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話 – 邊境陰謀上篇

我們來到男爵肯加特的房間,只見房間內雜亂無章,東西大多散落在地板並且很多都壞掉了,而男爵本人則是按著腹部被他的女兒攙扶著地坐在地上。

據說阿魯特想要來找男爵談談能否在他的領地商業都市留滯多日的時候,開門發現了暗殺者並立即與之發生了打鬥,事後暗殺者趁機射出了匕首後逃跑,而阿魯特則是追了上去,並且叫拉米莉去呼叫塞西莉雅,所以才有了後來的我們被塞西莉雅叫來的情況。

因為,塞西莉雅想順便找諾爾,只是諾爾不在房內,她立即想到可能在我房間,所以就跑了過來。

順便講一下,我們的房間分佈是這樣的,因為簡易旅館只有兩層樓,一層樓幾乎都是生活設施,所以來住的人都是睡在二樓。

以樓梯為中間分左右兩側,左邊是女性專用,右邊是男性專用,各二十間。

那麼樓梯左邊靠馬路側第一間是諾爾的房間,與之對面是我的房間,諾爾左邊則是塞西莉雅,而我左邊則是男爵女兒拉米莉。

樓梯的右邊第一間靠馬路側是護衛A,同樣另一名護衛B是睡在其對面間,阿魯特則是睡在護衛A的右邊,男爵則是阿魯特的右邊,兩人的對面分別是工會信使與平民。

至於為何阿魯特不是先來打開我們的房門而是去打開男爵女兒拉米莉的房門…這得等阿魯特本人回來才知道了。

聽諾爾說依據情況,她會把阿魯特給『處刑』,也是啦,都不開我倆的房門,就直接跑去開人家貴族女性的房門?!怎麼說也說不過去。

狀況回到現在,在經過塞西莉雅的一段不小時間的救治之後,男爵本人的臉色穩定了下來,傷口似乎也癒合了。

「呼…接著就是讓他好好的休息個兩三天,應該就沒事了吧。」塞西莉雅向男爵女兒拉米莉說。

「真是太感激您了,塞西莉雅大人,您對家父的救命之恩,妾身定當湧泉以報。」

「免了,我受不了貴族的招待。」

「這…這樣妾身會違反家規的。」

「就是啊,塞西,妳就接受好意就是了。」

「嗚…既然姊姊大人這麼說,我就照做吧。」

「那真是太好了,妾身一定不會讓您感到失望的。」

對於拉米莉開心地拉起自己的手,我看到塞西莉雅表現地似乎有點厭惡,究竟是為什麼呢?到底是遭遇了什麼事才會如此地不相信人?嗯…或是不相信美麗的人,喔,這裡不是我自己在誇我自己喔!真的。

我們留下了拉米莉照看著男爵,就來到了一樓會客廳等著阿魯特歸來,而他也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馬上就回來了。

「抱歉,讓他跑了。」

「你道什麼歉啊?你要是沒有叫人處理男爵傷勢,我看男爵現在也差不多要魂歸上天了。」

「塞西說的沒錯,只是…阿魯特啊,我想問問你一件事…」

被諾爾眼光驚的嚇一跳的阿魯特立即端正了姿態,一臉就是請問吧的表情。

「你為何跑過艾莉西亞的房間和塞西莉雅直接去找拉米莉大人呢?」

「啊…這…那個…」

「結巴什麼啊!快回答姊姊大人的問題啊!」

「好啦!我會講啦,那我就明著說了…首先,我有猶豫是不是該敲艾莉西亞小姐的門,但是事情緊急,我沒法在那等艾莉西亞小姐的回應,而我直接從男爵大人房間衝出去直直跑過去也剛好就是艾莉西亞小姐和拉米莉大人的房間,所以我自然沒有時間去敲諾爾你的房門,再加上…塞西莉雅不是討厭我嗎?那我敲她的門只會更拖延時間罷了,而就在這個時刻,拉米莉大人開了房門探出頭來,所以…」

「哦~~原來是這樣啊,你以為我會信嗎!!!」

「塞西…」

「姊姊大人!哪有那麼剛好的事?!」

「說不定就是有,妳不能因為某些因素就這樣懷疑阿魯特。」

「姆….知道了。」

「道歉呢?」

塞西莉雅扭扭捏捏了一會後說。

「嗯…抱歉,阿魯特,我不該那麼簡單就懷疑你。」

「喔喔…沒,沒關係啦,我自己也不該就這樣亂闖女性房間。」

「話說回來,為何有人會想暗殺男爵大人呢?」

面對諾爾又開始的推論,大家都默默地看著她,看上去好像很清楚這時候不該打擾她似的。

所以我也不敢隨便開口,因為怕觸碰到我不知道的『禁忌』,沒辦法,諾爾姐太可怕了。

不過隨著時間的經過,我也只好首先開口了,不然大家都不用睡了。

「那個…」

阿魯特和塞西莉雅看到我發言馬上搖著頭示意不要講話,慘!我已經講了。

「怎麼啦?艾莉西亞?」

「「咦??」」聽著諾爾很平靜地回答我,阿魯特和塞西莉雅頓時發出驚訝聲。

「幹嘛?你們兩個是怎樣?第一次看你們倆這麼有默契呢。」

「不,沒什麼。」「沒事啦,姊姊大人,真的。」

「是嗎?好,艾莉西亞,怎麼啦?」

我戰戰兢兢地說了。

「先睡吧,沒有聽男爵本人的說法,根本不知道是誰派暗殺者來的啊?不是嗎?」

「嗯…說的也是,那就來睡吧,明天再說,大家晚安。」

說完,諾爾自顧自地先上樓了,我看著另外兩個人,他倆長呼了一口氣後,塞西莉雅先開口說了。

「妳喔!看點氣氛好嗎!」

「塞西莉雅,妳不能這樣怪罪艾莉西亞小姐。」

「你閉嘴!你這花癡!」

「妳!」

「嘛嘛,我只是覺得再這樣下去,我們都不用睡了而已,是我多管閒事了嗎?」

「不,不會!」「哼,算了,這次算感謝妳的『付出』,不然我還真的認為我今天佑不用睡了。」

「啊哈哈…」我傻笑面對。

然後今天就這樣度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