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7

第十七話 - 奪返神之書 其二


話說,這家咖啡店的樓上空房還真不錯,該有的舒適設施都有,至少比起前些天都睡野外好太多了。

不過要我說來唯一的缺點就是。

我左邊躺著露絲,右邊躺著親妹妹。

露絲躺在我身旁我是很習慣了啦,但親妹妹躺在我身旁?!?!

【哥哥,想來一發嗎?】

嘖!這個色鬼老妹,真沒想到她居然這麼色!

【等,我想問一下,我記得我死去那年,妳應該已經二十二了呀?而且好像比現在高。】

【嗯?我幾時那麼老了?】

【咦?妳生日不是公元一九九二年五月六日嗎?】

【蛤?哥哥,你是認去哪個妹妹了呀?!連你親妹的生日都會忘唷!】

【咦????】

【我的生日可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十六日呀!你到底記去誰的?說!】

【呃?!】

奇怪?我不可能會記錯呀?要是她不是我妹,我怎麼可能講的小時秘密她都能應對如流呢?

【該不會我還有一個妹妹?】

【臭哥哥!你去哪認來的?】

【慢、慢著啦,露絲還在睡呀!】

【姆!!!!】

【不准妳欺負露絲的主人!!!】

【哎—不要,露絲,妳不要跟著參戰呀——————————】

一個早上,被兩個女人的戰爭包圍著,我那帥氣的臉龐恐怕是變醜了吧?哈——

我躺在床上,這時露絲和美里已經都去準備開店事宜了,美里,啊!也就是咪醬是說。

【哥哥就該好好被我養,給我乖乖留在房間內!】

所以我現在才躺在床上無所事事。

我再次閉上了雙眼。

【少年。】

【誰?】

【你很想知道為什麼你會記錯妹妹的生日嗎?】

【你是神吧?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

【呵呵,時間有限,我只回答你這個問題,其他的你自己想吧。】

【哎??】

【你的親妹妹確實是她沒錯,但她並不是你原來世界線的那位妹妹,是的,她是平行於你的原先世界的另一個世界的妹妹,這樣懂了嗎?】

【所以我原來的妹妹還在地球?】

【正解。】

【那為什麼兩人會差五歲?】

【本神只能和你講蝴蝶效應,剩下你不要多問了。】

然後我就突然睜開了眼睛。

【靠!給他逃了!】

【給誰逃了?】

【嗯?】

美里正在更衣。

【咦?】

美里看了一下我,再看了一下自己。

【呀!哥哥真H。】

【喂喂!不帶這招的吧?】

【唉嘿!】美里擺出吐舌姿勢。

【唉,別玩弄哥哥呀!】

【人家喜歡,還有早餐在旁邊桌上,記得吃。】

【嗯嗯,謝謝妳。】

【笨哥哥,晚點見。】美里開了門回頭給了我一個小鬼臉,說了話後就離開了。

我吃著美里幫我準備的早餐,明明就是妹妹的味道呀!

到底平行世界的爸媽是發生了什麼事??

還有我本來世界的爸媽又怎麼了???

好在意呀!

【主人,您不該繼續苦惱過往之事。】

【艾薇兒,妳還是看不下去啦?】

【我等只覺得主人的私事不應該過問也不該參與而已,但主人,請專注於現在您該做的事。】

【也、也是。】

【現在得搜集情報,首先魔法劍士亞瑟人在哪,再來是神之書在誰手上,對吧?】

【我是不認為主人應該要在乎魔法劍士到底在哪,但神之書如果想知道的話,我與彼得會努力探尋的。】

【喔喔!對齁!那拜託了。】

【主人,請再更善加利用我等好嗎?】

【唉呀,我不喜歡講利用這兩個字嘛,我把妳們當成我的夥伴,我的老師。】

【。。。】

艾薇兒無言地看著我。

【怎、怎麼?】

【主人真特別。】

【露絲也這麼說。】

【也罷,主人只要多加培養己身的魔力量,我等會盡力幫您的。】

【謝謝妳們。】

艾薇兒等沒有回應,大概是不曉得怎麼回應吧?嘛,我不在意這事。

我打了兩下自己的臉頰。

【嗯,不能這樣子混著!我該好好練習一下雪風才是。】

據龍神所說,雪風可以發揮上位精靈七到八成的力量,這樣就夠了嗎?

【主人,我等的力量能否發揮完全其實有部份也取決在您的魔力量,七至八成指的是您現有的魔力量最大可以發揮的程度。】

【謝謝妳的解說,艾薇兒。】

我拿了一顆蘋果給她,她微笑地抱了起來開始吃著。

當然我也沒忘記其他三人,我分別把三顆蘋果也擺好來,然後其他三隻馬上就冒了出來開始開心地吃著。

【妳們這麼喜歡蘋果呀?】

【對我等而言,蘋果就如同人類世界的糖,愛吃,但不可以常吃。】

【會胖?】

【非也,吾主,蘋果對吾等來說算是獎勵,吾等沒有辦事卻拿到獎勵,這是不對的。】

彼得難得說話。

【但對我來說,你們陪在這樣的我身邊,就該獎勵了呀!】

【無功不受祿!我等也是有尊嚴的!】薩爾趾高氣昂地說著,但嘴巴還是一直吃著蘋果。

【鑽嚴,鑽嚴!】

【是尊嚴!!】

【兩位,想吃就安靜地吃,不要爭吵。】

艾薇兒發揮了好像精靈統帥的感覺。

【好吃,好吃,要快點吃,快點吃。】

【哼!】

【呵呵,想吃我會買的,這段時間就先辛苦你們了。】

這蘋果畢竟是美里放在早餐餐盤內的,不知道為什麼放四顆。

【話說,我還真不習慣居然是平行世界的更年輕妹妹來照顧我呀!】

【主人,有什麼不好嗎?】

【艾薇兒,這種感覺很奇妙呀!明明就是同一人,但卻不同時間出生,可是卻記得一樣的回憶。】

【雖然不是很瞭解,但主人,神之書的下落找到了唷!】

太快了吧!

【在哪?】

【終焉島。】

【那是哪呀?】

【日出方海面上的最邊境之島,再過去就是混沌的世界。】

【混沌不是被勇者給滅掉了嗎?】

【是的,但所謂的滅掉並非是真的消失,而是被封印住了,而封印的大門就是終焉島。】

【嗯,以我的理解,妳聽看看對不對。】

【是。】

【也就是說我們這個大陸還在混沌的包圍下,只是有個大結界被張了開來,然後門口是終焉島?】

【類似,因為混沌並未包圍大陸。】

【好奇妙的封印呀?】

【會嗎?主人,終焉島離此處至少有三年以上的路途,研判當年搶了神之書的人,直接前往了終焉島。】

【不可能吧?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麼前些日子的混沌怪物會出現在我的眼前呀?】

【不明。】

【嗯,看來得前往終焉島才能知道了,如果讓彼得帶我用飛的話要多久呢?】

【吾主,以您現有的魔力量不足以一次就能到達終焉島,有可能會於途中落於海面。】

【呃,我可不想在海上漂流呀!】

我沉思了一下。

【大概要多少才能從現在這裡直接飛到島上而且還能戰鬥呢?】

【吾主,您現有的魔力量是 12817,要能到達島上並保有戰鬥能力,恐怕預測要 38000 以上。】

【十多天才加了一千多呀,這樣看來最少要再過兩百多天了?】

【主人,不建議您在此地無作為地等候。】

【也是吼。】

艾薇兒講的沒錯,我在這無作為的時間,拿著神之書的不良份子可不是吃飽閒著呀!

總之既然已經有了基本方向了,那麼就可以決定幾時要出發了。

【彼得,我還是想見見魔法劍士亞瑟,能幫我查查他在哪嗎?】

【吾主,您已經見過了。】

【見、見過了?】

【山上的大叔。】

【。。。誒?!?!?!】

一連串地驚訝衝擊後,我提振了精神,寫了封信放在了美里房間桌上,然後就從她房間的窗戶飛了出來。

據彼得說,這一小段路我的魔力量是非常充足的。

所以我決定獨自前往,當然我已經做好被她倆罵的心理準備了。

回到了我見到亞瑟大叔的山中小屋,跟我離去時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呀!?!

【請問亞瑟大叔在嗎?】

【幹什麼?咦?你這小子!又肚子餓?】

【不、不是啦,我是真的來拜訪您的。】

【哦?看你知道我的名字的份上,想必打聽過我了吧?】

【嘛,總之我算是有點小趕時間,能否入屋內詳談呢?】

【好吧!既然你四處打聽我,肯定有要事,進來吧!】

【謝謝。】

我坐在了當時吃鹿肉的桌子旁。

亞瑟端上了牛奶放在我眼前。

【說吧,要是這要事沒什麼,我還是醜話說在前頭,最好是給我滾。】

【這要事我想您應該不會覺得沒什麼的。。。】

我把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從正人先生和霏紅小姐的事,講到神之書被奪走的事,和我妹妹就是他的店的店長的事。

【哈!沒想到你居然也認得正人那小子呀!而且我家小咪居然是你妹妹!】

【碰巧,碰巧的。】

【不過。。。】他的表情馬上轉了一個樣。

我吞了下口水,雖然不見得我會打輸他,但是和他比試什麼的我並不想。

【那本耀光之書居然被偷了,而且還在終焉島上,這個可不能當做沒聽到了。】

【您也這麼覺得嗎?】

【廢話,當年我這流派的師祖跟隨第三代勇者和書本的主人,我記得叫什麼來著?梅森。皮登亞爾斯?好像是這名字,一同擊退了混沌和魔王軍,並把魔族困在了魔土大陸,把混沌封在了終焉島上。】

【分開的原因是因為兩者碰在一起會變強嗎?】

【是的,假如讓混沌碰上了魔物,會變成抓狂的魔物,那種強度並不是我等可以輕鬆應付的。】

【但勇者他還是擊退了!!】

【我只能說,聖劍的威力非同小可,再加上勇者也有神之加護,不然要只花十多年就分開那根本是痴人在談夢。】

【聽說神之書封印了大多的混沌?】

【這我不知道,但神之書確實是解開終焉島封印的鑰匙之一。】

【之一的話,那還需要其他的條件?】

【嗯,不過鑰匙已經在島上的話,只怕其他條件對那個有心人來說並非困難。】

【看來要快點趕往島上阻止他了。】

【慢,你現在前往只怕也來不及,我們得找齊人手才能去。】

【要什麼樣的人呢?】

【我身為魔法劍士的繼承者,自然是要前往,這由不得我拒絕,另外還要找到精靈魔法使與最少能拿的起聖劍的勇者。】

【神之書的使用者不用嗎?】

【你傻呀?書都被拿走了,你找那種人有用嗎?】

【也、也是。】

那也就是說我不用去囉?

【主人,您身為精靈魔法使,不對他說嗎?】

。。。。。。

「什、什麼?我沒聽清楚!」

【主人。。。】

「再說有我這麼弱的精靈魔法使嗎?」

【主人,您比上一代的精靈魔法使強太多了。】

「真假?」

【咳!怎麼了?瞧你好像在自言自語。】

【沒、沒什麼啦!那亞瑟大叔,現在該先從哪做起呢?】

【嗯。。。總之我得向王國稟告這事,你先回小咪的店裡吧,要住多久隨你便。】

【是、是的!】

【事不宜遲,出發吧!】

亞瑟大叔隨手拿了一些他的行裝就出門了。

【來!上馬來!】

【好。】

有馬可坐我何樂不為呢?但事後我錯了,快馬加鞭的奔馳下,回到了王都咖啡店時,已經過了六天的時間,而且我的屁股快散了。

【主人————————】露絲看到我眼淚狂噴了出來並且衝過來抱住我。

【哥哥!】美里則是喊了聲之後就默默地走到我身旁賞了我一巴掌。

痛。

【下次再丟下妹妹,我就和你絕交!】

【呃,我沒有丟下妳們呀!我不是有寫信嗎?】

【說到信,那封看起來就像是要把露絲留在我這並且你自己要去送死的信是怎麼回事?】

美里邊說邊扭著我的耳朵。

【痛、痛——】

【好了,小咪,有要事要談。】

【大叔!】

美里總算放開了我的耳朵。

然後我們四人在店長室內談了一會。

【大叔,你真的要去?】

美里問著。

【嗯,這事有關係到我的繼承誓言,所以我一定得去,這店就交給妳了。】

【但、但我也要去。。。】

【什、什麼?妳一個女孩子家,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幹什麼?】

【因、因為哥哥也要去呀!】

【這小子?說起來,為何你能知道這些情報?還有到底為何你也要前往呢?】

【呃。。。】

露絲這時在我的腿上哭累了睡著。

【哥哥!】

【小子!別裝傻!】

【因為我就是那神之書的繼承人。】

【。。。】

【哥哥。。。】

一會後,亞瑟大叔一個措手不及把我的衣領連同我的人拉起了離地面一段高度,而露絲也因為這樣跌落到了地上。

【痛!】

【大叔!別、別這樣!】

【小子。。。】

【我、我沒什麼好說的,反正書確實被偷走了。】

【主、主人?】露絲痛醒了後看了看周圍,然後馬上發現了不對。

唰的一聲,露絲手上的風刃架上了亞瑟大叔的脖子上。

【哦?這奴隸不弱嘛!】

【露絲,取消魔法!】

【對主人有惡意的,露絲都要殺掉。】

【。。。】在旁看著這一切的美里頓時傻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哎,大叔,書都被偷走了,我也沒辦法,你這樣在這把我殺了也只是徒增你的惡名而已,不是嗎?】

【哼,你小子腦袋轉的到挺快的,確實,我在這殺了你對我的店並沒有好處。】

【那。。。】

【哼!】亞瑟鬆開了手,露絲也把風刃給取消了。

【主人!姆———】

【好了,露絲,他不是真的對我有敵意,別這樣。】

【唔——】像是個貓受完驚嚇後放鬆的樣子,她黏在我的懷裡。

【妳、妳這奴隸,不要黏哥哥這麼緊啦!】美里反應了過來衝來我旁邊拉著露絲。

【咪醬!不要這樣,她只是擔心我而已,而且我心中已把她當成我妻子了。】

【哎?】美里愣住。

【主人,愛你。】

【小子,娶奴隸並不犯法,但你可知道要娶奴隸有什麼限制嗎?】

【有、有什麼限制?】

【首先要有國王等級的特赦令,赦免奴隸的身份,再來你還得找個最少有頭有臉的人幫你證婚,最後當然就是有人願意幫你把你的身份證件更換了。】

【那我只差國王特赦令而已嘛!】

【那有頭有臉的人你找到了?】

我指向亞瑟。

【噗哈哈哈,小子,我不會幫你證婚的!想的美!】

【大不了我去找正人先生。】

【別以為他會幫你,你知道這個證婚要背負多大的輿論嗎?】

【我才管不著。】

【你管不著,但別人可就不會因此幫你了,小子,你想娶奴隸當妾的話倒是沒這限制,但當你的第一個配偶,你別想了。】

【可我也沒其他女人了。】當我講完這話,我才想起了奈寧姐。

【哥哥!我不是女人嗎?】美里這時更生氣了。

【小子,你要娶小咪的話,先過我這關!】

【大叔!!!!】

【別鬧了,現在不是講這事的時候吧?】我決定要阻止這事的發展。

【小咪,男人要慎選呀!尤其妳又叫他哥哥。】

【那是另個世界,他本來就是我哥哥呀!】

【哦?】亞瑟上下打量著我。

【我還是反對。】然後講出了這話。

【管你的,臭大叔,你不讓我和哥哥在一起,我就死給你看。】

【哎!別這樣呀,小咪,好啦好啦,大叔我都隨妳意好嗎?】

【這才對嘛!】

我無言地看著這一切,難道都沒有我可以發言的地位嗎?

我是物品嗎?唉。

【小子,這樣好了,咳咳!身為一個成熟的父親,應該要為心愛的女兒尋找她的幸福,你要是願意娶小咪,我就幫你證婚,怎樣?】

【耶!大叔,我愛你!】

幾時變成了父親和女兒的戲碼了?我怎麼跟不太上,我的腦筋好像要燒掉了。

【小子!說話呀!】

【我還未成年。】

【誰說未成年不能結婚的?】

【咦?】

【這世界只要女性成年,就可以選擇她想要的結婚對象並結婚,你不知道嗎?】

【我、我還真的不知道呀!!!】

【哥哥真笨。】

【妳沒資格講我吧,親愛的『妹妹』。】

不過最恐怖的是,露絲一語不發地用手抓著我的腿上肉。

有點痛呀,露絲。

【要、要我娶妳可以,但妳雖名為正妻,可是露絲在我心中才是正妻,妳、妳懂嗎?】

露絲聽到這句話後,手稍微放鬆了點。

【哼!那又怎樣,只要身份登記上我是正妻,她就永遠不能和別人說她才是正妻!】

這、這倒是啦,但露絲對此似乎沒有反應,看來她是能接受的。

【那決定囉?明天就去辦婚禮吧!】

【哎哎?都不用準備的嗎?】

【小子,你到底是不是活在這世界呀?】

【大叔,哥哥他很笨的,只有我瞭解他。】

【姆———】

露絲的意思大概是,我也瞭解主人,吧?

唉,我無奈地攤開了雙手,表示隨便了啦。

隔天,婚宴場地果不其然地就在這咖啡店。

許多人都跑來慶祝,然後在亞瑟大叔的證婚詞下,我和美里親了婚約吻,且因為要納露絲為妾,所以象徵性地親了露絲的臉頰。

最後由亞瑟大叔把證詞拿給我們三人蓋手印後,婚禮儀式結束。

之後剩下的就是我要拿這證詞書去欽崴德大森林辦理身份變換,還有在新基德王國辦理婚宴證明,與美里的身份變換。

露絲則完全不需要改動。

所以,反正都是要去皇宮,我們三人就跟在亞瑟後面往皇宮方向前進了。

亞瑟在皇宮前和我們道別,而我們三人則是往皇宮旁邊的身份事務局進行更換身份與拿取證明。

想當然地,我們辦的速度當然遠快於亞瑟,所以我們就自行先返回了咖啡廳,而今天不營業。

【就這樣,我也有了人生第一位妻子了。】

我拿著證書感嘆著。

【哥哥!你這什麼意思?你是說還有第二位囉?】

【哎?】

【不要欺負主人!】

【妳這小妾滾一旁去,這是夫妻間的對話,和妾沒有關係!】

【美里!不要這樣。】

【哼!】

【妳們關係要好一點呀,不好的話,我只會選露絲唷!】

【哥哥!】

【主人。。。】露絲笑著趴在我腿上。

【算了,在你眼中,我始終都是『妹妹』。】

【不是這樣的,只是妳會魔法嗎?】

【不會。】

【會劍術嗎?】

【不會。】

【會騎馬嗎?】

【也不會。】

【那妳就這樣跟我去可能是戰場的地方,妳要我怎麼安心?】

【。。。這也不能代表你只會選露絲呀!】

【我選她是因為她會風魔法,妳昨天也看到了,要逃難或什麼的露絲都比妳厲害多了。】

【所以我沒用囉?】

【妳當然有用呀,妳不是說要養我嗎?那妳就要好好賺錢,不然怎麼養我?】

【我不要這種有用啦!嗚呀———】

我拍了拍露絲,露絲就去旁邊坐著了。

【大叔也不放心讓妳前往呀!】

【你會保護我不是嗎?】

【妳希望我為了保護妳被殺死嗎?】

【呃———】

【戰場上什麼事都會發生,沒人會知道,妳什麼都不會的情況下,只是徒增我和大叔的死亡風險而已。】

【話說回來,為什麼你也要去?】

【唉,那本書是我現在這個人生的家傳寶書,我有必要去奪回來。】

【大叔會幫你奪的呀!】

【妳會希望哥哥是一個這麼不負責任通通丟給別人的男人嗎?】

【我只希望你能一輩子愛著我陪著我,我才不在乎你是什麼樣的男人。】

【咳咳,小子,講再多都沒用啦!】

【哎?大叔?!你幾時在那的呀?】

【還、還是大叔瞭解我。】

【小咪,妳也真是的,幹嘛嫁給一個還不瞭解妳的男人呢?】

【因為我愛他好幾十年了。】

我聽完頓時傻著,那是兄妹之愛對吧?對吧?

【哦?可是那應該是兄妹間的家人愛吧?】

【不!我一直把哥哥當男人看待,雖然他沒有把我當女人看待。。。】

難怪以前妳三番兩次都想『偷襲』我。

【我這一生只愛著這個男人!就算要和他去死我也無所謂!】

【小咪。。。唉,小子,帶上她吧。】

【大叔?!這太危險了吧!況且這店?】

【這店還有人可以接,不用擔心,只是你倆是夫妻吧?我看小咪是就算你會死在戰場上,她也要親眼看到的那種。】

【嗯!】

【美里,我確實不瞭解妳到底對我有多深愛,這點我很抱歉,只是這路程會很辛苦唷,妳也不在意?】

【才不!】

【那妳能和我保證能好好和露絲相處把她當姐妹嗎?】

【。。。如、如果你能一直愛我的話。。。】

【這不是當然的嗎?妳不是我妻子嗎?是的話我怎麼可能不愛妳?】

【不是假話?】

【妳不是很瞭解我?那妳看我像說謊的樣子嗎?】

【不像。】

【最後答應我,有危險妳就和露絲快點逃,知道嗎?】

【主人!】

【不要!】

反應上露絲果然比較快。

【小咪!這我也不得不講了,男人就該讓心愛的女人活著,妳再任性,我也不想帶妳去囉!】

【哪、哪有這樣的啦!】

【就是這樣!】

【唔———好,我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了。】

【露絲,答應我好嗎?】

【。。。,既然是主人的命令,露絲會遵守的。】

妳這小妞,妳當我沒聽出來嗎?

【那好,這是命令!務必遵守!】

【姆———】

妳們倆,到底懂不懂這趟旅途的危險呀?還是妳們把這趟旅途看成是新婚旅行了?

【話、話說回來,大叔,國王說了什麼?】

【喔,是了,國王好像也已經得到這個消息了,因為各國間都有些亂象的回報,看來過一陣子有可能會舉辦國家高峰會議呢!】

【國家高峰會議。。。】

【就是國家間彼此決定未來走向的會議。】

【就算是彼此敵視的國家?】

【那當然,要討回領土或討回什麼都可以在會議上直接討要,只要多個國家元首或最高權責代表同意,被討國就要繳回該領土。】

這比聯合國還聯合國呀!難怪世界幾乎沒有太大的戰爭是這樣來的呀!

【那這會議幾時會舉辦呢?】

【沒有詳訂,恐怕最快也要年後了,小子,我們還是得先出發制止這一切才行。】

【那、那勇者呢?】

【喔,差點忘了,國王說會再試著召喚看看的。】

【只有新基德王國能召喚嗎?】

【畢竟現在好像只有這國家才有聖劍了。】

原來是有聖劍才有召喚權呀。

【聖劍不是傳說有三把嗎?】

【呵,誰知道另外兩把在哪?說不定都被神收了回去。】

【也是啦,強大的武器還是不要隨便放在人類手中才是。】

【聽你這樣講好像頗有感觸呀?】

【呵呵,以前的世界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

【話說,我可以去拔看看嗎?】

我突然想到這個點子。

【咦?倒也不是不行,反正拔不出來也無妨。】

【但不是會像正人先生一樣被封殺嗎?】

【那是前王國的國王,現在這位不會這樣做了。】

【也就是人人皆可挑戰?】

【哈,是這樣沒錯,只是要經過推薦申請。】

【那就有勞大叔了。】

【你這小子還真會利用我呀!】

【好說、好說。】

此時的美里和露絲在旁邊友好地聊著怎麼裝扮自己才好,看來她們是因為插不上嘴所以才討論起了女人專有話題吧?

也好啦,至少她們倆和平相處,我也就有空處理眼前這個大麻煩。

一個當年父親留給我的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