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21

第二十一話 - 奪返神之書 終


我不是很想承認的一件事就是當你越想遠離麻煩,麻煩越愛找上你。

是的,現在就是這個樣子,當我越不想和這些混沌魔獸戰鬥,這些混沌魔獸就越多隻冒出來。

我本來以為只有一隻還好應付,但我錯了,我還沒準備發招,從地底下冒出來的魔獸就越來越多,多到讓我和身邊的艾莉兒兩人只能呆然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如果說我不用管後面的神之書或身邊的艾莉兒,那我大概可以活著逃離這吧?

只是現下這個想像只能是想像,我如果不收拾掉,混沌不會被封印,魔獸也會持續危害人間。

是的,麻煩你不收拾,它只會找更多麻煩來煩你。

【艾莉兒,我不管妳還恨不恨我,現在妳不和我合作,我想妳除了很快就會找上妳的主人外,這個世界更會陷入危機呀!】

【呵,反正你不讓我當你的奴隸,我也沒有生存的意義,直到你同意之前,我不打算和你合作。】

【這不是我說的算的事呀!?!】

【你是男人耶!你說的不算,那你的妻子也未免太超過了些!】

【我、我是不知道妳是怎麼——快閃開!】

『碰!』

不待我們聊天魔獸們已經開始展開了攻勢。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拜託!幫個忙好嗎?】

【不要!】

【嘖!艾薇兒,靠妳們了!】

【是。】

我不打算和她繼續爭吵,她既然不肯幫,我也只好自己上了。

我先釐清了當下的狀況。

首先,神之書不能被破壞,所以我不可以讓魔獸們離神之書太近,以免牠們的攻擊範圍可以直接破壞神之書。

再來,艾莉兒我也不希望她死去,就算她自己說如果不當我的奴隸就想死。

最後,我自己也得活下來,免得和美里她們的約定變成了死亡Flag。

據此現況,我使用了瀧魔法—明鏡止水,將範圍內的魔獸全數暫時固定住,然後再用雷魔法—千變雷閃把地面上的水給予電擊,只見上方的魔獸被電的拼命吼叫,然後魔法一結束受到電擊的魔獸們都停下了活動,看來是需要一點時間恢復吧?

【趁現在,艾薇兒,把神之書給移動的話,辦的到嗎?】

我無法把魔獸們全數移動,但我總可以移動牠們的目標物吧?

【或許可以一試。】

我聽完後把手伸向了神之書。

當我觸碰到了神之書的當下,我周邊畫面轉成了一片白色。

現在是怎樣?不是一片黑就是一片白,到底又是哪位仁兄要出來囉唆了?

『孩子。』

【又是誰?】

『老夫乃是耀光。』

【嗯,我已經見怪不怪了,說吧,又要交待什麼了?】

『呵,老夫是來和你講些故事的。』

【現在沒空啦!你明不明白你現在的情況呀?】

『放心,此乃精神世界,現下外界的時間是幾近停止的。』

【喔,真是方便的能力呀!那你要講什麼故事?我可沒時間聽長篇唷!】

『聽老夫說來吧……』

許久以前,有位少年,他非常地活潑開朗,小時候起他的朋友也受他那開朗性格的影響而多如雜草。

總之對於他而言,他所生活的地方沒有一個人不認識他,也沒有一個人欺負過他。

所以造成了他非常地自負,覺得就算有陌生的人他也能馬上讓他成為自己的朋友。

有天,從外地來了一位陌生的男子。

這名男子對城鎮內的人一概不說話,完全採取了拒絕交往的姿態。

而這少年的父母得知了此事後,特別告知了少年不要嘗試接近他。

但少年怎麼可能會放棄,他就是覺得他可以讓陌生人敞開心霏,所以他在父母告誡他後的第三天,他在城鎮中的一條河道好不容易碰上了他,陌生人。

「喂!你叫什麼名字?」

「……」陌生男子依舊不說話。

「你幹嘛不說話?還是你聽不到?或是不能說話?」

少年不放棄,幫男子想了許多的可能性。

當然,男子並未搭理少年,少年在他身邊纏了半天之後,深感無趣再加上自己的信心被打擊了,所以他哭著離開了男子。

也理所當然地,少年回到了家中被質問為何眼框泛紅還有淚痕,少年一五一實地招了出來,免不了被父母親責罵了一頓。

少年心想,為什麼我要被人傷了自尊還得被責罵呢?

他當下拋開父母未完的責罵,衝到了廚房拿了把刀後,由後門離開了家。

父母急忙地追出,但少年腳程還是快上了一些,轉眼間父母丟失了少年的蹤影。

而少年經過逃竄後,重新來到了男子身邊。

「敢不搭理我?!去死吧!」

少年對男子身上刺出了刀。

男子沒有躲開,只見少年刺下了男子的側身部份,他笑了笑,正當他想講活該這類字句時,手中的刀和他的手都被男子的肉纏住了。

是的,男子並不是人類,少年到現在才知道,然而他除非把手剁了,否則他已經逃不掉了。

他大聲地呼喚,聽到聲音跑來的大人和小孩,見狀拼了命想把少年救出來。

可惜,事與願違,少年就這樣地被魔物幻化而成的陌生男子給吞了。

而村人當然想幫少年報仇,可是這個報仇的舉動卻惹來了魔物的發狂。

最後靠近奮戰的村民都被吞了,遠一些的村民和少年的父母無言地看著這事的發生。

此刻魔物站起身來。

「我等並非不說話,只是不想侵害爾等人類,沒想到汝們卻越來越過份,我等忍無可忍了!」

講完魔物開始在這個城鎮大開殺戒了起來。

而此城鎮就此如同前一城鎮一樣,靜默了。

『老夫講完了。』

【看來不長呀!所以呢?】

『老夫想問你,你對這故事有什麼感想?』

【人類活該?】

『呵呵,除此之外呢?』

【人類無法接受他人的不理採?】

『就這樣?』

現在是在猜禪謎嗎?

【老實講,我不懂還有什麼了,現在很急呀,沒空猜謎了。】

『呵呵,你可知道那些混沌魔獸是什麼嗎?』

【不知道。】

『是的,正如故事中的少年不明白陌生男子的身份一樣。』

【所以你想說那魔獸沒有要傷害我的意思?】

『非也,只是人們會對他們不瞭解的事物進行瞭解,但這個瞭解卻不一定是由正確途徑,像故事中的少年,用言語想對魔物幻化的人體進行瞭解,那當然是沒有結果,而隨後因為這個無法理解造成的彼此傷害,老夫認為你可以思考思考。』

【我不懂,真的很不懂,和現在的情況有什麼關係嗎?】

『唉,還要老夫提點的更明白嗎?』

想想剛剛老頭講的話,我大致上只能得到下面的結論,再不對我就放棄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該放著這些魔獸和你不管?讓你自己和牠們好好的『溝通』?】

『是的,你不用刻意地保護老夫,你唯一要做的只有保護好你身邊的女子就可以了。』

【呃……】

我無言了。

『別擔心,老夫並不會被這些魔獸給破壞,你看著就知道了。』

【好吧。】

我一說完,景色又回到了終焉島。

我瞬間轉頭拉著艾莉兒。

【和我走!】

【不要!】

【不能說不要!給我服從!】

我認為她這樣把美里當成是異類的女子,理論上應該都是男人說的算的類型,不過當然有例外,只是賭了啦!

【是、是的。】

我的賭運還不錯嘛!看來如果能有什麼賭馬的,我一定要下個十注來看看。

我把艾莉兒拉到了空中去,這裡大概是現在最安全的地域了。

只見下方的魔獸群越來越靠近神之書,然後奇妙的事發生了。

全體魔獸都坐了下來,緩緩地身上的混沌開始褪去,魔獸也漸漸地回到了本來的型體。

居然都是些海中生物?!?!

然後我最前面打的魔獸居然是一群蝦子。

我、我到底剛剛在奮戰什麼東西?

我抬頭笑了一下,也順便看到了遠方的狀況。

人類的戰船群在非常遙遠處出現。

以我的舞空術的速度來算一下,人類的戰船要到這終焉島最少還要一個大月吧?

但我不可能在這無人島上待上一個月,可神之書也不知道幾時才會把混沌給回收完畢。

不過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神之書消失了。

【咦?!不見了!】

【可以……放開我嗎?】

艾莉兒不管我說的話直接要求著。

【不放,放了妳不飛不就摔死了?!】

【你這樣救了沒有生存意義的我要幹嘛呢?】

【意義?既然是意義妳就該自己找,不是別人給吧?】

【我不明白你講的。】

【妳只是當做充耳不聞罷了。】

【你又不要我,一直抱著我幹嘛?】

【這我剛解釋過了。】

【那如果我自己找到了生存意義,你會同意嗎?】

【只要妳能活著,怎樣都好啦。】

我忙著找神之書的下落,沒空管妳呀!

就當我覺得她怎麼都沒講話時,她居然把她的手伸進了我的褲襠內。

【這、這就是妳生存的意義?】

【你想要我活,那就讓我覺得我活著是有價值的呀!】

【這價值不太對吧?】

【不要小看女人!】

【我沒小看妳,只是妳可以有更好的選項吧?】

【哈!你很怪耶,又要我自己決定,我決定了又要嫌我,那你現在放開我,不要再偽君子了!】

我被她這樣一講,我的心有點刺痛,為什麼會這樣難以溝通呢?

耀光的故事真的讓我很有感觸了呀!

【好吧,我肚子餓了,不想和妳爭吵,我把妳直接帶去見我妻子讓她決定吧。】

【那你不如現在把我放下去。】

【又是為什麼?】

【你以為你這樣怕妻子的人,她會同意你再納一個妾或女奴?】

【妳說的沒錯,我確實很軟弱,但我——】

【不要說了,你有種——就展現剛剛命令我的氣勢給她看!】

她講著種的時候順便捏了我的命丸子一下。

我有點冒著冷汗呀!

【想要我活,就讓我有活下去的理由!】

這理由我想不用我講,大概指的就是我的孩子之類的,因為她講這最後一句話時,她的手用力地抓著我的棒子。

之後無論我說什麼她都不理會,我只好先返回了烏拉斯港。

【哥哥!】

【唷!】

美里見到我的身影急忙地衝了過來,但又急忙地煞了車。

【她誰?!】

【我不想瞞妳——】

我把事情經過講給她聽。

【那就讓她去死呀!】

【怎麼可以這樣?這好歹也是一條人命呀!】

【你屁!就不見你救男的!】

呃,好痛!今天到底要戳我多少次呀?!

我的膝蓋再年輕也承受不了這麼多箭呀!

【先、先不講這個,她交給——】

艾莉兒馬上轉頭瞪了我,意思是什麼我真的懂了。

【交給什麼?哥哥,你倒是講清楚呀!】

【咳!美里!我要納她為妾!】

【哎?!?!?不准!】

【我管妳的,這是我的決定,不准妳反對!】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我愛妳沒有變,我只是不想看她死而已。】

【所以你對她沒有愛?】

【嗯,沒愛。】

【那我還是不准,我不要再多一個人分享哥哥。】

【露絲,妳說呢?】

【主人要就要,露絲沒意見。】

【露絲!!!妳為什麼不站在美里這?】

【露絲不懂為什麼要反對?】

【哪、哪有這樣的啦!嗚———】美里居然哭了。

【美里,妳過來。】

【不要!哥哥不要我了!】

我不想多說什麼,直接走到她身邊拉起她的手後直接舞空術來到了終焉島上空。

【幹嘛啦!】美里邊哭邊喊。

【妳一定要這樣嗎?】

【對!我任性。】

【妳任性我知道呀,所以呢?】

【你現在一定覺得我很麻煩了對吧?】

【那我早把妳從這丟下去了。】

【。。。,哥哥你果然不要我了。】

【妳一直叫我哥哥,我到底是要怎麼看待妳呢?】

面對任性的女人,我個人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錯開話題。

【。。。】

【妳不把我當丈夫?】

【哪、哪有!】

【那妳到底為什麼還叫我哥哥呀?】

【我。。。】

【可見得是妳自己以為我會丟下妳嘛,所以才叫我『哥哥』,如果把我當丈夫的話,就不會覺得我會丟下妳了呀!】

【真、真的?】

【妳手上的戒指是假的嗎?】

美里搖了搖頭。

【那妳現在?】

【親、親愛的,人家我還是不願意你娶那老女人!】

【我只是嫌麻煩。】

【我也知道你怕麻煩,所以我才會出來幫你反對呀!】

【這事就到此為止吧,反正她只是一心想殺我所以才想留在我身邊而已。】

【那更不可以了!!】

【放心,她殺不死我的,這個我能和妳保證。】

【你叫人家怎麼放心相信呀?!】

【如果妳真的不放心,那妳就好好勸勸她,讓她重新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吧。】

【好!我去!】

一會後,我倆再次回到了港邊難民區。

然後美里把艾莉兒拉到一旁去,開始了勸說之旅。

【看來你也挺辛苦的。】大叔苦笑著說。

【我知道美里只是怕艾莉兒對我不利,但以現在的局面我實在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誰叫我當時沒有動手殺了她。】

【主人,為什麼不殺她呢?】

【露絲,有時候是靠分析,分析這個人還有沒有可以救,而有時候我只能講,真的是靠直覺了呀!】

【所以她是靠直覺?】

【嗯,直覺告訴我,她還有救。】

【真巧,露絲也這樣想。】

【哦?怎麼說?】

【露絲見過很多已經沒救的人,像那些盜賊一樣,他們的臉上都是寫著『我已經沒救了,殺了我!』,但她沒有。】

【我先確定一下,妳那是直覺?】

【嗯!直覺唷!】

【我總覺得好像不是。】

【那不然是什麼?】

嘛,我總不好意思講說是妳太恨他們才這樣看的吧?

【是。。。是和我走一趟吧!】

【嗯?去哪?】

【走吧!】

露絲跟著我來到了終焉島,這次不是在上空而是在地面上。

【這是那?】

【終焉島。】

【主人為什麼要來這呢?】

【因為,我是來找消失的神之書的。】

【嗯?神之書不是就在主人的身上嗎?】

【嗯???】

我低頭拍了拍衣服,抖了抖袖子。

【沒有呀?!】

【主人,看的到的武器和看不到的武器。】

【啊?!】

我聽完露絲的提醒後閉上了雙眼,探索著神之書的存在。

【現在才發現老夫?】

【。。。真是抱歉呀!】

【呵呵,你有個好女伴呢。】

【你指的是露絲嗎?】

【正是,她才是你真正該珍視的女性。】

【那美里?】

【老夫不認為她可以幫你什麼。】

【一定要幫的到我什麼才能讓我珍視嗎?】

【這當然不是,老夫之意乃是如果那位叫美里的女性人類死了,不會比露絲這個女性妖精死了損失還大。】

【你還是用功能的眼光來看她倆嘛!】

【呵呵,老夫只能提點你到此,總之千萬要珍惜這位女妖精。】

【嗯,所以我現在該怎麼對你?】

【不用勞煩,老夫會慢慢把知識塞給你的。】

【這樣呀。。。那我離開啦。】

不等他開口,我直接張開了雙眼。

【主人?】

【露絲,我問妳。】

【嗯嗯?】

【妳除了風魔法,妳還會些什麼呢?】

【主人,您察覺了什麼是嗎?】露絲的表情突然改變,從一臉感覺呆呆地,變成了精明的樣子。

【我只是覺得妳不應該會傻傻地渡過那兩百多年,還有妳最近的表現讓我無法和剛見到妳時的行動對的上。】

【不愧是主人。】

【妳願意說嗎?】

【主人想聽,露絲當然就明講了。】

我找了塊乾燥的地面坐了下來。

【主人,露絲從小是妖精王國—艾芙利爾的第七公主。】

我、我似乎聽到了什麼鬼名詞?!公、公主?!

【主人,您不驚訝嗎?】

【我、我驚訝到不知道該講什麼好了!】

【呵呵,不過王國已經在一百七十年前就滅掉了,而我在管家帶著我與母后逃亡的時期,被奴隸商人抓到然後賣給了前主人。】

【誰滅的?】

【魔王軍。】

【魔王軍還在活動嗎?】

【嗯,露絲為了避開魔王軍的耳目,所以躲在村內直到遇見主人您才下定決心要跟隨著您,只是為了不想讓魔王軍的耳目知道露絲的存在,所以才裝做呆呆的樣子。】

【為、為了什麼要跟隨我?】

【這是我母后死前和我說的。】

【死、死了?】

【嗯。】

【抱歉,我一直以為妳母親還活著。】

難怪露絲雖然想和母親住,但卻又不想見她,也不想族人一起搬來,原來是這樣呀。

露絲搖了搖頭後說。

【這不怪主人,是露絲自己沒有講。】

【那妳還願意當我的奴隸?】

【現在是小妾,不是嗎?】露絲面帶笑容。

【也是啦!我從沒把妳當奴隸看就是了。】

【這樣就足夠了。】

【所以露絲妳會很多其他技能囉?】

【嗯,基本的縫紉,料理都會。】

【下次來吃吃好了?】

【千萬別,主人,露絲的料理不是給人類吃的呀。】

【啊!這樣呀!】

【不過魔王軍的耳目真的存在嗎?】

【一直都存在的,只是現下人類還算團結,所以他們也只能在底下暗中的監視等待時機的到來。】

【那妳會想復仇嗎?】

我想到了艾莉兒。

【復仇是有想過,只是主人,就算復了仇,疼我的母親和族人們都再也回不來了。】

【嗯。。。,話說回來,妳是第七公主,那前面的六位姐姐呢?】

【不知道,其他的兄長也不知去向。】

【嗯。。。魔王軍很難對付嗎?】

【不難,滅了我族的魔王軍是非常小派的一支,最後被矮人找來的人類軍給趕跑了。】

【為什麼這麼簡單?】

【主人,因為魔王還沒甦醒呀!】

【哦?我還以為魔王已經存在了所以才叫魔王軍呢!】

【那只是人類與我等亞人的統稱罷了,不然也不知道這些集結成群的魔物到底該叫什麼好。】

【。。。,也是。】

看來下個麻煩是魔王軍了呀?不過反正魔王也沒有醒過來,我個人是希望最好不要在我活著的時候醒來,拜託拜託。

【主人,還有想問的嗎?】

【妳,妳之後還會和之前一樣裝的呆呆的樣子嗎?】

【是的,這是為了躲避魔王軍耳目。】

【難道平常的妖精都是呆呆的?】

【。。。,不瞞主人,確實如此。】

【。。。。。。。。】

似乎我的認知又有問題了。

算了,又不是第一次顛覆了我的常識。

我還真是樂天呀?

【主人?】

【喔,沒事啦,謝謝妳願意對我坦白。】

【主人能願意瞭解露絲,露絲覺得很幸福。】

【該去找妳的兄弟姐妹們嗎?】

【如果主人想的話,露絲不反對。】

找了對我們有幫助嗎?如果都是在逃離魔王軍的耳目,那麼找到了真的好嗎?

還有,到底魔王軍的耳目為什麼這麼在意已經滅國的妖精族呢?

我把這問題再次問了露絲。

【回主人,那是因為我們妖精王族是不怕魅惑之類的困擾魔法的。】

【那其他的妖精都會?】

【抗性比較低,沒有和王族一樣。】

【真是個神奇的種族。】

我不禁如此感嘆。

【其實不是種族特性,而是從小的教育,主人,您好像誤解了什麼。】

【啊啊,原來如此。】

這就和有錢人才能受教育,沒錢人只能務農一樣了嘛!

沒想到連妖精也是這樣的呀。

再和露絲卿卿我我一下後,我和她再次回到了難民區。

【親。愛。的。】

【嗯?怎麼啦?】

【你去了哪裡都不用講的呀?&$%^#$%@$%^&】

美里開始了那我前世時常聽的妹妹碎碎唸。

我笑著面對著她的嘮叨,而她看到我笑,似乎是知道了什麼就慢慢地不唸了。

【下次不可以這樣。】

【是是,我知道了。】

【還有露絲也是!最少也要由妳告訴我!】

【露絲知道了。】

這簡單的幸福,也是碰巧得來的,當然,在此刻我分外地享受。

而艾莉兒似乎不想插嘴,一個人默然地坐在剛剛被美里拉去的地方,一言不發。

我很想問,但覺得又會惹來些什麼嘮叨,所以我講了聲我去買中餐後,就自行逃跑了。

人類軍勢似乎在早些時分便開始離港。

港邊人們吵著說『都消失了才出發,真不知道繳稅給這群官是幹什麼用的!』之類的氣話。

嘛,看來對於一個「不想隨便出兵」的統治者來說,人民還是會有各種的謾罵呀。

以前看過的三國志小說,本名是叫三國演義來著?

算了,我也記不得了,裡面有講到孫子兵法,我還為此特地查了一查呢。

像『兵者,詭道也。』之類的。

裡面也有說,『兵者國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啊,這裡肯定不是在賣弄我的知識,因為我對這句話的函意大概也只知道是『不要亂發兵』。

所以對於一個恪守兵法的統治者來說,人民應該是幸福的才是呀,難道我錯了嗎?

還是在這個世界,勇猛衝第一才能證明人民繳的錢養的兵是有用的?

嘛,希望如果有魔王出現,這群人也是這樣想就好了,至少我肯定不用管事情。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