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02

第二話 異變


說起來,我在前世時好像有看過什麼節目,裡面在討論什麼是恐龍家長,我想,現在我的父母大概也是恐龍家長吧?

我不是很了解三歲開始就跑步練身體的用意是什麼,以前世偶然上過的幼兒教育學來看,這根本只是在讓孩童的成長有問題而已。

啊!你問我為什麼會[偶然]上過嗎?說起來算是黑歷史吧!嘛,反正都已經是前世了,黑就黑吧,在黑也都已經不成問題了。

簡單來說就是當年我有個喜歡的女孩子在教育學系唸書,而我唯一從好友那得知的[個人訊息]內只有他和她剛好在一起修幼兒教育學。

所以基於陪好友上課的立場,呃,別吐我!反正就是這樣啦!你們都懂得。

 

話說回來,我好像有[意識]以來,我都沒有生過病耶!真希望生個病一下能逃離這個地獄般的苦逼生活。

不過雖然沒法生病,我還是每天都向神祈禱著,快點下雨吧!!!但每天都是太陽特別大,似乎在嘲笑我似的,非常讓我火大。

這裡的太陽真的很大,比起在地球來說,至少眼睛看上去有大上了1.5倍吧!不過很慶幸的是,白天時間比晚上時間短,據我的了解,

這裡的時間大約是一天分為十七個時段,其中白天只佔了七個時段,其他的都是漫漫的黑夜。

當然,我無法得知每個時段和地球相比是相差多少,畢竟我也沒有[地球的時間]可以觀看,所以這裡就只提一下這十七個時段是怎麼稱呼的吧。

首先上白日,指的是白天時段的前三個,然後下白日,指的是後三個,那中間的並不稱為中白日,而是被稱為正日。

聽說是太陽正好在頭上,所以叫正日,當然我不覺得某位領導人的名字是這樣來的就是了。

而夜晚就比較多稱呼了,有漸夜時,指的是前兩個夜晚時段,也有人稱這個時段為日沒時,在我家的領地內,日沒時比較常聽到就是了。

而中間的六個時段,被稱為夜眠時,不過當然也有別稱,有人稱為交替時,至於為何稱之為交替時,大家都說【少爺,等您長大些就知道了。】

嘛,我懂得!別以為我才三歲。。。

最後兩個時段被稱為漸明時,當然也有別稱,有人稱之為願望時,原因就是聽說如果想要達成什麼願望的話,這個時間就該起來工作了,大概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這種感覺。

不過多數人還是稱之為竊返時,那這原因和交替時是一起的,嘛,【少爺,您現在別問這麼多。】

嗯嗯,我懂,我真的懂!!

回到主題,當我四歲生日一過,父親請來了魔法教師。

【如何?這孩子的魔法資質?】父親問著魔法教師。

魔法教師看著正在摸著一顆球體的我然後搖了搖頭。

【伯爵大人,很抱歉,這孩子本身並沒有魔法屬性,但他是有魔力的。】

【什麼?】

父親看起來很生氣,而母親催促著站在我身後的管家立刻把我帶入房內,所以我也不清楚後來發生啥事,只知道母親有兩三天我都看不到她。

這個我大概也懂吧!只是還是不要多嘴的好,因為我現在真的很弱。

回到管家把我帶回房內,他對我講了關於魔法的事。

【少爺,魔法要發揮能力必需要有屬性,也就是火,風,水,土,木,闇,光,這您應該知道了吧?】

我點點頭。

【嗯嗯,那少爺,您空有魔力卻沒有屬性這代表著什麼呢?】

【...】我雖然懂,但我不想自己講。

【唉,少爺,您還小,老實說您不該在這個時間點做這些的教育訓練,只是老爺真的很急迫,畢竟老太爺在老爺十多歲時就過世了。】

管家沉默了一會繼續說了下去。

【所以老爺也覺得如果他也和老太爺一樣早過世,那您什麼也不會該怎麼辦?這點請您一定要理解。】

這世界也有遺傳疾病這東西?可是我有個疑問,那就是,為何父親不早點結婚就好了?

看是猜到我想什麼的管家說了。

【少爺,老爺也是一直忙到最近幾年才有空結婚的,畢竟一直和對面的莎瓦帝斯家不斷的比拚...】

哦?所以有空生下我等同自己已然在比拚下敗陣了?不然和現況怎麼會搭的上?

管家大概是看我面露沉思樣,他認為我大概聽的不了解,所以他也就沒再多講,直接離開了我的房間。

老實講我並非是一個冷血面無表情的小孩子,嘛,至少現在外貌是小孩子。

對於父親這樣的教育方針還有一不如意就對母親出手的性格,我實在是有點受不了,畢竟我前世時,

我的家庭還算是溫馨幸福的,我那時的父親是一位木工師傅,每天都帶著笑容,就算我和我妹妹做錯了什麼事,

他也是一如往常地笑著說:【下次別再這樣囉!】

不過當我長大後,我反而覺得這樣好像有點怪怪的而且莫名的可怕呀!

而我的母親則是一位標準的嚴母吧?至少很貫徹父親做不到的責罵,而面對這樣的母親,我與妹妹都是很乖順的。

畢竟知道母親為什麼會生氣,總比看著那每天都只有笑容的父親好多了。

而我那唯一的妹妹,嗯,在我死前她應該是二十二歲了吧?與我相差四,五歲的她,常常一不留神就會黏在我背後,

坐在我腿上,自從我決定從家裡搬出去的那一天,她那哀怨的表情讓我超級無法釋懷的。

一臉就是寫著,【你就不要給我回來!】的樣子。

呵,為啥我會在想他們呢?唉,可能人就是會不自覺的互相比較一下吧?

也難怪會有孟婆湯之類的東西,免得你投了胎還要去比一下現在的父母和以前的父母。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空有魔力呢?雖然前世時好像有看過一個叫什麼零之魔法師的小說,但我的白袍法師呢?欸,現在好像不是講這事的時候,我還是得先瞭解一下沒有魔法屬性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我來到了父親的書房,當然我只有四歲,不可能拿到高處的書,但低處的……我怎麼好像都沒有看到相關的書名,唉…就在我嘆氣的時候,我關上的房門打開了。

【少爺?您在這裡是想看書嗎?】

一名女僕走了進來,她叫做艾莉兒,是這個家中我唯一記住名字的,呃,當然不是因為她是最年輕最美的唷!好啦,聽起來根本就是藉口,她長得真的不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全家人都覺得她很醜,所以她才被賣到我們家來當女僕。

【嗯!】我不知道該回什麼才是四歲小孩進來這兒的原因,只好隨意回一聲。

【少爺想看什麼書呢?】艾莉兒笑著看我,但我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故事書!】不過在我想出哪裡不對時,我決定還是裝一下小孩也好。

【少爺,這裡沒有故事書唷,您先去外面好嗎?艾莉我要打掃這房間呢!】

咦?她連看都沒有就知道沒有故事書?!

是因為她常常來打掃嗎?還是?

算了,總之我不出去好像會被懷疑,所以我還是出了書房。

正當我邊走邊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我後方傳來了艾莉兒的尖叫聲,嗯?書房內又沒人,為什麼她要尖叫呢?我立即轉身跑了回去,就在我努力開書房門的時候,管家也來了。

【少爺?您怎麼在這?】

【尖叫!】我用最簡單的文字表現小孩該有的樣子。

【少爺,這裡危險,您先退後,讓小的來開門!】

嘛,難道要我繼續開嗎?所以我把位置讓給管家。

可是管家怎麼開和撞門,門似乎都沒有被打開的樣子。

【嘖!被上了魔法陣呀!】

魔法陣?!正當我吃驚時,雙親也趕了過來。

【里維!情況怎樣?】父親面帶肅容的問管家。

【回老爺,門上似乎有魔法陣,導致從外打不開。】

【哼!開不了就從旁邊開!】說完,父親就使用土魔法【穿刺】硬是從門旁牆壁打了個洞。

其實我覺得,書房不是有窗戶嗎?幹嘛不從窗戶進去非得要在牆上開個洞?嘛,我在這個家沒有發言權,所以還是別問好了。

總之就是洞已經開好了,但裡面已經沒半個人了,連書都亂成一團,到底是怎麼了?

【老爺…】管家低聲叫著。

【嗯…先把書找出來!】

嗯?不是吧?艾莉兒呢?你不找嗎?

【是,老爺!】

連管家也這樣?

【艾。。。艾莉兒呢?】我還是鼓起了勇氣問。

【誰?】父親轉過頭來瞪向我。

【回。。。回老爺,是一名下僕。】管家馬上接話。

【然後呢?】

【可能剛剛的尖叫聲少爺辯認出是那名下僕了吧?】

【哦?消失了就算了。】只聽到父親淡淡地說出如此的語句,我不禁只能默然地祝福艾莉不要有事,絕對不是因為她是正妹唷!真的!

在父親和管家彼此整頓書籍的時候,我被母親帶離了書房區域。

【希諾,你一定要變強,強到足以保護你身邊的人。】

母親頭也沒看我就對我講了這一句後,把我留在了我的房間內自行離去了。

不過話說回來,前世的我似乎和事件完全沒有任何相關,每天都只看的網上討論和電視在播那些事件,深深覺得那根本是假的吧?我身邊根本沒有這些事呀?!但現在居然就在自己眼前發生,著實地讓我不知所措。

嘿!有意思了,到底我能不能像某偵探一樣四處破案呢?!還是變成人稱的行走死神呢?

喂!艾莉兒現在還生死不明,我怎麼就把她當成死了?嘛,總之我得快點想想其他方法,好讓我變強,畢竟我可是有魔力的呀!有魔力而不用,那就如同滿桌都是牛肉,然後別人告訴你,你不能吃牛是一樣的。

但,我該怎麼釋放這些魔力呢?

我想起了前世的某些動漫或小說,他們裡面的魔法師都有一把魔杖,然後藉著把魔力灌入魔杖以加速或加強魔法威力,該不會我拿著物體也可以把魔力灌進去?

想到這,我環視了一下我的房間,說起來這房間要大不大,但要小也不能說小,至少比起我前世那兩疊半的房間大上了至少有五倍吧?

但雖然大,可是卻沒什麼東西,床在進門的右側然後擺放在右側牆的中間,左右連個高櫃子都沒有,入房後窗戶在靠左側的正面,旁邊有一束花,每月都會由艾莉兒更換不同類型,當然會輪迴種類,除此之外,沒了,這根本家徒四壁嘛!而我到了現在才發現就是了。

喔!你問我沒有吊燈之類的照明嗎?是的,沒有!房間內只有床和花瓶,沒了!弄的像是一個下人住的房間似的。

咦?說起下人住的房間,似乎這房間也應該要有某種東西才是呀?!

我開始下床找著。

當然床底下是不會有的,所以我開始四處敲打,最後真的被我碰巧敲到了聲音不一樣的地板。

然後很自然地本能反應,有不同聲音自然表示有暗門之類的,所以我就開始了找尋開啟的方式,但果不其然,要是有的話早就被我找到了,不是嗎?

喔,說起那個東西,那就是『藏物室』啦,下人沒地方藏自己的東西,所以肯定都會自己做一個出來,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主觀想法,哈!

晚餐時分。

【老爺,往後書籍要放在哪呢?】管家邊倒著紅酒之類的邊問著。

【書沒有少吧?】

怎麼好像答非所問?

【回老爺,少一本。】

「碰!」父親拍了一下餐桌站了起來。

我們當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大致上猜到了,肯定是某種重要的書籍被某人給搶奪走了,而這時艾莉兒剛好在現場而被「擄走」。

不過,考量到艾莉兒入書房時的表現,嗯,該不會她也是同夥吧?

【老爺?】管家提起勇氣詢問。

【給我出動所有人,去搜索那個下僕的下落!】

【是,是!】管家急忙回應,並且快步離開了餐間。

只見父親扔下刀叉後,就也離開了,留下我和母親倆人,而母親悠然地繼續吃著,呃,有沒有這麼怪異的家呀?

【快吃!】母親看我沒在動,她叮囑了我。

我當然是放心不下才不吃的呀!不過,現在不吃感覺母親會發火,我還是吃好了。

這個搜索持續了三天,而我當然也找了那個東西的開啟方式三天,最後兩種事情都不約而同地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