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8

第十八話 - 奪返神之書 其三


國王啊!說起國王就是最衰的那個人,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看看很多故事小說,國王永遠都是被底下大臣害死,然後主角再出來救國救民。

衰不衰?我個人認為真的很衰。

好啦,實際上的國王應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亞瑟帶我入皇宮,被衛兵問到。

【亞瑟大人,您又要入宮呀?】

【是的,我有想要推薦拔劍的人選。】

【哦?已經有上百年沒人拔得起來了,您居然有推薦的人啊!】

【說是推薦也只是想拔看看而已,不要期待。】

【哈哈哈,就是他吧?這麼小的孩子。】

【反正也沒年齡限制吧?】

【您這麼說也是啦,只是孩子,不想丟臉就快回家唷!呵呵。】

我該講什麼?為免起爭執,我決定壓根不想講話。

在一陣嘴砲之後,我來到了國王跟前,當然,我和亞瑟大叔是下跪狀態的。

【王啊,對不起多次打擾您。】

【不會,偉大的魔法劍士之繼承人亞瑟啊,聽說你今天要推薦一名來拔聖劍的人是嗎?】

【是的,就是我身邊這位孩子,希諾維。皮登雅爾斯。】

【皮登雅爾斯?】

【是的。】

【那不是前些年被滅掉的拉法納帝國的一個伯爵家嗎?】

【回王上,小民是倖存者。】

【哦?那真是為你感到哀傷啊。】

【能得到王上的哀悼之意,小民著實感激不盡。】

【嗯嗯,不過你這樣小小年紀就來挑戰聖劍,真是有勇氣的一個抉擇啊!】

【是的,王上,所以屬下才特別推薦他來試拔看看。】

【好吧!本王就特准吧,來人!帶路!】

【是!】

我們跟隨在王的後面,前往聖劍的擺放處聖廳。

聖廳輝煌宏偉,有種莫名的寂靜感,但卻不會讓人感到很孤單。

光的設計就好像有設計師精心調整過似的,幾乎都聚焦在聖劍身上。

聖劍的後方有著神像,我想那就是創世大神吧?

那該死的神,要夢到他就打死不出來,不想管的時候就自己冒出來,算了,不該對神不敬,尤其是真的有神的世界。

阿彌陀彿。

【好了,孩子,拔劍有必須要注意的一點。】

【那就是,你必須在一小刻的時間內將之拔起,否則就算失敗,不得再次挑戰。】

【瞭解了。】

【好,那麼計時官。】

【在!】

【待他手握劍柄後就開始。】

【遵命!】

呼!我手開始活動活動,前轉轉,後轉轉,左右拉拉筋。

嗯!雖然我知道是沒用啦,但裝一下樣子也好。

不過如果拔了起來呢?

還是別想像的好。

我上前到了可以伸手觸及的位置。

我眼看著上方的神像,他似乎在嘲笑我肯定拔不出來,嘛,我也不能和你賭氣說我一定拔得出來,只是,我就是想試試嘛!

上吧!

手握上了劍柄,計時官大聲地說出計時開始。

【您這樣是不行的唷!】

一個聲音傳了出來,我轉頭看了四周,好像沒人聽到,看來又是某精靈了吧?

「你是?」

【我乃光之精靈-輝夜,您已經有了可以媲美聖劍的武器雪風了,為何還需要來此拔劍呢?】

「單、單純地想試試而已。」

【呵呵,不過我是不會讓您拔起來的。】

「我也這麼認為。」我還沒有用力就是了。

【不過呢,您接下來的路途看起來會需要我族的幫忙,不過不是現在,您還得去找岩精靈經過考驗再說。】

「還、還有呀!」

【是的,請您最好讓您的魔力可以有40000以上,好了,您別試了,離去吧。】

說完她就消失了。

我鬆開了手,計時官就馬上停止了計時。

【你還沒拔吧?】

亞瑟問著。

【我,我還嫩著。】

【哦?居然有自知之明,本王可以允許你往後再來試試。】

【謝王上,但還是免了,我永遠都拔不起它的。】

【那麼,今日就到此囉?】

【謝王上特許。】我跪下謝禮。

【謝王上。】亞瑟也隨後跪下。

之後我倆出了皇宮。

【我感覺你小子只是把手放上去而已不是嗎?】

【是的,但能否拔起只要碰觸到就該知道了不是嗎?】

【這我不曉得,反正我沒拔過。】

【咦?為何您不拔看看?】

【我可是魔法劍士的繼承者啊!我如果是勇者我當然會去拔,但我本來就不是,為什麼我要浪費時間?】

【您倒是把命運看得很重啊!】

【你難道不相信命運嗎?】

【我信,只是...我認為些微的多重選擇可能會讓命運走上不一樣的路。】

【你這麼說是有理啦,反正我還是順從給我的命運走就好。】

【您這樣過我想沒人可以說您什麼,但我接下來到底要先幹什麼呢?】

通過岩精靈試驗?但是又要要求魔力要四萬以上?!?!難怪到現在都沒來找過我。

直接去終焉島?但我好在意輝夜所講的話,我會需要光精靈的幫助,是指在終焉島的戰鬥嗎?

我該如何抉擇?

【小子!與其去想下一步,不如先準備好你現在!】

【您說的也沒錯!】

之後亞瑟帶我去城內鐵匠街晃了幾圈,但我一直推說我不用武器,然而亞瑟他還是硬買了一把小刀給我,叫我防身用。

返回了咖啡店後,亞瑟要對接班人講事情,所以我和美里與露絲都上樓到了美里的房間。

【哥哥!你幹嘛一臉苦逼樣?】

【有嗎?】

【有!很明顯好嗎?】

【唉,我只是覺得我真的好弱。】

【拜託,又不是只有你一人拔不出來,幹嘛覺得自己弱呢?】

【不、不是這樣的,唉,說了妳也不懂。】

然後我的頭就被手刀劈了一下。

【妹妹手刀,很久沒嘗過了對吧?】

其實我根本沒嘗過...

【是、是啊!呵呵,好懷念呢。】

【你可以在唬啊!美里根本沒用過好嘛!!!】

【是、是這樣啊?】

【到底怎麼了?美里不懂沒關係,露絲她可能懂吧?】

聽到自己的名字,露絲從一堆衣服內探出頭來,看來她剛剛應該是被當成換衣玩具在玩了吧?

這模樣真是可愛小動物。

【主人,眉頭皺皺。】

真的是這樣啊?難怪美里要說我一臉苦逼樣了。

【露絲,妳知道妳有多少魔力嗎?】

【2788。】

【妳知道?】

【只要能和精靈溝通,都會知道。】

【原來如此。】

【主人的是多少?】

【我沒記耶,我問問好了。】

【主人,現有魔力13287。】艾薇兒直接說。

【喔,13287。】

【好高。】

【這什麼?RPG?】

【美里,所以我說妳不懂。】

【我不懂也可以問啊!我想要了解哥哥到底在幹什麼!】

【這個是魔力量,就是妳可以使用多少魔法的總量。】

【不,主人,不是這樣的。】露絲馬上吐嘈我。

【笨哥哥,我還以為你真的懂!】

【有什麼辦法?我小時沒學過啊!】

【可、可以說了嗎?】

【喔喔,露絲說吧。】

【魔力量是和精靈說我有多少東西可以和你換多少魔法招式。】

【就這樣?】

【還、還有。】

【露絲,不要緊張,把妳所知的都說出來吧。】

【嗯嗯,魔力量是給精靈知道她可以用什麼魔法幫你的一個量值,像是如果露絲要用龍捲風這類的風魔法時,我可能會因為魔力量不夠換不到所以無法使用。】

【那這樣我能飛多遠是看我的魔力總量,然後精靈在看因為這個魔力量可以用飛行魔法幫我飛到哪囉?】

【是的。】

【所以不是換多少招式,而是可以用某招式到什麼程度?】

【咪醬說對了。】

【這樣感覺上有點不太對。】

我還是有點懷疑,因為艾薇兒老和我說我的魔力量不足,難道祂們一個精靈的大招都會超過我現在的魔力量?

【主人,露絲小姐說得很接近,但實際上是底下這樣運作的。】

  1. 魔力總量會提供給精靈看,而精靈自己決定要讓使用者知道那些魔法招式。
  2. 下位精靈和上位精靈所需要的基本招式量會有不同,下位精靈約在50以上,上位精靈在4000以上。
  3. 承上,上位精靈可以使用全部下位精靈的招式,所以下位精靈的招式同時全釋放時,所需要的魔力量就是4000。
  4. 如果契約主的魔力總量不足下,而還與多位上位精靈簽約,如主人這樣的狀況,則會讓我等上位精靈所可以提供的招式數量銳減。
  5. 承上,因為我等必須考量主人有四位上位精靈同時發招的情況。

【原來是這樣啊!】

【什麼?】美里看著我問。

【沒、沒什麼,我和精靈在說話而已。】

【哪、哪裡?】

【妳應該看不到吧?】

【哼哼!臭哥哥,你難道不是想自己獨佔所以要祂們不給我看嗎?】

【這、這怎麼可能呢?】

【咪醬,這真的不可能,因為露絲我也看不到。】

【喔,放過你,那然後呢?你在苦惱什麼?】

【唉,光精靈說我的魔力要4萬。。。】

【才拔得起聖劍?】

【不是,露絲,聖劍不重要,而是我要達成我的目的的話,我要四萬。】

【...,主人,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以露絲的瞭解,人類我目前碰上最多魔力的也只有兩萬而已了。】

【那我這四萬是???】

【不曉得。】

【哥哥,你是以前當處男當太久了嗎?】

【這是妳該吐嘈的地方嗎?親愛的。】

【我覺得是唷!】

【處男是什麼?】

【露絲,妳不用懂,妳只要知道我會給妳滿滿的愛就好。】

【嗯、嗯。】露絲臉上又泛起了紅晕。

【美里!以前的事和現在無關吧?】雖然我第一次知道數據時也是這樣覺得的。

【哦?沒關係啦,哥哥,往後就讓美里好好幫你發洩發洩就好了,盡量給美里滿滿的注射唷。】

【妳、妳哪學來的?】

【哥哥的片子。】

【........】

我想起了,我有放些片子在家裡,以防我回去時太過禁慾。

【你以為美里找不到啊?連媽都知道在哪了。】

【喔不!】

【男人就是這樣,自以為藏得很好,唉。】

【什麼什麼?】

【露絲,妳去穿那件衣服給我看好嗎?】

我隨手一指,露絲馬上衝過去拿起來換裝。

【哥哥,妳是故意的吧?】

【啊?】

我一看,乖乖地不得了,居然是護士裝!!!!

【妳這不是只有女僕裝嗎?】

【誰說的?原來哥哥現在想要注射啊?】

【不行!要禁慾,我要提升魔力!】

【那跟注射有什麼關係?】

【換、換好了,好看嗎?主人。】

【嗯嗯,非常好看唷!很合妳的身材。】

【哥哥!】美里把我的頭轉向她。

【不要無視於正妻的說話。】

【是、是。】

【快回答!】

【有啊!因為晚上才能蓄積魔力嘛!】

【騙誰啊!】

【咪醬,沒錯唷。】

【妳、妳看吧!】

【妳倆一定是故意在惚弄我吧?】

【為什麼?】露絲歪著頭。

【對啊!為什麼要惚弄妻子呢?】

【那我晚上也蓄積魔力,我就能用魔法囉?】

【理論上是這樣,露絲,快把衣服換下來,換這套好了。】

我決定先看著仔細在叫她換。

【不要,露絲穿過了。】 「那我要怎麼蓄積魔力啊?」

【穿過可以再穿啊!】

【哥哥!】

【幹、幹嘛?】

【你又無視正妻了。】

【妳倆不要一起說啊!幹嘛考驗我的聽力呢?】

【是你一直和露絲講話的!】

【欸--不可以講說你比較愛她!】

呃,我從小就對美里完全沒輒,看來她真的是把我看透了。

【就、就唱歌。】

【唱歌?】

【對啊,唱歌吸引魔精靈,用濃度交換法,讓妳的魔力可以提高。】

【是唷?那要唱什麼歌?】

【露絲都是這樣唱的。】露絲看來不甘寂寞直接插話,但露絲!妳別唱!

我還沒來的及阻止,露絲已經開始唱了。

【這、這什麼啊?五音不全還是歌本來就是這樣?】

【我、我也不知道啊!露絲,停停!】

【咦?為什麼?】

【這樣的魔精靈真的會來嗎?】

【美里,妳別問我。】

【會啊!露絲的魔力都是這樣上升的。】

【真假?!】 我 & 美里

露絲點點頭。

【哥哥,美里總覺得不太可信耶。】

【但她的魔力確實有2788啊!】

【會不會是她天生的?】

美里,我覺得還不要較真的好唷!

【嘛,總之我都是這樣唱的啦。】

然後我就開始唱起了動漫歌曲。

【果然是宅宅。】

【嘖!我才不想聽妳們三次元的唉聲嘆氣呢!】

【什麼唉聲嘆氣呀!!很多歌好聽的很好嗎?】

【妳唱唱。】

美里清了清喉嚨後放聲開唱。

真不愧是女子高中生,果然唱得很好,可惡!

露絲在旁邊一直拍掌,但她完全聽不懂我們在唱什麼。

【怪旋律。】

【哪會呀!露絲妳剛剛的--】

我遮住了美里的嘴。

【都很棒,都很好聽。】

【真的?】

【嗯嗯,但下次還是我自己唱吧!不然我的魔力怎麼才能破四萬啊!】

【嗯嗯。】

【看不出來哥哥幾時這麼會做人了!】

【美里,這裡不是地球唷。】

【但美里也想學魔法啊!】

【等,我問問。】

【主人,不待您問,我直接回答您好了,魔精靈只要能充滿一個空間,那該空間的所有生物的魔力都會得到提升。】

【謝啦!艾薇兒。】

【艾薇兒?!?!?】

【森精靈大人!】

【喔!原來是精靈。】

【不然妳以為是外遇唷?】

【誰知道呢?哥哥,你要是敢外遇,美里就把那剁了,然後把它放在美里的妹妹裡。】

【妳講的好像有點恐怖唷,但這個世界不是地球,別亂來好嗎?】

【看來是真的有外遇了...】

美里的氣場變成了夜叉氣場。

【那、那時還沒和妳結婚,不算外遇吧?】

【是這樣嗎?】

【是!】我一個回答後把她撲倒了在地上。

【...,哥哥,這麼想要幫美里注射啊?】

【我只是先避免妳有什麼怪動作。】

【來嘛!幫美里好好注射。】說完她的雙腿把我的腰給扣住。

【露絲也要!】

【露絲並沒有要好嘛!!美里,別鬧了。】

【切!】她放開了雙腿,我也回到原本的坐姿。

【從以前就拿妳沒辦法,唉。】

【那是哥哥愛我的證據。】

【是是,妳知道就好了,下次別再鬧我了。】

【那快點教我魔法!】

【妳有魔力嗎?】

【我怎知?】

【那我也不知道怎麼教妳啊!我以前也沒被教過啊!】

【...】

【妳不要用那種懷疑的眼光看我啊,我是真的沒上過魔法課。】

【哦?】

【妳唱歌吧,反正妳唱得好聽,我也可以得利。】

【那露絲的不好聽?】

露絲,求妳了,一個美里我已經分身乏術了,真的。

【妳的...常存我心。】

【嗯?】好在露絲聽不懂。

美里笑了一下就開始唱了,雖然我不知道歌名,但是一首英文歌曲,沒想到她居然英文這麼好!唸的超標準的。

我在美里的歌聲下,躺在了露絲的大腿,然後被美里用手惡狠狠地捏了一下後,露絲馬上幫我呼呼。

美里大概是認為要是她一直當壞人的話,我的心就肯定回不到她身邊了,所以接下來她就直接也躺在我的腿上唱著歌。

對此,露絲面露難色,到底現在是怎樣?我能感受到她的困惑。

嘛,總之也沒什麼不舒服的,然後我因為疲累,就睡去了。

隔天我請艾薇兒檢查我的數值狀態,沒想到魔力量居然已經有22149了,真是嚇死我!

美里的歌有這麼好聽是嗎?

這樣在給她唱個十幾天就有四萬了啊!怎麼突然覺得這個任務好像很簡單似的。

【起來沒?】

【讓我在瞇一會。】

【你少來,昨天你沒洗澡,臭臭的,快給我起來!】

【有嗎?】

【就是有!】

美里強制把我挖了起來,並且讓露絲把我帶去浴室然後脫光光。

【主人,每天都要洗澡唷。】

【妳還好意思說?我們都露宿外面這麼多次了,哪次洗過了?】

我不否認我如果沒睡飽我是有起床氣這回事的。

【所以露絲要幫主人好好洗洗。】

大概是我真的還沒醒吧?坐在了矮椅上就睡著了。

等到我覺得精神不錯的時候,我人已經在床上躺好了。

【嗯?剛剛那是夢?呼啊~~~】

【什麼夢?】

【夢到我被妳倆拖去洗澡,然後我好像又睡著了的夢。】

【那還真是真實啊?】

【嗯?所以我真的有被拖去洗澡?】

【不然你以為你身上的衣服怎麼會不一樣的?】

【呃,那妳們怎會也和我一起躺在床上?】

【哥哥...你真的是睡死了?】

【嗯啊!】

【是唷!這樣美里瞭解了。】

【什麼啊?】

【不告訴你,對吧?露絲。】

【嗯嗯,秘密。】

到底怎麼了?

【都弄好沒?太陽都在頭上了!】

亞瑟大叔在門外大喊著。

【應、應該好了?】

我下床檢查了一下行裝,真的都弄好了,不愧是我的妹妹。

她以前每次在我要去修學旅行時,好像都會和母親一起幫我弄行李。

後來我自己出去住後,母親有和我講,我從上了中學以後,所有的旅行要用的東西通通都是美里幫我弄好的。

我那時還對母親說。「這樣她可以嫁人了啦。」

從小就是個很貼心的女孩,聽說在學校的人緣也是不錯的。

不過現在這個美里,與我所知的美里還是有差的,話雖如此,她依舊還是個很貼心的女孩。

【哥哥,我和露絲都沒力氣,你可以背我們去馬車嗎?】

【欸?】

她倆到底怎麼了?算了,背就背。

我把她倆安置在馬車後座後,然後再把行李放上車,亞瑟大叔說。

【她倆幹嘛了?】

【不知道,問了也不說。】

【是唷?那出發吧!雖然沒有勇者,也沒有精靈魔法使,但我們該做的還是得先做。】

【嗯!】

【你要拿出負責的態度啊!這可是老子我無償地幫你擦屁股。】

【是、是的!】

在店內代理店長的揮手下,我們出發了。

【話說,大叔,上一個精靈魔法使強嗎?】

【這個喔,其實我也只是聽師父們傳下來的,精靈魔法使是個很膽小的人,動不動就躲在師祖的身後打死不敢自己一個人面對魔物。】

【咦?那勇者是怎麼找到他的?】

【據說是在一個很碰巧的情況下遇到的,好像是勇者和我師祖在吃飯討論著下個夥伴要找誰的時候,膽小的精靈魔法使似乎被壞人所欺負,勇者嘛,你也明白,他肯定不會原諒那些欺負人的人啊!所以他就衝過去幫忙,然後之後他就一路自己跟隨著勇者-】

【好像跟蹤狂唷!】美里從馬車內靠到駕駛鞍台上說。

【跟蹤狂?】大叔似乎不懂這詞。

【就是會一直尾隨別人前進的人啦。】

美里自己解釋了。

【唔--這麼說來還挺有點像的,不過這也是師祖傳下來的,說不定中間有加工也有可能。】

【那到底要怎麼辨識精靈魔法使呀?】

美里,這好像不關妳的事啊?

【精靈魔法使最大的特徵就是會和精靈說話唷!】

美里這時轉頭看向我,當然我給她使了個眼色,她馬上就點頭表示知道了。

【可是,大叔,一般會魔法不也可以和精靈說話嗎?】

【你怎麼想的?】

【主人,能和精靈對話的只有與精靈簽下契約的人,其他的都是用意念在交談的。】  「能和精靈對話的只有被精靈選中的人啊!」

艾薇兒謝謝妳啊。

【也就是說,只要看到有誰在自言自語,就是囉?】

【沒錯!小咪,妳腦筋動得真快。】

【那也太難了吧?】

這時的露絲依然在睡覺,希望她暫時別醒來。

【就、就賭賭運氣吧!】

大叔,你這運氣其實算不錯的,真的。

第一天出發已經是午後時分,所以我們前行的距離也不是很遠,也因為渡船口只有一個,而且在欽崴德大森林東邊的文利爾公國內,還得先搭船去更東南方的凡彼斯群島,再由那裡換搭當地居民的船隻前往北東方的終焉島。《Hint:這裡的方位是以主角本身的所持地圖的觀點來看。》

至於為什麼沒有其他港口願意前往終焉島,那是因為第三代勇者所下的通令,未免後世有人要前往終焉島太過簡單。

不過,那個不良份子不就已經在島上了嗎?到底哪裡困難呢?

總之因為上述的原因,所以我們的第一個長時間停靠目的地就優先設置在波登市了。

我們在一路都沒有魔物與盜賊的情況下來到了波登市,至於為什麼沒有盜賊和魔物,請參閱前幾話。

【找奈寧!】

一踏入波登市,露絲就想要找奈寧姐。

在美里的逼問下,我只好承認她曾經是我的對象。

在大叔笑著看美里不斷地毆打我的情況下,我們來到了瓦里斯商會。

【小伙,你家老闆娘在嗎?】

【您是?】

【告訴她我是王國魔法劍士亞瑟,此趟有事來找她。】

【可、可以是可以,但據說亞瑟大人不常外出…您要怎麼證明您真的是亞瑟大人呢?】

喂!大叔,你也太宅了吧?

正當亞瑟要開口罵人時,我探出了頭說。

【大哥,還記得我嗎?其實是我要來找奈寧姐的啦!】

【喔喔喔!英雄,喔!不,是老闆呀!您稍等!】

嗯?我幾時變老闆了?

【老闆?】車上三人同時看向我。

我、我什麼也不知道,不要看我好嗎?

【哥哥,你還是老實講唷,幾時你當上老闆了?】

【可、可能是小伙們開玩笑的吧?】

【唷!這不是親愛的嗎?】

此刻奈寧從商會內走了出來。

【是、是?】

我邊回答邊訝異,訝異的是為啥我會變成親愛的了?

【呵呵,瞧您一副可愛模樣,都進來吧,進來再說。】

我們四人就下了馬車,並把馬車託給了商會管員後就隨著奈寧進入了她的辦公室。

【咳咳!請問妳這位外遇狐貍精,妳憑什麼叫我的丈夫為親愛的?!】

還不待奈寧開口我這妹妹就先質問了起來。

【親愛的,她是你的妻子?】

奈寧開口問道。

【是呀,但她有些觀念——痛!】

我被美里踩了一腳。

【哦?妻子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丈夫呢?!】

奈寧臉色有點變調,似乎感到有點壓迫的美里頓時有點講不出話。

這就好像媽媽在教訓女兒一樣。

【我或許和妳的丈夫先前有過合好的關係,但那又如何?這個世界哪個女人不希望懷上自己所欣賞的男人的孩子呢?】

【這、這…】美里想說這怎麼可能但她回頭看著我後又看到了露絲,她就更講不出話了。

【這什麼?妳難道對我希望懷上妳丈夫的孩子有疑問?】

【沒、沒有。】

真的很像母親在教訓女兒。

【沒有的話……還不給我和妳的丈夫認錯!】

對於奈寧後半語句的大聲斥責,美里嚇到躲在我身後。

【躲!躲什麼?暫不論丈夫是否有如天一般的存在,妳的丈夫如此溫柔世上罕有,妳還如此對他不敬!妳——】

【好了,好了,奈寧姐,別氣了。】

我上前抱住了奈寧姐。

【唉,親愛的,給你這樣一抱,我不就沒法幫你教育教育這無禮的妻子了嗎?】

【嘛,我就是愛她這一點。】

【是這樣唷?那人家是否也要如此比較好?】

【別、別,妳還是這樣我比較愛,真的!人有不同個性嘛,美里要是換成妳這樣,那、那我就娶妳不就好了?】

【說的也是齁,妳叫美里是吧?妳得到多好的丈夫,妳到底知不知道呢?要不是我不想把他給拖在這,我早就強迫他和我結婚了。】

【。。。,對、對不起,哥、哥哥。】

美里慢慢走過來把頭靠在我背後和我道歉著。

【話說,為什麼她要叫你哥哥呀?】

奈寧問著。

【喔,事情是這樣的。。。】

我把經過大致和奈寧講了一遍。

【你這疼愛妹妹的哥哥,難怪會如此溺愛她,唉,算了,今晚你們有地方住嗎?】

【還沒找到,人潮似乎變多了。】

【正是這樣,因為你的原因,人潮幾乎慢慢回來了,這樣吧,我這商會有兩間貴賓房,一間當然是我專門睡的,一間則是給本商會重要客人暫時過夜睡的,今晚就留在這睡吧。】

【那、那怎麼分房?】

美里問。

【這還用問?亞瑟大人,您就和親愛的住一間吧,露絲和美…美里妳們倆就住一間吧。】

【嗯?那奈寧姐,妳打算住?】

【我?我稍後要趕貨回圖森基德,所以大概兩三個月內不會回來這了。】

【那—】

似乎看出我想問什麼的奈寧馬上接了一句。

【想住多久都可以唷,就算親愛的,你要住到人家回來也行唷,還是——你打算和人家一起上路呀?】

我聽完這句話後,我感受到了背部有某種的陰涼感,我大概知道是來自哪了。

但說實在的,如果我們一行人都在同個地方找同樣的目標,那未免也太狹隘了不是嗎?

可是我實在不想明天就變成了湖裡的餌食呀。

【奈寧姐,雖然我是很想跟著妳,只是在這波登市我還有要做的事,只好讓妳孤單了。】

奈寧一聽完,臉上顯露出淺淡地微笑後,上前一步就勾著我的脖子吻了我。

看到這一幕的美里氣到在馬車上亂跳,被亞瑟訓了一頓,而露絲則是表現出我也想要的樣子看著我。

【親愛的,就知道你是這麼地溫柔,我就在這多留個一天吧,至少讓我商會的人可以知道你們是我的客人才行。】

【這、這樣阿。】我紅著臉摸著我的頭,老實講我很不習慣在不認識的人面前互相親密呀!

你要說這樣根本不像個宅男?我只會告訴你,這才是標準的宅男好嗎?!

面對陌生的人,就是會害怕,但一碰上熟悉的人就會打開話匣子,這不是才是標準嗎?

還是我的標準太怪了?

總之,我自己就是這樣啦。

【好了,都進來吧,還有在馬車上跳是很危險的唷。】

我聽完後馬上轉過身去把美里『安撫』好,然後我們就隨著奈寧商會的佣人進入了這商會僅有的兩間房間。

【小子!你怎麼沒告訴我你認得這老闆娘呀?】

亞瑟在進入房間後邊整行裝邊問。

【我想說到了再說呀,而且老闆娘不在的話,我想告訴你,你也不見得會信吧?】

【這老闆娘是新基德王國出了名的,你知道嗎?】

我搖搖頭。

【你大概是頭一個給她看上的男性吧?!相傳以往有很多男性想追她,像是王宮貴族啦,其他商會的大老闆們啦,等等之類的,但她都一一拒絕,被人冠上了「瓦里斯的冰山」的封號呢!】

【冰山。。。】

【就是呀!因為瓦里斯商會你不要看它好像小小的,但幾乎賣的都是新基德王國和欽崴德大森林兩個地區最重要的基礎物資呢!像是木材的進出口,農用種子的販售與交易,金屬物材的交易都是這個商會最大呢!】

天呀!我難不成真的認識到了一個女強人?

【在這個國家甚至傳出,只要能娶到冰山為妻,那就等同可以操控這個國家了。】

【這未免也太誇張的傳言了。】

【我倒不這麼認為,畢竟有太多的基本物料都在這個商會的掌控中了。】

【其他商會都沒有掌控嗎?】

【有是有,但都拼不過這商會,聽說是冰山的手腕非常好,把那些貴族弄的服貼服貼的。】

【咳咳!人家才沒有這個性趣唷。】

奈寧走了進來。

【啊,誤會,誤會啦。】

亞瑟急忙地更正。

你會說為什麼奈寧可以沒敲門就走進來?

因為我們也只是把行裝拿到屋內,還沒有關上門,男人嘛!房門並不是第一優先要關的事項。

【呵,沒關係,我也知道很多人是這樣在講我的,確實,我拒絕了很多貴族的求婚,甚至是幾近於逼婚,那是因為我很重視與我心靈的契合度,和至少要有一個人可以收拾魔物的應對能力的男人,而親愛的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嗯?這小子有一個人收拾掉魔物?】

大叔!你別聽的這樣仔細呀!

我使了眼色給奈寧,希望她能明白我想要低調。

【呵呵,我沒這麼說啦,我說的是能有應對能力呀。】

【哦?那妳要怎麼判斷這小子有呢?】

【亞瑟先生,您可聽過一句話叫不要探知女人的秘密嗎?】

【。。。】我 & 亞瑟。

【乖,是了,我是來提醒你們等會用餐時全商會的人都會參加,這是為了讓大家在我不在時至少可以認得各位所辦的,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這是當然的,請務必讓我等參加。】亞瑟拍了拍胸脯保證著。

【那用餐時間差不多再過四小刻,記得別遲了呀!】

說完奈寧就轉身離開房間,不待我們回應。

【小子,女人的秘密還是別知道太多的好。】

【呵呵。】

雖然那是『我要求』的就是了。

用參時分,奈寧向全商會在場的人士介紹了我們一行四人,說我們會在這住上一段時日,請大家不要把我們當成是陌生人士,然後再帶著我們一桌一桌的去加深印象。

總感覺好像是在台灣看過的友人的結婚儀式呀?!

說起那位友人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他兩千零三年來到日本東京獨自觀光,他說這叫自由行,有天他來到了我在當學徒的木工店參觀,想說要買個紀念品回家。

他的日文講的非常標準,標準到我都覺得到底是他是日本人還是我自己才是,當然對於關東腔和一些用語他肯定是聽不懂,但至少能做基本的溝通就可以彼此聊起來了,所以我請師傅給我一個機會幫他制作他心目中想要的木工藝品。

他不算年輕,我當年才十幾歲,而他是個三十歲的人,他的要求我還記得,但現在講那個只是浪費唇舌,重點不在那件事上,而是他在二零零八年舉辦了婚禮,他居然邀請我去參加,而且還是特地跑來日本找我直接當面給我邀請函的。

雖然那年我也不過才二十出頭,但我父母親看在對方親自飛到日本來給邀請的份上,給了我旅費讓我去參加他的婚禮,想起來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那天他拿著我親自雕給他的木工藝品,當然,那年技術不純熟,可是他卻很滿意,而他在婚禮會場拿出來展示,還在大家面前介紹就是我的作品,真的讓我非常地榮幸但也感到有些羞愧,因為那個作品真的,呵呵,黑歷史吧。

之後我們彼此互相的聯絡,他來日本玩時,我會幫他找好便宜又好住的地方,並且當他的在地導遊,為此我還作了挺多的功課就是了,雖然我覺得他的日文程度應該是不用我幫他啦,只是你懂的,他就是喜歡與人有聯結,所以特別請我幫他,而我當然也不希望失去這樣的友人,所以我母親在那之後常對我說,人要珍視與他人的緣份,嗯,真的。

雖然我不知道我現在有沒有做到啦,但我想盡力地在這個世界重新來過。

【今天就這樣吧!雖然想早一點找到精靈魔法使,但現下也沒有目標,只能先收集情報了,小子,你休息吧,有些情報不是你可以拿到的,我走啦。】

我懂,我真的懂,再會大叔。

【早點回來呀,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要我去扛你回來,但請千萬別這麼做。】

【哈哈,你這死小子。】

被他玩弄了一下我的頭,他就離開了商會。

大叔離去後,我來到了兩位妻子的房間。

【哦?都整理好了呢!】

【哼!】

【親。】

美里一臉不開心,而露絲則是閉上眼睛希望我親她的表情。

我就稍微地完成了她的小心願,然後來到了美里的身旁坐著,然後露絲也跟著坐到了我的旁邊。

【哼,走開。】

我沒有說話,默默地把露絲往旁邊稍微推靠了一下。

美里又靠了過來,唉,我當然不會不識趣地問她幹嘛靠過來,以我早年和她相處地經驗判斷,她現在就只是想要一個人靜靜但又不希望孤單。

所以我試了把手伸到她的蠻腰上放著,而她也沒有掙脫。

【哥哥,你就這麼喜歡三妻四妾嗎?】

通常美里會這樣問,肯定都是陷入了牛角內。

但我直到離開家裡,我也沒有辦法應對這個情況,所以我現在該怎麼回答好呢?

【。。。】

【如果你真的要三妻四妾,你會不會是因為不愛我了?】

其實我是不太懂女性為什麼老是要一直地需要男性很肯定地表示自己很只愛她或很愛她,畢竟我所看過的卡通和漫畫,越來越少看到男主角會被問不愛女主角,反而是女主角(們?)都在搶奪著無可奈何的男主角。

或許這類的後宮劇會讓劇情看起來不會這麼死沉,畢竟要是男主只愛女主一人,那這卡通肯定會死沉死沉的,能想像嗎?就是當其他女性也看上了男主後,男主一臉嚴肅地說,抱歉我已經有了女主了,然後再也不甩這其他告白的女性,拜託!這不僅會很死沉,然後還會造成一種現像,那就是男主身邊最後會只剩下『好基友』與一名女主,你要是宅『男』你會想看到這情況嗎?

肯定不想。

我看卡通是來看爽的,不是來看基情四射的!

這大概是多數人的心聲吧,除了某些劇情宅外。

不管如何,既然卡通和輕小說的走向都已然開始邁入了草食男主被肉食女性們爭奪的時代,那我們宅男們該怎麼面對現實的女性呢?是的,我現在困擾的點就在這,我該怎麼面對美里這樣的問題呢?

【哥哥!你不要發呆呀!】

啊!看來是我思考太久了。

【抱、抱歉。】

【你現在還愛我吧?】

【當然呀!】

【騙人!你是因為我問了才這麼說的,一點真心都沒有,原來美里在哥哥心中是根本比不上露絲的。】

瞧,女性同胞們,妳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呢?

【才沒有呢,妳在我心中也很重要呀!】

【是呀,只是『妹妹』般的重要。】

【現、現在是老婆啦!】

【那你證明給我看。】

美里兩眼直瞪著我,我到底要證明什麼?

親她就能證明?老實說我困惑了。

有人說男性的腦是來解決問題的,所以當他聽到要證明或是抱怨的時候,男性會想著我要怎麼證明或我要怎麼解決這個抱怨。

而女性的腦是靠感覺與感受的,所以當她想要證明或抱怨的時候,女性會想著男性要給我一個我可以相信的感覺或你就專心聽我抱怨,理解我的感受就好。

那現在的情況就是我到底該怎麼給美里一個相信我愛她的感覺?

【要多久?】

美里有點等不及了。

【美里—】

我牽起了她的手。

【我知道妳愛我是不同於家人的愛,以前我是妳哥哥,我不能逾越那個門檻,這樣會讓父母難堪,但妳大概也知道我也是很愛妳的對吧?】

【嗯。】

【至少妳需要我的時候,我多數都在妳身邊。】

當宅男的好處之一就是這樣而已。

【嗯。】

【而現在我有離開妳嗎?】

【誰知道?】

【那個誰在哪?快出來,幫我一個忙。】

【噗———】

美里笑了出來。

【哥哥,你很老梗耶,這種爛梗你也用的這麼開心呀?】

【只要妳能笑,這就是我的幸福。】

【哥哥。。。】

【雖然我無法給妳什麼,因為我現在真的什麼也沒有,但妳願意和我一直牽著手嗎?】

【不、不就在牽了嗎?】

【以後呢?】

【問你呀。】

【露絲也要牽!】

露絲的一句話讓我和美里互看了一眼後笑了出來,露絲也跟著笑了。

是呀,我很笨拙,我確實無法漂亮地處理男女關係,但我是真的很認真地看待這個被莫名帶來這個異界的親妹妹和害怕孤寂的美少女露絲。

我珍惜她們,所以我也希望她們能活的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