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9

第十九話 - 奪返神之書 其四


酒館,那是一個我以往下班後偶爾會去的地方。

因為那裡可以容許一個人坐著喝酒也不會被其他人覺得你在卡位。

大家好,我是個不喜歡讓別人覺得我是個麻煩份子的日本宅男,咦?我幹嘛自我簡介呀?

喔,是了,為什麼我要講到酒館呢?因為我現在正背著喝的爛醉還一直狂亂叫的亞瑟大叔走在波登市的夜路上。

唉,大叔,別讓我這麼起眼呀?!我們一路走來已經被衛兵問了很多次了耶。

【額?這、這裡不是我家呀?】

大叔看著旁邊的房子邊看邊說,一路上有六成都在講這話。

你是有多麼戀家呀?

【快到了,快到了。】

我也只能模糊回應著他的問題,有個故事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和酒鬼起爭執,盡力的安撫他才是正確的。

那故事叫啥來著?我一時間也想不起來,因為身邊的酒鬼正用著他那本來就比我大的力氣拖著我四處去認他的房子。

唉。

我決定不要太相信大叔了,才告訴他不要讓我去背他,現在就讓我背著他。

這傢伙行嗎?

要不是我靠著彼得幫我施展一些浮空的魔法,我早就被壓扁在路上了。

然後明天就會登出新聞,一名孩子被醉酒大人壓死在路上這類的標題吧?

一會後回到了商會。

【有、有人嗎?】

我對著門喊著。

【誰?】

【是、是我,希諾維。】

【喔喔,老闆呀!快請進。】

門馬上打開,雖然我很想反駁說我不是老闆,但算了,總比被當陌生人好多了。

至少可以享受一些些高級的迅速待遇。

嘿嘿,好啦,我也是個投機份子就是了,抱歉。

【幫我把這臭大叔搬到我房裡。】

【是!】兩三個人衝了過來把亞瑟搬離了我的背上。

【呼。】我馬上一臉輕鬆地在門口坐了下來。

【老闆,要喝水嗎?】

【喔,好呀。】

才剛說完,我眼前就端來了一杯水,真的很迅速,對吧?

【辛苦你們了,這麼夜了還醒著。】

【老闆才是,背著比自己高大的人還可以走回來,難怪老闆娘會愛上您。】

我該說什麼好呢?

【呵呵,沒、沒什麼啦。】

【下次有需要,就請我們幫忙就好了,老闆您不用自己出馬的。】

【嘛,他畢竟是我帶來的,我還是自己來好了,真有需要我會叫你們的。】

【是、是!隨時等候您的吩付。】

我回到了房內看著那已然睡死的亞瑟大叔,現在我的表情應該是 (-_______-) 這樣吧?

說真的,我不太想和醉鬼睡,因為你懂的如果他突然醒來,肯定受災的就是在他旁邊的那一位。

所以我轉身出了房門來到了我那兩位甜美妻子的房間前。

【嗯?誰?】露絲聽到敲門聲後打開房門揉著眼睛問。

【露絲呀,妳這樣沒確認就開門,很危險唷。】

【呼呀—主人哪裡危險?】

【如果我拿著一把刀要殺妳呢?】

【主人才不會。】

危機感有點不夠阿,算了,往後再慢慢教吧。

【讓我進去睡可以嗎?】

【嗯嗯。】

我進入房間後,我決定睡在美里旁邊,省得她早上起來又在那鬧說為什麼我睡在露絲身邊,然後誰才是正妻之類的。

只是我沒想到我鑽入了美里的被窩後,露絲也黏了過來。

【主人一起睡。】

算了,我稍微看了下美里。

【。。。】

【哥哥,你在幹嘛?】

【夜、夜襲?】

【那帶露絲過來幹嘛?】

妳還當真呀?

【她、她也想一起。】

【唉,哥哥,你明知美里討厭酒和菸的氣味,你現在是?】

呃。

【好、好,我知道了,讓我在這洗一下澡好嗎?】

【美里幫你吧。】

【喔。】

我決定不要說露絲幫我就好這種話。

洗完後,你懂的,人總是要互相體會彼此的心是真的連在一起的,不然用嘴巴講講實在是過於簡單。

所以,美里最後帶著滿足地笑容睡在了我的旁邊。

只是早上起來時,露絲一臉不悅地坐在我身上。

【姆———】

【怎、怎麼了?】

【姆!!!!】

難道是妖精的直覺?

【想、想幹嘛呢?露絲妳要說明白呀。】

她還是不說,只是用著她的身體在說。

好啦,我懂。

這時美里翻過身去講了句。

【溫柔點。】

【。。。】

這句話總感覺意味深長呀。

我邊體會著這三個字邊勞動著身軀,體會了早晨的美好時刻,感受到了人與妖精間也可以彼此心連心。

啊,這世界真是美好呀!

【笨哥哥,快點穿衣服好嗎?】

【。。。知道了。】

接下來,因為露絲的身份實在不便在城內趴趴走,所以她一臉無奈地留在了商會幫忙打掃之類的簡單工作。

這當然是我的吩付,以免她沒事亂想。

【昨天,真是對不住了呀!】

亞瑟大叔似乎知道了他的『好事』。

【沒、沒事的啦,我絕對不會說您真的很壯的。】

【唉————】亞瑟聽完馬上長嘆了一聲然後低著頭雙手垂放地跟在我們身旁。

【不要玩弄大叔啦!臭哥哥。】

【我會臭也是因為大叔呀。】

【真、真的抱歉啦。】

【人家又不是講那種臭。】

【所以妳是喜歡臭味囉?】

接著我就被飛踢了。

【話說回來,大叔,有打聽到什麼情報嗎?】

我揉著我的腰說著。

【呃。。。】

【大叔!!!!】

美里站在亞瑟後面火都冒出來了。

【別、別這樣嘛!要不這樣,真要找不到的話,我自己去就好了。】

【那更不可以!】

美里氣雖氣但她還是個會知道現況的女孩,雖然對戀愛上有點小心眼啦,但很正常不是?我倒覺得這才是正常的女人呀!

【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放大叔你一個人自己跑去的,況且這趟是哥哥拉你來的吧?那就更不能只讓大叔去了。】

其、其實美里,我沒有拉他來呀!我只有把情況告訴了他,他自己要來的。

【不過酒館也沒有精靈魔法使的消息,只有一堆醉傭兵在那討論什麼時候才會開戰而已。】

【開、開戰?】

我和美里一同驚訝地問。

【小子,沒經歷過戰爭嗎?】

【確實沒有。】

【嗯,你這年紀沒有經歷過才是正確的,你要是有經歷過,那這世界真的太不安穩了。】

【大叔對我都沒有疑問嗎?】

【哈,小子,你要是想說你早說了不是?我強問你,你也只不過是找其他的答案來給我而已。】

就在大叔話說完的這一個瞬間。

「轟」的聲音從北方傳了過來。《Hint:此處的北方是主角以他現在在的位置然後於腦中想像後,判定聲音來源是地圖北方的方向。》

【怎、怎麼了?】美里緊張地問。

【唔,我去看看,你們倆待在這。】亞瑟看著北邊用手擺出思索的姿勢一會後講。

【大叔,小心點。】

【小子,照顧好小咪呀!】

【嗯,這還要你講嗎?】

亞瑟給了我一個男人間的信賴笑容後就用風魔法飛躍前去。

【哥哥,現在呢?】

【妳去把露絲叫過來。】

【為什麼?】

【她會魔法可以幫忙大叔一下。】

【那我呢?】

【妳、妳這一路上也沒看妳學會,妳還是躲在商會一下子好了。】

【不要!人家不要這樣!】

【。。。】

面對著淚光泛泛地美里,我不想說她無理取鬧,因為她就是不希望自己輸給露絲,然後變成我的累贅,這我懂,但我該怎麼和她說呢?

【美、美里知道哥哥一定覺得我無理取鬧,但我就是—】

我用雙唇無縫地合上了她的小嘴。

【妳,現在是妻子還是妹妹?】

【妻、妻子。】美里的表情冷靜下來許多。

【那妻子該做的事是什麼?】

【。。。】

【身為我的妹妹,妳可以盡力撒嬌我都接受,但身為我的妻子,妳不是應該要顧好我的背後嗎?】

【。。。】

【我知道我講的妳都懂,我、我也不是什麼大道理產生機,所以妳應該瞭解接下來妳要幹嘛了吧?】

【嗯。】

她微微地點了頭。

【去吧。】

我看著她轉身跑回去的身影,不禁覺得我剛剛是不是有點強硬了些。

【主人,趁四下無人我要提醒您一點。】

【怎麼了,艾薇兒。】

【那就是這個是岩精靈的試練第一階段。】

【咦?我的魔力有四萬了嗎?】

這是我當下的第一個想法。

【您的魔力量現在有38719。】

【那不是應該還沒有到試練的地步?】

【主人,是誰和您說要四萬才能挑戰的?】

【。。。,好像沒有。】

【這些日子以來,您因為您的夫人很會唱歌,所以近來魔力增加了不少,岩精靈可能因此判定您可以進行第一階段了。】

【等,我剛剛一直聽到第一階段,那意思是?】

【岩精靈上次對前任精靈魔法使做了三階段的試練,但我認為那是因為前任的太過膽小了。】

【是、是唷?】

【主人,您不可以展示您的恐懼。】

【看來岩精靈很死板?】

為什麼會說死板呢?因為很有RPG的挑戰風格呀!首先試驗你的勇氣這種的。

【主人,我是不知道死板是什麼,但如果您要讓別人擊退這次的挑戰,恐怕岩精靈會生氣的唷。】

【這、這倒也是呀!但大叔已經衝出去了。】

【這有什麼關聯嗎?】

沒、沒想到我居然被精靈吐嘈了!算了,確實沒關聯,會覺得有關聯的只有我自己,因為我想低調。

我甩了甩頭,撇開這想法,既然是試練就該我親自上陣才是。

【主人。】

露絲此刻來到了我身旁,她抱著美里飛了過來。

【露絲,保護好美里知道嗎?】

【露絲也可以參戰!】

【不,妳的風魔法恐怕對岩魔法無效,所以妳這次就保護好美里。】

【露絲可以的!】

【露絲,保護好我!】

美里對著她說。

【姆——,知、知道了。】

【阿娜達,這樣可以了吧?】

【美里,愛妳,露絲,妳也是。】

【嘿嘿。】

【小心點。】

【好,我上了。】

雖說是如此,但要第一階段是什麼考驗———呢 ?

才用浮空術飛起來的我,眼前的景象只有讓我無言的份。

那是一場災難,是的,在地球一個名叫做地震的災難。

大地被抬昇了起來,可是震動卻沒有想像中的激烈,大概是岩精靈的特殊『作品』吧?

不過雖然沒有很激烈的震動,城牆依舊被大地分了開來,裂開的地表上頭的房屋全數垮掉。

周邊的人們不斷地傳來疼痛地哀叫,而大叔則是在一旁忙著指揮民眾離開這個區域。

士兵不斷地來回搜索,商人忙碌地拯救自己還可以賣的商品。

隨後,本來壅擠的波登市中央大道上,現在擺放了數百片的白布。

而我呢?

我則是在一旁發揮我在日本學的救難知識,也一同在四處身先士卒地闖入倒塌的民宅搜索著。

本來我是不能參與這工作的,只是因為先前我是波登市的『英雄』,所以衛士們才選擇睜隻眼閉隻眼。

不過我開始想這真的是試練嗎?那是要試練我什麼?把大地回復原貌?還是?

然而我的想法在隨後看到的情況下被打破了,這真的是試練。

因為我現在的眼前是一個超巨大石巨人從遠方緩緩走過來,來的方向是巴波拉山岳地域。

歌雷姆是嗎?哈!

【主人,雖然我不清楚您心中所想的歌雷姆是什麼,但那不是一個好應付的東西,尤其是以這個距離上來看。】

【是呀!至少也有晴空塔兩倍高。】

【晴空塔?】

【喔,沒什麼啦,前世的回憶。】

【主人,前世種種。。。】

【我懂,我明白,只是總是會拿來比較一下嘛。】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那個高度和寬度,簡直就是一腳可以把至少快半個波登市給毀掉,士兵們已經開始在慌亂了,亞瑟大叔則是站在城牆上集著魔力,雖然我不知道他要發出什麼招式,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絕招就是奧義之類的。

【這到底是要考驗什麼?】

【主人,我只能對您說,這恐怕是考驗您的魔力吧?】

【主人,可別找我,岩精靈我最討厭了,怎麼燒都沒辦法。】

【用我!用我!】

【。。。】

【呵,用雷吧。】

四個精靈聽到都震驚了,雷雖然好像可以,但要把如此巨型的石巨人劈開那種雷可不是過家家的小雷電了。

【主人,您認真?魔力恐怕會一次被用光唷?】

【我呀,不再希望當自己能全力以赴時,只會躲在電腦後面耍嘴皮了。】

【電腦?】

【啊,不懂沒關係啦,反正就是只會講而不做。】

【那,主人,我必需還是得提醒您,魔力如果耗光,對您的生命並不是一件有幫助的事。】

【嗯,這我懂。】

【而且您耗光後,我們會有一段時間與您中斷契約,這個您也必需要知道。】

【中斷後,是要我再去找妳們簽嗎?】

【這倒不用,只是我們會承受來自精靈王的責備,因為當初和您簽約時有不能耗盡您的魔力這一項。】

【這樣不好,不能因為我的任性讓妳們被責備,請精靈王罵我吧!】

【主人,您如此能替我們承擔責任已經實屬難得了,就讓我們為您的任性出盡全力吧。】

【讓我考慮一下。】

我該因為自己的任性而使她們受責備嗎?

不!這怎麼可以?明明就是我自己決定的不是嗎?為什麼受責難的反而是幫我的精靈呢?

退一步來說,就算她們有提醒我的義務,可是我還是自己選擇了魔力耗盡這個選項,那該責備的不該是我嗎?

這契約表面上看起來很合理,但對於無悔幫助我的精靈們來說,實在有點對不起她們。

那,我應該堅持這個決定嗎?

在我思考的時候,亞瑟大叔使出了他的奧義,但我沒聽清楚他喊了什麼,因為我不想給他看到,所以離他有點遠。

只見一刀類似於劍氣的東西往石巨人那衝了過去,那劍氣高度之高,依我眼前所預估的來看,差不多有半個東京鐵塔吧,差不多而已啦,不過我也挺久沒看到東京鐵塔了,難免會忘了它到底有多高。

總之這劍氣非常地巨大,感覺是亞瑟大叔的最強硬碰硬的招了,而亞瑟大叔本人現在的行為也看的出確實是大絕了,因為他頓然地坐在了城牆走道上,像是個耗盡空氣的籃球似的,一動也不動。

那麼他如此努力所擊出的劍氣呢?

只看到還沒打到石巨人就消失在半路了,而且那個高度差也差太多了,幾乎是只到腳踝差不多的高度,我知道是視角問題,但以視角來看居然也只能到腳踝?!

森魔法加瀧魔法恐怕都沒辦法阻擋,嗯!好吧!雖然不願意但我還是得用雷了。

我和艾薇兒她們說了聲抱歉並且答應她們回來給她們吃蘋果吃到飽吃到吐後,我集中了魔力,運作起了當時擊殺混沌怪物的招式順序。

雪風再次茲茲作響,天空也因為我灌注的魔力開始慢慢地變成黑灰色。

而周圍好像有人注意到了這狀況而看著我,當然亞瑟大叔也回頭望向我並且一臉訝然。

唉,說好的低調呢?

我舉高了灌滿我七成魔力的雪風,雷電開始在天空與雪風間交加,其聲響徹整個波登市地區,其勢讓遠處的石巨人稍微地抬了抬頭並且開始了對應姿勢。

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把石巨人阻止在那非常遙遠的地方。

【雷電之術,千雷切!】

好,我很中二,雖然中二,但卻又缺乏詞彙,以前中學時就常常被什麼闇黑使者之類的同學笑。

你問這和缺乏詞彙有什麼關係?很簡單呀,這是我所發明的魔法,當然是由我自己命名了。

總之,我把雪風往前一揮。

「唰!」

只見遠方石巨人頭上降下了龐大的雷電集束,有如星際科幻電影的衛星砲那樣的光束,直剌剌地打中了石巨人。

而聲音則是過了一會後才傳到了波登市,那是個恐佈的巨響,不過,我也只能到此了,好累。

【嗯?這裡是?】

【主、主人?】

【喔,露絲呀。】露絲從我的眼光餘角處冒了出來,兩眼像是哭紅般有點腫腫的。

【妳怎麼啦?眼睛腫腫的。】

【露、露絲還以為主人不要我了。】

【哪有可能?說這什麼傻話。】

【自從露絲有了主人後,對主人更是依賴,露絲錯了,露絲要堅強,要能幫上主人。】

【妳現在就幫上我啦。】

【不、不是,這不是!】

「碰」好像是房門打開了?我還是有點疲倦,所以我也沒有辦法看到一直趴在我懷裡的露絲頭後面的房門狀態。

【親愛的,你醒了?!】

是奈寧姐?!

【妳怎麼回來了?不是去了圖森基德嗎?】

【你在講什麼?人家都去完回來有一陣子了!!】

【呃?!】

【你不知道你睡了多久是嗎?】

我點點頭。

【你睡了快半年了!】

【什、什麼?!?!露絲,妳就這樣照顧了我半年是嗎?】

【嗯嗯,露絲不要離開主人。】

【那亞瑟和美里呢?】

【亞瑟他說他先去了終焉島了,這是他留給你的紙條,放在了商會由我轉交。】奈寧拿出了紙條遞給我。

上面寫著,我睡過去三天後,亞瑟覺得我的魔力仍然很低,所以他決定自己先前往終焉島阻止陰謀,如果我哪天醒來了,記得無論如何都要趕來終焉島確認他的生死或神之書的下落。

【那美里呢?】

我看完後問奈寧姐。

【她呀。。。】

「匡啷!」鐵制水盆摔落的聲音。

【美里,妳也還在呀。】

她沒有講話,走到了我的床邊,就這樣默默地看著我。

【唷、唷?!早呀!】

我頑皮似地和她打招呼。

【你、你——】

【我?】

【你下次再這樣,我就先死給你看。】

【不、不要幹傻事呀!】

【你才幹傻事啦!沒事用光什麼魔力呀?!大叔都講說你要是魔力回不來就會死,嚇的我和露絲哭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我為了補充你的魔力,我整整唱了快一個月的歌,聲音都啞成這樣了,露絲她。。。咳咳。】

【抱、抱歉。】

【你只有抱歉兩個字是嗎?】

【我嘴上只能講這兩字。】

【那你打算做些什麼?】

美里拿起了剛剛因為她咳嗽後,奈寧倒給她的一杯水喝了一口。

【除了離開妳們外,我都幹。】

【呵。】

【美、美里,不要只有聲音的笑呀,臉上也笑一下嘛。】

【要我笑是嗎?】

我點點頭。

【那你現在體力可以吧?】

【呃。。。希望次數能少一點。】

【休想,露絲,妳也這麼認為對吧?】

【嗯,休想。】

【那這樣,人家也想參一腳。】

【我准。】

【哦?呵呵,謝正妻大人。】

【喂。。。喂。。。我的人權呢?】

【等你離開我再說。】美里惡狠狠地瞪著我說。

【別、別這樣呀阿阿———】

那天,我被榨成人乾了。

我光要回到半年前的我,就花了整整七天的時間,這個世界沒有週這個單位。

這七天,波登市又改了樣貌,本來的中央大道換了方向,然後被大地切開的北側部份,全部搬來了南側,而南側也因此擴張了出去。

有如建在山坡上的城市一般,恢復了生機。

而我醒來後,全市的人民和領導這個城市的伯爵也來向我致謝,並頒給了我波登市永久身份證明,這個是以平民來說算是很高等的榮譽,意思是你可以在這個城市內不需任何的許可,就能經商,辦學,制工,從農等商業工業行為,而且還可以在通關時優先進入,貨物也不需經過審查,且身份也不用每五年再次核可,總之簡直比商用許可證還高等。

雖然得到了這個好處,但缺點是,精靈魔法使在波登市的消息就此傳了開來。

說歸這樣說,我倒是開始擔心起艾薇兒,薩爾拉斯,彼得和露米莉亞她們的情況了。

第八天夜裡,滿意地躺在我身旁的美里正在哼著歌。

我的眼前突然一片黑,我差點嚇的叫出來,但因為十一年前也經歷過一樣的事,喔,我已經十一歲了。所以我並不特別的叫。

我以為美里會問我怎麼了,但美里似乎停止了時間,露絲也是。

【神?】

【否,吾乃精靈王。】

【沒看到,黑漆漆的,雖然我身邊的兩位還看的見臉就是了。】

【吾沒有形體,固然爾看不到。】

【那,請問精靈王大人,您可以饒了艾薇兒她們嗎?】

【為何?】

我把我當天所想的都告訴了精靈王。

【呵,少年,不,吾等的魔法使,爾確實與以往之人不一樣。】

【我、我才管不著一不一樣,我只想善待跟隨我的精靈們。】

【好吧,見爾心如此真誠善良,吾就不對她們做出處份,然,規矩依然是規矩,爾做好受罰之準備了嗎?】

【做好了,我不後悔。】

【哦?毫不遲疑地回答呀。】

【為什麼要遲疑?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擔!】

【好、好、好!那麼,爾就快去奪回神之書吧,爾之同伴魔法劍士亞瑟已經被混沌擊敗,負傷於凡彼斯群島之上,爾的任務期限為四個大月,不要拖延,有信心否?】

【這處份也太輕了點,況且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事不是嗎?】

【呵呵呵,爾若是不負責任,這個就會是處份,反之這個就會是義務。】

【。。。,好,我知道了,我盡全力在四個大月內完成給您看!】

【嗯,炎,森,瀧,嵐聽令!】

【在!】四個上位精靈一同出現在我眼前。

【此次就不罰爾等,爾等需盡力侍奉少年,不得有誤。】

【遵精靈王令。】

然後黑暗馬上就解除了。

【主人,謝謝您。】艾薇兒先說話。

【吾主,致謝。】

【主、主人,我會好好在你身邊燃燒自己的!】

【謝謝,謝謝。嘻嘻。】

【妳們回來就好。】

【主人,您經過這次魔力的量已經高達69392了。】

【嗯,應該是我躺了一個月,我的妻子一直唱歌的關係吧。】

【這麼一來我等就可以全力應對岩精靈的下段考驗了。】

【那再次用雷呢?】

【建議是非到關鍵不要如此做,但主人,如果不用反而會造成殺不死敵人的情況,那也是個浪費,請您自我評估了。】

【了解了,我會好好評估的。】

【親愛的,又在和精靈說話啦?】

【是呀,她們回來了。】

【嗯?難道之前不在嗎?】

【是呀,不過她們能回來,都是美里妳的功勞,謝謝妳。】說完我就親了她額頭。

【你、你不嫌我聲音變難聽是嗎?】

【妳這幾天一直問,我會嫌的話,還會等妳問嗎?】

【嗯。】

【妳可是我最大的幫手,我可會對妳死纏爛打唷。】

【才不要,臭臭。】

我吸了吸自己。

【有嗎?】

【呵呵,有。】

【露絲,我有臭嗎?】

【ZZZzzz】

呃。。。

【看,連露絲都不想回應。】

【好啦,好啦,那露絲,起來幫我洗澡。】

【好!】露絲馬上彈了起身。

真是個鬼靈精。

洗完澡後我對她們說我要馬上出發前往終焉島,她倆就迅速地忙著整頓行裝。

奈寧姐此刻也聽到聲響走了進來。

【要走了是嗎?】

【嗯,我拖的太久了,還有,奈寧,妳肚裡的孩子我會——】

【不用,這是我自願的,而且更是我希望與期望的,你如果想要為他做什麼,就當個偉大的人讓他崇拜吧!】

【。。。,好,我答應妳。】

【我想,他會以有個偉大的父親為榮,並且走向正途的。】

【只是,我對妳很抱歉。】

【傻瓜,抱歉什麼呢?底下的人都說我很有眼光呢,挑到了百年才有一次的精靈魔法使當丈夫還能為他生孩子。】

【呵呵,只是我沒法陪妳呀。】

【你如果留下來陪我,我會把你掃地出門的,你這沒出息的丈夫!】

我摸了摸頭,苦笑了一下。

【美里,親愛的就拜託妳了。】

【交給我吧。】

【我也是!】

【好好,露絲好孩子,妳要保護好美里唷。】

【嗯,知道了。】

【親愛的,雖然不多,但你帶著吧,有缺就僅管來拿。】

奈寧給了我一袋錢,裡面應該有很多,因為有點重。

【我會盡量不回來拿的。】

「啪!」我的頭從後被打了一下。

【笨哥哥,不管有沒有缺你都要回來拿!】

【啊,說的也是,我會隨時回來拿的。】

【呵,謝謝妳,美里。】

【奈寧姐,我一直以來都誤會妳,抱歉。】

【不會,旅途小心。】

【好的。】

我看大概道別的差不多了,就走到了商會門口,抱起了美里和露絲。

使用了嵐魔法—瞬動,一下子就從眾人眼中消失了。

瞬動的距離不長,據彼得表示,瞬動要帶兩個人必需要魔力量有兩萬五以上,但移動的距離是有限的,以波登市到圖森基德的直線距離來說,大概是一次瞬動就能到達,但到達後要再次使用要大約一天之後。

所以我第三站來到了圖森基德,剛好正人先生在門口巡察,他一看到我就跑了過來。

【小弟!好久不見了呀!】

【是、是的,正人先生。】

【露絲也是。。。這位是?】

【我的妻子,美里。】

【您好,我是美里。皮登雅爾斯,請多指教。】

【喔喔,請多指教,疑?這個好像是日文發音吧?】

【是的,美里是我前世被莫名帶來的親妹妹。】

【你也太誇張了吧,要不是我知道你是轉生的,我差點罵了你這個亂倫的傢伙。】

【唉呀,您見笑了。】

【呵,久不見長大了許多呀,走,先到我家去吧。】

【等,正人先生,您不是在工作嗎?】

【我是在工作呀!我們巡守隊除了日常的巡察外,更要幫助外來此地的人唷。】

【是嗎?不是在偷懶?】

【是、是啦!我怎麼可能偷懶呢?阿哈哈哈。】

【正人大人!】

走過來的是慧娜小姐。

【唷?這不是小鬼嗎?長大了呢!】

【慧娜小姐您好。】

【正人大人,您打算去哪呀?】

慧娜沒有讓我介紹自己的妻子,看來她比較在意的是要準備偷懶的正人先生。

【哎———帶小子去我家住呀!】

【然後呢?】

【然、然後我會再回來的啦!】

【您以為這個藉口可以用幾次呀?】

【我、我真的會回來的啦!】

【幾時?】

【嗯,兩個時段後?】

【啊!痛!】慧娜小姐聽完後馬上用腳踩了正人先生的腳,然後正人先生痛的叫了出聲。

【幾時?】

為什麼會踩,那是因為兩個時段後就天黑了,不用再巡察了。

【一、一小刻後?】

【說定了唷!沒回來的話。。。】

面對頭低低眼睛部份展現黑影的慧娜小姐,正人先生急忙著說。

【會回來的!真的!沒回來的話,我禁酒一年!】

【哦?大家都聽到了嗎?】

【是!!】

【好,你去吧,計時開始。】

【慢、慢著呀!小弟,快隨我來!】

一小刻要從西側門走到他家且回來是有點不太可能的事,但用跑的或用舞空術式的話就可以。

但正人先生似乎不想浪費魔力,所以他就用跑的,當然我是靠著露絲的浮空術在前進的,輕鬆輕鬆啦。

舞空術是嵐屬性魔法,浮空術則是風屬性魔法,彼此是上下位的存在,舞空的活動能力比浮空優秀,可移動距離也會比較長,最重要的還是前行速度上,舞空比浮空快上不止一倍。

嘛,既然是露絲的浮空,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反正現在正人先生跑在很前面就是了。

【會不會不好意思呀?離他這麼遠。】美里問著。

【哈,誰叫他要自己下這個賭。】

【但我們也要好好跟在後面呀?】

【不用不用,他只要通知他妻子就好了,我們慢慢去。】

然後一會後他從前面氣喘歔歔地跑了過來。

【呼呼,我、我和你、你說,我、我告訴了內人,她、她會張羅好一、一切的。呼呼。】

【好,正人先生,慢走。】

【喔、喔!】

說完他又開始了跑步行程。

只是時間上已經快一小刻了,看來,加油呀!正人先生!

接下來就如往常,我住進了三樓那間和室,然後休息了一會後,就前往了鎮廳,辦理了與美里的婚禮證明,和換發新的身份證件。

此刻,才算完成了結婚的整個過程。

【抱歉,美里,拖了妳半年多。】

【至少,現在我是你真正的妻子了,不是嗎?】美里搖了搖頭。

她真的長大了,好像從小女孩一下子長大成了女人,一個可靠的女人。

女性真的變化的很快,我不禁想著她小時候黏著我撒嬌的樣子。

然後我摟住了她,給了她一個深情的吻。

當然我也沒忘記露絲,不然會被她氣上好一陣子的。

之後在圖森基德短暫地停留了兩天,一大早再次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