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22

第二十二話 - 最強魔法使


說起來,為什麼有些人的魔力量都破七千還沒法和上位精靈簽契約呢?

【主人,我來回答您的這個疑惑吧!】

【哦?被妳知道了呀?】

【主人,您又忘了,我等可以和您心意相通這件事嗎?】

【也、也是。】

【回到主題,主人,如果無法看見我等上位精靈,魔力就算再多,也無法與我等簽約唷!】

【要看到有什麼條件呢?】

【主人,這就沒有一定了,我無法回答您這個問題。】

看來真的是很接近偶然?

我們一行在烏拉斯港待上了三天。

這三天打聽到的消息包括底下四個。

  1. 人類聯合軍還有部份未到烏拉斯港集結,最近幾天內會到達,包括了拉法納帝國和新基德王國兩國的軍勢。
  2. 一部份的難民已經開始在進行返回凡彼斯群島的準備工作了。
  3. 部份國家並沒有參加此一戰事,參與國對其有些微言。
  4. 新基德王國對外宣稱精靈魔法使是其國民,而對此有些國家不認同,例如:拉法納帝國與欽崴德大森林。

看來人類國家雖然表面上很相安無事,但事情不是如我所料呀,反而是像地球一樣,暗潮洶湧的很。

而艾莉兒這幾天都表現的還算正常,雖然她很「強力」地對我求愛,但都被美里給擋下。

面對這女人們的戰爭,我個人覺得如果自己去插手當然是可以,展現男子氣概嘛!

但是有意義嗎?我本來就沒打算讓艾莉兒一直跟在我身邊,因為我覺得她會一直想起『報仇』兩個字。

或許是我的多慮,畢竟艾莉兒沒有表現出對我有什麼仇恨。

但一個可以在我家演十年女僕的人,我怎麼可能會真的就這樣信任呢?

某夜,我在海港邊坐在碼頭上。

我沒有帶美里與其他人,因為很晚了,這個時間應該叫夜眠時吧?我沒特別去記,因為我能混到這時間的次數不多。

整個港邊只有我一個人,和無數的船隻與掛在遠方的一塊大餅,在地球叫它是月球的餅,在這我倒是沒問過是怎麼稱呼。

海上映上了它的光亮,雖然不是純白無瑕而是帶有一點暗紅色系,更顯得讓人覺得好像在演恐怖片一樣,希望等會我不要一轉頭就來個什麼殭屍之類的。

就在我正享受這微妙的恐怖氣氛時,彼得提醒了我後方有人接近。

是艾莉兒。

【怎麼了?】

我開口問。

【你、你居然能察覺到我?】

語氣上聽起來有點驚訝,怎麼?因為我沒回頭就知道是妳的關係?

【如果是人多的時候恐怕我不會知道後面有人吧?況且,這時會走到我後面的一定是我認識的,不然就是想來認識我的。】

我把精靈會提示我的訊息給蓋了過去。

【嘖!】

【想報仇是嗎?】

【沒錯!你就在此把命交出來!】

她語畢就對我使出了魔法彈。

魔法彈是個比魔法球更小更快,但威力上會和魔力壓縮量成正比的東西。

所以如果是有強大魔力的人射出了魔法彈,那麼這顆魔法彈的威力可能可以把一群平均魔力的人使出來的魔法球給打穿。

而且最主要的是,魔法球是有屬性的,魔法彈是沒有的。

是的,這就代表不受精靈屬性的防禦影響,可以確實地給與對手傷害的招式。

不過這招我不會,因為這算是放出系魔法,是要經年累月的不斷練習的。

因為要放出魔法很簡單,但要壓縮放出的魔法就不是這麼地容易了。

一般人在沒有人教導下是幾近不可能學的會的,除非他天生就是個超強魔力控制者。

但這個世界似乎沒有。

所以你不難想像艾莉兒可以放出魔法彈,到底她經歷了多少練習,還有教導她的主人對魔法的知識水平到底有多高。

只是魔法彈快歸快,依舊還是沒有子彈快,所以我把雪風召了出來擋在魔法彈的路線上。

『噹』的一聲,魔法彈被彈開。

【可惡!再來幾發!看你能擋到幾時?】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呀!】我一聽到她想再來個『幾』發,我雖然可能不會痛,因為我魔力量夠可以讓精靈直接在我身上放出許多防禦魔法陣,但現在祂們可都是睡著的呀,只有彼得是不用睡的。

嵐精靈是少數精靈中不需睡眠的一支,用來進行常備守態最好了。

所以當下彼得就在我身邊如我所想地展開了【嵐電鎧】。

這是一個由嵐魔法—風龍牆(簡稱就是風牆類似於颱風眼牆的那一種,只是單純地由風形成。)更加速旋轉後產生出微微電力而造成的鎧甲。

其上缺點是帶電,為何帶電是缺點呢?

很簡單,因為這個電會讓嵐屬性的成分往下調,造成不純的效果,進而會產生一些『可預期』的意外。

像是,這時送入些木柴,就很容易讓我全身著火。

沒錯,嵐電鎧的最大缺點就是怕木屬性。

希望艾莉兒不會就好。

而嵐電鎧最大的優點就是,會讓施術者己身的速度提昇,而防禦力的部份則是中上等級,最上級是瀧電鎧。

瀧電鎧顧名思義,就是瀧魔法外帶雷電屬性,這防衛力高的很,缺點幾近沒有,真要講大概只有岩魔法了吧。

不過岩魔法要能突破瀧電鎧也不是件簡單的事,除了瀧魔法會旋轉的如水刀刃一樣,不斷地把岩魔法給切碎更加上有雷電附帶,所以再強硬的岩塊依舊有很高的機率會被切碎。

不過會在魔法屬性鎧甲上附上電的大概只有我吧?

因為我眼前的艾莉兒一臉就是『這是什麼鎧甲?』的驚訝模樣。

所以我不花半點力氣就把她給壓制在地面上了。

【哼!快把我殺了!】艾莉兒放棄掙扎地說。

我放開了她。

【妳的人生剩下這件事真的好嗎?】

【我已經講過了,我不能對殺了我的恩人的人無動於衷!】

她再次站了起來並擺好了作戰姿態。

【說妳死腦筋也未免太過份,畢竟我是知道妳這樣的心情的。】

日本以前的武士大概多數都是這樣吧?

不能說他們是愚忠,但就是在情感上無法接受自己無視於恩人而轉投他人。

【你又知道些什麼?快!快把我殺了呀!不然我會一直追殺你到天涯海角的。】

【對妳,我只有一句話可以說。】

【我才不想聽廢話!】

【妳,茫然了嗎?】

【……】

【被我講中了是吧?】

【那又怎樣!反正我就是要殺了你!】

【那妳快動手呀。】

【你先動手呀!】

【唉。】

她大概知道自己怎麼動手也無法殺了我,所以不想面對未來的茫然,只好求我殺了她吧?

【快!快點——動手呀———求你了…】艾莉兒流下了淚水,無助地雙手一攤站在我面前。

當然我不會在這時候上前抱住她,白痴才這麼做。

我轉身返回我剛剛坐的地方,一語不發地繼續享受著原來的氣氛。

片刻後,她的啜泣聲停止了。

人則是來到了我的旁邊坐著。

因為她現在沒有敵意,所以我也不想管她。

【我到底該怎麼做,你才會想殺了我?】

【妳不該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沒有未來的人吧?】

【我哪還有未來?】艾莉兒大聲地吼著。

【沒有未來的是死人,只有死人才沒有未來。】

【那我現在也和死人沒兩樣。】

【那我又何必殺了妳?妳已經死了不是嗎?】

【唔———】

【嘛,我是不想和妳玩什麼文字遊戲啦,只是妳又何必只認為只有自己對未來不安呢?難道我們就不會嗎?】

【你有美好的未來,我沒有!】

【妳怎麼保證?】

【你再怎樣也是救了這世界的英雄,又是精靈魔法使,誰都搶著要呀!】

【妳能保證被搶就是一件好事?】

【這、這……】

【人家會為了搶你,抓住你的家人,威脅你的朋友,樹立你周圍的敵人,妳當真我有美好的未來?】

【這怎麼可能?】

【呵呵,那妳要不要好好乖乖地待在我身邊來看看會不會真的如此呀?】

【……,你、你是在追求我嗎?】

【妳要這樣想,那也不錯呀,挺浪漫的?】

【浪漫?那是什麼詞?】

【嗯……就是我也不會講耶,妳有興趣自己去問美里吧,她應該會比較瞭解。】

【嗯,你不怕我表面上乖巧,私底下拔刀殺了你?】

【人呀,總是會死的對吧?如果我現在死了,能讓我不用體會那艱辛的未來,那也不錯。】

【艱辛……你這句話會讓很多人感到不是滋味的。】

【妳知道能力越大責任越重這個道理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強者本來就該付出多一點才是呀。】

【那為什麼強者一定要付出?】

【因為得到的『回報』也不錯呀!】

【回報?女人?金錢?地位?身份?】

【不然?】

【那些對強者來說,妳確定那是回報嗎?】

【你該不會想講說,『這些東西會讓強者陷入困境』這類的話吧?】

【妳自己好好想想就好了,我不用講,這種事理當是事實。】

【就算是事實,但還是一堆人搶著想當強者呀!】

【是的,因為弱者得不到這些物質甚至是女人的親睞。】

【那你到底想講什麼?】

【我想講的是,我雖然在很多人眼中是強者,但我對於那些只想依賴強者而四處搶奪得行為很不齒,所以我不認為強者就應當為他們付出些什麼。】

【我不是很懂,這只是你自己不願意被爭奪吧?】

【因為我是精靈魔法使,可能還是這世界最強的魔法使,妳認為要搶奪我的人會怎麼搶?】

【就……,呃。】

【明白了嗎?今天如果我只是一般的『強者』那我確實可以為了那些『回報』付出我所有的一切,但今天我假設是『最強』的存在,那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

【妳想想,如果我沒阻止妳主人好了,當他成為天下第一強時,如果有人把妳抓來要脅他呢?】

【我會叫主人把我拋棄!】

【那就變成是妳自己的一廂情願了,妳主人如果不肯呢?妳難道要自殺讓他難過嗎?】

【這太難選了!】

【是的,當妳成為最強時,妳就會有非常艱辛的未來在等著妳。】

【……難怪以前的精靈魔法使在完成與勇者的旅途後自己隱居去了。】

【如果妳還認為我講的艱辛會被人感到不能接受的話,那我寧可拿我這一身的能力和他換,看他會不會到老時哭出來。】

【為什麼你會把人類看的這麼透呢?】

【呵,這就和妳當年在我家搶神之書一樣呀,為了一本最強的魔法書,把整個地域的人民都殺了。】

【……】

【人類就是這樣,當然不能說這樣的做法是錯的,畢竟這是弱者本來就該有的生存態度。】

【弱者本來就該有的生存態度……是嗎?】

【妳不用太在意這句話,過於在意某句『結論』會讓妳走偏了方向的。】

【嗯。】

【唉呀!我講那麼一大堆幹嘛呢?最後妳自己的決定是什麼?】

【我……】

【妳再好好想想吧,反正既然活著,就是要勇於面對未來。】

說完我就起身要返回旅館了,因為口有點渴呀。

當然我沒有要她一起和我回去,所以我就自己返回了旅館。

早上時分我也不清楚艾莉兒想開了沒,總之她若無其事地陪著我們吃早餐聊天。

【小子,接下來的行程呢?】

【這個嘛,大叔你的傷都沒事了嗎?】

大叔擺出了健美先生常用的幾個姿勢後說。

【小皮肉傷!再躺下去就真的會出事了!】

大家莞薾一笑後,我接著說。

【我想看看拉法納帝國派誰來。】

【你很關注?】

【嗯,大叔,或許你覺得沒必要,但畢竟我總覺得這種爛差事肯定會有我認識的人在裡面。】

【你這意思是你是衰神就是了?】美里聽完後踢了我小腿腹一下說。

【主人是衰人?】露絲轉過頭來看著我。

【挺像的?】

【那我看我還是早點回山裡去好了。】大叔煞有其事地加速地吃著早餐。

【大叔!你居然當真?!】美里對他進行了抗議攻擊。

【唉唷,妳也知道我挺擔心咖啡店生意的。】

【咖啡店?】艾莉兒似乎是聽到了她不明白的詞問了出來。

【沒見過吧?妳要是跟了我,我就讓妳當老闆娘唷!】亞瑟佻侃地說。

【我不要!我下定決心了,我要跟著希諾維少爺一輩子。】

【什、什麼!!!】美里大叫。

【噓!妳吵到其他人了。】我急忙地道著歉並拉著美里。

【呵呵,我就知道妳這小妞會下這樣的決定。】亞瑟笑著回答。

大叔,你內心真堅強呀!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艾莉兒不明白地歪著頭。

【女人都喜歡強者,這必然的。】

【大叔,你就不強了嗎?在我看來,你一個人去單挑混沌魔獸這也挺強的呀!】

【我強?我強就不會最後包著全身繃帶半個月去了!況且不得不承認,魔法真的對混沌魔獸無效呀……】

大叔這邊指的魔法是指一般有學魔法的人所使用的魔法,包括精靈屬性魔法,放出系魔法,治療魔法等。

而我這種的是上位精靈魔法,是『操作精靈』的魔法,不是『借用精靈』的魔法,啊很難懂吧?

總之因為兩者最後使出的招式幾乎都很雷同,所以一般人都稱為精靈屬性魔法,不分彼此。

【大叔,你不弱呀!】

【別安慰我了,我很明白自己的實力在哪的,要學魔法又要練劍,實在很吃力不討好呀。】

【那為什麼當年你的師祖要這樣練?】

【誰知道呢?!反正我當年只是靠著毅力硬著頭皮從師傅那學完的,根本沒有學的透澈。】

【唉,所以大叔才聽我的建議開起了咖啡店呀。】美里這樣補充。

我懂,有名氣卻無實力,那只好靠著名氣來『賺錢』了。

好在美里的眼光『獨到』才開的起來,不然恐怕我現在看到的應該不是這光鮮亮厲的亞瑟大叔了吧!

在一陣閒聊時,外面傳來了吵鬧的聲音。

一問之下是我期待多日的拉法納帝國軍的到來。

他們到來後並不會出港,而是在此休息幾日後折返回國內。

我走出了旅館隔著厚厚的人牆看著。

領軍的是一個胖子,穿著與他的身材非常不合身的鎧甲騎在一匹戰馬上。

那鎧甲很華麗感覺就是高階貴族《Hint:指侯爵以上,不包含侯爵。》再穿的,除了高階貴族才有的紅色披風外,胸甲上還別了很多紋章。

兩肩還有肩繡,當然頭盔也是戴好好的,所以我暫且看不到他的臉長什麼樣。

但這身材……

而他後方跟的果然是如我所想的那一位,圖克斯。瑞拉。

不過他沒發現到我,好險。

他們的軍勢往著難民區前進著,聽說好像是要把難民通通趕走,那至於難民要去哪呢?

當然是回凡彼斯群島的自己家啦!

所以倒也沒人有什麼怨言就是了。

不過拉法納的軍隊一進駐本來是難民區的空地上後,馬上那個領軍的胖子就把頭盔摘了下來並且開口罵道。

【這什麼鄉下地方呀!孤來這不是為了吹海風曬太陽的呀!】

只見圖克斯似乎擺出了點頭稱是的神情,然後急忙地指揮著部下搭起臨時棚子,然後他小心翼翼地奉上茶水。

看來,那個肯定是皇族,而且就是那個三皇子。

嗯?為什麼我會這麼肯定?

拜託,圖克斯再怎樣不濟好歹也是個『伯爵』耶,就算是公爵來此,他也不見得會如此『悉心照料』。

最重要的還是「我沒聽說過拉法納有公爵這麼肥的」。

所以我當下就猜出了他肯定是三皇子。

這皇帝老頭居然捨得讓三皇子出來曬日頭?

這風向是不是變了呀?要丞相借箭了嗎?《Hint:暗指會有突發狀況之意》

【那肥子是誰呀?】美里問著。

【我猜應該是三皇子。】

【蛤?那個是皇子?打死我都不肯嫁給他。】美里這樣的吐嘈讓我想起了拉克絲。

【主人,難怪拉克絲也不願意。】

【拉克絲?】美里回想著。

【喔!是那個女人呀。】

對美里這樣無禮的行為我實在不想對她多罵什麼,畢竟她就是這樣嘛。

【那露絲,妳願意嗎?】

露絲狂搖頭。

嗯,我知道了,別再搖了頭會掉的。

我不發一語地點頭阻止了露絲的搖頭。

【那就是惡名昭彰的三皇子?】

艾莉兒講著。

【妳沒看過?】我轉頭問。

【沒有,常聽當年女僕長她們提起就是了。】

【妳前主人也沒提起?】

【也沒有。】

【是什麼惡名呀?】亞瑟插了進來。

艾莉兒就把她聽來的一切通通講了出來。

【噁心!】美里直接說了。

【真讓人不舒服。】露絲雙手環抱在胸前。

【唉,難道他老子就不知道這些事嗎?】亞瑟像是感到了麻煩人物來此的表情。

【我想,肯定是知道的,只是應該是有什麼利用價值吧?】我如此講著。

【小子,你想玩政治啦?】

【哪可能,不然派他出來曬太陽幹嘛呢?】

就在我們一行人討論著為什麼要派三皇子來的時候,他老兄對著我們這邊人群大聲地開口了。

【咳!爾等有什麼好東西要呈上的,快點交出來!不然……圍觀個屁呀!!!!】

圖克斯馬上進行著驅趕人群的作業,當然我們不會如此不識趣,在人群中一起離開了。

【囂張個什麼呀!這邊又不是拉法納帝國!】美里一路上不斷地抱怨著。

【少夫人,畢竟他是皇子,來者是客呀。】艾莉兒對美里改稱呼。

【妳……算了!只要妳沒有貳心,我倒也不是不能接納妳。】美里還在想著她會刺殺我,看來當天的勸說最後是無效收場的樣子。

【我不會在有貳心了,我將全力侍奉少爺。】

【主、主人有露絲了!】

【好了,別爭了,多一個我是沒差,只是……這個該怎麼辦?】我比出了貨幣的手勢。

【和奈寧姐拿?】美里說的很直白。

【那也要先返回欽崴德或新基德才行呀。】

畢竟這邊沒有瓦里斯商會的據點。

【咳咳!】

亞瑟的兩聲乾咳讓我們停止了討論看向他。

【嗯,聽我說來……老實講,半年以前小子你還在昏迷的當下,新基德的國王陛下看我要踏入先鋒旅途,所以連同給你的賞金和我的旅途基金一起給了我,現在我把那筆錢放在理察斯基商會呢。】

理察斯基商會是一間幾乎在全人類區域都有據點的商會,也是天下間前幾名的商會。

辦理的業務有運送貨品,大量採買,期貨,標貨,資金存儲與流通等,被我直接當成是銀行來看待了。

【有多少?】美里馬上問。

【讓我想想啊!】

【還想!!!快點講。】

【美里,別急呀,妳老是這麼急性子會失去一些東西唷。】

【親愛的,你意思是人家會失去你是嗎?】美里有點變臉色了。

【我沒這麼講呀,我又不是『東西』。】

【哼!】

【我想起來了,是六百七十枚基德金幣。】亞瑟插了話進來。

六百七十枚『金』幣?!?

我沒聽錯吧,這夠我一個人在這世界吃爽喝爽可以過上近二十年不工作了。

【給這麼多好嗎?】我問。

【有些還是波登市的人民自己湊出來的,為了感謝你的付出就是了。】

【等!大叔,為什麼身為妻子的我都不知道呢?】

【咦?妳當時不是哭的直喊著『我沒空理你』之類的?】

【呃……】美里似乎想起來了。

【總之這筆錢的其中一部份……在這。】亞瑟掏了掏口袋,裡面有十七枚基德金幣。

可以在這港口待上一年都沒問題的錢數。

【頓時間成為有錢人還挺不習慣的。】我講著。

【少爺,您小時候也是有錢人呀。】艾莉兒吐嘈我。

【那時哪有這麼有感觸呀!】

眾人笑成一團。

【話說,商會會生利息嗎?】我問亞瑟。

【會唷,只要金額夠大,他們都會依照『投資』的分紅來給利息,當然前提是這筆金額要夠大。】

【要有多大?】

【至少三百枚金幣以上吧?】

【這麼不肯定?】

【老子我又沒拿過這麼多錢!?!】

【算了,有需要時再去取吧。】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解決了當下的金錢問題後,開始了四處採買的行程。

你說為什麼要採買?

因為女性可是有三位的呀!!!

而且我也討厭連續天數都穿一樣的衣服,所以我也是要買的。

回到了港邊旅館。

【客、客人。】老闆看我開了門後跑了過來。

【怎麼了嗎?是要收錢了是嗎?】

【不、不是這樣的,而是您的房間被、被徵收了!】

【不帶這樣的吧!?!】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美里已經發火了。

【我、我也是出於無奈,您的行李至少我都為您保管好放在櫃台內了,不好意思,請您再另尋他處吧,昨晚的宿費就不收了。】

【喂!不用問過我們的意思嗎?!】大叔也火了起來。

【對、對方是貴族呀!】

【貴族?!跪足啦!叫他給老子出來跪!】亞瑟衝了進去一把屁股坐上了椅子並拍了桌子。

衛兵聽到後趕忙出來察看。

【幹什麼呀!?老闆!】看起來是隊長的衛兵說著。

【對、對不起,這些是先前房內的客人們,他們非常不滿,小、小的會想辦法的。】

【哼!不用,讓我來。】

隊長拔出了劍。

【大叔,你不滿什麼呀?】

【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誰呀?】

【呸,大爺我為什麼要知道你是誰?倒是你明不明白你惹到了誰?】

【不就是那個死肥子嗎?!】

『砰!』

【你不想活了是嗎?】隊長的劍插在了亞瑟大叔眼前的桌上。

嘛,我實在不想躺這混水,畢竟惹大了圖克斯又要出來找我單挑怎麼辦?

【哈!老子我新基德王國的魔法劍士,到底是誰不想活了?】

隊長一聽到魔法劍士四個字臉色開始白了起來。

但這時要是氣勢輸人,那他怎麼向後面的衛兵們交待。

【哼、哼!誰知道呢!魔法劍士哪可能來這呀!】

【哦?那你們那肥子都來了,老子我就不用來是嗎?】

【你在講一次肥、肥…試看看!】隊長抓到了氣勢的來源,馬上怒加。

【肥子啦!怎樣!】

『磅!』隊長馬上出了一拳,但被亞瑟輕鬆接下。

【幹什麼?老闆人在後面心在淌血,沒看到嗎?要打出去!】亞瑟惡狠狠地看著隊長。

【走!】

想當然地,兩人交鋒不用講馬上就分出了勝負。

隊長昏厥在地上,亞瑟則是扭了扭筋骨。

【呸!連熱身都算不上。】

【你們在幹什麼!】這聲音好熟呀!

我轉身一看,靠,圖克斯。

【又是你!希諾!這次我一定要和你分勝負!順便逼你講出拉克絲的下落!】

圖克斯一看到我就好像看到仇人一般,馬上拔出了自己的劍然後針對著我。

【小子,怎麼?麻煩轉去你身上了。】亞瑟微笑著。

【還不都是你!唉,算了,雪風。】

雪白色劍一出,圖克斯倒是有點驚訝。

【你的神劍呢?】

【丟了。】

【哼!小鬼就是小鬼,喜新厭舊,你這樣對的起死去的拉克絲嗎!】

【頑童就是頑童,都死了一個拉克絲了還在執迷不悟!】

我倆的唇槍舌戰旁人無法插嘴,而露絲則是緊抱著美里不讓她去插手。

【準備接招吧你!】

【來呀!來呀!】

圖克斯舉起了他的劍朝我攻了過來,但下一個瞬間,他就倒在地上抽蓄著了。

【發、發生了什麼事!伯、伯爵大……大人倒了?】衛兵們大驚著。

此刻的艾莉兒的表情也是一臉狐疑著。

【傻了嗎?你以為我還是半年以前的我嗎?雷藏!】

雷屬精靈在大家的面前現身。

是的,這是我用神之書『創造』出來的新精靈種族,我叫他雷藏,本來是有想做叫奧丁還是宙斯的,笑。

所有人驚呆了,紛紛跪了下來,用著像是見到了神的使者一般的眼神看著雷藏。

雷藏不會講話,但會默默地忠實執行我給它的命令。

喔,你問它怎麼來的是嗎?在我那三天的等待,我接收著神之書那老頭的知識,並且應用了它的能力『創造』做出來的。

神之書有三種能力,『創造』,『封印』,『時空操作』。

我現在只會創造,後面兩個我還在學。

聽到了雷電聲響的衛兵們和那肥子三皇子通通都出來了。

【這、這是什麼!把它給孤拿下!快,拿下他們!】

衛兵們回過神正準備要執行命令時,雷藏的手一揮,全體衛兵通通癱在地面上抽蓄著。

【唔!!有、有誰可以把它拿下的!!!孤給予高賞!!】

但剩下的衛兵沒有一個敢動。

【好了啦,只要你這死肥子把房間還我們,不就沒事了嗎?】我笑著講。

【汝是何人!居然敢如此狂妄!!孤是何人汝不知否?】

看著一個肥宅在那大喊自己很神,但實際卻是登高一呼,無人響應的那種。

【我就算知道你是誰又如何呢?你加你身後那一群還是贏不了我這個精靈魔法使外加神之書的操作者呀!】

眾人更是驚呆了。

雖然我是不想要高調啦,但面對這個用地位和身份奪走我唯一住宿地的死肥子來說。

我現在只有『厭惡』可以說明我的心情。

身旁的官員似乎在和肥子皇子講什麼,只見一會後,肥子皇子全身死白地跪了下來。

【精、精靈魔法使大人,請、請您高高在上,寬恕孤的罪過。】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更是心中一把火。

感覺到不對的露絲馬上放掉美里換衝過來抱住我。

美里臉上滿滿的問號,還無法反應過來。

亞瑟見狀就馬上過來保護好美里,而艾莉兒則是靜靜地站在我身後,像是已經想開的表情。

要不是你……

我心愛的拉克絲會死嗎?

要不是你……

我會十歲而已就被迫解決麻煩嗎?

要不是你……

。。。。

我會像現在這樣對待當初對我真的如親兄一樣的圖克斯嗎!!!!

我心中的怒火無法克制,要不是露絲抱著我,我早就雪風一揮讓他人頭在地上滾了。

相較我不發一語,肥皇子已經滿身是汗,連他跪趴的地上都是他的汗水了。

【精靈魔法使大人,您的強就算我國發動全國之軍依舊無法憾動您的生命,請您看在皇子殿下如此身份也跪下的姿態上,饒恕我等無知之罪吧。】

皇子身邊那個官員出來緩頰。

【哼。】

我冷哼了一聲後把雷藏和雪風收了起來。

三皇子這才爬了起身,但他不敢講什麼,看來是他身邊那官員大概是這麼和他講的。

『皇子殿下,人家是精靈魔法使,您要是和他為敵恐怕您會在此死去外,皇帝陛下也無能為力呀。』

類似這樣的吧?我猜啦,說不定會更恐怖?

不管如何,旅館的房間我們一行人是要了回來了。

老闆在得知了我的『職業』後,他再也不敢和我收住宿費用,只向我收取餐點費用而已。

問了老闆原因後,老闆只表示,對著神選之子還收費只會遭人非議罷了。

嘛,我是覺得該付的還是要付,所以至少得讓老闆不要虧這麼多,所以堅持付餐費。

當然,未免持續留宿造成更大『麻煩』前,我們一行人離開了烏拉斯港。

前往了烏拉斯附近的武裝城市,葉什喀拉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