

【妖精一族很長命呀?】我發問。

【嗯,最長能活幾年我們不清楚,但露絲已經至少活了七八十年以上了吧?】

【原來如此。】

看來在村民心中雖然是把她當女兒,因為外表很年輕吧?但實際上卻是露絲可以當他們的奶奶之類的囉!

【總之,露絲!賊人們就是在期待著殺死妳,妳為什麼還要自己前往呢?】

【因為我要親眼看他們死!】

【這話可不能從妳這美麗的妖精嘴中說出來呀!】

我看著她說,而露絲臉紅了一下低下頭去。真尷尬呀!我不知不覺脫口而出,嘖!

【嘛!這種危險的事,交給別人就可以了啦!】

我立即轉移話題。

【不!我要跟!】

露絲不顧臉紅未退,很堅持呢!

然後村長把我和大家請了出去,說是要和露絲私下談談。

【抱、抱歉。】

來到我身邊的是威廉,看來這裡的人們幾乎都會講拉法納帝國語應該都是他或他家人教的吧?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你有你的苦衷吧?】

我猜想,他會在那時候出現在我眼前,肯定是有什麼因素。

【是的,我想把魔物引過來,滅了這村之後,好讓賊人們再也找不到露絲。】

【?!?!】

【你這樣做不會讓村民都陷入危險嗎?】

我心中很是驚訝,但驚訝是得不到答案的,所以我追問。

【是這樣沒錯,但我想不這樣的話,村民不會棄村的。】

嘖!所以你把我也加入賭局呀!

【也就是說,你本來是想要自己引魔物,最後沒想到魔物還沒來,反而看到我,想利用我這個『人形魔物』威脅村民囉?】

【嗯!傳言中,魔族也是有人類樣貌的,況且你在森林中穿著如此詭異,又配上一把我從未見過的武器,我當下認為你是魔族,想要藉著要你的刀,讓你生氣入村殺死村民。】

哇,我頭暈了,這是什麼賭盤呀?

【那如果我把村民通通都殺了,你的賭局不就輸了?】

【不,你把我們都殺光,露絲也不會有事。】

啊,看來是剛剛那人魔大戰的影響吧,魔族和魔物不會殺亞人。

【這樣你的妻子不就無辜受害了嗎?】

【請她原諒我!畢竟從我父母死後一手把我拉拔大的就是露絲呀!】

唉,也難怪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什麼也沒說,大概他也明白我的意思吧!

此刻露絲和村長走了出來。

【嗯,恩人,我說不過露絲,只好請您帶她去了。】

【這樣呀。】

我也不想勉強村長,但露絲去意堅決,我也不好拒絕。

村民們一聽到後,持續反對,但露絲說了一句話,讓大家靜了下來。

【你們還想把我藏到幾時?他們來這村,就是要找我,我不自己面對還讓你們一直受害,你們要我心痛到幾時?】

嘛,雖然村民把她看成自己女兒,但在實際上,村民們個個都是她的『兒女』呀!

【走吧!恩人。】

露絲看大家都靜了,就把我一隻手牽起,拉著我前往盜賊的賊窟去了。

到達賊窟時,已經漸夜時段的尾兩刻了。《Hint: 一個時段六小刻,一天十個時段,白天四個,晚上六個。》

【露絲,其實我只是來偷馬的,妳不用真的跟來吧?】

【不,我要跟隨您。】

【什、什麼意思?】

【您身上有上位精靈大人,我這一生都跟定您了。】

【呃,可我總不能就這樣把妳帶離村子呀!況且妳在那個村子才不會被抓去當奴隸不是?】

【那您把我申請為您的奴隸不就好了?】

【什、什麼?!】

雖然我很想大喊,但現在要喊的地點是錯的,但依然無法阻止我的驚訝。

【那村子,是假的。】

【什麼意思?】

我有點不懂,什麼村子是假的?

【那村子是已死去百年的人們,不捨得我一個人,用著靈魂創做出來的。】

【!!!!!!!!!!】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所以我的離去,才能讓他們全體昇天。】

【唉,但我不想把妳當奴隸。】

【嗯,我知道,所以才要您把我當奴隸,至少我不會被其他人虐待。】

說的…也是?

【嘛!這個之後再說吧,總之要怎麼偷馬呢?】

【請殺光他們,這是我的心願。】

【再怎麼說殺光也太殘忍了些!】

【他們把村民都殺光了。】

【不是百年前的事嗎?】

【這些人是他們的後代,有罪!】

看來是當成家庭事業來經營了。

【唉,露絲,想跟我走,就必需要聽我的。】

【這露絲知道,但這心願還請您務必協助達成。】

怎、怎麼辦?美少女,嘛,雖然是兩百多歲的『美少女』啦,但她擺出這哀求的眼神,我這宅宅怎麼受的了?

可、可是殺人這事,我又不太想做。

【主人,您今天不殺光他們,他們改天就會去殺光別人。】

連薩爾都這麼說。

【這我知道…】

【您果然可以和精靈大人交談!】

露絲的眼神轉成羨慕了。

喔—我的天呀,好吧!殺就殺吧!不過我只希望最後不是我被殺就好。

【要殺光要有計劃,一個都不能放過,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都得活下來,不然怎麼能確認他們都死光了。】

我擺出該上工了的語氣說明。

【他們不強,我們能活的。】

【不要輕敵,妳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怎麼當我的奴隸呀?】

【是,我親愛的主人。】

喔,我受不了了,好想把她撲倒阿!不過我才十歲,這樣算犯法的吧?

【妳會用什麼武器?】

【魔法。】

【妳這樣講太簡單了,什麼魔法?】

【回主人,風屬性魔法。】

【嗯!我是炎屬性,妳就看準時機輔助我吧!】

【是!主人。】

在經過探察地形和稍微的計劃後,開始了盜賊消滅戰。

首先由露絲去引誘敵人。

【該死的賊人們!你們要找的露絲就在這兒!來呀!】

賊人開始騷動,不久寨門打了開來。

【哈!沒想到妳這妖精娘們躲了這麼久,還是自己跑來啦!】

【廢話少說,今天我是來報仇的!】

【哦?我好怕呀!】

【哈哈哈哈哈哈】寨內傳來群體大笑聲。

【你們也只有現在笑的出來了!】

說完,露絲放了一個風屬魔法,這是一個將風化為利刃砍殺敵人的招式,我幫她取名叫『風刃』,好無梗阿!

嘛,有取名總比沒有好,因為這樣才能彼此配合戰術。

【哼!臭娘們!妳也只會這招了!】

賊人們用大盾擋在前面擋住了風刃的襲擊。

【衝出去!抓住她的可以先姦後殺!】

賊人們聽到了姦字紛紛大喊,【殺阿!!!】

露絲這時馬上轉身往後方跑去。

「賊人們真是沒啥腦袋的一群人呢!」

我偷偷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