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27

第二十七話 - 暗潮洶湧 之四


布諾蘭迪斯帝國。

一個建國不超過一百五十年的年輕國家之一。

我們從昆恩丘陵來到了帝國的國境就花了十三天。

文利爾王國也不算小。

這十三天之中比較令我擔憂的是,伊莉娜完完全全還是無法融入團體。

採取著自我封閉的心態在對應著我們的聊天。

會來到這個帝國主因是因為前些日子打聽到的這帝國可能會發生內戰的事。

我總覺得事情沒有聽起來的那麼簡單。

因為你想嘛,兩個傳聞中本來相處都還算融洽的兄弟,怎麼可能會一夕之間就互相翻臉?

雖然好像歷史上還蠻多這種案例的,但這中間肯定有誰在挑撥!

這是肯定的!

【文利爾王國的多數軍隊都壓在了這邊關要塞馬格雅納上,感覺就是戰爭快開始了。】亞瑟碎唸著。

【你認為大皇子和二皇子誰會贏呢?】

【唔,很難講唷,現在的情況感覺上是大皇子比較弱勢,但是就禮俗上來講,二皇子不該繼承帝位,所以就算二皇子有文利爾王國的聲援,恐怕國內的支持者也不會輕易地轉向。】

【嗯。】

【再來,也就因為文利爾王國的動作,讓繼位後對文利爾王國有利的二皇子登基的話,帝國內的輿論偏向是文利爾王國會把二皇子當傀儡來用,所以王國軍目前也沒什麼動作。】

【簡單來說就是已經進退兩難了是嗎?】

【小子,你答對了,王國軍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二皇子要王國進軍也不是,退軍也不是,大皇子要繼位也不是,不繼位也不是。】

【麻煩的政治。】

【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想啦,你不要真的受我剛剛的情況判斷來下結論呀!】

【是嗎?我覺得很八九不離十呀?!】

【哦?怎麼說?】

【看!】我指向城門處。

【城門那擠了一大堆商用馬車,你認為呢?】

【是在用經濟攻勢?】

【嗯,沒錯唷!二皇子恐怕會因此事對大皇子施以壓力吧!但是國內的支持者又一定會對文利爾王國的『利益』有不一樣的看法。】

【親愛的,在討論什麼?】美里這時帶著其他女性們買完食物回到了我和亞瑟等待的地方。

【喔,在討論政治上的變化。】我說。

【男人就是這樣無聊,老是喜歡猜來摸去的。】

【小咪,妳這樣說有點不對呀!妳們女人還不也是如此?】

【哪有?!我剛剛和露絲她們相處的可好了!】

【是嗎?我總覺得妳比較會勾心鬥角的!】

【蛤!大叔,你可以再講一次!】

【算、算了。】

亞瑟看到美里手中要遞給他的食物被她收了回去,他決定不爭了。

【嘛,總之我們要過去是很簡單啦,只是過去後平穩程度可就沒有像在這裡這樣了。】

【少爺,該準備些防身武器嗎?】

【嗯,也好,妳去準備吧。】

【是!】艾莉兒向我領了筆資金後,拉著亞瑟一起去採買了。

亞瑟本來很不甘願,但這裡對武器比較熟的人也只有他,所以他在哀嚎個兩聲後乖乖地跟去了。

【嗯,伊莉娜。】

她從一直低著頭的狀態下抬起頭來看我,表情就是在問,幹嘛?

【妳覺得這次帝國內的內亂是不是魔王軍弄出來的呢?】

【與我何干?】

【妳是不知道吧?】美里講。

【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會講的。】

【妳!】

【好啦,她不想講就算了。】我勸阻美里。

【親愛的,你為何要坦護她?你明明可以命令她講的呀!】

【這樣和她以前受到的待遇有什麼不同呢?我不想要命令她。】

【……】伊莉娜默默看著我。

【你一定會被人說太偽善了!】

美里抱怨著就跑到一旁去黏著露絲了。

【不、不好意思,請、請問您是精靈魔法使大人嗎?】

一個士兵從樹旁走了出來。

當然我是知道的,只是他們被彼得斷定沒有惡意,所以我也沒在乎,只是這個突然地搭話還是嚇到了我。

【怎、怎麼了嗎?】

【啊啊!果然是呀!請您大發神的威光,救救我的家人吧!】

【你家人怎麼了?還有我一點威光也沒有呀!】

【不不,您是神的使者,一定會有神的威光的,您先答應我,救救我家人好嗎?】

【不行,如果你不先說你家人怎麼了,我不可能讓我同伴一起陪我去冒險。】

【……,那、那事情是這樣的。】

這名士兵的家人,有著雙親包含一個弟弟,在他當兵北移的這段時間,被山賊綁了去。

山賊提出要他把軍事機密都供出來當做贖金,只是要供多少才算夠,要山賊講了算。

對此,他煩惱了好多天,最後被長官知道後,長官要他先把這事處理好就把他丟到城內巡守隊這個一點都不重要的位置上。

然後再也不聞不問。

所以他對此更是傷透了腦筋,因為他拿不到機密就代表他無法救回他的家人。

【原來如此,所以你的家人在哪?】

【不、不知道。】

【喔,我是說你家本來住哪?】

【喔喔,住在鐵衫谷,那是一個滿山滿谷都是鐵衫樹居多的一個地方,村內只有不超過百人。】

【嗯,那山賊怎麼會知道你在當兵而且還能接觸機密的?】

【這……我也不知道。】

【我認為你自己得想個仔細,不然你就永遠都會在這當巡守隊員了。】

【說、說的也是!那我的家人?】

【你多少天沒和山賊聯繫了?】

【快、快半個小月了。】

【那我先講,你的家人恐怕凶多吉少,你有心理準備嗎?】

【您願意救了是嗎?】

【我當然可以救,只是我如果回來時他們已然是具遺體,也請你不要怪罪我。】

【那、那是……當然的,其實您肯救就已經是對我來講算是天大的恩德了,我、我怎敢責罵您呢?】

他的表情很復雜,想必應該也是無法接受。

不過我還是去看看好了。

我對美里交待了一些事後,就用雷遁離去了。

瞬間來到了鐵衫谷的地區。

村民們每個都無精打彩地坐在門前。

【請問……】

【哦?外來人呀?這村沒有你要的東西,快走吧。】一個看起來很瘦弱的村民無力地講著這句話。

【是因為山賊的關係?】

【呵,那些哪是賊呀?那根本就是裝成賊的軍隊。】

原來如此。

【那你知道他們去哪了嗎?】

【誰知道,每隔幾天就來洗劫我們,我們都不想做事了,反正都會被洗劫。】

【那沒想過離開?】

【離開?】村民指著遠方某處後再也不接話。

我走了過去一看。

呿!真是沒天良的。

年輕體壯的村民遺體都堆在這。

看來是想逃離但被追殺掉的,那麼就表示有人在監視這村莊。

果不其然,彼得回應了我的想法。

【左後方山頂上有人。】

下一秒我就站在了這人的後面用雪風抵著他的脖頸。

【說!你們是哪個國家派來的?】

【……】

【看來是堅決不——】

『唰!』一把暗箭類的東西從我腹下竄出,當然有雷遁的我是不會被打中的。

【好樣的,沒想到你另隻藏在後面的手有帶這種暗器呀!】

他立即站了起身,並且準備通風報信。

但馬上被我電暈倒在地上抽蓄。

【別以為你可以這麼快找到援軍,說!哪個國家派來的!】

沒想到下一秒他口中咬了一個東西後,吐血死亡。

我一聞氣味,好像是那個氫酸鉀吧?柯南常講的。

【好樣的,間諜居然自己死了。】

這下可麻煩了,他肯定會有定時聯絡或定時交班的制度,該怎麼辦呢?

其中聯絡是最麻煩的,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幾時要聯絡。

定時交班的話,我還可以裝一下。

嗯……

【彼得,幫我掃一下敵人本營在哪!】

【是,吾主。】

一會後。

【在您的右後方大約半天距離。】

殺去吧!

我是第一次看到間諜活動居然是整群軍隊在一起的。

間諜不都該是單身赴任的嗎?

到底是哪個國家這麼蠢?裝成山賊?!!?

都不覺得山賊會要軍事情報這件事很不合理嗎????

蠢死了。

雷遁後來到了他們的本營正中央。

【誰!】眾『山賊』大喊,並且快速地拿起武器,還有人唸起魔法。

哇靠,山賊耶!!!

我不想和這群智商可能都沒有半百的人講話,一個雷電「滋」的聲響過去後。

全體倒地,動彈不得。

我抓起了一個看起來像是軍官的人。

【說,村莊的物資和你們擄來的人質在哪?】

【……】

我有了剛剛哨兵的經驗後,我不待他去咬碎某種東西,馬上伸進他口內挖呀挖。

最後挖出了一顆藥丸子,用糖衣包裹著,看來可以撐上很久都不會融解的那種,但這薄度……

恐怕再過兩三天,他們就一同死在這了吧?

【這麼想死呀?】

【呸!】

他的口水彈沒吐中我。

【嘛,你現在也死不了了,回答我的問題。】

「滋!」我身後的偷襲者也倒了。

看來是剛剛的漏網之魚,被雷藏的自我防衛給電死了。

【你是什麼人!】

【你先回答我。】

【殺了我!】

【嗯,口音上是拉法納帝國的呀。】

【唔!】軍人被我猜口音後,緊閉他的嘴。

看來我有一半機率是猜錯的。

因為如果我猜對了,他應該會直接否認才是,這是心理學,不過對間諜適用嗎?

【真心不說?】

【……】

【好吧,反正我只是想問問你到底是不是在講實話罷了。】

我隨手一彈,彼得就把物資和人質通通用舞空術帶了出來。

【什、什麼!!】

【周圍的精靈也已經告訴我你們來自哪了,好了,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再見。】

【等、等等!啊!!!】

全體被我一同用高壓雷電電到焦黑。

沒想到,居然是文利爾東北方向與布諾蘭迪斯帝國東方的東和國派來的!

這到底是什麼錯綜復雜的情況呀?

在我思考著的同時,我已經把物資和人質帶返村內了。

村民見狀有得大喜,有得大罵。

罵的不外乎。

【你這樣做,他們一定會報仇的啦!】

但我心中還在思考著東和國為什麼要來文利爾打聽消息的事,所以沒理會。

反倒是人質幫我講話了。

【那些人全死了!通通被他殺死了!】

【什、什麼?!】村民們通通都驚訝了起來。

【嗯?】我注意到村民的氣氛上的改變,看了一下他們。

【您是什麼人呢?】村長走了過來。

【喔,我是受人質的當兵的兒子所託,來救你們的。】

【喔喔喔,是德瑞夫呀!】村民們開心地談論著。

【那請問您的大名。】

【不足掛齒,總之我很遺憾來的遲了些。】

我看向那堆『土堆』所在處。

村民們都開始低落了。

沉默片刻後。

【不,您要是再遲些,我們恐怕都滅村了。】村長提起精神講。

【嘛,快把物資分一分吧。】我說。

【對呀!快點分一分吧!】村長號令。

在村民分著拿回來的物資的時候,那位應該叫德瑞夫的士兵的雙親和弟弟走到我面前。

【恩人,真是太感謝您的幫助了,如此大恩,我等實在無以回報呀!】其父親帶頭說。

【是呀!您若不嫌棄,能否讓我為您煮頓飯好讓您填飽肚子再離開呢?】

【大哥哥,謝謝你。】

嗯,雖然我很想吃吃這種家常菜,但我剛剛確實地吃飽了。

【免了,我還得去回覆倆位的兒子。】

【啊!那這個拿去吧。】其母拿出了一個玉制物品。

【這是?】

【這是本來要給他當娶妻之物的,見到此物相信他也會知道我們確實還活著。】

【嗯嗯,那我就代替妳轉交給他。】

【不,恩人,你拿去吧。】

【這…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能收呢?】

【恩人,這玉再買就有了,但對於您的大恩,我與丈夫就算此生也無以為報,所以您還是收下吧。】

【是呀!恩人,您要是不收或是我那兒子自己取了去,我就自殺!】

【呃,不需要這樣吧?好,我收就是了。】

【是了,為了避免他死不認帳,您等我一會。】其父衝到了自家屋內去。

一會後,拿出了一片樹板,上面寫了幾個文字。

我看不是很懂,因為這不是帝國語言。

不過我猜大概是『此物你不准收』之類的吧?

我再接受他們的一番道謝之辭後,我遠離了村子才進行了雷遁。

【小哥,你急什麼呢?】美里問。

【能、能不急嗎?我當然希望聽到好消息呀!】

【你急,我看了就煩呀!】

【妳一個女人家,少在那多嘴!】

【你講什麼?!】

【美里,別這樣!】露絲拉著想衝上前去踹他一腳的美里。

【幹什麼?身為精靈魔法使大人的小跟班,就不要在那吵!】

【蛤?我可是他的妻子!!!】

【……,真、真的?】士兵的臉慘白了一大半看著美里旁邊的露絲想要求證。

露絲點著頭。

【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剛剛無禮行為。】士兵馬上在路上跪了下來,引來了旁人的側目。

【蛤?像你這種動不動就歧視女性的人,你憑什麼要我原諒呀!?】

美里有時就是這樣,得理不饒人,我幫她擦了很多次屁股了。

【美里,別爭了。】

【露絲,妳安靜!他這個女性公敵——】

【什麼女性公敵呀?】我剛好在此時回來。

美里看到我就開始對我抱怨著士兵剛剛的無禮行為。

【唉,他就已經夠煩惱了,妳也不要這麼衝嘛!】我聽完後說。

【親愛的,你不愛我了是嗎?】

【傻瓜,我只是覺得妳明明可以不用生氣的,為啥要自找氣受呢?】

【是這樣嗎?】

【是!好了,我和他有點事要說,妳等我,露絲拜託了。】

露絲聽完後就把美里拉到一旁去。

當然,伊莉娜依舊沒有表情地看著這一切。

然後此時亞瑟和艾莉兒也為美里和露絲買好了彼此的武器。

亞瑟不想用新劍,所以他沒買。

艾莉兒則是買了一把短魔杖。

美里則是被配給了一把小彎刀。

露絲則是長魔杖。

完全不知道是個什麼既定印象。

【咳!吶,這是你雙親給你的信條,還有這是證明他們活著的玉制品。】

【啊!】他看了一下信條,再看向那個結婚用品然後叫了一聲。

【如果你想要這玉制物,我可以還給你,但你千萬別傻傻的被你雙親發現。】

【不!您救了我的雙親與弟弟,這東西又是雙親要給您的,我沒有資格要回來。】

【但是……】

他沉默了一會。

【精靈魔法使大人,婚可以不結,但孝道不能不行,對吧?】

【你這麼說有錯也有對啦。】

【哪錯?】

【婚怎麼可以不結呢?你又不是路邊乞丐,長的也不算差,你不結婚,你叫那些想結卻沒法結的人怎麼過日子?】

【呃。】

【呵呵,嘛,總之你去回報長官,說你解決了雙親的事,然後也查到了間諜來自於東和國的一支部隊。】

【什、什麼?東和國?】

【嗯嗯,派一隻軍隊假裝山賊行間諜之事,我不知道東和國國王的腦袋有沒有問題就是了。】

【精靈魔法使大人,您沒聽過是嗎?】

【嗯?我這麼年輕,你以為我都聽過啦?】

【說、說的也是,東和國是王不管事的,而由底下的軍閥各自選出領導人互相爭奪國家領導的地位。】

怎麼聽起來有點像是日本呀?

【所以軍閥很多?】

【嗯,聽說有十來個。】

【國家有這麼大?】

【東和國不大唷,大概是文利爾王國的五分之四的大小。】

【那這軍閥數量也太多了吧?】

【沒辦法,他們的政治體型態很詭異,總之如果您想要去瞭解的話,那得您自己前往了。】

【嗯,喔是了,我們幾時能通關呢?】

【您……您不知道您可以隨時通關無需盤檢這件事嗎?】

【真不知道。】

【那在此小的特地和您鄭重地說,您可以無限次數自由地通過本國任何關卡,就算該關卡正實施軍事戒備也一樣。】

【啊!是唷,我還以為要等通關,在這等了半天呢!】

【呵呵,您真愛開玩笑。】

【不,我是認真的。】

【……】

面對我的『誠實』,士兵無言一會後,大笑了出來,我也跟著他一起笑著。

不然會尷尬的好嗎?

之後我和美里她們講了這事,所以我們就完全無阻地通關了。

來到了布諾蘭迪斯帝國的最邊境。

當然你也要進行入關的作業。

只是帝國並不像王國一樣,用城牆把邊境給整個圍起來。

他們採取的是你要『自願』式的入關。

當然,你如果沒入關就走在帝國境內,沒人說不可以。

只是聽說被發現的話是直接死刑的。

因為會被當成是間諜。

所以為了避免那種無謂的狀況,我們一行就在帝國的邊境要寨,卡拉夫斯納,辦理了入國手續。

因為我的身份掛的是欽崴德大森林身份證,外加新基德王國波登市的永久市民證,和文利爾王國的王室之友簽章。

所以我通關的速度奇快。

導致我現在只能和露絲在卡拉夫斯納寨內的中央角落處等著大伙。

露絲是用我個人奴隸的身份通關的。

其實美里也應該要很快的才是,畢竟她身份證件上是有註記為我的妻子的。

只是當我說出艾莉兒是我的佣人後,帝國衛兵表示要對我的另一伴進行審問。

所以美里就和艾莉兒一同被帶去別的地方『審問』了。

當然為免她倆出了什麼事,我有讓彼得跟隨著。

等了一會後,亞瑟帶著伊莉娜走了過來。

【嗯?小咪呢?】

【還沒出來。】

【蛤?為什麼要這麼久?沒有身份的伊莉娜都通關了。】

【我也這麼想呀!我去看看好了。】

我雷遁到了美里她們的所在處。

讓我看到的是一個我想殺了全部人的景色。

美里和艾莉兒紛紛對其他衛兵進行著雜交而且還全身脫個精光!

【親愛的,不要!不要看!】

【少爺……】

其中一名衛兵走了過來。

【哼哼,美女老婆就是要給我們享用呀!小子!】

【哈,王室之友咧!看到就不爽。】另一名在房間另一角說著。

【你們為什麼要對她倆出手?】我握緊雙拳。

【沒為什麼,因為她倆要是不從,我們就會殺光你們!】

【威脅就是了?】

【喔喔!我要射了!!!】

【不、不要!!!】美里哭著。

下一秒,那個想射的衛兵已經死在地上。

當有衛兵反應過來的當下,他們通通成了我與雷藏手下的亡魂。

然後美里看著我,對我講了句。

【親愛的,對不起……】說完就拿起旁邊的劍要自殺。

我馬上把劍給踢了開來。

此刻門外的衛兵察覺不對,打開了門,瞬間也被我殺了。

然後接下來的事我有點記不太清楚了。

我只知道我的憤怒到了極點。

而伊莉娜則是在一直笑著。

周遭到底死了多少人我不清楚,整個帝國似乎為了對抗我發出了緊急征伐令。

但文利爾王國軍視而不見,因為他們從亞瑟的信中得知是我在毀滅帝國。

據說過了一個大月。

【嗯?這是哪?】我清醒了過來。

身邊只剩露絲一個人。

眼前的一切,是無盡地沙漠,上面佈滿了屍體。

【主、主人?】

【露絲,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您突然怒不可謁地把守城士兵都殺了,把帝國全滅了。】

【所以……美里她們呢?】

【不、不知道。】

【亞瑟,伊莉娜呢?】

露絲手一指。

我順著看了過去。

一把亞瑟愛用的劍插在地上。

【是…是我幹的?】

【嗯。】

【那妳怎麼沒事?】

【精靈們保護了我。】

【那、那為什麼不保護其他人呢?】

【這露絲不曉得。】

我無言了。

露絲也陷入了無言狀態。

不久後遠處來了一個男人。

【還以為您死了。】男人說了出口。

【那為什麼我還沒死?】我回答著。

【呵,那得看為什麼你犯下如此重大罪行後還不死呀?】男人嘲笑著我。

【我只記得,他們衛兵強暴了我的妻子……】

【原來是這樣呀,那這國家的人真的叫活該了。】男人改嘲笑被我滅掉的帝國。

【你在講什麼?我為了這件事殺了許多無辜的人,他們怎會是活該呢?】

【那是因為……他們這國家的衛兵就是這樣,看到美女都想強暴。】

【但人民總不會吧?】

【哈,你在說笑嗎?就是人民的本質是如此,所以當了兵後更顯本性呀!】

【但我親手殺了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喔,是了,在地下室自吻的兩名女性,其中一名是你的妻子,美里嘛。】

【你是什麼人?】

【蛤?本王記得和你見面沒多久呀?】

【文、文利爾王?】

【正是本王。】

【你發現了我的妻子?】

【不是本王發現的,是你暴走後,亞瑟想阻止你,但他決定先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最後捎了一封信給本國的邊境軍,本王才知道的。】

【但他也被我殺了。】

【唉,他說他是你的伙伴,伙伴暴走自己就也要負責……】

【那伊莉娜?】

【你是說那個魔女吧?】

【嗯嗯。】

【她根本開心得很,就這要呆笑在原地被你的雷電當場劈死,喔,這是我方士兵遠處觀察的。】

呆默了片刻。

【現在周邊各國都在觀察你的動態,在本王為你解釋後,各國雖然都認為是布諾蘭迪斯帝國自己國民素質問題造成的,但對你仍然有所警戒,你不如在我國住上一陣吧?】

【陛下還願意接納我這樣的人?】

【你在說笑嗎?你今天只是替神降下了懲罰的鐵鎚,何錯之有?就算你不動手,本王遲早也會動手的。】

【為什麼?陛下不是和帝國二皇子交好?】

【那是二皇子答應本王要管好該國國民素質!但長期以來,他自己境內的國民素質依舊,本王也在想著幾時要滅掉這爛國家了。】

【……】

【別在意了,你還有這妖精姑娘不是?她這麼認份的守在你身邊,你難道不該更加珍視她嗎?】

我望向露絲。

露絲的眼中晃過一絲驚恐。

對此我抱住了她。

【對不起,露絲,我讓妳嚇到了。】

【只、只要主人沒丟下我,露絲哪也不會去。】

我和露絲抱了片刻後,國王說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本國隨時都能接納你,不要在意!】

他說完拍了拍我的肩,轉身離去。

再他離開後,我落下了淚水。

露絲安撫著我,但她才是真的需要安撫的人呀!

半天過去。

黑夜準備降臨。

我從露絲的腿上起了身。

走到了亞瑟的斷劍旁。

回想起亞瑟的種種。

一個衝動的大男人,一個為了同伴兩肋有刀也要前進的男人。

我也想起了美里,一個從小就不顧一切愛著自己親兄的女性。

我當然也想起了艾莉兒,我苦勸了老半天才放棄復仇決定走出自己新人生的女人。

而伊莉娜,我只覺得她最後還是……唉。

我拔起了那把斷劍,看著它的鏽痕沉默了許久...

最後我帶著這唯一的遺物和露絲一同前往了文利爾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