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3

第十三話  -  聖劍傳說與精靈試驗 (上


不知道有沒有被通緝的我,到底經過關隘會發生什麼事呢?

我不是很想賭這一把,要是賭輸了,我就算了,露絲也會有危險的。

不,我也不能有事!因為我有事表示露絲肯定也會出事。

所以該怎麼做?

偷藏在過路人的騾車內?也不可能,因為就算有人肯讓我藏好了,來往的車輛根本幾乎是一輛也沒有。

強行突破?是可以啦,用艾薇兒的力量怎麼突破都可以,只是突破後呢?

這不就相當於告訴了衛兵『快來抓我呀!』,我覺得這也行不通。

畢竟就算這邊的衛兵不能出國境好了,也不代表如此高調的我能進入對面的關隘呀!

有沒有可以繞過去的路呢?

【有唷!】

嗯?露絲?

【妳再說一次!】

【有可以繞過去的路唷!】

【不、不是,妳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我想瞭解您在思考什麼,所以看起來是妖精族的能力讀心術也覺醒了。】

【妳確定不是為了抓外遇?】

【您都已經外遇這麼多次了,我早就放棄了。】

【講的好像我往後隨便找個女人上,妳也不在乎似的。】

【那您是希望我在乎囉?】

【我只希望妳可以幫我擋掉時就幫我擋掉,不要像奈寧姐那次一樣,同流合汙就好了。】

【嘿嘿,誰叫那個誘惑這麼大。】

【。。。】

【回到原來的話吧,哪裡可以繞過去?】

【看那邊!】

我順著露絲的手指方向看過去。

【妳確定那可以走?】

那是一個山凹口,感覺上是可以爬上去,但如果有這麼簡單的話,衛兵哪可能不知道呢?

畢竟那凹口又不是離關隘多遙遠,就算騎馬我看也不用一小刻鐘就可以到了。

【沒有人在看守阿!】

【是藏起來了?】

【真的沒人阿!姆———】

對我不信賴她說的話,露絲有點不開心了。

【不是我不信妳啦!是妳知道的,半年多前我們也以為門口出去沒有人———】

露絲明白我想說的事。

【那露絲飛過去看看!】

【不可以!】我拉住剛要飛起來的她。

【為什麼?】

【妳現在飛是想被誰看到呀?】

【咦?】

【妳要乖乖聽我指示,知道嗎?】

【嗯嗯。】

說完她就黏在我身旁,看來是想要藉此緩和一下自己的緊張吧?因為她的身體有微微地顫抖著。

【艾薇兒。】

【主人,我在。】

【聽到妳這平穩的聲音,真是讓我心情也安穩了不少。】

【謝謝主人的誇獎,那——怎麼了嗎?】

【妳有辦法可以得知那山凹口能否平安通過嗎?】

【這簡單,請稍微等候我一下。】

說完,她從我的左肩上跳了出去後消失在我眼前。

【只要有樹的地方,艾薇兒都可以知道那裡有什麼唷!有什麼唷!】露米莉亞在我頭上爬來爬去地說。

她很好動,反正也不會痛,我就隨她爬了。

【嘖!好煩呀!】反倒是薩爾拉斯,似乎對露米莉亞這樣好動很不爽,弄的他比露米莉亞來之前更煩躁了。

原來是這樣阿,水火不容並不是因為火很火爆,而是因為水太好動!!

【好啦!露米,乖乖坐好。】

我對露米莉亞說著。

【是的唷!是的唷!】她說完就坐在了我頭上。

【誰准妳坐在主人頭上的呀!】薩爾爆氣了。

【嘛嘛,你也坐上去怎樣?】

【這、這怎麼可以!】

【反正露米都安份下來了,你就忍忍嘛。】

【好、好吧,主人。】

呼——

【主人,山凹口有人類挖的陷阱,不建議通過。】

【有陷阱阿!】

【啊!對不起,主人,露絲差點害主人受傷害了。】

【沒關係,妳也是有在想辦法的,謝謝。】

我親了她額頭一下。

【嘿嘿,露絲有派上用場嗎?】

【有唷。】

【嘿嘿——】

她又開始花痴了。

【陷阱什麼的燒了不就好了?】薩爾如此說著。

【那並非一般的陷阱,而是魔法陷阱。】艾薇兒對著薩爾講。

【那不簡單?我用水從那些陷阱上面把大家送過去就好啦!就好啦!】露米在我頭上悠哉地講著。

【會觸發嗎?】我問。

【主人,您該擔心的不該是觸發的問題,而是您能憋多久氣,還有會不會被敵人看到的問題。】

艾薇兒,妳真是可靠阿!

憋氣呀!我前世為了通過游泳課,我好歹也練習到了可以憋著氣游到二十公尺呢!

但現在我連海邊都沒去過,實在有點難講阿!

正當我還在思考怎麼做的時候,這時起霧了,雖然不濃,但聽艾薇兒向附近的森林打聽的結果是。

這個時節非常容易有淡霧的出現,因為是淡霧,所以伸手還是可以看的到五指,當然能見度也有大約五公尺到七公尺左右。

啊!

【露米!薩爾!】

【在!】

【是唷!】

【你們倆個能不能把這霧給加到超濃呢?】

【怎做?】

【不知道怎麼做,怎麼做。】

【嗯,簡單就是露米放薄薄的水,薩爾放中等的火,反正能起水蒸氣就好了。】

【水蒸氣?】薩爾 & 露米彼此同聲問。

【嘛,你倆先試看看吧!】

他倆就照著做,然後這霧氣開始在我週邊越來越濃了。

【這就是水蒸氣呀?】

【蒸氣!蒸氣!好好玩!】

【主人真厲害,能讓水和火這樣運用。】

艾薇兒,妳別誇我呀!

【走!我們慢慢靠近衛兵們吧!】

我讓露絲用風魔法讓我倆浮起來,以免腳步聲惹起衛兵的注意。

隨著露米和薩爾的搭配所產生的即時『霧氣』緩緩地接近著隘口。

衛兵雖然覺得怪怪的,因為頓時霧到他們看不到彼此,但卻也沒講什麼。

就這樣,在衛兵的警覺性過低的狀況下,通過了拉法納帝國的邊境。

【呼!露絲,還好吧?】

【還好,還有魔力。】

【嗯。】我看露絲滿身大汗很擔心她。

【先休息一下吧!】

【好。】

我拿起身上的手巾幫露絲擦著汗水搭配薩爾的小火燄,以免她感冒。

【是了,薩爾,能得知我現在的能力數值嗎?】

【可以,稍等一會。】

【好了。】

姓名:希諾維。皮登亞爾斯

年齡:十歲又十七個月

基礎能力:體力 1475,耐力 71,魔力 8627,跳躍 90,閃避 88。

嗯,雖然有點記不得以前的數值了,但總覺得魔力好像也多了太多了點?!

【主人,您現在有三位上位精靈,這個數值的魔力還不夠。】

艾薇兒補充說明著。

【還不夠?!】

【是的,至少也要有12000以上,您夜晚請勿在貪圖肉慾了。】

【露、露絲!】

【是?】

【現在開始禁慾!】

【哎?!?!?!】

【乖!為了我,妳忍著點。】

【姆———】

看來禁慾這事對她來說打擊很大呀!妳到底怎麼了露絲?!?!

【怎麼?】我問。

【這樣我怎麼能感受到主人的愛?】

【呃。。。】

【有種東西叫小別勝新婚,妳就忍著點吧!不然我的魔力會太少。】

【姆———露絲盡量。】

她又鼓著臉頰,所以我就兩手拍了下去。

【噗—】

【別在鼓臉了,會變醜唷。】

【變醜然後呢?】

【我就不要妳了!】

【。。。嗚———哇————】

她,她哭了!!!

【好啦,好啦,說著笑的,妳臉鼓鼓很可愛,我會受不了的,乖!】

【真、真的?】

【是呀!乖。】我摸著她的頭。

她安心下來躺在我懷裡。

呼,好險,這邊離兩邊的關隘都有一段距離。

看來丟下她這些字句要封印住才可以。

就這樣,休息到了隔天我們前往了新基德王國的邊境關隘。

說是關隘,實際上也就只是個圍欄,中間開個小柵門,兩邊站衛兵這樣。

這兩個國家是怎麼了?

衛兵檢查了我的身份後,對我說了句。

【歡迎來觀光。】

就這樣放了我們入國!這好像也太輕鬆了點。

不過村民送我們的騾子我倒是有點後悔放在拉法納帝國關隘前了。

漫漫長路阿!

就在我和露絲走了半天的路程後,遠方總算有一個城堡型狀的建物。

【露絲!快!去那邊買輛車吧!】

【好!】

在風魔法的加速下,算是比較輕鬆地來到了這個建物附近。

當然是個城鎮,名叫『拉斯多拉夫』。

噗,俄國人阿?

進入城鎮意外地沒有盤查,有如一個開放空間似的,隨路人進進出出。

但不遠處的城堡倒是有衛兵在站崗。

這裡的建築都不高,多數有三層樓就已經算很高了,建築本身採用了實用型,也就是完全不在乎外觀,就是把空間利用到最大的方型台灣式中國建築。

而從商行為都沒有在房子前面,而是在城鎮中央的看起來像集會場的廣場。

以中間的噴水池為圓心,採放射狀的輪廓擺著各式各樣的攤商。

不過倒也是好像有整理過的樣子,例如吃的都在一個扇形內,算是比較大的區塊。

其他各區塊都有不一樣的東西,但至少你不會在賣雜物的那區看到賣木工或鐵匠品的。

而中央噴水池那好像有各區塊簡介,我是聽攤商說的,當然為此我付出了一顆蘋果的價格。

情報費不算貴,就是你如果想問什麼,你就得先買什麼。

看來我錢得省一點花啊!

拿到了簡介後,順著簡介找到了最近的旅館,在我強烈哀求下,老闆同意讓露絲和我住同間房。

因為我說。

【我是未成年的孩子,您忍心讓我一個人晚上就這樣住在房內嗎?露絲雖然是我的奴隸,但好歹也是父母拜託她照顧我的,拜託!】

老闆本來想出大絕的,但被我接下來的言論所擊敗。

【啊!如果您要說那我就去別邊的話,您就不怕別邊的老闆會說您沒同情心嗎?】

沒錯!假使你趕我走,我到了別邊,別的老闆也是一樣會趕我走,但我卻可以說出我已經被你趕走過一次,用以博取同情。

當然,這也是要賭的!朋友,千萬別在地球上這樣做阿!肯定會輸的。

最後讓露絲住下來的代價是,不可以讓其他客人看到她是妖精族這件事。

所以我就去買了頭巾再次包在露絲頭上,看起來就和人類銀髮美少女沒兩樣。

這是第幾個頭巾了?等會又是要買第幾匹馬或騾了?我都不想去正視這問題了。唉。

然後我帶著露絲去吃的區塊買晚餐,正在排一家店的隊時,聽到了路人的傳言。

【聽說了嗎?最近有些地區天象異常這事。】

【是聽說了,不該旱災的地方旱災了,不該有雪的地方飄雪了?!】

【這是神的處罰嗎?】

【重點是魔物還變多了!我家孩子都不知道幾時才能從軍中回來了。】

【我家不也是?】

【真希望勇者可以再出現一次阿!】

勇者,這麼期待勇者,不會自己努力學魔法或劍術嗎?

我在心中這樣問,因為我從小就這樣被『訓練』著。

雖然我的劍術並沒有說很高超,老實講當時和圖克斯對決的時候,我很擔心我會直接一招就輸了。

說到這,我又想起了拉克絲。

心中一陣疼痛,露絲這時牽起了我的手,像是在用手說。

【親愛的,還有我。】

嗯!不過三聖劍的其中一把在這個國家,那其他兩把呢?假設一個聖劍一個勇者,是不是這世界會有三位勇者?

那麼初代勇者是一個人拿三把聖劍?

我看我得找空來讀個歷史書才是了,不要轉生到這個世界卻連這世界的情況都不知道。

【露絲,妳先回旅館,我去前面書攤買書。】

【我也要一起去!】

【嗯,好吧,可能會無聊唷?】

【在主人身邊,露絲只有幸福。】

【真是拿妳沒辦法。】

吃的都吃完後,我看到了書攤就這樣前往了。

賣書的是一位老爺爺,他身邊有位老婆婆,看來是他的結髮妻。

【唷!少年,要買書呀?】

【是的,請問有關於勇者或聖劍的書嗎?】

【那種書太多了啦,你這嬌小的樣子我就算賣給你,你也搬不動。】

【那至少關於初代勇者的推薦書,有嗎?】

【沒有,很可惜,初代勇者是個傳說,所以多數都是故事書,你要我推薦你看故事書是嗎?】

【不,還是免了。】

我想故事書大概應該是給兒童看的那種吧!

【那有三聖劍的書嗎?】

【有兩本,一本是我國的朱諾拉奇爾斯的相關歷史,一本是王者之劍伊絲克里拔的傳說史。你要哪一本?】

【沒有杜蘭達爾的嗎?】

【沒有,那把劍連存不存在都是個問號了。】

【是這樣阿!那我買朱諾拉奇爾斯的好了。】

【好的,十五枚基斯銀幣唷!】

【我、我只有帝國銀幣,可以用嗎?】

【你要先去兌換,兌換的地方在中央噴池,旁邊有個兌換點,我幫你留著這書吧!】

【謝謝你老人家。】

我帶著露絲奔往中央噴池,兌換了基斯相關貨幣出來。

一枚帝國金幣可以兌換兩枚基斯金幣外加兩百五十枚的銀幣。

所以我身上有兩枚帝國金幣,但我只拿了一枚出來兌換,而我身上的剩下的帝國幣我都留著。

然後我再跑回去買書,一本貴鬆鬆的書就這樣拿到了。

【主人,這書的價格可以讓我們吃上好幾餐了耶!】

【沒辦法,人不可以無知,尤其是對這個世界,更是不可以什麼都不知道。】

【是這樣嗎?】

【呵呵,妳不懂。】

我們回到了旅館,因為我的禁慾令的關係,露絲只好洗完澡就躺在我身邊睡去。

而我除了冥想外還打開了書來看。

今天看的內容是朱諾拉奇爾斯的由來。

這把聖劍是一名光之鍛造師瑞圖拉爾所製造的,他奉了主神所派下來的光之精靈的命令,鍛造了這一把聖劍。

而與之相容的屬性是火,所以有人又稱其為紅炎之聖劍。

傳說當年在大陸上的帝國聖拉瑞彼亞斯,面對著周遭的混沌魔物拼死在抵抗,全國上下的鐵匠都在研究怎麼鍛造出可以殺掉魔物的武器。

而在第十六代光之鍛造師辛利亞造出一把神劍之後,開啟了後世的光之鍛造師鑄造的靈感,第十七代光之鍛造師瑞圖拉爾就是因這個靈感加上光之精靈的命令,完成了這把朱諾拉奇爾斯,而當年的第三代勇者也剛好被召喚了出來。

其名為—羅賓。哈爾遜,羅賓揮動著朱諾拉奇爾斯,憑藉著光之精靈的眷顧,替這大陸掃除了多年的混沌。

開創了新的天地。

嗯?好像和拉法納帝國的建國傳說有點相衝阿?

我記得拉法納帝國的建國傳說不是拿了我家的書耀光之書,然後殺退魔物後開國的嗎?

但這書中的神劍,應該指的就是這把燄華吧?如此才過了五百年不到?

總之今天先到這吧,有點累了。

隔天我買了一匹騾,花了我八枚銀幣,生物比書還便宜,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我又載著露絲悠哉地往新基德王國的中心點前去了。

在前往中心點,也就是王國首都,帕爾夫斯基的時候,我把書看完了。

原來,這個世界的故事內容是這樣的。

勇者是有同伴的,第三代勇者會同了當年拿著一本神之書的男子,與一名魔法劍士和一位精靈魔法使,展開了為期十七年的抗魔大戰,這雖然不是第一次人魔大戰,但最終的結果就是。

勇者創立了新基德王國的前身,基布里德王國,並擔任了第一任的國王,而聖拉瑞彼亞斯帝國則是因為那十七年的戰爭國力衰退皇帝又好吃懶作,所以才被勇者給趕了下台。

然後拿著神之書的男子,與他的好兄弟創立了拉法納帝國,而魔法劍士則是隱居去了,最後的精靈魔法使則是不見蹤影。

嗯,所以我家先祖也不過是四百年前的人而已呀?!

看來我這次要找的魔法劍士應該就是這書內的那位魔法劍士的徒弟之類的。

那我就是精靈魔法使???

不太可能吧?哈、哈、哈。

【就是。】

【嗯?是誰?】

【是我等!嵐精靈!】

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的小隻精靈居然是風的上位精靈嵐精靈!!

【請問該不會又是試練吧?】

【非也,我等一直在你身邊觀看,你都沒感覺嗎?】

也是啦,露絲一直用風魔法嘛!

【是有感覺啦,因為有些時候的無風時機也太巧了。】

是的,像是一開始的森林大火,那天晚上一點風都沒有。

【嗯,那都是我等的協助。】

【那往後還請您多多相助了。】

【非也,我等是要來給你一個試練的。】

【啊?剛不是說沒有試練嗎?】

【主人,那是指主神大人沒有多的試練了。】

艾薇兒冒出來說。

【所以這是嵐精靈大人們的試練囉?】

【然也!】

【好吧,有請嵐精靈大人出題!】

【聽好,接下來你需細聽我族聲音,前往我族傳達的地點,那個地點就是試練之處,以上。】

說完嵐精靈就消失了,這是要我聽風的聲音是嗎?

聽——海哭的聲音———,我隱約記得有首台灣歌曲是這樣唱的,那年我到台灣自助旅行,每家店都在播這歌。

【風說,往這!】露絲馬上說道。

【露絲!這是給我的試練唷!我得自己聽。】

【喔!知道了。】

我專心地聽著風的聲音。

『往—劍—落—方。』

嗯,和露絲所指的沒兩樣。

【出發吧!】

順道再提一次,劍落方是劍方和日落方的中間,以我在地球的方向觀就是西北方啦!

旅途中不斷地聽著風的指引,一邊花著為數不多的錢在城鎮吃東西,一邊露宿野外。

很奇妙的是,一隻魔物都沒看到,這樣就算了,連盜賊也沒有?!

某城鎮的餐館。

【老闆,為什麼新基德王國沒有魔物和盜賊呀?】

【你們外地來的呀?】

【是的!】我拿出了欽崴德大森林的身份證。

【喔!森林的人民呀!這個國家沒有魔物很正常呀,因為有聖劍在王都鎮守著。】

【那盜賊呢?】

【這國家執法不算輕唷!你要是在這犯了法,不用三天你就會被抓去處刑了。】

【那窮人怎麼過活呀?】

【呵,你想要移民呀?】

【有必要的話。】

【勸你還是放棄吧!別幹傻事兒。】

【請問,是怎麼了嗎?】

【唉,你如果是個有錢少爺那還說的過去,你剛剛說窮人怎麼過活,你會問這個就表示你連一個乞丐都沒看到,對吧?】

【是、是這樣沒錯啦。】

【那你認為這些人去哪了?】

【。。。】

老闆看我的表情大概知道我明白了,就端上了一杯牛奶請我喝。

我也不想多謝老闆,因為這樣好像挺沒氣氛的。

喝光了老闆請的牛奶,我向他致意後帶著露絲繼續往風精靈所指示的路標前進。

沒有了盜賊,沒有了魔物,這表示我可以在野外隨便『辦事』大概也不會怎樣。

誒,別想歪,我是說用唱歌來取代冥想啦!

我的歌聲一向普普,但要我唱給家人以外的人聽,實在有點做、不、到。

太羞恥了。

就算教我唱歌的人是我的母親,她的歌聲真的很美,但我就好像沒遺傳到她,嘖!

所以今晚我就開唱了,露絲看我唱她也跟著哼,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露絲在哼歌。

不過大概也不是所有美少女的歌聲都很好就是了,露絲的歌聲就是聲音好聽,但缺點就是個音痴。

【露絲,妳躺在我腿上睡吧,我唱晚安曲給妳聽。】

為了避免魔精靈都走光,我還是讓露絲睡覺好了。

她不疑有他地直接睡在我腿上了。

路程中經過了某個叉路後,我們碰上了許多商人,看來是條商業專用道路,連路面都比其他來的平整。

雖然沒有鋪上像城鎮一樣的石板,但這平整度看起來每天至少也會有破千輛的車子經過。

路邊偶爾會有在叫賣便當的人,感覺起來就好像高速公路上路邊休息區在賣便當的唷!

很新鮮,兩個世界也會有相同的地方。

本來入國時是山丘陵地,到了現在已經是平原地帶了,很少看的到森林,頂多就是一些小土堆上面兩三顆大樹這樣。

為什麼說是小土堆而不講是小山丘呢?因為,那高度實在不讓我覺得那是可以被稱為『山』的存在,根本就只有五公尺到十公尺高而已。

樹下偶爾會有人躺在那睡,不過因為離商業道路很遠,所以大概也沒人想去搶他吧?

哎,不對,這個國家沒盜賊阿!

總之在這條繁忙的道路上,路旁的景色實在很悠閒。

不過大概是我的騾子走的太慢,所以後方的行商人超過我之後都會瞪我一眼吧?

為了避免露絲一直被這樣的眼神傷害,我決定離開道路遠一些。

這麼廣大的平原,其實還有讓我很在意的一點。

那就是田,是的,沒有農田!平原上沒有農田?!是人口不足嗎?還是國家保護政策?

總之很不協調,我決定先偏離風導航《Hint:KazeNavi》,進入了平原小路。

【主人,不是這條阿!】

【我們不急,邊晃邊去吧!】

【好。】

話說為什麼我說是風導航呢?因為每過一段時間,風精靈會告訴我這時該向哪走。

就像現在,我偏離了本來的路線,祂居然還會說【路線偏移,請往某某方向改道。】

也就是這樣,露絲似乎聽的有點煩了,把頭埋向我的懷內,靜靜地睡了。

妳也太厲害了吧?我看要是現代女性都可以和妳一樣一下就睡死,大概也不會有所謂的產後憂鬱症這類的了。

我來到了一條河川,主要道路在遠處有橋可以過去,但平原支路是不會有的。

雖然可以涉水過去啦,但我也不想強迫這頭騾子這麼做。

我決定先讓牠休息一下,可是露絲還在睡,我也只能一直坐在牠背上發呆了。

隨著太陽越來越到正頭上,氣溫也慢慢地轉高了。

這世界沒有明顯地四季大概也是因為太陽永遠都是日出方出,日落方下吧?

而劍方最遠大陸也就是最北方的大陸,永遠都是冰雪所在地。

當然槍方也就是最南的海,自然都是冰山堆起來的。

聽說亞人族就是被迫搬到最北方去,而且人們還在比較沒有冰雪的地區蓋了座長長地長城,堵住了亞人族的南下。

有必要這樣嗎?也不聽聽他們的說法,就自以為對方是先對自己殘忍,所以就正當化自己的行為。

我不認為這是正確的做法就是了。

不過站在原地給太陽曬,大概有人看到都會說我們是蠢蛋吧!

所以我還是讓騾子涉水過去,而被水濺到的露絲因為冰涼的水而醒了過來。

【水?!】

【嗯,我們正涉水而過唷!】

【好熱。】

【呵,找塊陰涼的地方休息吧!】

我加速了騾子的速度,前方有個小村落,就到那去吧!

進村後,沒有任何人,一個人都沒有!

雖然偏離主要道路有段距離,但也不致於一個人都沒有吧?

我下了騾子,讓露絲和騾子去找陰涼處歇著,而我開始探索這無人村落。

我一間一間的敲門並打開,但裡面都是沒人,可是器具卻都還在只是都是凌亂地放置在地上。

嗯,看來這就是窮人的下場吧?

『被帶去了某地方,為了幹某種事。』

我在這時突然想到我家那本耀光之書,是了,我還得把那書給拿回來呢!

【主人,遠處有惡意之物接近中。】

薩爾冒出來警告著我。

【嘖!不是有聖劍嗎?】

【這並非魔物,主人,樹木們是說是個人。】艾薇兒有點緊張地抓著我的左耳。

【人?帶著惡意?是要來殺我的嗎?】

想起要殺我的大概只有圖克斯,但我從數日前就只靠風導航,他不太可能會知道我往哪的阿!

【藏起來?起來?還是殺了他,了他?】

露米講的像孩子的話,我現在也習慣了。

不,我決定藏起來。

我趕到了露絲的身旁,然後要艾薇兒用樹把我們藏起來。

一會身邊多了許多顆樹木,雖然有縫隙,但外面想一眼就到我們在裡面,這並是一個輕易的事。

不知過了多久,露絲和我彼此緊貼著,又是大正日的,我的汗水加上她的汗水,浸濕了我和她的衣物。

【。。。】露絲低頭臉紅著沒有說話,但我知道她想幹嘛,因為她的手的狀態已經出賣了她。

當然我打算無視,我還是得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往我這過來。

【啊—】我的腦袋一陣酥麻感,露絲別玩了。

她開始自動化了起來,像是個不受控制的機器人,不斷地重覆著同樣的動作。

而我則是某段精神被露絲拉走,但還是得知了那個『人』是什麼。

他站在村落廣場中央,離我們只有大概二十多公尺。

他全身被黑色包圍,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感覺是個很不祥的東西就是了。

比起魔物身旁的黑闇,更讓人感到莫名的害怕。

而且,他居然是個女的!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因為她不斷地轉身看似在找我們,而在轉身的過程,我瞧見了來不及覆蓋的身材。

有胸部!

【主、主人—】露絲嬌喘噓噓地抖動了兩下,就停了她的動作。

看來她滿足了。

【噓,現在生死存亡之際,靜一點。】

【嗯—】

發現找不到我們的女性怪物,我暫且這樣稱呼好了,她走了,前往了前方的商業道路。

『阿彌陀彿』我暗自地為那些商人們祈福。

為什麼呢?因為我得先發洩一下才行,我抱緊了露絲開始了未完之旅。

在遠處的慘叫聲和我的爽叫聲交融下,我想那個女性怪物大概也分不清吧,笑。

【艾、艾薇兒,解開吧,有點熱。】

【是的。】

樹木把我倆放了開來,呼,輕爽多了。

露絲滿身嫩紅地躺在我旁邊,而我則是拿起布巾為她先淨身。

借助露米的力量,洗淨擦拭露絲身體的布巾,最後再自我擦拭。

說好的禁慾咧!!可惡!

【艾薇,那到底是什麼?】我問艾薇兒。

【據我的推測,那是很久前被聖劍全部消滅的混沌之氣。】

【那為什麼還會出現?】

【恐怕是神之書的影響。】

【神之書?耀光之書嗎?】

【人類是這樣叫的嗎?反正大概是同本書,那本書有著可以把混沌封印在內的能力,所以要是使用方式不正確,就會被混沌纏上,變成那個樣子。】

【那也就是說,那是艾莉兒?】

【艾莉兒是誰我並不知曉,但混沌會追殺以往的仇人,主人,您為什麼會被混沌追殺呢?】

【可能是我的先祖用那本神之書封了混沌?】

【那這樣確實說的通了,主人,您必需要快點將神之書從不肖份子手中奪回來,以免混沌再次降臨世界。】

【降臨的話會怎樣嗎?】

【沉悶的世界。】薩爾低聲地說著。

【無聊的世界,無聊!】露米抱怨著。

【那是個死亡的世界。】艾薇兒恐懼著。

看來真不妙阿,考量到還有嵐精靈的試練,我恐怕不能在這摸魚打混了。

【以現在的我,打的贏那個怪物嗎?呃,是混沌。】

【無理】

【不行】

【否定】

三個上位精靈通通否定,看來得想辦法繞過她。

【露絲!起來!】

【嗯?主人的愛滿滿地。】

【好啦,滿滿的,我們要出發了!】

【嗯嗯。】

騎上騾子回到了風導航的航向,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