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6

第十六話 - 奪返神之書 其一


我現在人在巴波拉山岳地域,這是要去龍神谷的必經地域,這裡的山脈每個應該都比富士山高,因為全部都白雪皚皚的。

但你要是問我有沒比有埃彿勒斯山高,我只能和你講,你問我,我是要問神嗎?

總之這山岳地帶幾乎沒有人煙,其中的一處山腳位在新基德王國和拉法納帝國與欽崴德大森林的邊境區域。

就是當時我想著辦法要怎麼繞過的地方。

而在這地域的日出方,是一大片的沼澤地帶,我是沒去過,但據說那裡充滿著魔物。

群山圍繞,白雲流逝如水,而我卻只能暫時在此喘著氣休息著。

我問了艾薇兒,魔力不足是大約還有多少。

她說。

【主人,這是個大概的量,魔力不足大概是還有三成左右,而魔力缺乏則是只剩一成不到,最後則是魔力枯竭,請盡量不要用到魔力枯竭,這對您和我們都是不好的。】

【那就請妳多注意我的魔力量囉。】

【遵命。】

說完,我看向還是一樣把腿無償出租給我躺的露絲,她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山脈。

【露絲,妳怎麼了?】

她聽到了我的問話,頭低下被風吹的頭髮都遮住她的美麗臉蛋。

她用手撩了頭髮並固定在耳後後說。

【要是這裡有妖精可以生存的地方就好了。】

【很美是嗎?】

她點點頭繼續看著遠方。

【但這裡只怕沒有水果可以給妳們吃。】

【那並不是很重要,只是我好希望能把族人們都帶來這生活。】

嘛,對於比人類更會魔法的妖精來說,吃的確實不是很重要,反倒是有個安穩的生活地點比較實在。

【或許先找到妳母親比較重要?】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如果她和她母親都無法在此生活的話,恐怕要叫整個族的都過來,也不是個辦法吧?

【不。】

她搖了頭。

我知道是為什麼她說不,但那個理由我實在不能接受就是了,可我也沒有理由強迫她改變觀念。

【露絲,別去想了,我們還得先拿回那本神之書才是,不然恐怕不止妳的族人,我們人類們也會有存活危機。】

【嗯,知道了,主人。】

雖然她嘴上是這麼說,但她還是依然地望著遠山。

這感覺其實我懂啦,看著遠山就會覺得自己好渺小,這時如果可以俯看山腳,那會有種莫名地感傷與成就感。

我想登山者大概想要的應該是這種成就吧?

只是我現在也不是登山者所以我也沒什麼成就感,但如果我是的話,那現在那些挑戰埃彿勒斯峰的肯定會氣死,因為我用飛的就可以到了。

不過說起來,我要休息到什麼時候呢?

好冷耶!

【露絲,妳不冷嗎?】

【有主人,我就不會冷。】

【是、是嗎?哈啾!】

【主人,給!】薩爾蹦出來給了我一個東西。

【喔!好溫暖。這是什麼?】

【炎融岩。】

【那不是應該很燙嗎?】

【主人,您在想什麼?您有我,拿著這東西只會是溫暖的才是吧?】

【也、也是啦,我只是怕露絲會燙傷。】

【那您拿好就好啦!】

【我會注意的!謝謝你,薩爾拉斯。】

【哼哼!】

瞧他一臉得意貌,算了。

【露絲小心別碰到唷。】

【好的。】

【唉,今年的十歲真的是好漫長阿。】

【主人,怎麼如此說呢?】

【露絲,從我拿到燄華開始,我就一直奔波,我明明只有十歲啊!】

【主人比較特殊吧?】

【這麼說可能也是,不特殊的話就遇不上妳這樣的好女人了。】

【討、討厭啦。】

露絲輕輕地打了我的頭一下。

【討厭什麼?】

【露絲會害羞的。】

【這裡只有精靈和我倆,妳害羞什麼呢?】

【人家就是害羞。】

看來是露絲對言語上的抵抗力不夠,不,是十分枯竭!!

我決定再玩玩她。

【真怪,連愛愛都做給精靈看了,妳居然會對這點害羞。】

【不、不要說了!】

她為了堵住我的嘴,直接彎下腰來親吻著我。

妳好樣的啊!

雙唇交融了一陣子後,她紅著臉抬起了頭看著我。

我懂,我懂,但我不給,唉嘿!

【主、主人壞心。】

露絲看我故意把眼閉上,她如此說道。

【說好了要禁慾的。】

【哪有?明明還在白天。】

【但現在我需要休息啊。】

【嗯———】她開始扭動著腰發出嬌聲。

【忍著!】

【姆———】

露絲一個生氣就把我的頭從她的腿上放到地上,喔!痛!!

會痛是比較級別的,就好像你睡在地板上,但有人把你的枕頭給直接拿走,然後再讓你頭放在地板上,

你肯定也會覺得不舒服會痛的。

如果你不會,當我沒說好了。

【露、露絲?別走啊!】

【忍住!】

哎?!?妳也玩這招?!

看我的!

我舉起手搔起她的腰,她笑的跑離開我,當然我怎麼可能放過她呢!

【不、不要!癢癢!】

【不癢,我追著妳幹嘛?】

【走、走開吶!】

【不走,誰叫妳不讓我躺在腿上。】

【那、那是主人活該。】

【居然反抗主人?!我搔———】

【啊哈哈哈———別、放、放過露絲啦!】

【那給我大腿。】

【討、討厭。】

露絲放棄了,把大腿擺好了坐姿。

我故意親了她大腿內側一下,她整個人瞬間地發了個顫抖。

【躺下吧。】

【嗯、嗯。】

不是說要休息嗎?我又自己浪費了體力,唉。

在重新充滿了精力之後,我再次抱起露絲開始往新基德王國飛去。

我還是得先找到那位魔法劍士,最少學一下劍術嘛!

當然我不可能降落在城鎮中,那太明目張膽了,而且我也不確定有沒有人在抓捕我。

畢竟當時可是眾目混亂的注視下,大家可能都知道混沌怪物是追著我的。

所以我落到了位在巴波拉山岳地帶的新基德王國內的山腳,打算從山腳開始慢慢推進到王都。

我落到了地面,往前步行了一小段路後,路旁居然有棟房子。

雖然有點老舊的木造房屋,但看的出來還有人在此生活。

我立即去敲了敲門。

【請、請問有人嗎?】

【有人嗎?】露絲學我叫著。

【幹什麼來著?】

一位大叔開了門,就真的是大叔樣,我只能這麼形容。

要是我前世活到這個歲數,我大概也長這樣吧。

【您、您好,我想討點肉吃。】

我說著並拿出了基德銀幣一枚。

【這裡沒肉!滾!】

說完就把門關了起來。

有沒有這麼兇惡呀?我也有付錢的意思呀!就算真的沒有,也好聲好語的講一下就好了嘛。

【兇什麼呢?】

艾薇兒難得有點生氣樣。

【哼!人類就是這樣啦,除了主人外。】

薩爾,你後面那句肯定是剛剛才想到的吧!?

【爛人,爛人。】

好好,露米我知道妳的意思了。

我看向露絲,只見她好像比我更生氣,氣到要把房子拆了!

我摸摸她。

【走吧,人家不肯給,我們也不好強要。】

【沒見過這麼沒禮貌的人!】露絲還是把話『大聲地』講出來了。

【妳說什麼!】門再次打開,裡面的大叔拿了把斧頭走出來質問。

無禮的人絕對不允許別人講他無禮,不信,你可以試看看,但後果會怎樣,我不在地球,你不要找我要我負責唷。

【就—】我按住露絲的嘴。

【沒、沒什麼,您可以先放下武器嗎?我倆只是肚子餓而已。】

【哼!肚子餓就講呀!進來!】

我不肚子餓我和你討肉幹嘛?

無奈下,走進了屋子。

【給!吃完就離開,不要再這逗留,另外,也不要給我錢,我用不到!】

講完大叔就轉身去看起來像他工作室的地方忙著。

【嗯,這什麼肉?很好吃呢!】

【鹿肉。】

咦?鹿肉有這麼好吃嗎?雖然我也沒吃過,畢竟在日本鹿可是國寶阿!雖然僅限某地區的鹿就是了。

【大叔,謝謝你啊。】

【別煩我!吃完快滾。】

看來是在研究什麼吧?我那身為工程師的朋友就是這樣,一埋頭苦幹時旁人只要吵一些,他就開罵。

雖然我也沒什麼資格講別人就是了,如果要是有人在我組裝模型時在我旁邊亂,我可能也是會一拳給他死的。

你會問妖精吃肉嗎?

我會說,我不知道,因為露絲也確實在啃著鹿肉直說好香。

但參考的妖精也只有我身旁這一隻,喔,不,是這一位,我的內人,露絲小姐。

總之享受完鹿肉後,肚子反而更想吃別的。

看來還是得去鎮上找吃的了。

再不打擾大叔的情況下,我和露絲離開了這,順手幫他把門帶上後離去。

要是我是勇者,我肯定把他家抄了,笑。

心裡突然想到RPG遊戲內的勇者老是去抄村民家,就突然笑了一下。

我和露絲用風魔法在低空飛了一小段路後,來到了一個城鎮。

一個沒有城牆也沒有柵欄和石板路的小城鎮。

我肚子餓的不想細看,直衝餐館,好險,有一間在營業著。

【老闆,一枚銀幣可以吃多少東西就送上來吧。】

【喔,瞭解,請旁邊找地方坐阿!】

我讓露絲先圍起了頭巾,我可沒這麼傻,老是在買頭巾的!

一會後,送上了六道菜色,外加一鍋雞湯。

還蠻。。。貴的。

但我並不想問老闆是不是在坑我,因為我還記得旅社老闆娘告訴我的『別和當地人起爭執』。

所以我和露絲就靜靜地吃著。

普通家常菜,沒有特別的調味,就是可以入口但不算難吃的那種。

雞湯的雞肉有點老硬,湯的味道也沒有說很鮮,嘛,老雞吧?

不管如何,我真的不覺得這有一枚銀幣的價格!真的。

露絲表情也顯露著不好吃。

【嘛,鄉村嘛,走吧。】

【嗯。】

你能體會嗎?就好像帶著女友或老婆去到一個景點然後興致昂然地準備享受可能會有的美食時,才發現景點外賣的烤山豬都比這好吃多,而且重點是烤山豬還免費!!!

真是有點厭惡的感覺,然後露絲是個好女人,真的。

我沒有後悔發誓不丟下她,我更沒後悔我選了她。

雖然她也不是完美無缺啦,畢竟她不會煮飯。。。

總之帶著失望,立馬離開了這個『傷心地』。

之後低空飛行在無人的街道上,兩旁都是農田,這種感覺讓剛剛的不愉快消失了。

再次過著露宿野外,吃著『家常菜』的生活,我們於十一天後來到了新基德王國的王都。

在這,我要打聽的是魔法劍士的消息,雖然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但魔法劍士應該挺有名的,如果在這待上幾天,應該最少也會聽到很多人重覆歌誦他的名字吧?

不過說是這樣說,我身上的錢也不知道能否撐到那個時候。

【主人,要先找住的嗎?】

【其實我還不確定...畢竟我想找的人也不確定在不在這。】

【找誰呢?】

【魔法劍士。】

【男的?】

【可能是女的。】

【姆--】

欸---露絲小姐,妳都不擔心我會玩起BL就是了。

【不過最主要的還是身上沒多少錢。】

【和奈寧拿?】

我其實蠻想吐嘈她說為什麼不加個姐字的,但想到她的年齡是兩百三十多歲...

【這不好吧?人家也有經營上的困難度阿。】

【那,露絲去工作!】

【妳要去工作?不怕一個人?】

【主人當然要一起。】

【我未成年耶。】

【露絲不想一個人工作!】

【但工作就是一個人啊!】

【為什麼?】

我該怎麼和她解釋這東西?

而且露絲以妳的身分和種族加上外貌和身材,在這裡的工作大概可能也許只會有一種吧。

【總之,不行!就算妳可以帶我去好了,我也不要讓妳為別人工作。】

我不否認我的佔有慾很強,但這也是考量到如果露絲生了孩子,我怎麼知道她會是誰的種呢?

不過這是我假設肯定是那種工作的前提下就是了,但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工作可以讓露絲安全上工的。

【主人,那有再召人呢!】

我順著露絲手指的方向看去,是間咖啡店。

這裡也有咖啡店?

在露絲的強制拉人的情況下,我進入了這異世界的人生第一間咖啡店。

櫃檯是位女性,穿著讓我傻眼的衣服,是的會讓我傻眼的只有我前世才會看的到的服裝或東西。

『女僕服』!!

而且還是很可愛的那種。

【主人,主人,好可愛的衣服,不知道露絲穿起來合不合適?】

妳穿什麼都好看,這是我的真心話。

【哎呀,看來這位奴隸小姐想要在本店工作是嗎?】

櫃檯的女性探起頭來說。

【嗯,我要賺錢養主人。】

【不、不是這樣的,是我還未成年,所以要工作只能靠她了。】

我急著說明。

【這樣啊,呵呵,請和我進來吧,我是店長,名叫小咪。】

【看妳們是要教我咪炭或小咪親都可以。】

我,我有點無言以對了,這已經不是讓我傻眼的程度了。

除了店長是這樣的女性,當然店員也都是一律女僕裝,至於衣服的差別只在於顏色而已。

我倆隨著店長步入了後方的辦公室。

【喔呵呵,別緊張,這只是面試而已,來坐吧。】

店長搬了兩張椅子給我和露絲。

【兩位第一次來這種店嗎?】

【是的!】露絲非常興奮。

露絲妳到底知不知道工作是什麼啊?

【那這次要應徵的是哪位呢?】

【我、我、我!】

露絲開心地舉著手喊著。

【小主人不用嗎?】

【我、我就免了,我未成年不好意思讓您違法。】

【哦?我覺得你可以啊,反正這國家也沒什麼在管成不成年的。】

【意思是我可以和她一起打工?】

【可以唷,只是猜想你的奴隸一定沒有身分證,所以如果要讓她當正職的話,就得借用一下你的啦。】

【但我的身分證是欽崴德大森林的耶!】

【那也無妨唷!反正只要有人頭登記就好了。】

這種店,你敢在地球上隨便給她錄用嗎?我肯定不敢。

【我倆也沒地方住唷!】

【沒關係,本店樓上空房還很多。】

【不會做一些怪生意吧?】

【沒有,沒有!】

妳又知道是什麼怪生意了?看來不太可信啊!

【露絲,還是算了吧!】

【欸~~】

【小主人,你哪裡覺得不好是嗎?可以提出來問沒關係啊。】

【是嗎?那我提囉,我要露絲晚上只能和我睡同一間房和床,而且不能強迫露絲做她不想做或我認為她不可以做的事。】

這兩點真的很重要。

【這樣啊,那可能薪資會稍微少一些唷,因為有時候客人的要求會讓你的奴隸覺得不想做。】

【那沒關係,只要店長能答應,我就和她在這上班。】

【好的!那來填資料吧!】

店長看起來很輕易地答應了,但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一個月多少薪資呢?】我邊填邊問,反正還沒簽名押手印都不算。

【二十七銅兩個人。】

也就是一個人十三銅。

這算多嗎?其實我也無法衡量,畢竟這是我第一份打工。

【幾號給錢?】

【嗯,每二百個時段給一次。】

【了解。】

【還有問題嗎?】

【有,我在哪工作?】

【你當然是在我身邊工作啊!】

【收銀台?】

【哦?你居然知道收銀台啊!】

慘!一時習慣。

【以、以前有人告訴我的。】

【是唷?那奴隸小姐,妳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露絲。】

【那妳以後改叫小露。】

【不要!】

【咦?不好聽嗎?】

【不是,露絲是主人給的名字,我不想換。】

【小主人,勸勸她吧,我去幫妳們找制服套看看。】

店長說完就起身進了旁邊的小房間,看來那是庫房。

【主人,我不要換!】

【對我來說,妳沒有換阿,但對店家來說,這是他們保護妳的手段唷。】

【?】

我就知道。

【露絲,我是不知道妳現在是在想什麼,但我總覺得不是很對勁,雖然我剛剛在那張契約上也註明了我所說的條件,但這不是分好工作,我有這種感覺。】

【主人...】

【啊,我沒有要責罵妳的意思,總之,凡事不讓妳嘗試也說不過去,既然要試,我還是寧可妳在我看的到地方試。】

【愛你!】

【那乖,換個小名而已,沒什麼的,好嗎?】

【嗯,一切聽主人的。】

【露絲,妳要是有什麼不開心的地方記住我以前給妳的命令,妳要自由地活著,這個也是告訴妳,別人也不能傷害妳的自由,知道嗎?】

【好。】

【雖然我可能囉嗦了點,但我也是很擔心妳的。】

【露絲明白的,主人對露絲非常的好。】

露絲的個性我很清楚,就是一個害羞寡言怕寂寞的美少女,但對她怎麼愛上我的我還真得摸不著頭緒了。

【露絲,我問妳,妳是怎麼愛上我的呢?】

露絲臉又紅成一團,但一直到店長走出來後,她都沒有講。

【好,來試看看吧!】

我和露絲分別進了不同的房間試穿制服。

當然,對我來說肯定特別大件。

【唔—看來要再改一下,我量量。】

店長開始拿起旁邊的皮捲尺量著我的各種體圍。

【好!我馬上幫你改。】

店長說完後就用看起來很開心似的手舞足蹈地拿著我剛剛穿的管家衣服去修改了。

【主、主人,怎、怎麼樣?】

露絲走到我面前,這身淡藍色為主要色調的女僕服,真的很適合她,我已經像是拼命用相機狂拍的攝影師一樣,用雙眼狂記錄這樣的打扮。

重點是不知道是店長的主意還是這套衣服一定會有的配件,露絲的頭上有著貓耳,而身後當然有著貓尾巴。

【咳,露絲,妳可以擺這動作然後喵一下嗎?】

我擺了給她看。

【這、這是什麼動作嘛,不過既然主人想看,那———喵———】

我當場記下了這一刻然後眼前一片黑地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後。

【嗯?】

【醒啦?】

【店、店長?!】

【呵呵,沒想到你這麼會玩呀?】

【咦?露、露絲呢?】

【她已經在外場作訓練了唷。】

【那、那我也得快點。】

【不用,你的工作就是陪我。】

【?!?!】

【我不是講過你的工作就是在我身邊嗎?】

【呃——好像有這樣說。】

【本來嘛,你這樣的未成年怎麼可以來工作,所以我把你放在我身邊,就算別人要來查,我也可以說你是我弟弟之類的,要順便照顧你。】

【原、原來如此。】

【不過你居然會懂那種姿勢呀!】

【。。。】

【說,你是不是見過所謂的日本人?】

【沒、沒有唷!】

【你的眼神出賣了你唷,快講。】

【我、我是有見過一位啦,不過那已經是位大叔了。】

【果然啊,我就知道除了我之外還有日本人!】

【?!?!】

【不過,你也沒問什麼是日本人,看來。。。】

糟!被套話了,這店長不簡單啊!

【老、老實說,我是轉生的日本人。】

【什、什麼!!!!!!!!!!!!!!!!】

店長驚訝地大叫,我耳朵差點聾了。

【哎哎!轉生是什麼感覺呀?會痛嗎?有看到神嗎?神長什麼樣子?】

店長一下子問了超多問題。

【秘、秘密!不過店長,妳也是被召喚來的?】

【切,這有什麼好秘密的呀?不過我確實應該可能是被召喚來的吧?】

聽店長這樣講看來和正人先生來時,順帶了霏紅小姐是一樣的情況?

【店長本名叫什麼呢?】

【咪醬!】

【不是吧!】

【你、給、我、叫!】

我感到店長背後滿滿的夜叉呀!!!我叫!我叫就是了。

【咪———咪醬。】

【乖。】

【對了,你快點試一下衣服吧!】

我馬上從咪醬的腿上爬了起來,這是我剛剛才想到我一直都把咪醬的腿當枕頭。

【瞧你嚇的,呵。】

咪醬轉身拿了她改好的衣服給我。

我拿去房間換好後,嗯,蠻合身的嘛,而且這房間居然有鏡子!

以前我的兩個家都沒有這東西說。

我趁機照了照鏡子,呃,這是我嗎?以我前世的標準,這根本就是一個帥哥嘛!

老實想想也是啦,父親本來就是標準地英國紳士型帥氣鬍渣大叔,而母親至少也是騎士團之花。

有這兩人優秀的因子,身為長子的我不可能會醜去哪。

該不會。。。

咪醬有嚴重的正太症吧?

我膽顫心驚地走出了房間。

【呀!!!】

咪醬尖叫地衝過來拼了命打量著我。

弄的我都害羞了起來。

【意內——】《Hint:日文いいね類似於中文好棒或讚的意思》

【你,以後都留在這吧!我會給你很高的薪資的!】

【不、不了,我還有其他的要事等著我辦,我只是現在缺錢。】

【露絲對吧?】

【嗯。】

我不是刻意在說露絲很花錢唷,而是沒有她,我可以拿這一枚金幣活很久,但有了她,我總是得顧慮她睡的地方,偏偏可以接納亞人的旅店都偏貴。

【嗯,你有什麼事要辦呢?能說說嗎?】

【這個真的是秘密,請恕我無法回答了。】

【好吧,那你打算在這做多久?】

【做到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情報後。】

【那如果你明天就得到呢?】

【我還是會做到領薪資的。】

【那你剛剛講那麼多幹什麼?】

咪醬有點不爽。

【哎——】

【你前世一定是個宅男對吧!】

我點頭。

【唉。】

不用這麼失望吧?

【我告訴你,女性最不喜歡聽男性囉唆的好嗎?你這樣的個性,露絲居然會跟著你?!】

【原來妳有聽到啊?】

【你以為這裡隔音很好唷?】

【。。。】

【還有氣勢!你的氣勢去哪了?一開始擺出的那個氣勢呢?所以我才說宅男真的很沒用!】

我能講什麼?現在揍她一拳幫宅宅們出氣?

但這樣被她一直講,我倒也是心有不甘的。

【算了,你就乖乖留在我身邊,我倒也不是不能養你一輩子。】

什、什麼?要我給妳養?

【我說了我還有要事要辦的!】

【誰管你!肯定不是什麼大事,至少看在你現在的長相上,讓我補足一下留在日本時身邊都是草食男的遺憾。】

【那關我什麼事呢?】

我開始有點火了,我的事不是大事?這可是牽涉到這個世界還能否住人的大事呀!

【兇什麼?你現在最少可是有求於我唷!我提出我的條件有什麼不對嗎?】

【我有求於妳是基於妳需要找人的份上,工作契約也簽了,表示妳我只有工作上的關係才是吧?妳憑什麼提條件?】

【蛤?你不怕我現在就把你和你那亞人奴隸給丟去大街上,然後還要你賠我衣服嗎?】

【妳怎麼這麼不講理?!】

【怎樣?!】

一副就是高校妹在學校看到宅男後的樣子。

【妳現在幾歲?】

【關你屁事?!】說著順便用腳踹了我一下。

以她的身高來看,差不多一米六一,大概是女子高中生。

【還在唸高校吧?】

【你、你怎麼知道的?】

【別小看上班族宅宅呀!】

這是氣勢回到我身上了嗎?

不過我到底在幹什麼,現在不是做這事的時候吧?

會這麼說的原因是,我剛說完那句話,就把咪醬給壁咚了。

【。。。】咪醬撇過頭去臉紅著。

【看著我呀!】

【幹、幹嘛啦你?走開好嗎?不然我要告你性騷擾唷!】

【告呀!話說我為什麼要轉生到這了還得受妳的氣呀?】

【我、我也只是寂寞嘛,嗚———】

咪醬開始哭了。

但這時千萬不能對她放鬆,不然又會被她怎樣這就難講了。

【妳會寂寞?妳長的也不差,這裡隨便找個男的陪妳不就好了?】

【我、我真的長的不差?】

【不然咧?雖然沒有露絲好看,但至少也是個可以當偶像歌手的長相了。】

【你、你是第一個對我這樣說的男人。。。】

呃。

【餒,我問你,你可以當我男朋友嗎?】

【我有露絲了。】

【她只是個奴隸吧?】

【但我愛她。】

【這、這樣阿,我又要一個人了嗎?】

抱歉,我對女子高中生雖然也有憧憬過,但我現在可是有專心一致愛的人。

想著想著,我離開了壁咚的姿勢。

【你不要離開我!】

咪醬馬上抱了過來。

這世界雖然不是日本,但既然妳已經過來了,最少也學學霏紅小姐嘛!

不過話說回來,她也才高中生而已。

【害怕是嗎?】

咪醬在我背後點點頭。

【誰不怕呢?我轉生過來時,我也很害怕啊,但妳都開店了,妳總是要習慣的吧!】

【這店又不是我的。】

【不管這店是不是妳的,妳都是掛名叫做店長的不是嗎?】

【帶我走。】

真的無法和女子高中生講理,真的。

不僅是她們的腦袋裝的都是些浪漫的事外,更是很希望對方可以順著自己的意,卻又不希望對方不強勢。

一種處在麻煩年齡的少女。

【我現在不會走,我還得打聽魔法劍士的下落。】

【魔法劍士?你是說亞瑟大叔嗎?】

【亞瑟?該不會手中還拿著王者之劍吧?】

【噗,你在想什麼呢?呵呵,他可是這城內最有名的劍士唷,並且擅長三種屬性魔法呢!】

【妳認識他嗎?】

【當然!他可是這家店的真老闆呢!】

【哎?!?!能帶我去見他嗎?】

【。。。現在你是有求於我了吧?】

【拜託!】

【那帶我走。】

【。。。】

我感覺到一股滿滿的涼意,這女的很會抓機會。

【我怕露絲會生氣,請恕我無法答應這條件。】

【那你就慢慢自己找老闆吧。】

嘖!似乎就是當我肯定找不到,不過我的確不太想浪費時間,可是我也不想帶這麻煩少女走。

【總之,先工作吧!】

我打算先撇開這話題,還是當天和尚唸天經好了。

反正既然這店的老闆是可能是我要找的魔法劍士,那麼總有一天他會來查帳之類的?

【你忘了你的工作就是陪我嗎?】

【。。。】

我又忘了,我的工作就是陪她,嘖!

【那,請咪醬吩付工作內容吧。】

我擺出了管家模樣。

【這樣阿,那幫我按摩,最近我的肩膀很痠痛呀。】

說著她褪下了她的制服到露出她那骨感的雙肩。

皮膚雖說不是白犀,但也至少是同為亞洲黃種人中算白的了。

【不用把肩露出來吧?】

【你是要按還是不按?】

這意思是叫我不要囉唆是吧?好好好,我按!

我就開始了雙手與她肌膚的親密接觸,這肌膚著實地光滑,比起露絲的還要有彈滑性。

按了一會後,似乎是我前世有學過木工,加上今世老是在鍛練的關係,手指的力道可能是揉捏的剛剛好。

沒有聽到咪醬抱怨一聲,只聽到她輕微嗯嗯哼哼的聲音。

不知道露絲看到這個畫面會不會把這咖啡店給砸了?

應該不會吧?

【前、換前面一點。】

咪醬說了這句我不假思索地雙手往前。

沒想到一滑,呃,她那豐滿的雙乳,雖然一開始見面時不知道有多少罩杯啦,但至少現在摸上去,應該有E吧?

【按、按。】

她把自己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臂,好吧,我是聽說女性的胸部越大肩會越累,既然『雇主』都這樣要求了。

我也只好開工了。

不過,怎麼可能就這樣無限地按摩下去呢?總覺得一定會有什麼突發事件,快來吧!

我看了那麼多漫畫和小說,一定都有的事件呢?事件呢!?!

經過了漫長地等候,咪醬整個人都已經渾身發熱氣喘歔歔地躺在我懷內了,結果,我期待的闖入事件呢?

【餒—】

【怎、怎麼?】

【去床上好嗎?】

【不不不,再怎麼說我也只是在按摩!】

【就是在床上幫我按全身呀。】

這怎麼想都很危險,我絕不背叛露絲!

【不不,這好像有違反工作職場倫理呀!】

【你都未成年在這打工了,還說什麼呢?】

【妳也只不過比我大上幾歲而已不是嗎?】

【不管!】

咪醬站了起來,惡狠狠地瞪著我。

露絲,快進來救我。

不!不對,我怎麼可以期待一個自己要保護的女人來保護自己呢?

快呀!我的腦袋,小說看了這麼多,漫畫卡通也都看了,怎麼可能找不到方法呢?

突然靈光一閃。

【咪炭小妞,這麼想要是嗎?】

我靠近她的臉問。

【。。。】她臉上紅暈更紅了,並且微微地點頭。

【但是呀,妳想呀,妳再怎樣也還是店長,怎麼可以長時間不在崗位上呢?】

【她、她們可以處理的很好的。】

【但露絲可沒有呀,說不定現場發生了什麼需要妳處理的事呢!】

【才、才不會呢,人家現在就想要。】

【想要什麼?】

【你、你明明知道的。】

【我未成年怎會知道呢?】

【你、你少唬了啦,還、還有為什麼你開始這麼油嘴了?】

【為了不傷害美麗的妳,所以只好請妳忍耐一點啦。】

【我、我真的。。。美麗?】

【那是當然的,咪醬,妳是我見過人類女性中最美的了。】

【嗯哼?我才不信呢。】

【那要怎樣妳才信呢?】

【吻我。】

我不客氣地就吻了下去。

一會後。

【如何?信了嗎?】

【嗯。。。人家信你就是了。】

【那可以忍耐嗎?】

【嗯。】

【好!】我馬上離開了她的臉,然後打算去開門看看露絲。

【你剛剛都在騙我嗎?】咪醬轉身拉著我。

【我可沒有騙妳呀!只是妳答應我要忍耐的,那我很是擔心我那奴隸想去看看,不能嗎?】

【你的心裡根本沒有我對吧?】

我心裡是真的沒有妳,但我這樣講,她一定會爆怒的。

【我倆也才剛相遇,妳要我心裡有妳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那、那要怎樣你才肯帶我走?】

【老實講,我要走的路很岐嶇,這不是妳這美少女該跟隨的,但露絲不一樣,她是我的奴隸,她只能跟著我。】

【我也可以忍受的!不管路怎麼難走!】

孩子,妳真的明白岐嶇的意思嗎?

【就算妳眼前一堆魔物?】

【咦?!】

她露出一絲害怕的神情。

【看吧,還是算了吧。】

【不!我、我還是要跟!】她轉為抱住我。

【妳再多思考幾天吧,我不會這麼早離開的。】說完我把她抱著我的手拉開,開門走了出去。

我是個壞男人嗎?不,我是個宅宅,怎麼也不像是壞男人的宅宅,我不喜歡把他人的生命當成開玩笑地帶走。

【主、主人!】

露絲看到我就衝了過來,手上還拿著飲料杯。

【還好吧?】

【嗯,有點難懂。】

【妳是說很難理解這到底在幹嘛是吧?】

【嗯嗯嗯!】

【沒關係,妳就照著做就是了,妳快先送飲料吧,免得客人等久了。】

【好———】

我坐去了收銀台,在那發呆。

【喂!別在這發呆好嗎?】

一個女性的聲音朝著我的右耳開著砲。

我轉頭一看,當然還是個女僕店員,只是不同於店長咪醬,她是個有成熟風韻的女性。

【我、我——】

【你什麼?滾開啦!客人要結帳好嗎?】

【是、是!】

我離開了收銀台。

這裡有我可以待的地方嗎?我本來就只是陪露絲來應徵而已。

我再次打開了店長室的門。

裡面的景色讓我充滿了歉意,那是正在擦拭著身體的店長,嗯,抱歉!

【抱、抱歉!】

我退出關上了門。

不到一會,門打了開來,裡面伸出手把我拉了進去。

【咪醬?燈不開嗎?】

裡面黑成一片,剛剛不是有燈嗎?為什麼關掉了呢?

然後我突然感受到我的下半身被襲擊著。

【慢!剛剛不是說要忍耐嗎?】

我慌忙護著下身講著。

但咪醬沒有回應,反而把我的手拉開而且用木魔法把我的手固定在門上。

這是什麼PLAY?

【露—】

不待我叫,咪醬的木魔法也把我的嘴纏住了。

然後,大家都懂的。

你可能會問我為什麼每次都不反抗。

我只想說,第一次是我不想傷害拉克絲,這是真心的,所以我不反抗。

第二次是我就算反抗了,那只會讓奈寧姐難堪,以後得不到她的幫助,那就麻煩了。

而這一次,黑漆漆一片,我雖然明白對艾薇兒來講,這根本沒什麼,但身為一個女性的咪醬都已經如此了,我再讓她受傷,恐怕她會拿刀砍了我吧?就算她會受傷或因此死亡。

你可以講我是藉口一堆,但身為一個男性,不應該對主動求愛的女性有反抗,我覺得這才是『保命』的方式。

反正男人嘛,只要洩了,女性再怎樣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雖然我被咪醬整整玩了至少三回合。。。

【把我留在你身邊好嗎?】

咪醬躺在我的懷內說著。

【妳會有生命危險的,我說妳到底懂不懂?】

【就算有,我也要跟著你。】

【是因為我的長相?】

【更是因為只有你覺得我美。】

【咦?這裡的標準不一樣嗎?】

【哪來的一樣?我這樣的長相根本就是醜女,所以我才沒有去服務客人呀!】

【啊!】

難怪她不出去也沒人會講什麼。

【妳都沒想過妳還能回日本嗎?】

【怎回?聽亞瑟大叔說最少也要集滿三十六位魔法師,然後還得讓他們願意為我施法。。。】

【那還挺簡單的不是嗎?比起拯救世界來說。】

【不簡單,這三十六位魔法師並不是隨便找就可以的。】

【那妳怎麼來的?不就是代表他們有集合過一次?】

【來不一樣,來這只要六名魔法師就夠了。。。】

【。。。】

這也差太多了吧?

【所以我是回不去了,況且我來這都兩年了,我的朋友早就高中畢業了吧。】

說著說著,咪醬開始流著淚水。

也就是就算回去,也沒朋友了的意思?但朋友不是可以再交嗎?

【朋友可以重新交吧?妳還這麼年輕。】

【你當我們女高中生有活的這麼輕鬆嗎?】

她抬起了身體對我吼著,看來是過的很辛苦。

【每天還得早起幫家裡弄早餐,還得梳妝打扮,還得噴上微微地同儕們再用的香水,帶上瞳擴片,裝上假睫毛。。。】

【(中間略)回到家還得弄晚餐,打掃家裡,寫功課。。。】

【妳是有弟妹要照顧是嗎?】

【不是,是我母親癱瘓在床,而家中我是長女,我能撒手不管嗎?】

我摟抱住了她。

【人都有各自的辛苦,但比起那些,妳可能更想要追著自己愛的人走是吧?】

她哭泣著點頭。

【唉,但是露絲在我身邊也好幾次遇上了危險,妳就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嗎?畢竟妳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不想好好活下去觀光嗎?】

【你說的我哪可能不明白?我總算放下了照顧母親的職責,雖然有過這樣的想法,但我也還是想回家的呀!】

【那就好好活著———】

【這樣還是回不了家呀!況且,我如果就真的回不了家,我發誓我才不要單身過一輩子。】

她的眼神很堅定地告訴了我,她不想寂寞地活著。

【先讓我見見亞瑟大叔吧?】

【為什麼?】

【因為他是老闆呀!妳要走,總是得他同意吧?】

【。。。,說、說的也是。】

大小姐,妳真的明白嗎???

【還有,妳本名叫什麼呢?】

【咪醬。】

【真不說?】

【你知道了,還是要叫我咪醬唷,好嗎?】

【嗯,這我答應妳。】

【人家本名叫—黑田美里。】

【!!!!!!!!!!!!!!!!!!!!】

【美。。。美里?!】

【怎、怎麼?不是說好要叫我咪醬嗎?】

【妳是不是有一個哥哥?】

【是有呀!不過前些年他死在東京的道路上,說是為了救一個孩子。。。】

天呀!我居然上了自己的親妹妹?!!?!?而且她來這兩年了????

母親還癱了?!

【我,我的本名是黑田洸,是妳哥哥呀!】

【。。。】

【你、你可以在騙我呀!】

【我騙妳幹啥?】

我細數了她與我小時的秘密回憶。

【嗚哇—————————哥哥!!!!!!!!!】

【這、這該怎麼說?我居然上了自己的親妹!】

【人家願意給你上。】

【不是這樣說的呀!】

【嗚啊———————————】

經過了一會的安撫後,她平靜了下來。

【哥哥會帶妳走,但妳要明白,哥哥是有使命的,所以生命隨時受到威脅。】

【只、只要能和哥哥永遠在一起,美、美里怎樣都可以。】

果然還是單純地兄控呀!

【我還以為妳幾時變成正太控了。】

【?!討、討厭啦!】

她雙手不斷地輕輕搥著我,這種感覺好久沒有了,真懷念。

【原、原來哥哥一直都知道呀。】

【知道什麼?】

【人家很愛你。】

【怎麼可能感受不到呢?但為兄的還是希望妳能走上正途,所以乾脆一個機會讓自己和宅宅混在一起了。】

【笨、笨蛋!人家那時多麼地心碎呀!】

【就是這樣才正確呀!】

【哼!哥哥,你為什麼死了呢?】

【我也不曉得。】

【那天看到你的遺體,媽都哭到癱軟了,爸則是掩著淚幫你處理後事。】

【那妳呢?】

【不告訴你。】

【誒?】

【話說,媽她怎麼癱瘓了?】

我還是想知道母親為什麼癱瘓這件事。

【媽她不能接受你的死啊!每天都來回青森和東京,你知道嗎?】

【這也。。。】

【最後母親為了趕上新幹線,結果在月台滑了一跤,好在命是救了回來,但就是傷到了脊椎。。。】

【媽。。。妳何必呢?妳和爸怎麼沒有阻止?】

【阻止有用嗎?你難道不明白媽的個性還有在家的地位嗎?】

【也、也是啦。】

【那妳這樣被召喚過來,那家裡怎麼辦?】

【人家怎麼會知道?】

此時我的臉大概是一個囧字吧?

【嘛,先穿好衣服吧!】

【再來一回。】

【不行!知道妳是我親妹妹後,我更不想做了。】

【知道你是我親哥哥後人家更想做了。】

【就知道頂嘴!】

我輕輕吻了她的額頭,好像也是因為這樣她才乖乖起身穿衣服。

【帶我去見大叔吧?】

【他今天不在這城。】

【咦?那幾時回來?】

【不知道,但他回來會通知我。】

【那只好多住上幾天了。】

【到底怎麼了?哥哥,人家也想知道你到底在忙什麼?】

【唉。。。】

我把一直以來的經歷有省略地大致上和美里,喔不是咪醬,講了一遍。

【誒??!?!這麼說,哥哥要是不救世界,這世界會毀滅嗎?】

【也不到毀滅啦,只是可能無法住人而已。】

【那、那就讓它滅吧,在那之前,哥哥先找好三十六個魔法——】

【不可以!如果我不知道這事,我大可放著不管,但我已經知道了,我就不該丟下這個責任。】

【哥哥。。。】

此刻店長室門打開了。

【店長,我們該下班了。】那個衝著我罵的女僕帶著全部人含露絲來到店長室報告。

【喔,今天也辛苦了,有些人該拿薪水了吧?在店內等一下,我拿給妳們。】

【謝店長。】

然後除了露絲外都離開了這房間。

【主、主人,你為什麼和店、店長?關係這麼好?】

【吃醋嗎?】

【吃醋是什麼?好吃嗎?】

這樣呀!

【不好吃唷,心會酸酸痛痛的。】

【那露絲現在心確實酸酸痛痛的,醋好難吃!】

【呵,過來。】

露絲乖乖地走到我身邊。

我把剛剛的一切都和她講了,當然沒有講我背叛她的事,不過我想就算講了,她也不會生氣吧?

這是我的猜想,還是不要賭好了。

【好複雜!】

【妳呀,只要知道我不會離開妳就好。】

【嗯。】

說完她雙手抱著我。

【有偷情的味道!】

呃?!?!

正當露絲要開始質問時,咪醬進來了。

【嗯?雖然我知道你們是這樣的關係,但哥哥,作為一個愛著你的妹妹還是會很生氣的唷!】

【我、我似乎看到了咪醬妳身後冒出夜叉呀!】

【姆———】

【露絲,妳別和她爭啦!】

【哥哥!!!】

【主人!!!】

唉,我來到這世界是走女難相嗎?

不過。。。老妹,妳不是早就高校畢業了嗎?

突然想到正人先生被召喚的年代,我莫名的釋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