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話 – 邊境陰謀下篇

「嗚嗯…」

「哦?清醒啦?」

「!?!妳是誰!?!?」

「嘖嘖,不對吧,這話應該由我來問你,你是誰?跑來男爵官邸是要幹嘛?」

「…」

過了一會,暗殺者先生依舊不說話。

「哦?打算把沈默當成武器嗎?」

「…」

「唉…你現在到底有沒有認清狀況啊?」

我冷眼看著被如同豬肉一樣五花大綁的暗殺者詢問著。

「…」

「諾爾,怎麼辦?他真的不打算說話耶。」

「一切也如同我所想,塞西…知道該怎麼做吧?」

「嗯,沒有問題,這種事…我最在行了。」

看著塞西莉雅邪惡地笑著走向暗殺者先生,然後就直接一刀子捅進暗殺者的肩膀。

呃,看著就好痛。

「嗚…」

「很能忍嘛…」

接下來我不太想看,因為我大概猜得到會發生什麼狀況,所以我就離開了廚房。

喔,之所以選擇在廚房大概也是因為方便清理吧?我猜。

「招供了嗎?」阿魯特問著。

我搖了搖頭後說,「正在…讓他張口中。」

「啊…了解了。」

此刻管家歐洛克先生走了過來。

「勇者大人,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還在逼問中,男爵大人沒事吧?」

「是的,沒事,如若可以,能否將此賊交予在下,而勇者大人與團隊成員先去客廳歇息呢?」

「…也好,我進去看看。」

隔了片刻,阿魯特他們三人都走了出來。

「怎麼樣?」我問著。

「死都不肯說呢,就算挨了塞西好幾十刀…」諾爾攤了攤手。

「哼!再給我一點時間…」

「塞西…這種雜活就交給管家吧,我們先去和男爵大人彙報吧。」

「也好,喂管家,交給你好好逼問啦!」

「是,神官小姐。」

客廳,男爵與其夫人一同相依靠著坐在沙發上,見到我們過來,兩人一同起身歡迎並致謝。

「真是太謝謝了,沒有諾爾小姐的計策,本爵恐怕今晚就再也見不到夫人與女兒了。」

「是啊,此恩感激不敬。」

我們連忙回禮。

「親愛的,該不會他們今晚還會再派人來吧?」

「嗯…不能否認這種可能性,眼見第一個暗殺者沒有回覆,恐怕會有第二三個甚至更多,前來要本爵的性命。」

「嘖!難道就沒有防範的方法了嗎?」阿魯特咬牙切齒。

「嘛,不管怎樣…先撐過今晚再說吧,沒辦法得知敵人情報前,根本無法做事。」

大家認同了諾爾說的話,稍微在客廳喝了口熱茶緩緩心態後,便各自回房睡了。


「你居然會失手啊…」黑暗中兩名黑衣人在交談。

「呿,還不是你給的情報有問題?!」

「這不能怪我,他們臨時改房間也是兩個小時前私自商量好的,我也是到你被抓才知道他們換房間的。」

「你這管家到底怎麼當的啊?!我一定要向上級回報。」

管家反手一頂,一把刀就這麼抵在暗殺者項頸上。

「你…你打算造反?」

「呵,你要是向上面回報…那不如我現在就殺了你滅口,回報回去說是你失手被殺了…這對我更有利不是嗎?」

暗殺者看來怕了。

「好…好…我不會講的,放了我好嗎?」

「哼!」

管家鬆了手並放了暗殺者順便叫他快走,當暗殺者離遠後。

「小姐,在藏也沒用,妳的殺氣太重了。」

我從轉角處走了出來。

「我是故意被你發現的,只是沒想到那個暗殺者先生居然這樣都察覺不到…你們組織也真是很三流啊。」

「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恐怕是讓他來練練手吧?」

「好啦,不管怎樣,把幕後者說出來吧,我不會難為你的。」

「呵呵,殺了我就拿不到情報了,我才不會對妳講任何一件事。」

看來這群人應該是受了像母親大人講的『嚴格訓練』,有那種忍受度可以撐過所有的拷問呢。

嗯,不這樣的話,這個組織早就被掀翻了吧?只是…母親大人,請原諒女兒必須得使用力量了。

我一個瞬步就把管家壓制在地面上。

「嗚!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身手…嗯…妳該不會是暴風女帝艾莉諾的親族吧?」

「你認得母親大人?」

「哈!原來是親女兒,難怪身手如此迅捷…我輸得心服口服,但那又如何?我依舊不會透露任何事。」

「哦?看了這雙眼你還這麼說嗎?」

管家轉過頭斜眼看著我,他震驚了。

「妳…妳…」


「主人,今天這些的一切都是諾比利亞神聖國的侯爵法諾姆斯特大人所籌畫的,都市內的勢力『暗夜深淵』是其所扶植的勢力,暗殺您的原因是只要您死了,最大勢力『黃昏之日』的伊卡洛斯就可以掌握整個都市,而伊卡洛斯對諾比利亞神聖國的信仰是堅實的,所以可以從伊卡洛斯那獲取許多的『利益』跟限制三國的交易,從而打擊經濟與破壞政治,最好是讓三國可以彼此敵對開戰。」

「「「…」」」

眾人聽著管家自己講出這一堆陰謀首先感到的是莫名其妙,但又問不出個所以然,管家只會重複「我心繫主人,效忠主人,所以才把這一切坦白。」的答案。

把管家請出辦公室後,阿魯特先開口了。

「男爵大人,這管家…」

「本爵明白你想說什麼,他會如此自我坦白也著實讓本爵受到不小驚嚇。」

「只是過了一個晚上,暗殺者跑了,管家自己坦白?諾爾姊姊大人,這怎麼推論?」

「…我能明白的話,我早就解答了…看來我還有很多不足的知識…嗯!得加油了。」

「如果是牽扯到諾比利亞神聖國的話,塞西莉雅看起來似乎不怎麼意外?」

「誰像妳這黃花大閨女?我早已不對那個國家抱有忠誠心了。」

「這樣啊…妳也真是辛苦了。」

我大概明白她受到了怎樣的待遇,畢竟諾比利亞神聖國的傳言都是那裡充滿的偉大光榮和正確,人人都是正向思想,社會都是穩定發展,全體沐浴在神的威光與教父的帶領。

那怎麼可能會培養出塞西莉雅這種負面個性的?那肯定就是她自己受到了很多不『公正』的待遇,久了才會這樣。

我微微地嘆了口氣。

「喂!不需要妳這大小姐同情!我…」

「我並沒有同情妳,請不要自己腦補好嗎?」

「哼!誰知道呢?」

「是啊,誰知道呢,那妳就不要用妳的想法去思考我在想什麼好嗎?」

我微微地發怒,塞西莉雅很少看到我這樣子,她也有點害怕的稍微拉著諾爾的手。

「塞西,這次是妳的不對,妳老是這樣不成熟,我很難再當妳的姊姊了喔。」

「不,不要!姊姊大人,不要丟下我!我會改!我真的會改。」

「好了,好了,妳會改就好,我們都是同個團隊的,大家的包容心還是有的,妳不要讓自己又孤身一人知道嗎?」

「嗯嗯!」

「唉,可以回到正題了嗎?」男爵大人嘆了口氣,似乎看了齣鬧劇。

「啊,抱歉,男爵大人,給您看笑話了。」阿魯特代為道歉。

「沒關係,團隊也有團隊的相處之道,你們真的要好好磨合,才能彼此長久的相處下去,至於這次的事件…我會回報給我的祖國西里爾共和國,看議會的議長會怎麼決定這件事,你們就不要插手了,免得扯入到更深的黑暗裡面。」

「「「是!尊男爵大人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