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話 – 邊境都市

在經過三天的馬車路途後,我們來到了商業都市萊昂亞斯特,這真不愧是號稱大陸第一的交易都市,得先經過城塞收取入關稅,然後貨物檢查填寫申報單,並且鑑定每個行人是否有『過往犯罪史』用以派發不同的入市證明。

一般來說,平民都是銀牌,可以使用大多數的都市設施與大多數的旅館,並採購部分商品,貴族則是金牌,可以使用絕大多數的都市設施,當然這邊不能用的就是男爵官邸與財政管理處,除這兩個地方,其他都能去,而商品也能大量的採買。

再來則是商人,領的是黑牌,也是商業工會的會員証的顏色,能進入都市多數區域,且能無限制採買商品,而最後則是銅牌,是其他階級的人,像是曾經犯過罪的,奴隸,未經身份認證的人,像是遺失身分證件的,都是領這個銅牌,只能使用部分的區域設施,且也只有受監控的旅館才允許入住,只能採買有數量限制的生活物品與食品。

當然,我們都是領銀牌,這是無庸置疑的,阿魯特可以領金牌,但他領了沒有用,畢竟他沒有要採買物品,而住的地方我們也已經確定了,就是男爵官邸,所以領啥牌其實都沒差。

萊昂亞斯特總共有三十二區,都市中央為第一區,作為官邸所在與財政管理處所在,是只有男爵及其家人與工作人員才能進出的地方。

我在男爵的馬車上不斷地看著人潮熙攘的街道,真是看傻我了。

「比起優米特,這裡好大啊,人也好多呢。」

「艾米莉亞,妳在這時候有點像是鄉下來的喔。」

「她本來就是裝成大小姐。」

「呵呵,大小姐怎麼可能輕易的裝出來呢?」

對嘛!拉米莉大人說的對,大小姐怎麼可能裝得出來呢!

「我本來就不是大小姐啊。」

「妳就是這點最讓我討厭!」

「塞西…艾米莉亞並沒有做錯什麼,妳這樣無端地厭惡她,就好像別人也無端的厭惡妳是一樣的喔。」

「…我有什麼辦法…」

「神官小姐,妳可以改變的,只要內心有所信仰,自然就能正面看待他人不是嗎?」

哇…不愧是拉米莉大人,間接地說塞西莉雅沒有信仰。

「哼,信仰是什麼?可以吃嗎?一堆人仗著自己有信仰,還不是照樣欺負別人。」

「啊拉,妾身這還真是孤陋寡聞了呢,能否講述一番呢?」

「拉米莉大人,請不要逼迫塞西莉雅好嗎?」

「諾爾小姐,妾身也只是看不慣她如此待人罷了,想要塞西莉雅小姐能明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

「…」

看著氣氛好像陷入了尷尬,我只好開口插開話題了。

「那個…我想問一下,男爵大人今天這般回來,不會又被人盯上嗎?」

「就算被人盯上,那也是預料中事,說不定等會就有人在宅邸搞事了呢。」

拉米莉大人剛說完,馬車就瞬間停了下來,我們在驚呼的同時,也順便下了車,只見道路人潮拼命離開,而馬車前面站著一群人。

「唷,肯加特大人,歡迎回城。」一名粗獷地中年男子有禮地說道。

「你會來問候…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啊,伊卡洛斯大人。」

「他誰?」我這麼問身旁的拉米莉大人。

「他是十二勢力中號稱最龐大的勢力首領,伊卡洛斯,他非常不喜歡家父,不過暗殺者可能不會是他們派的。」

嘛,都最大勢力了,還需要派暗殺者來奪權?這也確實沒道理。

就在此刻同時,後方也冒出了一群人來。

「給我殺!」

話音剛落,只看到後方的人身穿黑衣,從馬車後面殺了過來,而男爵見狀馬上問。

「伊卡洛斯!是你幹的嗎?!」

「少胡扯了!小子們!不要放過眼前在這都市胡來的人!給我上!」

「「是!」」

「拉米莉大人,請站在我後方。」

「好…好的,諾爾小姐。」

「那我…就去放倒他們吧。」我冷靜地說了出口。

在經過一陣人群混亂地廝殺後。

「唷,小姑娘身手不錯嘛!男爵大人似乎找到了個好護衛呢。」

「少扯淡,說,伊卡洛斯,這群人是誰?」

我邊搜刮著躺著的黑衣人們身上的『戰利品』,一邊聽著對話。

「該怎麼說呢…其實我也不知道,剛剛也著實嚇了一跳。」

「希望你之後可以給我個交代,我們走。」

「啊啊,如果我能給你交代到的話。」

總覺得話中有話啊,不過男爵大人都說要走了,我們也就上車了,不管地上的人們,畢竟衛兵隊也趕來了。

到了男爵官邸。

「抱歉啊,讓你們看傻眼了吧?」

「不會,男爵大人我看我們在這多待上幾天,您出門前最少喚我一聲。」

「啊啊,感激不盡,阿魯特先生,本爵會這麼做的。」

當天晚上。

男爵官邸的一間房間窗戶被靜靜地打開了。

一名黑衣人悄悄地進入了房間,接著靠近床緣,亮出了刀子,下一秒,他就倒在了地上。

「嗯…果真來了啊。」

我在黑暗中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