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24

第二十四話 - 暗潮洶湧 之一


在葉什喀拉爾已經沒有太多可以得知的情報的我們,也在這個地方待上了快半年有了。

不知不覺間我也快十二歲了。

我們一行人低調地離開了葉什喀拉爾,前往了位在文利爾王國地圖北面的布諾蘭迪斯帝國。

這個帝國是唯二沒有參與人類聯軍的國家。

我對此感到很好奇,當人類面臨了可能會毀滅的命運時,這國家的領導人在想些什麼呢?

我們從葉什喀拉爾搭乘了行商人海彌頓的車隊。

他的目的地是布諾蘭迪斯帝國的首都《菲利亞爾斯》。

所以我們便搭了這順風車,只是總不可能搭免費的。

畢竟要塞入我們,就會減少一些貨品的載運。

所以我們還是得在一路上幫忙車隊處理些雜務,像是到達販售地點時的搬運與護衛等。

首先我們來到的一座還位在文利爾王國的城市《伊克及亞》。

這是海彌頓的行商隊會停靠的城市,從葉什喀拉爾出來我們已經過了七個鄉鎮而不停了。

而到了這座城就差不多該是要睡覺的時間了,喔,中間我們已經露宿在野外三次了。

所以我們很特別珍惜可以在城內睡覺的機會,哈。

在美里的【強制】交涉功夫下,繳獲了兩間房間。

當然女性睡一間,男性睡一間才比較不會起爭論。

所以我又和亞瑟大叔同一間了。

【真是好久沒有和你一起睡一間房了呢!】

【大叔,我沒有那麼癖好唷!】

【你在講什麼呢!死小子!】在輕輕拍了我頭一下的亞瑟接著說。

【話說這三天你有沒有注意到軍隊不斷地在調動呢?】

【嗯,雖然有注意到,但有哪裡奇怪嗎?】我問。

【不尋常呀!文利爾王國並不是一個好戰的國家,國王的主要施政都是以經商為主。】

【難怪到處都是商隊。】

【如此地大規模移動,一定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去問問海彌頓先生?】

【問他?他會知道嗎?唉,早知道我就在新基德任官職好了,這樣至少在新基德的軍隊去到烏拉斯港時還可以問問。】

【可國王不是很信賴你?】

【那只是國王,不代表底下的軍官們會讓我打聽情報呀!】

【還是說是魔王軍在行動?】

【你從哪聽來的?】亞瑟面露驚異嚴肅的臉色。

【呃,我猜的。】

【魔王軍要是有什麼行動,勇者就應該會誕生在這個世上,你要記得這一點。】

【那如果沒有呢?】

【那我可以了當的告訴你,光靠我們是打不贏魔王的。】

【我也沒辦法?】

【嗯!你也沒辦法!】

【為、為什麼?】

【因為你沒有只有勇者才擁有的屬性呀!】

【……光是嗎?】

【正確。】

所以到底當年光精靈輝夜是在講什麼呢?

可能以後才會知道了。

【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啦,只是想起一些往事。】

【你這小子會有什麼往事?】

【多的咧!】

【那去酒館好好聊聊!】

【這個就免了,你只是希望有人可以把你抬回來吧?】

【呿!】

亞瑟大叔發出被我看穿的不屑聲後,自己開了房門找酒館去了。

我該說不愧是真男人嗎?

總之我希望的是晚上他回來,不要弄醒我就好。

但你知道的,有時候你越是期望某件事,他就越不可能順你的意。

因為你只是『期望』,你並沒有為了讓他順你的意做出『準備』。

所以在我沒有『準備』下,唉。

我現在人在深夜時段扛著一個大叔的情境又再次出現了。

【呵……我還要喝!!】

【喝屁呀!】

【屁有什麼好喝?當然是要喝酒呀!】

【那你醒醒呀!】

【我很清醒的!】

【喇低賽謀,棒給賽烏!】《Hint:意指說的和做的不一樣。》

【你在講什麼呀?】

【聽不懂就……那三小?】

【蛤?】

遠處街道前方有兩個人影,看起來在打鬥著。

當然只是看起來。

不過我倒是不想去參一腳就是了,因為真的很麻煩,背上一個醉鬼,還得花時間去處理『別人』的麻煩。

何必呢?

不過就像我之前和各位講的一樣,你不想找麻煩,麻煩會自己上門來。

只見人影越來越近。

但我卻連人的樣子都沒看出來。

【這單純是個影子吧?】

是的,就好像是兩個人影子往你這走過來。

【這好像有點不太妙呀?!大叔!!快給我起來!】

【齁—…—】

哇靠,居然打起盹了!

我把他狠心地放在地上,拿出了雪風準備應戰。

這兩個人影子就在我準備好的當下消失在我眼前。

【嘖?!】

我四處戒備著,因為這邊是街道,周圍都是房屋的影子,而天色也沒說亮到哪,所以我們與房子影子會彼此重疊在一起。

如果那兩個真的是影子,那麼他們就很有可能可以透過影子來攻防。

果不其然地,一個看似影子槍的尖刺物從我腳邊竄出,往我下巴進擊。

當然我沒有這麼慢速會被他擊中,別忘了我可是有雷精靈的。

所以我閃避了開來,但亞瑟大叔就沒這麼好命了,誰叫他要睡的爽爽的。

不過不好命也不是說他被刺穿了,而是他被影子搬著走!!!

【目標是亞瑟是嗎?!】

我當然想追,但眼前馬上影子的『人數』,多了幾百倍。

為何我會說幾百倍,因為密密麻麻的我算不清,只好隨口講一個大數了。

接下來就是所有影子朝我殺了過來。

唯一影子沒法到達的地方只有一個,那就是天空。

所以我也只能選擇往天空避難。

但我也清楚敵人肯定知道我只能往天空走,所以我也很小心注意著四周,邊使著舞空術昇天。

亞瑟大叔離我越來越遠。

但我不敢妄動,因為有股很討厭的視線在瞪視著我,讓我渾身不舒坦。

那視線彷彿是在說「不想死,就乖乖地待著。」

所以在彼得還未探知全部真相前,我只能暫且收手不動。

彼得會在我使用舞空術的同時就會自動幫我搜尋周圍危害物。

『到底是什麼人呢?』

我心中充滿了疑惑,畢竟綁架這樣的大叔有什麼特別意圖嗎?

還是說犯人是為了把我引去?

當我心中想到這一點時,我在空中停了下來。

『是呀!敵人可能認定無法對我造成傷害,所以才把我身邊的人綁走用以見到我的同時還可以讓我無法反抗?!』

就在我認定這樣的事實下,我拋下了亞瑟大叔,返回了旅館。

結果是不出我所料,露絲正在和這些影子作戰著。

美里是嚇的躲在艾莉兒身後,而艾莉兒當然是因為要顧上美里所以渾身是傷地跪著。

【該死!】

我雷遁了過去先幫露絲解了圍。

然後用了三把火團照亮了美里身邊,讓影子被無奈地逼退。

【親愛的!】

【少爺!】

【主、主人。】

三人幾乎同時響起的聲音,讓我的心安頓了不少。

【看來敵人是為了把我引去才使用這下三濫手段的。】

【引去?大叔呢?】美里思考了一下說。

【被綁走了,要不是我察覺了敵人的想法,妳們三人大概也被綁走,那就順了敵人的意圖了。】

【究竟是誰?】艾莉兒氣喘著問。

我立即用了治癒魔法治好了艾莉兒的傷勢,當然這魔法的來源是神之書的知識。

【主人,快去救大叔吧。】

【不用管那蠢大叔啦!自己一定又是喝醉了,活該!】美里憤憤不平地講著。

【虧妳知道呀。】我說。

【親愛的一身酒氣,想也知道。】

【但他畢竟是我們的同伴,不能放著不管吧?】

雖然我也不太想去救他,但真的放生他又好像實在說不過去。

【主人,影子又來了。】

我看向周圍,剛剛那群纏著我的影子已經把我們團團圍住。

【什麼人?!給老娘出來!】美里大喊著。

理論上她這麼大聲,應該會把周圍的民家都吵起來才是,但連旅館老闆都沒有反應,看來大半是都被迷昏了之類吧?

也就是斷了我們的求援之路是嗎?

好樣的呀,我的怒火上昇了許多,因為這很明顯是惡意地針對,我如果不出手,我所珍視的人將會陷入危機中。

【不出來是嗎?】我冷冷地說。

這個影子好像沒法跨過中間有亮光的地方來到另一個有影子的所在。

因為就算現在身邊有三團火球在空中照著,但我們四人中間還是有陰影的,可是影子卻沒法從這中間誕生。

但這也只是我的猜想,說不定是不想傷害人質才這樣做的。

我翻轉著我那不久前還在睡眠狀態的頭腦,思索著有什麼方法可以讓這該死的傢伙現身。

你問我為什麼不帶著大家飛到空中或是轉移到他處?

我只能說,因為那蠢醉鬼大叔已經被綁走了呀!

所以我無法離開這太遠,不然我要來回救大叔和這三位女性是有困難度的。

那如果飛到空中,你也無法保證空中就真的沒敵人,就算我剛剛在空中都沒事。

而這襲擊我們的傢伙如果肯現身,至少能知道他到底想怎樣。

就在一小片刻的對峙後,看起來是施術者的人現身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質問著。

【呵呵,小的是影子,是來請精靈魔法使大人移駕某地的使者。】

【你主人不直接來請,用這骯髒的手段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用此手段實屬無奈,尚請魔法使大人見諒,也請您不要再探知我主人的所在地,不然魔法劍士的生命,小的恐怕無法保證了。】

【哼!彼得,留在我附近就好。】

【遵命。】

【好了,你到底要請我去哪呢?】

【這我不能講,請您乖乖地被我的影子帶去就可以了。】

【哈!你明知我暫時無法信任你,你居然還敢提這種要求?】

【人質……】

【老實講,他死了也是他活該,你最好還是不要一直拿人質來威脅我。】

我真的怒了,我的身旁出現了許多的雷電,茲啪作響。

【這……好吧,請您稍候。】說完他就消失在我們眼前,看來是去請示他的主人了吧。

【親愛的……】

【別碰我,美里,妳會受傷的。】

對於美里想伸出手來碰我,我提醒了她,同時也是告訴露絲和艾莉兒不要這麼做。

【少爺。】

【怎麼?】

【丟下我帶著兩位夫人離去吧。】

【妳在講什麼?】

【您如果只帶兩位夫人,應該很輕鬆才是不是嗎?】

【那妳?】

【艾莉兒本來就是棄子,如果能為少爺出一份力,那麼艾莉兒新的生存意義也就找到了。】

【我不准,妳就算是棄子,但那是以前的事,現在妳是我的僕人,就該好好的活著服侍我!】

【少、少爺……】

【雖、雖然妳自己想當棄子我是很開心啦,但親愛的講的沒錯,妳要活著服侍我們,這才是妳的任務不是嗎?】

美里很難得地認同我講的話。

【我、我真的值得活著嗎?】

【嗯!】

露絲對著艾莉兒的疑問,用力地肯定回答了一聲。

【謝、謝謝。】

【還有,艾莉兒妳不是想殺我嗎?死了妳怎麼殺?】

【少爺,我已經不想殺您了,殺了您對這個世界一點幫助也沒有,如果說,神的旨意就是讓這個世界繼續存在,那麼我又怎麼能殺害奉神旨意前來救世的少爺您呢?】

【我是奉神旨意來救世?怎麼回事?】

【少爺,您是精靈魔法使的事我本來一直不願意承認,直到您展現了雷之精靈後,我才認同了您是神之使者—精靈魔法使。】

【哦?那這和妳想開有什麼關係嗎?】

【以前和您提過吧?我是個棄嬰,被放在了教堂前,假如沒有那個教堂,沒有了神的安排,我是遇不到前主人,當然更不可能可以活下來的,所以其實我也是個很虔誠的信徒。】

【妳能想開就好,但我不准妳這樣隨便死去。】

【知道了,少爺,我會為您奉獻一生。】

【露、露絲也是!】

我笑著看著露絲。

【妳做好妳自己就好。】

【哼!現、現在?】美里似乎有點吃味地講。

【現在就是等對方回覆啦!】

正當我講完這話時,很巧合地那傢伙出現了。

不禁讓我覺得他剛剛是不是在偷聽之類的。

【精靈使大人,主人認同您可以和我前往他所在的地方,但您身後的妻妾們必需要被我的影子包覆住,主人不想他所在的處被其他人得知。】

【看來這就是最後通碟囉?】

【什麼是最後通碟?】

【沒、沒什麼,那到了該地,請你把人質都還給我,這點做不到的話,我一定會滅了你們。】

【知道了。】

我向美里她們示意後,解除了火球術,看著被影子慢慢包裹的她們,我心中還是有點不安,但這裡不暫且信任對方的話,這談判是永遠都無法前進的。

我跟隨著那人來到了城鎮外的一座廢墟墓園內。

【歡迎您的到訪,精靈魔法使大人。】一個陰沉地聲音從前方傳了過來。

【這是您的同伴們,再此歸還。】身邊帶路的那個自稱影子的傢伙把亞瑟和美里她們一起放在了我的身後。

正當我要點火看清楚周圍時,陰沉的聲音再次傳來。

【切勿點火,這的生物雖不怕火,但怕亮光,請自重。】

好吧,不點就不點。

【那邀我來此的主人也好歹該現身以示禮儀吧?】

【呵呵,稍候。】

說完一陣黑色陰風在我眼前呈龍捲風狀捲起。

在風勢消散後,裡面出現了一位老者。

【吾乃此地之主,屍鬼之王—莫拉罕。】

【呃……】對方的確一臉就是屍鬼的樣子,對此我倒是有點驚嚇到無言以對。

【切莫驚慌,吾並未有加害您等之意圖。】

【那、那是為了什麼把我找來呢?】

【事情是這樣的……】

約莫二十年前,此處本來還是一個非常熱鬧的地方,一個名為『傑海爾』的城鎮。

但二十年前的某天,屍鬼之王他已經不太記得是哪天了,文利爾王國的國王對這個城鎮下達了屠殺命令。

這讓他非常不解,就算事後不知道是國王命令還是當地貴族的命令,把這墓園修築了起來。

但這股怨氣還是讓這城鎮內當初冤死的人們甦醒了過來。

【所以吾等希望能藉由精靈使大人您的身份為吾等調查,到底是為什麼要屠殺吾等,又是何人替吾等修築了墓園。】

【嘛,也就是說你們只是想弄清楚為了什麼而死,和想感謝替你們修墓之人?】

【正是。】

【沒有想殺害國王以報仇?】

【呵呵,吾等就算殺了國王又能如何?新的國王還是會誕生,而無論文利爾王國是否還存在,這塊土地上的吾等仍舊是不清楚到底是為何吾等一定得死在這。】

【嗯,好吧,這件事我會盡力幫你們調查的,只是說不定我會查到離此處很遠的地方去,你要不要派個人跟隨我呢?】

【既是如此,影子唷!】

【在。】

【你就好好隨侍在精靈魔法使大人身邊,協助其調查吾等的死因。】

【是,主人。】

說完,他潛入了我的影子中。

【另外修墓之人恐怕很快就可以得知,只是……】

【吾等理解,只要您願意調查,吾等都願意等候。】

【好吧,那還有其他事嗎?】

我實在不想在這地方待著,你懂的。

【無他事,先謝過您了。】

一番道別後,影子帶著亞瑟等四人和我回到了城內。

【我等影子,此刻往後將會為您出最大心力,您有任何吩附請不要顧慮。】

【我知道了,那麼首先你先替我調查一件事吧。】

【請主人吩附。】

【這三天文利爾王國的軍隊又再調動,你能不能從附近的領主或貴族那得知些什麼呢?】

【瞭解了,我等會為您暗中調查的。】說完他消失在我的影子內,但我能得知他已經四處散去前往他所知道的領主或貴族所在地了。

【嗯?】四人緩緩醒來,此刻天已經漸亮了。

【主人?】

【早,露絲。】

【露絲只記得被包住,然後呢?】

【沒事,總之接了一個副本任務吧?】

【什麼是副本?】

【副本就是……】

【親愛的,有些用語你還是少講的好。】美里也醒來了。

【少爺……這是?】

艾莉兒對躺在她腿上的亞瑟大叔感到疑惑。

【嘛,送我們回來時就變這樣了,妳有不滿可以把他踢開沒關係的。】我笑著說。

【變、變態呀!】艾莉兒邊叫邊把亞瑟推了開。

【痛!變、變態在哪?】亞瑟醒了過來,但不知道變態是在講他。

【嘛,變態酒醒了。】我吐嘈著他。

【什、什麼?我、我又沒喝醉!!!】

美里和艾莉兒用著鄙視的眼光看向亞瑟,露絲則是撇過頭去痴痴地看著我。

【喂、喂!我真的沒喝醉呀!】

【呵呵,你慢慢向神解釋去。】

就在這亞瑟狂解釋而我快睡死的早晨,我接了一個不算小的副本任務。

兩天後……

【報告。】

【呀!】美里從我身邊彈了起來。

【別緊張,他現在是我的下屬——】

我解釋了影子的來歷。

【然後?他要報告什麼?】亞瑟問。

【是了,說吧。】

【是,主人,您所要調查的事已經有眉目了。】

關於文利爾王國最近的軍隊調動,是因為北邊的布諾蘭迪斯帝國近月內因皇帝仙逝,目前國內處在繼承人的紛爭下,所以為了避免由主戰派的二皇子接管帝國,文利爾王國調動了大批軍力前往北方,意圖對布諾蘭迪斯帝國內政施壓,希望該國可以做出有利於雙方的選擇。

當然這兩天我也不是閒著。

我向海彌頓先生打聽的消息也藉此告訴了影子。

十九年前,貴族沃特派爾伯爵派人修了墓園,至於是什麼原因沒人知曉就是了。

【為什麼沒事要修墓園呀?】美里不解。

【安撫亡靈?】露絲說著。

【但說起來,為什麼要殺害那些人才是主因吧?】亞瑟講出了重點。

【嗯,大叔說的沒錯,那些人為什麼被害才是我們要知道的事,墓園為何要修,理由可能不是我們需要在意的。】

【少爺,請喝茶。】艾莉兒端了一杯茶過來。

因為我們還在馬車上,所以這茶不算燙手,也沒有裝滿。

我拿完茶後,艾莉兒也端了杯給美里,當然依禮俗,身為奴隸的露絲是沒有這待遇的。

所以露絲向來都是自己端來喝,而大叔也是。

照禮來說,大叔也是該被端茶的對象,但因為先前的『變態』事件,所以艾莉兒有點不理采亞瑟大叔。

但對此我也不好講些什麼,這個誤會得讓大叔自己道歉了。

到底二十年前在那個『傑海爾』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我能想到的只有疫病,但如果是疫病應該不會出現怨靈才是。

而海彌頓先生對此也是避口不談,更不用講其他商人了。

也因此這事件的蹊蹺性引發了我們一行人極大的興趣。

為了能早點探明真相,我決定先前往文利爾王國的首都,當面見見國王看看。

就算會因此惹來一些不必要的『身份麻煩』,我也應當把這心中的疑惑給解了。

我們請海彌頓先生把我們一行放在了商旅中途站,文利爾王國的首都『德萊特』。

這是一座巨城等級的城市,完完整整地座落在由兩條河所沖積出來的平原上。

這兩條河聽說自古以來多次泛濫,在經過文利爾王國前三代國王的努力治水下,才有了現今的德萊特城。

這不禁讓人佩服這治水技術,我還特別在經過了那兩條河的其中一條時看了一下怎麼治理的。

裡面大概分成三個部份。

第一部份是分流,把河水分成幾近八等份。

第二部份是引流,在把這八等份的其中任意四等份的水流導引到其他地方。

第三部份是蓄流,多出來的水流則是放到附近挖的大池或城中的蓄水池內存放。

這真是高竿的技巧。

其中以引流的技術最高超,因為是『任意』四等份,所以你只會看到有特定四條河水道是幾乎滿載的狀態,但又不會長時間的滿載,而是持續不斷地有順序似的引導水流到沒有滿水的池子內去。

你或許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這貨讓我讚嘆的地方不在於此,而是他是『自動』的!

對,上面沒有半個人在操作,完完全全地自動化分流,天呀!!!

連魔法也沒有唷!

這被人稱為治水奇蹟的工程,可是文利爾王國列為國家指定遺跡的東西呢!

真好奇內部的運作,但礙於我們不是來觀光的,所以我也就沒有細究了。

啊,別忘了,我前世是做木工的,面對這樣偉大的木工技術,我能不著迷也太怪了。

當我們找好了旅館後,本來想聽美里的先去逛市街的,但亞瑟硬是要我和他先去見國王問個清楚。

所以我只好派影子保護美里她們後,和亞瑟兩人前往了王宮。

【站住!什麼人!?!】衛兵大喊道。

為什麼會大喊?很簡單呀,因為有禁止區域的關係,你只要踏入了禁止區又不是王宮內部的人員,馬上就會受到這樣的待遇,這正常也不過了。

【我是新基德王國的魔法劍士,亞瑟,請求會見國王陛下。】

亞瑟先跳了出來講。

【那他呢?】衛兵指著我。

【喔,他是精靈魔法使大人。】

衛兵一聽起初還不信的眼神,但見我和亞瑟一臉就是沒在講謊話的眼神,他們決定還是先行通報。

一會後。

【這邊請!】

一名衛兵把我們領往了會客廳。

這王宮也算蠻大的,雖然我沒見過其他的王宮啦,但至少比起我家和瑞拉家來講,大很多很多非常多。

在我們穿過了一堆花園和不知是幹什麼用的房子後,來到了會客廳。

裡面就是一間會客廳的樣式,沒有其他房間。

待我倆坐好後,裡面走出來了一個像近衛隊隊長的人。

身穿著軍服的短髮帥氣男。

身高大約一米八左右,黑髮藍眼,這真是一個很奇特的組合,至少我在卡通內沒見過。

【咳咳,哪位是精靈魔法使大人?】男子出聲了。

【在下就是。】

【您的事跡我等已經聽聞過了,沒想到真是一位孩子。】

【沒、沒什麼啦,都小事。】

【您是來歸入我國的嗎?】

【啊,不是,我是來見國王陛下想問問事情的。】

【哦?有什麼事一定得要見陛下嗎?如果可以能否請您說給在下聽聽,如果在下就能回答,定當如實答覆您。】

看來是『不歸化』就見不到國王的意思。

這就是『身份麻煩』。

我把事情講了一遍。

而那男子臉色變的非常不好看。

【如果是這事,請您回去吧。】

【慢著!我們都來了,哪有不知道詳情就離開的事!】亞瑟對其大吼。

【區區魔法劍士,居然如此無禮?】男子輕蔑的語氣讓亞瑟更是火大。

【嘛嘛,來這打架也不是我們的本意,只是能否就單獨告訴我呢?因為我受人之託。】

我想不能講的理由是亞瑟在場的話,那麼撇除亞瑟呢?

【精靈魔法使大人,就算如此,在下也沒有回答的義務。】

【你這傢伙!】亞瑟更暴怒了。

只是在我的攔阻下,他沒有一拳就上去而已。

【我想,你只是沒有權限講吧?那不如讓我會見陛下呢?】

【呵呵,雖說如此,但我等老實說並未認為您就是真的精靈魔法使大人,所以您還是請回吧。】

唉,『身份麻煩』不單只是剛剛那個,對,因為沒歸化的關係,所以我的存在沒有國家可以證明。

充其量我也只有波登市的永久市民證,剛剛進來用的還是此證去做登記的。

【哼!展現實力給他看,小子。】亞瑟一臉就是『我們是真的,不信展示給你看』的那種表情。

【不,他講的是『國家』認可的精靈魔法使,不是『他個人』認可的。】

【呵呵,還是小朋友聰明。】

【嘖!那就把這國家給滅了!】亞瑟怒道胡言亂語了。

當然這話馬上召來了後果。

我們被衛兵團團圍住了。

【剛剛那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了,這位魔法劍士亞瑟大人,您似乎認為您的實力很優秀是嗎?】

【來戰呀!】

我雖然盡力阻止,但亞瑟把我甩去一旁。

當然衛兵並沒有對我做出拘壓的動作,因為他們沒有接到這樣的命令。

所以我在他們的攙伏下站了起來。

【小朋友比較懂禮儀,喂,好好的對待他。】

【是!隊長!】

【來吧,不懂禮儀的野人!】

【可惡呀!你叫什麼名字!?我等會就讓我的劍刻上你的名!】

【在下是萊因哈特。希爾彌頓。拉法,看在你會把我的名刻在你劍上的禮儀,我准許你可以叫我萊因就可以了。】

【哼!受死吧!】

亞瑟對其開展了魔法術式,當然一開始的遠攻不可能對這個叫萊因的隊長有效。

在雙方不斷交火的過程,衛兵們完全沒有展現出害怕的神情,就算亞瑟目前好像佔了上風。

【有一套嘛!那這招如何呢?】

萊因把劍附上了冰屬性,對亞瑟使出了多重冰刺攻擊。

《Hint:冰屬性是水屬性外加風屬性就可以做出來的屬性,所以除非是透過神之書耀光的創造,不然是不會被承認是精靈一族的。》

無數的冰刺刺向亞瑟,但亞瑟也沒在怕的,用蠻力全部擊碎。

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單純想展現自己的強大。

嘛,不過我總算知道為什麼這會客廳只有蓋成這樣了。

是的,在隊長的攻勢下,這會客廳垮了。

當然衛兵們似乎都知道這事,所以也提前把我保護了出來。

【啊啊,我明明答應了陛下不要再亂毀房子的。】

【哼!你也就這麼點實力而已!】

正當兩人想再戰的時候,一位女性走了過來。

【停手。】

萊音聽完後與衛兵一同跪了下來。

【參見王女殿下。】

王、王女?

這位被稱為王女的女性,不算特別美麗,但卻有身為王女的氣質和氣場,是個會讓人不禁想多看幾眼的存在。

那種看不是眼睛上的享受,而是心靈上的享受。

在她身邊,你會感受到一股你不該在此大鬧的氣氛。

所以亞瑟也把劍收了起來。

【嗯,萊因,你又破壞了會客廳了呀?】

【請王女殿下恕罪,實在是因為無禮蠻人的胡言才讓屬下忍無可忍。】

【誰和你胡言呀!呸!】亞瑟大罵。

【你還——】

【萊因!】

【是,屬下無禮了。】

【你是?】王女轉身看向亞瑟問道。

【我是新基德王國的魔法劍士,亞瑟!】

【哦?如此貴客前來,為何只在會客廳見面?】

【回王女殿下,他們是來問陛下『那』件事的。】萊因插嘴說。

【原來如此,是了,妾身尚未自我介紹有點無禮了,妾身名為海蓮娜。文澤利爾。那茲,剛剛部屬多有得罪之處,請多見諒。】

【不、不會。】亞瑟大叔整個人臉紅到爆。

【那位孩子呢?是您的孩子嗎?】

【喔!不、不是的,他是精靈魔法使大人。】亞瑟連忙地回答。

這傢伙,該不會……

我整個臉呈現出無奈地表情。

【啊啦!居然是精靈魔法使大人大駕光臨呀!?那麼妾身不該再此接見了才是,快隨妾身來吧。】

【王女殿下!!】萊因出言阻止。

【何事?】

【他的身份只是自稱精靈魔法使,您不可擅自接見!】

【哦?那萊因,你認為這孩子能否打贏你呢?】

【我不認為!】

【那如果他能打贏你,你是否就認同他呢?】

【但那也只是在下認同!陛下倒不見得了!】

【父王不認同那是他的事,對妾身來說,你認同了就是妾身也認同了。】

【這……】萊因面露難色。

【如何?戰一場看看呀?】

【……,好吧!小朋友,雖然你是個禮儀之人,但既是王女殿下之命,請恕在下無禮相待了!】

【嘛,我只能說,請萊因先生您自己小心了。】

萊因擺好了姿態後,我把雷藏喚了出來。

所有人又如同當時的拉法納三皇子一樣,全體驚呆了。

【嗯,倒下吧。】

我剛講完,萊因就倒在地上抽蓄了。

【果然是正牌的精靈魔法使大人,妾身對此無禮之舉像您致上無盡的歉意。】王女海蓮娜單腳半跪。

而全體衛兵都向我跪下。

『啪啪啪啪』

【嗯嗯。】這個聲音隨著拍手聲從角落走了出來。

【父王!您在那看著就早點說呀!】海蓮娜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呵呵,父王只是想看看妳的應對方法,不錯,非常有我國王女的典範。】

【謝、謝父王讚賞。】

【沒想到這個萊因居然連一招都擋不了,精靈魔法使大人,看來您是來問真的了?】

【是的,我受『人』之託,前來察實情的。】

【唔,好吧,本王就單獨面見你吧,海蓮娜,妳也來。】

【是,父王。】

【啊,那亞瑟他?】我問起。

【嗯,來人,把魔法劍士亞瑟帶去謁見室等候。】

【是!陛下。】

就這樣我隨著文利爾王國的國王腳步來到了一間書房。

【這事要從哪說起呢?】國王若有所思。

【父王,那時女兒還小,也還請您再說一次。】

【嗯,就是這樣本王才把妳也找來。】

【是,謝父王。】

【坐吧。】

海蓮娜王女坐好後,我才坐下。

【精靈魔法使大人怎麼稱呼呢?】國王問起。

【我是希諾維,希諾維。皮登亞爾斯。】

【喔?!那個拉法納帝國的皮登亞爾斯伯爵家和你是什麼關係呢?】

【是、是的,那是我家。】

【原來如此,倖存末裔呀!】

【是的,陛下。】

【你還沒歸化哪個國家對吧?】

【希望陛下也別勉強我就是了。】

【呵呵,你這身份走到哪都是『麻煩』,要朕認可你是可以,但朕比較想以『個人』身份認可。】

【父王!】海蓮娜有點對此抗議。

【陛下好意,我就不客氣了。】

【咦?這樣好嗎?精靈魔法使大人。】

【王女殿下的關心,我非常開心,但對於這個麻煩可能會造成貴國的『麻煩』,我想沒有必要。】

【這、這樣呀!】

【嗯,他講的沒錯,海蓮娜,妳在這方面還得多學習。】

【是、是的,父王。】

【好,話歸主題吧,您是受誰之託呢?】

【是該地的亡靈之王。】

【唔……】

【咦?!】

面對國王的沉思和王女的吃驚,我倒是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

【傳聞中,精靈魔法使是神的使徒,降生於世只為解救世道,為免世道淪落入魔道之中,也曾聽聞上一代的精靈魔法使大人曾經也解決了許多人無法解釋的現象,原來如此。】

面對國王淡淡地陳述這段話,我只想著,『該死的神,居然還利用我呀!?!』

【好,本王會對您如實說出實情的,只是您或是亡靈之王能否接受,本王就無能為力了。】

【好的。】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二十年前第三大月的月中時期,那時的國王是先王,而現在的國王還只是一個王子,雖然海蓮娜已經出生了一兩年了。

那年國家發生了一件大事,來自槍方《Hint:正南方》的昆恩丘陵上的一位魔女對先王說。

『你們國家將會被魔物給消滅,如果不想被消滅的話,獻上一座城市的所有人的性命吧!』

那位魔女被人稱為災厄魔女,是自稱災難巫女的繼承人。

她在先王在世時,一直困擾著文利爾王國,常常召喚出魔物來襲擊,王國對此也對她進行了討伐,但成效不彰。

所以為了不讓國民持續死亡,先王只好勉強地應對著那個魔女的要求。

只是那魔女的要求從要小孩的心臟,到剛剛所說的一個城市所有人的性命通通都有。

當然先王一開始是不肯答應這件事的,畢竟一個城市的人少說也有萬人以上,就這樣讓他們無辜的犧牲那是怎樣都說不過去的。

所以先王發動了他一生中最後的一次討伐戰,而他也親自出馬。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先王賭上了自己的生命,依舊無法阻止災厄魔女所召喚出來的魔物,巴利姆斯。

全軍覆沒。

自此,國內大臣們逼得無奈只能挑一個人口還算最少的城市來當祭品了。

是的,當年的傑海爾就是人口較少的城市。

然而當近衛軍殺光了傑海爾內的多數人口時,災厄魔女死亡的消息傳了出來。

是的,現任國王下達了停止屠殺的命令,並且將這座城市僅存的人們告訴了他們實情,並要他們遠離文利爾王國且不准對外說明,為此還給了他們一筆不算少的金額。

此乃安撫人民且保護王室名聲的一種解決方案。

一年後,現任國王派了沃特派爾伯爵前去修築墓園,希望當地的怨靈可以早日升天。

原因是因為附近的城鎮每晚偶爾會聽到一些哭喊聲。

至此,真相大白。

我聽完後,吩咐了影子前往告知屍鬼之王,然後告訴了國王說。

【陛下,我會幫您妥善處理好此事的,請您放心。】

【有勞了,當年的決定真的不是本王或先王願意的。】

【話說,災厄魔女真的死了嗎?】

【不,她死了沒並沒有人真的知道,只是個街坊傳聞罷了。】

【那這樣當年的『賭注』也挺大的?】

【呵呵,可不是嗎?不過還是得勞煩您一件事。】

【消滅災厄魔女是嗎?】

【嗯,拜託了,如有需要我國的幫助,本王定當全力協助,另外,本王要正式封您為文利爾王室之友,以利您日後的行動方便,不知可否?】

所謂的王室之友就是王室單獨承認其身分地位,但不代表國家予以認可,這個身分地位有可能會隨著王室的改朝換代而失去效用。

可說是對於我這個麻煩身分的最佳解之一。

【當然,我樂意接受。】

【那明天再為您準備一切事宜,您今夜可以留宿王宮內嗎?】

【不太方便,因為內人還在外面的旅館等著我。】

【那就一同接近來吧,王宮空房多,本王希望您可以留下來享用晚宴。】

【那,請讓小的自己去通知吧,免得她們誤解了。】

【也好...這是本王的佩飾,外面衛兵見到不會再為難您的,您可以暫時持此佩飾自由進出。】

【謝陛下。】

我接過佩飾後,在海蓮娜王女的親送下,接到了亞瑟大叔後離開了王宮。

找到了美里她們後,大致說明了一切,然後就到旅店辦退房再前往王宮。

當然,衛兵沒有攔我了。

而因為要參加晚宴,所以王宮內部已經開始著手我們一行人的著裝。

當夜,國王陛下向各大臣和在首都內的貴族們介紹了我等一行人,希望以後在文利爾王國內不要刁難我等。

順便說說當夜美里她們的服裝吧。

美里穿著低胸的長裙洋裝,顏色是海綠藍色調,髮型當然以當年女性束髮為主。

艾莉兒則是傭人的整齊穿著,這是她個人自己要求的。

那至於露絲則是把頭髮放了下來,把耳朵給遮住後,身穿連身洋裝,顏色是淡紅色,破例被允許可以一同參與晚宴。

身分是【精靈魔法使隨從】。

文字遊戲偶爾真的挺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