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31

第三十一話 - 勇者


從多羅拉王朝前往新基德王國的路有三條,一般人常走的有其中兩條路。

一是由西通過查坡里聯合王國再往南到新基德王國,另一條則是直接由南通過拉法納帝國再往西南前往新基德王國。

這兩條無論哪一條都算的上好走的商路,但此次我不走這兩條。

我選了另外一條比較沒有人煙的路。

穿越西南的阿坎瑟拉荒野直直的抵達新基德王國。

這條路是最短的捷徑,但也因為是荒野,所以水的準備很重要,不過這對我來說並不是難事。

我可是有水之上位精靈—露米莉亞的。

那除了是最短捷徑外我還有其他的理由選走這條路嗎?

有,那就是……

假如露絲被襲擊,我還不用擔心會傷到其他人。

而且來襲擊露絲的人我也能很清楚的知道是哪些。

【這裡真是荒涼呢。】露絲一臉驚嘆。

【所以被稱為荒野呀,不過這處的由來是有個故事的唷。】

【我知道,我知道。】

【瞧妳開心的,那妳說來聽聽吧,說不定妖精的傳說和人們的傳聞有不同的地方呢。】

【嗯嗯!就是……】

阿坎瑟拉本來不是一片荒野,而是充滿了水草和各種草食類動物的溼地。

但在第三位勇者和魔王進行的人魔大戰時,這邊就是勇者第二次和魔王軍對戰的地方。

第一次是在新基德王國內,勇者領導著人類僅剩的軍隊靠著智略和勇猛與聖劍的加持,把魔王軍的前鋒殺退到此處。

所以也就在此展開了第二次的對戰,只是魔王軍也在此處迎來了中後軍的支援。

勇者面對不盡快解決這群魔王軍就會讓人類軍滅亡的情況下,無奈地使用了聖劍的絕招,把這塊地域給灼燒到成了荒野。

與此同時也滅去了再次集結的魔王軍過半的軍勢,由此開始,人類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所以此處也被後世人稱為『致勝之地』。

【嗯,和人們傳的沒什麼太大的差異呢!】

【那當然,因為露絲也是聽人講來的呀。】

【呃……】

【嘿嘿。】露絲露出天真的笑容看著我。

【呵呵,今天趁著剛入荒野區域,我們走快一些吧?】

【好!】

我倆騎著馬加緊在第一天趕著路,當然雖說是荒野再經過了數百年的閒置,本來的水還是會在某些地方積累起來。

所以我和露絲也就循著這些水所形成的綠洲區域休息和過夜。

第四天夜裡。

【吶,露絲……】

【嗯?主人怎麼了?】

【妳過的幸福嗎?】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幸福,但至少露絲過的很滿足。】

【比起以前?】

【嗯!】

【露絲……我想起了她們……】

露絲一聽就知道我在講什麼,她馬上從躺在我右側轉趴到我身上,然後一句話也沒講。

我貪婪地享受著她的溫暖。

【知道嗎?我其實是個很害怕孤單的人。】

【露絲一直都知道唷。】

【真不愧是妳呀。】

【露絲只是能感受到而已。】

【那就已經很厲害了,人們要是能彼此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思,恐怕這世界就不會這麼多權謀了吧?】

【有很多權謀嗎?】

【有,只是我不想去多沾而已……】

【感覺不出來……】

【露絲,妳以前在妖精王宮內的生活是怎樣的呢?】

【很和平呀,每天都過的很開心。】

【沒有什麼特別的嗎?】

【嗯……】

露絲趴在我身上想了一會。

【沒有什麼特別的……父王和母后都對我很好,雖然他們有時很忙碌但還是會抽空陪我。】

【嗯,這真是一個模範父母呢,妳和我以後的孩子,妳也會這樣對待她嗎?】

【那還用說!】她爬起身有點嘟嘴地說。

我把她再次摟回自己懷內說。

【呵呵,因為我以前沒有父母的愛嘛……】

【哎?真的嗎?】

【嗯,當年的父親就是不斷地要母親磨練我,而他也從不聽我想要什麼……】

【真是嚴厲……這樣不對!】

【也沒什麼不對的,我當年雖然很恨他也很怕他,但後來想想,他也只是希望我不要在他死後沒有能力面對這個世界罷了,畢竟妳想嘛,當年我家還保有神之書呢!】

【那……主人會嚴厲的對待露絲和你的孩子嗎?】

【恐怕會唷!】

她的雙手環起了我的脖頸。

【也是,主人和我的孩子要是不能面對這個世界的話……】

【吶,我想讓露絲妳去龍神谷……】

【為什麼?】

【那裡對妳來說比較安全。】

【……】

【不願意?】

【主人,你這笨蛋!】她滾起了薄被往旁邊一躺,擺出了完全不想理會我的睡姿。

【我也只是擔心我沒有能力好好保護妳嘛。】我嘗試地說服她。

【不要吵露絲。晚安。】

【……晚安。】

第一次看她這麼生氣,我也就不再多說,仰望著這異界的星空。

倒也是沒和地球差太多。

只是少了條銀河在天上就是了。

我想著到現在還不曉得魔王軍到底還有什麼招,這樣屈居弱勢實在不太行,該怎麼辦才好呢?

最後不敵睡意就睡去了。

早晨。

我是有試著和露絲搭話啦,但她依舊不甩我。

【妳真心不打算理我?】

露絲還是不說話。

【好吧,那就依我的結論,妳去龍神谷等我吧。】

我說完就叫了雷精靈出來準備用雷遁。

【主人敢把我送去,我就死在那給你看!】

【妳總算肯理我啦?】

【哼!】

【我知道妳是就算發生任何危險也想要待在我身邊,但我也只是出於自我的好意不希望妳受傷呀!當、當然還有另一件事……】

【什麼?】露絲轉過頭來瞪著我。

【妳、妳不是說要在安全的地方才會生孩子嗎?那、那龍神谷夠安全了吧?】

露絲聽完臉紅了起來並馬上轉回去。

【怎樣?】

【沒、沒有啦,笨主人……「你這叫我怎麼反駁嘛,笨蛋。」】

【那???】

【沒事啦!露絲還不想要生!】

【哎?!】

露絲吐著舌頭做出了鬼臉表情後,上了馬就衝了出去,當然我也是急忙地收拾東西然後跟了上去。

她到底在想啥呢?

抱持著這個疑問,我倆總算跨過了荒野區域。

新基德王國的士兵不用多說,看到我的身份證明就自然立即放行了。

只是這次我沒有要他們準備什麼馬車之類的,所以我和露絲倆人進了這邊境大城。

摩索拉。

這城當然也是有其故事性的,只是我不是來這考古也不是來這上歷史課程,所以請容許我不多提。

是的,我只是路過補充個物資的『平凡人』。

嘛,當然你知道我是靠什麼出名的嗎?

就是一個小男孩身旁跟著一名美麗的妖精隨侍。

是的,所以我一直以為我是個平凡人,但身旁的狀況好像不是這樣。

現況是大家拼了命在跪拜我。

【呃……大家不用這樣吧?都起來。】

我才說完,民眾就開口了。

【亞神大人,拜託您救救我家兒子吧……】

【亞神大人……】

諸如此類的祈求語不斷地冒出來。

當然,如果只是治病我是辦的到的,但像是底下的要求……

【亞神大人,請您娶我女兒吧!】

【亞神大人,請您務必到我家賞臉喝個茶水吧!】

這種要求,我實在很難辦呀!

所以我決定了。

【咳咳!眾人安靜!】

我剛講完不久,廣場馬上靜了下來。

【呃,求我治病的可以,但我一個人能力是有限度的加上我在趕路,不可能在今天把所有人都治好,那沒有治到的難道就是神拋棄了你嗎?我想不是的,那治到的就表示有優於他人嗎?我想也不是……所以無論如何我治了總會有人滿意總會有人不滿,而我都不治大家又會對我或神感到不滿……唉,這樣好了,我等會補充完我的物資後,我會去神殿,你們就把家中真的因這病造成你很多困擾的人帶去吧。】

【嗯!那至於要我去各位家中的,請恕我就不履行了,那還有其他要求的,也恕我婉拒了。】

說完我就不管他們直接簽著露絲的手離開人群。

為什麼我不管他們呢?

因為在那裡繼續聽他們的意見,實在是過於浪費時間,想要我治病就要照我的規則來走。

不然你不爽,我不滿,雙方都不開心何必呢?

半日後,我來到了神殿,神殿外已經排滿了病患和家屬。

【喔喔!亞神大人,您總算來了呀!】神父走了出來。

【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不不,這該怎麼說呢?有些人其實只是得了心病就在那哇哇叫……】神父把我拉到一旁對我碎嘴說。

【這我知道,所以我才特別提點了他們,是對自己造成了困擾的才帶來。那如果只是一般小病,何需帶來呢?】

【您這麼說也是啦!但您看看,這至少有千人呀!】

我一眼看去,確實人數不少。

【嘛,我盡力吧,既然來此了,就要宣揚神恩。】

【那真是、真是太感恩了!這邊請。】

我和露絲一起進到了臨時弄出來的診察間。

首先的病人是大家禮讓他的,是一個久病不治的男性,在這摩索拉似乎大家都很同情他,所以才特別讓他排在第一個。

【亞、亞神大人,咳咳咳,拜、拜託您,讓我死吧!】男子一進來就這麼說。

【你這麼想死?】

【嗯,我已經連累我的家人十多年了,至今還不離我而去的只剩我的髮妻了。】男子看著扶他進來的妻子一臉感激。

【那你現在又想離她而去……你這樣對的起她這十多年的不離不棄嗎?】

【唔——】

【況且,你的身體如此,想必家中應當沒有你的喪葬費用吧?這又要你的髮妻該如何是好?】

【……】男子沉默不語,而他的妻子聽到我這麼勸說,不禁淚流滿面。

【嘛,你的病我也不是治不好,只是如果你一心只想尋死,那你又何必來我這?】

【亞、亞神大人!真、真的能治好嗎?】男子眼神中充滿了希望。

【你不是想死嗎?】

【我、我不想死了,我、我想回報我的妻子,我要活下去!拜託了!】

【那你躺好吧。】

待他躺好後,我把幻光叫了出來。

對於神刀幻光來說,人類的任何病都不是病,多數都只是心理上的因素過不去積久了自成病。

所以要治好一個人,首先就是要讓他有活下去的心。

所以一陣光亮後,男子的身體恢復了年輕時的樣子。

【好了,還有哪裡感到不適嗎?】

男子活動了身體,跪下來叩頭。

【謝、謝謝亞神大人,我、我不知道該怎麼還您這恩情。】

【嘛,這是神的恩典,你不用想著怎麼還給神,你該還的對象……不是已經決定了嗎?】

男子看著身旁的流淚的妻子。

【亞神大人,我對您發誓,我必善待我的妻子,這次換我照顧她了。】

然後他倆夫妻就離去了,外頭一陣驚呼。

下一個進來的是一個被城內人公認的麻煩份子。

他的事蹟就是愛裝瘋賣傻地到處破壞鬧事。

他今天是被家人們綁著過來的。

【亞神大人呀!拜託了,他一定是被惡魔所附身了!】看起來是他的妹妹如此說著。

【不!亞神大人,他一定只是想惹起大家注意而已!快點給他制裁!】一位白髮蒼蒼應該是他爺爺的男子說。

【爺!不是的!哥哥不是這樣好嗎?】

【少囉唆!】

我猜的真準,不過這猜的準沒用,病患始終不想正面看著我。

【嘛,兩位別爭了……】

兩人在聽到我的話後,安靜了下來。

他的父母各在一旁拉著綁住他的繩子,不發一語。

【鬆綁他吧?】我看著他的父母說。

【不!亞神大人,鬆綁的話他一定會到處亂跑的!】他的父親說著。

【我剛剛從你們的眼神中知道了一件事,你們很不信任他對吧?】

病患抬起頭來看著我。

四名家屬彼此望著彼此。

【鬆開他吧,他不會跑的。】

雙親聽到我講的才放開了他,確實他沒有亂跑,安靜地坐在我面前。

【孩子,你只是想要別人相信你,對吧?】

男子流下了眼淚嚎淘大哭了起來。

【難、難道哥哥他不是被惡魔附身?】他妹妹如此說著。

【妳怎會這樣認為呢?妳哥哥他很明顯地眼神就是透露著我講的話都沒人信呀!】

【哎?哥哥!我很信你呀!】

【信?信妳個屁!】男子對著妹妹吼道。

他開始講了一切的委屈。

原來男子的父親從事石工,所謂的石工就是要在城牆破損時要修補,而平時都得巡視城牆的工作。

也就因此,這城越大,他父親待在家的時間就越少,很多時候都是一回家就完全不管事一股腦的想睡的那種。

當然,對男子來說,他想要得到父親的重視也是很正常的,所以他私下的去荒野冒險了個數天。

但當他回到家準備要講述他冒險過程時,他的父母卻是給了他一人一個巴掌。

但他還是不放棄地講了他看到了什麼,過了什麼樣的生活,可是大家只認為他是迷路而在那幻想而已。

所以,他的行為才開始越來越自暴自棄。

直到現在碰上了我。

【嗯,所以之後你也是四處和人講你的冒險旅程,但都沒人信是嗎?】

男子點點頭,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家都不認為荒野內有水,再加上城門守衛很嚴謹,不可能隨便放一個孩子出去荒野亂晃。

所以大家都只當他是在說謊。

【我懂,我相信你說的唷。】

【真、真的嗎?亞神大人,您沒騙我吧?】

【呵呵,因為我早上也是從那城門進來的呀!我的隨侍和我一起在荒野渡過了四天呢。】

露絲點點頭。

眾人一片驚呼。

【所以我沒講錯,真的有水囉?】

【那不然你怎麼活過來的?孩子。】

雖然我比他小,但你懂的。

【嗚哇————】他哭的更大聲了。

家人們也都跪了下來和他認錯。

【嘛,你們是一家人,為什麼要彼此的傷害和不信任呢?回去好好談談吧。】

在神父的安撫下,一家五口離開了診察間。

然後就是接著一堆真正受病魔所苦的人們來治病了。

像是雙腳殘廢,下半身不遂,醫生無法醫治的不治之症等等。

直到夜色降臨,人數依舊不減。

這天的治療直到隔天的清晨時分才結束。

我用神之書的【集中】魔法讓我和露絲能在這新的一天保有精神。

當我走出神殿時,所有人民都跪在我面前,然後在他們與我之間有許多的食物。

此時城主走了出來。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亞神大人,雖說慢了些,但首先歡迎您的到訪,再來就是聽聞您在此為本城人民治病,小的就不方便來叨擾您,只好讓人民自行準備些供品來答謝您了。】

喔,這些食物就是供品呀?!?

嘛,省去一餐也好。

【那我就開動啦?】

【請、請!】

我和露絲各自拿了些愛吃的然後就進了神殿找個位置吃了起來。

神殿外一遍安靜,靜到讓我不覺得有人這時是跪在外面不斷膜拜的。

我吃完後再次出來,大家依舊在膜拜著。

【嘛,都起來吧,我不是很習慣這種場面。】

城主聽到馬上叫大家都快點起來。

【這些供品,你們就分給窮人們吃吧。】

城主就代眾人表示感謝。

然後我也不多說什麼,因為我真的要趕路,在同個地方待久了會有危險的。

所以我上了馬和城主與人民道別後,離開了此城。

【人類們的病痛有各式各樣的呢!】露絲在半路休息時說。

【嗯,各式各樣呀……妖精們不會嗎?】

露絲搖著頭。

【我們妖精族不會生病,所以我們也不是很清楚病痛會帶來什麼折磨。】

【這樣呀……那我和妳的孩子也不會生病囉?】

【那當然。】

【那幾時要生呀?】

【……不告訴你!笨主人!】

【哎?妳之前明明就一直說想生的!】

【現在也是呀!】

【那就現在生吧?】

【哪可能!至少也要等魔王死去!】

【……魔王呀……】

【嗯,不然我的生命一直都會有威脅不是嗎?】

【也是,只是我實在沒有頭緒這魔王會怎麼復活。】

當我講完這話,頭上跳下一個人影。

【誰!】我馬上站起身。

因為連精靈都沒有提醒我,這不是一般人。

【放心,我沒有敵意,露絲,好久不見了。】一名妖精長相的男子說話了。

【威尼爾兄、兄長大人!】

露絲衝了過去抱住他。

【呵呵,沒想到妳還活著,而且還找到了丈夫呀?】

【嗯!其他人呢?】

威尼爾搖了搖頭。

【不知道?還是?】

【是不知道,我也是獨自逃出來的,碰巧在這遇上了妳。】

【兄長這些年都在哪躲呀?】

【都在新基德王都唷,因為那有聖劍,至少魔王軍比較不敢靠近。】

啊!這是我的盲點嗎?

【哎?!早知道露絲也就待在那就好了。】

喂!弄的好像是我的錯似的。

【傻妹妹,妳能和精靈魔法使大人一起走才是安全的,畢竟妳身上可是有很重要的妖精王之卵呢!】

【那到底是什麼?】

【嗯……】威尼爾看了看四周。

【這不方便說話,畢竟還有些事我也得告訴你們,跟我來吧。】

我們跟著威尼爾前往了離摩索拉城有一天馬匹路程的森林區域。

潘尼薩森林。

【兄長一人住在這?】

【不,這邊是我偶爾才來的地方,妳要明白,我也是被魔王軍幹部盯上的存在,不能長時間待在同個地點。】

我點點頭表示贊同。

【進來吧。】

進到了林中小屋內。

【咳,首先還是得自我介紹一下,精靈魔法使大人,我是露絲的兄長,任妖精王室第三繼承順位的王子,威尼爾。】

【喔!我是希諾維,皮登雅爾斯,不小心得到了上位精靈。】

【呵呵,沒有什麼是不小心的,那一切都是神的安排。】

威尼爾的笑容讓人感到很安心。

【您要和我們說什麼呢?】

【是了,我會來到這的原因。】

【嗯?不是因為不能長時間待在同個地點嗎?】

【雖說是如此,但還不到我來這的時間,如你所見,現在這林中啥也沒有,我來此根本是等同在等死而已。】

【那?】

【嗯,聖劍被人拔了出來了。】

【什、什麼?!】

聖劍被拔了出來,就代表有人當了勇者,那麼也就是說又有人被召喚來這個世界?!

【所以失去了聖劍的庇護,我不能在王都待上更久,只好四處晃了。】

【有誰被召喚了嗎?】

【這……這我不清楚,抱歉。】

【沒、沒關係,威尼爾兄長,您接下來打算?】

【嗯?我是不會和你們一起上路的唷,因為兩個妖精王族湊在一起,會被察覺的。】

【那現在不就會被察覺嗎?】

【是呀!但這沒辦法,我必需有要傳承的東西要講給露絲聽。】

【妖精王之卵?】露絲說。

【嗯!】

【我大概講講就好,待在一起太久危險會更高,聽好,妖精王之卵是自古以來誕生我們妖精一族的妖精王的後代,妖精王相傳是受到精靈們祝福的妖精,與生俱來會有強大的能力,是個能和魔王對抗的存在。】

【哎?】我有點嚇到。

【但妖精王在歷史上並沒有真的和魔王對決,而是成為了魔王。】

【什、什麼?】

【唉,這是我們妖精族的黑歷史,希望精靈魔法使大人不要傳出去。】

【我知道了,我不會傳的。】

【嗯嗯,所以人類第一次對上的魔王就是咱們妖精族的妖精王,也就因此,當年妖精族沒有與人們共同奮戰的原因是我們的王成為了魔王,這話怎麼說的出口呢?!】

【天呀!那這卵?!】

【嗯,這妖精王之卵會每百年傳承到一位妖精王族的身上,它的由來就是人類第一代勇者聽從神的旨意用聖劍把魔王也就是我們的妖精王給殺害後取出來的魔力濃縮體,勇者在別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交給了當年的妖精族長老群,而長老群們日後決定交給新選出的王來掌管,所以……露絲,妳就是第三代掌管人。】

【那為什麼魔王軍要這個卵?】

【因為是魔力濃縮體,對任何魔王來說都是個好吃的補品。】

【所以魔王不是復活,而是養出來?】

【是的,至於怎麼養的,抱歉我也不知道,知情的父王或母后都已經……】

【我懂了,抱歉,讓你想起了傷心事。】

【沒、沒關係,總之露絲,妳要嘛就自己吃掉,要嘛就給精靈魔法使大人吃掉!】

【哎?!?!】我和露絲同時驚呼。

【看你倆的表現,是不知道怎麼吃是嗎?】

我倆點點頭。

【嗯……這個其實我也不是很瞭解,但精靈魔法使大人,您身上有神刀幻光吧?】

【是。】

【就問問她吧,另外,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該離開這了。】

【哎?兄長!】

【露絲,不要難過,兄長會活的好好的,至少現在看到妳還活著,兄長就安心了。】

【主人,有數個不詳之物往此處過來。】影子率先提醒了我。

【嗯!看來是魔王軍的幹部們了,你們快走吧,我也要離開這了。】

【兄長!】

我一把抱起了露絲和威尼爾點了個頭後,彼此有共識地離開了這屋子。

並且半日後逃過了魔王軍幹部的追擊。

【兄長……】

【別擔心他,我認為他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死去的王子唷。】

【那當然!】

【呵呵,只是幻光……】

【在!】幻光以人形出現在我倆眼前。

【居然是人形呀!】

【有不妥之處嗎?】

【沒、沒有,妳方便說話的話就好。】

【您是想問如何將妖精王之卵給吃掉嗎?】

【沒錯,有辦法?】

【當然有,只是這魔力量是很龐大的,沒有一個良好的受體,食用的人會死去的。】

【看、看來我不是個良好的受體。】

【主人,您在謙虛什麼呢?這世界除了妖精王或魔王外,您才是最優良的受體。】

【哎?】

【您的魔力無限,就算是再給您更多的魔力,依舊只是杯水車薪不足掛齒。】

【不是容量嗎?我的魔力無限不是只是回補速度快而已?】

【主人……您是真的笨還是假的笨?】

【……露絲,妳說呢?】

【真的笨。】

【……】

【主人,玩笑話就到這吧,魔力無限有三個階段,一是您失去現有所有魔力此乃開啟階段,二是您魔力回補速度增快此乃成長階段,三是您的魔力容量會慢慢因為不斷地回補而增大容量此乃完全體階段,所以您的魔力容量早已非當時的七萬多了。】

【哎?艾薇兒是這樣嗎?】

【是的,主人,您現在的魔力容量已經是我等無法量測的大小了。】

【原來回補會增大容量?】

【那當然,主人,如果回補不會增大容量,您可是會死的。】

【呃……】

我大概理解了。

【好吧,那我要怎麼吃呢?】

【簡單,只是這件事有個風險。】

【……會變魔王?】

【是的,那畢竟是第一代魔王的魔力濃縮體,裡面不僅只有魔力,更有魔王的『思念』。】

【『思念』?】

【就是思想之類的,魔力是會記載思念進而展現它的樣貌。】

【原來如此,我懂了。】

就好像魔法師要使出非精靈魔法一樣,靠的都是自己的『思念』來驅動魔力。

【所以,我是該吃還是?】我接著說。

【主人,在此我是不建議您吃。】艾薇兒說。

【露絲也不建議!】

【吾主,請不要任意嘗試。】彼得也這樣講。

【嗯,好吧,我懂了,那就把這東西封印起來吧?】

【主人,這沒辦法唷。】幻光表示。

【哎?】

【因為它本來就是已封印狀態了。】

【那這也不能,那也不行,把它放在露絲的身體裡我實在不放心呀!】

【就放在我這吧,那時的法利爾不是講了?不會再找我麻煩了。】露絲說著。

【妳真信他?】

【嗯!雖然沒有根據,但至少現在都沒事呀。】

【嘛,妳這樣說那就這樣辦吧。】

嗯,總感覺有什麼東西不太對。

這個感覺一直在我回到新基德王國的王都後才確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