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11

第十一話 - 帝國都城與消息


老實說,我以前從不知道這個帝國其實是有這麼多賊的。

直到我駕著馬車離開了波特市之後才發現,這賊人真多呀!

【主人,前方又有一群人,從聚集的方式來看,這是第六批盜賊了。】

露絲很無奈地表示著,因為先前的五批都是她用風魔法直接請他們『離開』了。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畢竟如果前五批又繞路再回來,那我們一路上不就請不完了?

況且這才是我和露絲離開波特市三天左右的路程而已呀!

可能真的和奈寧姐講的一樣,貨來的太慢,導致窮人變多開始當起了賊人了吧?

但,這世界是怎麼花錢的呀?有可能只有大半年沒有貨品可賣,就淪為賊人嗎?

我一直在想著這問題,看來有空還是得寫封信去問問奈寧姐了。

【唉,我們身上也沒什麼好搶的,雖然說錢是有,但那可是咱們的旅費呀!】

我不禁哀怨嘆息。

【那——】

露絲正在等著我的答覆,因為賊人們的關係,她已經哀怨三天了,至於為什麼會哀怨,是因為連晚上賊人都不放過。

對此露絲好像加上因為無法和我親熱,她表情上顯得很不耐煩。

不過對我來說,我倒是希望賊人每天晚上都來,但白天可以讓我睡覺嗎?

不要白天也來,晚上也來,這樣確實有點煩悶了。

【我去交涉看看吧!】

我決定交涉看看,如果不行,往後碰上賊我都直接滅掉好了。

我們來到了第六批賊人跟前,他們連話都還沒講就把我們包圍了起來。

【各位大哥,可以麻煩讓讓嗎?】

【把錢留下來,我們就讓呀!】

【要錢,我們可沒有唷!】

【唬誰呀!你旁邊還有個這麼美的妖精奴隸,居然還說沒錢?】

是了,為了讓露絲一眼看上去就是個奴隸,我刻意幫她在脖子上裝上了項圈,當然這是得到她的同意的。

我沒有性虐待的體質唷!這可是為了方便識別做的。

事實證明,這個識別還挺方便的,因為再也沒有賊人說「亞人去死」這類的話。

畢竟已經身為奴隸的亞人如果把主人殺掉的話,這奴隸還是可以賣錢的。

這世界就是這麼現實。

【那各位大哥就是不肯相讓,想死就是了?】

我開始語帶威脅,當然我並不期待他們會害怕,因為對手的我們只是一個十歲小孩和一個奴隸妖精美少女。

【哈哈哈哈。】

果不其然地,帶頭的賊人和旁邊的都一起笑了起來。

但這就是我要的那一瞬間。

【看刀!】

我突然站了起來,使用了居合火流閃往前一刀!

正在哈哈笑的賊人領袖和旁邊離他比較近的兩名賊人馬上就成了兩截燒烤肉。

其他的見狀立即拔起武器,這時露絲用風魔法把他們全部吹上了天空。

當然他們也開始準備用魔法,可是因為被風魔法吹在天空無法快速集中精神,所以你懂的。

地上只是又多了好幾塊燒烤肉。

【配合的不錯嘛,露絲。】

【嘿嘿——】露絲笑的開心。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風魔法吹的太高,所以引來了更多的賊人。

【你、你居然敢殺了我等弟兄?!】

首先衝過來的賊人看到地上的燒烤肉馬上怒罵。

【嘖!原來賊人這麼多是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個集團阿!】

【那該全滅掉嗎?】露絲面帶殺意地說。

【露絲,妳這樣會變醜唷,我不喜歡。】

【是———主人。】

露絲非常怕我不要她,她寧可忍下以往對賊人們的怨念,也要留在我的身邊。

當然這是她前些晚上自己講的,而我則是不想讓她的心變的醜陋。

【你們真是學不乖阿!】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看到了前五批的其中幾個人。

【哼!原來就是你們把我們給吹飛的!把命交出來———————】

不等交談,有如見到仇人一般,老實講,我放了你一命,你卻把我當仇人?

這是什麼鬼道理?

所以我換了艾薇兒,並且讓地面長起了樹枝,把他絆倒在地上。

【本來不想殺你,想說給你個機會,沒想到你卻把我當仇人來看?我倒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對著趴在地上的他說。

【弟兄們!不要管我,搶錢搶糧搶娘們!】

他趴在地上如此大喊。

【喔!】旁邊的賊人有如潮水般狂奔而來。

【哈哈哈。】而他趴在地上一直大笑。

你當我是病貓就是了?

我切回薩爾拉斯後,使用了炎魔法—炎龍噬。

只見從燄華劍上緩緩出現數條會讓人不是很想靠近的龍型火燄。

而賊人們有些也開始吟誦水魔法—水壁,想著可以擋住這攻擊。

但,你想有可能嗎?

或許無法判斷敵我資訊,所以才只能當下等賊人吧?不然早就去當統帥了不是?

一瞬間,數條炎龍視水壁如無物,把周圍全部的賊人通通燃燒成灰燼。

而趴在地上的那名賊人我則是再次刻意地留下了他的生命。

【你可以再笑大聲一點。】

我站在車鞍上如此對他說。

【……】他面無血色地不發一語。

【喔!抱歉,我忘了。】

我把他身邊的炎龍們都收了回來。

【好了,你可以再——笑——大——聲——點。】

我不是一個喜歡欺負別人的人,但假如別人真的一直聽不懂我的勸告,老實講,我又不是神,我肯定會火大的呀!

【大、大人請饒命呀!】

他語帶發抖地說。

【饒命?我從遇到你開始饒了你幾回了?】

【三、三回。】

【你還記得呀?那你倒是說說為什麼要把我當仇人呀?】

【小、小的家有一雙兒女,小、小的不是想把您當仇人,只、只是想要錢。】

我不想問他為什麼不去東山再起之類的,因為我知道你就算想要東山再起,你也要有『許可證』。

而他會落到此地步,恐怕是連許可證都因欠債而被收回了吧?

【唉,罷了,我也不是一個這麼愛殺戮的人,我可以放走你,但這不是因為你有什麼兒女,而是我已經都可以饒你三次了,再多一次也無妨,回去告訴你家老大,不要再來打擾我!】

【是、是!】

我解開了他身上的樹枝後,他立即連滾帶爬地奔回森林去了。

話說回來,這樣的帶話大概也只會惹來他們全體總動員吧?

是不是該走小路呢?

【主人,該出發了嗎?】

露絲算是話很少的女生吧??我猜的啦,總感覺她常常對我講不到三句話,這實在和我前世所知道的女性差很多。

【嗯,出發吧,話說,妳們妖精族是一直以來話都如此少嗎?】

【不、不是的!】露絲急忙否認。

【可是一路上妳都很安靜呀。】

【那、那是因為———因為露絲怕說錯話讓您不開心。】

呃,是我的問題嗎?

【嗯,我希望妳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對我妳不應該憋在心裡。】

媽媽《Hint:此處指主角前世的母親》對我說過,女生要是都不說話,有一天她會離開你。

【為什麼呢?但有些話露絲覺得會讓主人不開心。】

【但妳要是都不說,是不是有天妳會拋下我而去?】

我開始擔心著。

【不、不會的!露絲永遠不會離開您,只、只是露絲想說的是———】

我沒有想要打斷她,所以我歪頭聽著。

【是主人的疼愛。】

【噗—這怎會讓我不開心呢?】

【因為主人看起來很不喜歡這樣的話題呀。】

【那是因為我無法對妳負責呀。】

【主人不用對露絲負責的。】

【這怎麼行?我們說好要一起過一生的不是嗎?】

露絲點點頭。

【那為什麼妳要自己老是要我不負責呢?這樣妳會幸福嗎?】

【主人,老實說露絲並不懂負責是什麼,露絲只知道能替您生孩子就是幸福。】

我無言了,雖然我不能批評她的觀念,但她有沒有想過咱們的孩子呢?

【難道孩子生下來沒得吃穿這樣也可以?】

【主人為什麼要擔心這點呢?我們妖精族並不是說生就可以生的,要搭配上剛好的時機才行。】

【排卵期?】

【什麼是排卵期?】

【喔,就是可以懷孕的時期啦。】

【嗯嗯,主人懂好多怪名詞唷。】

【呵呵,那幾時才是妳的排卵期呢?】

【首先要沒有環境的威脅,再來是要有可以安穩待產的地方,最後則是主人的愛。】

【所以現在是充滿威脅,也沒有安穩待產的地方?】

露絲羞著點頭。

這、這好像海龜?

嘛,不過我也不懂海龜,這樣說海龜,牠們應該會生氣吧?

正當我要繼續話題時。

【主人,人數很多!】

露絲提醒著。

話說薩爾都不提醒的啦?

【主人,並非我不提醒,而是他們的距離很近且有妖精族在警戒,我實在不需要浪費您的魔力在這上面吧?】

啊!被你聽到心聲啦?

【主人,我等已經和您簽屬從屬使役契約了,您心中所想的我等都會知道。】

艾薇兒補充說明。

那、那這樣我的黑歷史呀!!!!

【什麼是黑歷史?】艾薇兒 & 薩爾同時問。

沒、沒什麼,現在準備迎戰吧!

【是!】

【遵命!】

【主人,他們來了。】

露絲一說完,馬上周圍出現了至少用眼睛可以計算的有百人以上的盜賊大集團。

完全不輸我遇見露絲時的那群,而且已經進入了小森林地帶,說不定連頭上都有呢!

《Hint:小森林地帶,指的是平原或山丘地上,有一小塊的森林地區,馬車不用半天就可以離開的地帶。》

【下車。】

帶頭的往前站後平靜地講了這兩個字。

我說呀,帶頭的都喜歡自己出來先送死嗎?雖然我知道這個陣杖帶頭的肯定不是只有你。

【我個人覺得你們似乎很想去西天見彿祖呢!】

【你在講什麼,我們聽不懂,總之下車!不然你就準備去死吧!】

【主人,都消滅嗎?】露絲又顯現殺意了。

唉。

我拔起了燄華,隨著燄華的出鞘,火炎也跟著圍繞在我身旁。

【馬的!想開打了是吧!大家準備好土魔法!】

【你們這群愚人,這可是炎魔法阿!你們如果想保命的話,乖乖地離去。】

【哈!炎魔法咧!這世上不存在會用上位精靈的人啦!】

【不存在?那你們就嘗嘗炎精靈和森精靈與風精靈一起聯手的好戲吧!】

說完,我切回艾薇兒將他們用粗樹幹全部一個一個困在了樹牢內,然後他們當然拼了命用火魔法或土魔法想要打開,但怎麼可能呢?

這世上最蠢的就是當敵人都告訴你,他有多強的時候,你還無法衡量彼此間的實力差距。

接下來不用說了吧?我展開了炎魔法搭配上露絲的風,將燃的正萌的炎龍送入了樹牢中。

只聽到陣陣短暫地哀嚎聲後,森林再次驅於平靜。

據艾薇兒的回報,這次滅殺的賊人共有七百五十六名,包括了剛剛被我饒了三次命的那位,還有這群盜賊團的首領。

在滅了這群不知量力的盜賊團後,我帶著稍稍沉重的心情在露絲那溫柔體溫的安撫下,來到了新的城鎮。

荷拉比爾。

這是一個小型的城鎮,因為我經過身份檢查和基本盤問後,這個城鎮的另一個城門的人做什麼我已經可以用眼睛直接看到了,也就證明了這城鎮不是很大。就算是長條不規則型,也不會大去哪。

【總之,我們先找地方住吧。】

【嗯嗯。】

露絲回應著我的同時她已經在東看西瞧了。

所以我也沒怪她對我反應如此冷淡,因為她已經在找了嘛。

最後我們在日出偏劍方的地方找到了一間可以接納亞人妖精奴隸一同入住的旅館。

【呼!找吃的去吧!】

稍微整頓行裝後,我如此說道。

露絲開心地馬上衝到了房門口等著我。

【妳都還沒整好妳的頭髮呢!】

我拿起梳子幫她梳整因風吹的亂糟糟的頭髮。

而露絲則是一臉紅通通地享受著被我整理頭髮的感覺。

【好了,出發!】

【耶!】

走在這小小的城鎮中,吃的店不算多,多數都是農家自營的店,早上他們從事農業,晚上趁著還可以做些旅人們生意的當下,開起了賣吃的店面。

當然,這是用偷吃步的方式取得的許可證,也就是家中的次子去取得行商許可證,然後只開晚上就好了。

老實說一個家是不能有兩個許可證的,這是國策,為的目的是可以擴展城鎮發展。

但並非每個家庭都能辦到這樣的事,所以這種偷吃步的方式就漸漸出現了。

這是我邊吃邊問店老闆所得到的資料。

當晚吃了炸薄餅,這個是用小麥做出的麵粉然後油炸後加點特殊的醬料制成的,雖然簡單,但味道不賴。

還有據說是只有這城才吃的到的烤蝙蝠。

第一次吃,味道實在難以形容阿!

還有其他零星的小吃,總共花掉了十枚銅幣。

我們真是會吃!

回到了旅館,露絲迫不及待地想要我疼愛她,她抱著我的下半身拼命蹭著。

唉,真是拿她沒辦法,催她和我一起洗個澡後,我倆就上床享受去了。

隔天睡到快中午的我倆,彼此醒來後對望著對方的臉。

【不想起來。】露絲坦言。

【是這樣嗎?】我說完就開始對露絲再次上下其手。

【嘻嘻——】露絲開心地笑著,但我也能感受到她又想要了,因為她開始狂親吻我。

所以我又和她再來一發,呼!神清氣爽。

【滿滿都是主人的愛。】

露絲躺在床上說著。

【我們還要趕路呢,快點起來洗一洗了啦。】

我已經洗好了正在穿衣服和收拾行裝。

露絲不甘願地起身然後蹦蹦地光著身子進入了浴室。

一會後,我倆下到了旅館大廳。

【客人中餐想吃什麼呀?】

老闆娘問著。

【嗯——】

【我們這推薦火烤羊排唷!】

老闆娘見我對菜單猶豫不決,她就推薦了一道菜。

【不了,雖然聽起來不錯吃,但我比較想吃炭烤豬堡。】

對於這個名字我實在非常有興趣。

【那——妖精奴隸呢?】

老闆娘看著我。

【給她來份時下鮮蔬好了。】

【好的!請稍等。】

老闆娘接完單後進了廚房。

【為什麼我沒有肉?】

露絲有點不開心。

【因為,肉要有蔬菜也要有,我倆分著吃,剛剛好呀。】

【原來是這樣。】

上菜後,那個豬堡原來是兩塊麵包中間夾一片豬肉。

這肯定是我那世界的人想的!!邊想著到底是哪國人想的菜單,邊切肉一塊一塊分給露絲。

而露絲也把她的菜一片一片剝給我。

不一會,分好了,就開動了。

是了,這中餐有含在住宿費用內不過沒有早餐,因為老闆娘說早上她要務農沒空,所以總共四枚銅幣。

我們再次上路,其實我有點擔憂,以我和露絲的關係,這也進展的太快了點。

四天後,我們來到了一個廣大範圍的市鎮,這裡沒有城牆,也沒有入關查驗,是個依靠著湖水所建設出來的市鎮。

湖水面積大概有如北海道的俱多樂湖,只不過這湖並非死湖,而是有河川在流動的。

旁邊有許多的木制與石制的水利設施,而這市鎮因為沒有城牆的關係,所以我是到了旅館後才知道這是德維拉公爵的主城—輝湖城。

這裡的人口組成是由七成的商人,兩成的士兵,和一成的工人所構成,沒有農民,大概是這邊的水質也不適合吧?

經我和旅館老闆的確認後,主因是這裡的地都被規劃為商業用區了,所以農民才去到了我四天前所在的荷拉比爾。

那邊的農地之大,大到我得花三天半的馬車行程才能走出它的範圍,真的有點恐怖。

看來這位德維拉公爵確實有自己的治國理念。

【喂!聽說了嗎?皇帝的軍隊把西比爾城攻陷了耶!】

【聽說了呀!不過這也太快了吧?西比爾城我半年前去過,是個不怎麼好攻的城呀!】

【據說是瑞拉伯爵自己投降的。】

【真假?那當初幹嘛還打呀?】

【阿就三皇子的婚事呀。】

【聽說這中間還有其他的陰謀存在呢!】

【怎說?】

【就是———噓!隔牆有耳。】

見到我和露絲這桌完全沒在講話的那位仁兄,似乎覺得我在偷聽,所以就不講了。

我確實在偷聽,但更重要的是,我眼前的露絲現在心情有點不太好。

我還沒搞懂她為什麼心情不好。

時間往回到一時段前,我倆剛入城時,她還哼著歌的呀?!

【主人,我可以買那個嗎?】

露絲手指著一枚戒指,上面的標價十二枚銀幣,哇靠,這世界的戒指也是這樣玩的嗎?

【不能,太貴了。】

【那、那這個呢?】

露絲又拿起了一條首飾,標價二十五枚銀幣。

【露絲!!!】

【是,主人。】

好像從那時開始她就心情不好的樣子,但我做錯了什麼嗎?我身上也只有兩枚金幣好歹也只能換成差不多一千五百枚銀幣左右呀?!?

這雖然算是很充足的錢,但人生的旅途沒有人會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需要用錢的情況,省下來不是比較好?

縱然我是這樣想的啦,但露絲好像就是覺得我會拋棄她所以才不買給她用來象徵套住她的飾品。

如果是這樣,露絲小姐,妳脖子那個我覺得比起戒指的意義更大一些唷。

不過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這樣子,反正她現在心情很不好。

【露絲,我認為妳不需要那種東西來象徵唷,因為我肯定不會離開妳。】

然後她的臉頰慢慢消掉,還真的是這樣呀?

【真、真的嗎?】

【真的唷,況且我們現在應當是以回到家為目標吧?旅費可不能這樣亂用的。】

【嗯嗯!】

【嘿嘿,主人不會拋棄我。】

看她又在花痴狀態,我也不想干擾她,倒是剛剛旁桌的人講的話令我很在意。

西比爾投降,如果這是真的,那圖克斯兄長肯定會被壓往帝都的,拉克絲姐姐也是,那我還要回西比爾嗎?

【露絲,我們改往帝都去吧。】

【嘿嘿,嗯?】

露絲花痴狀態停了下來,歪著頭想著我剛剛在講什麼。

【我說,我們往帝都去吧。】

怕她要想很久,我就再說了一次。

【嗯!主人要往哪,露絲就跟到哪。】

【事不宜遲,雖然我很想在這觀光,但現在不是該停下腳步的時候,走吧!】

【咦?!不吃東西不休息嗎?】

【邊走邊買吧!我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是、是的!主人等等我。】

【我會等妳啦,慢慢來。】

【嗯!】

就如此,我倆繼續趕路前往帝都,而從這要到帝都,依地圖所繪製的距離來看,至少應該也要快一個大月的馬車路程。

而延途會經過十三個城市,八十個村落,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大成這樣。

總之為了趕快一些,我和露絲商量了只停靠幾個大城—索比斯德拉,普來恩特,昂萊德斯特,辛得利及亞和莫比。

這五個大城各有特色,只是我現在實在沒心去逛大街,加上我未成年,無法進入酒館等特殊地方,所以我只想快點趕往帝都,親眼看到我想要的資訊。

一個大月多三天過去,我和露絲總算來到了帝都—施德威爾。

這是個連輝湖城都比不上的巨型城市,從附近山丘上遠眺,大小可能有比東京市還來的大,不過我也沒實際走過,只能大概的估量一下。

從最外城門排隊進入,要經過身份查驗,許可證調查,公會商會的入會許可,通關許可等,雖然沒有的話也沒關係,但整體來說就是你有什麼就給什麼,他會放你通過你該通過的第二道之後的各個城門。

也就是最基本的你只要有帝國人民身份證明,你就最少能通過最後一道城門進入一般市街區,但無法進入商會公會區。

而你沒有許可證的話,你不能在市街區待到深夜。

而沒有通關許可的話,你無法進入貴族區域。

而當然沒有皇家特許證或相關國書證件,你是無法進入皇室內城的,這應該不用我提了吧。

所以以我這個『欽德崴公民身份證—圖森基德(補』來說,我視同觀光許可,只能在一般市街和行政區域逗留。

不過沒有所謂的天數限制,也就是你就算想待到死掉也沒關係,只是也沒有人會想用這種身份在這過活一輩子就是了。

因為,你無法在此賺任何一毛錢。

帝都的建築有各種各樣的,老實說沒有章法,你可能會看到一條市街在你左手邊可能會冒出一個日式建築,但對面可能是公寓式建築,然後旁邊是哥德式等,建的很有趣,就算它沒有章法可循。

但以這些建築來看,一定有地球人!一定有!!!

我踏入觀光許可通關城門後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棟日式的平房,不過上面掛著『旅社』兩個字。

所以不由分說,我馬上進去瞧瞧。

【歡迎光臨。】一個甜美的女聲喊著。

是日語!天呀!是日語呀!!!!為什麼!!!!

我等了一會,因為看起來她還在忙的樣子,走在木板上的聲音咚咚咚地。

【客人您好!是要住宿嗎?】

是、是和服!而且還是位少女!不過頭髮的顏色是金色的,讓我有種美國人來日本當女侍的感覺。

她的長相不算優等,就標準的日本女子樣,喔,是指當不了偶像的那種,但也並沒有醜到也能當偶像的那種。

就是普通,小眼小鼻子,還有著不算小地嘴巴。

【姆———】

喂!露絲,妳不要看到女性就當她們會把我搶走好嗎?

我摟著露絲的細腰後說。

【是的,請給我雙人夫妻房。】

她感覺好像聽錯似的,呆然地看了一會後,還是說了。

【是的,客人請隨我來。】

說完她把拖鞋兩雙放到了我和露絲的跟前。

【這是什麼?】心情突然變的超好的露絲馬上問。

【拖鞋唷,像我一樣的做吧!】

我示範了一次給她看,她也學的很快。

我倆跟在了『女侍』後方前往房間。

【客人,就是這間房,一晚七銅幣,含三餐,您可接受嗎?】

我掏了掏錢。

【這三十枚銀幣先給妳,幫我算下看我能在這住多少天。】

她接下銀幣並點算正確後說。

【客人,如果是這樣,我可以為您打個折扣,給您住上兩個大月如何?】

這個折扣有點多呀!

【您方便的話就好,我沒有意見。】

【是!那麼請稍候,我為您開個門。】

房門打開後,整個就是滿滿的日式風格,正人先生,你輸了呀!

【進房前,請客人先將身份證明等文件交給我,讓我好為您登記房間所屬。】

我二話不說便交給了她,當然她知道露絲是奴隸,只是礙於我說是夫妻雙人房,她大概也清楚是為了什麼了,所以她也沒有刁難我。

【我們在這等一下吧。】

【嗯!】

欣賞著房門前的庭院擺設,真有種回到日本的感覺。

【啊!客人,您怎麼還待在房前呢?】

女侍一會後回來發現這情況馬上驚訝地問。

【喔,我想看一下這庭院懷念一下日本。】

我刻意這樣講,果不其然女侍聽到後就說。

【難怪,您會穿脫拖鞋,您是轉生還是被召喚呢?】

【我是轉生的。】

【那等我一會,我去請示老闆娘,然後請您先進房吧。】

【好,有勞了。】

露絲一臉茫然地看著我倆的談話,想必她不清楚到底怎麼了吧?

【為什麼關係看起來這麼好?!】

露絲進房後馬上問。

怎麼覺得有點好像抓外遇的妻子一樣?

【有比妳和我更好嗎?】

我摟抱著她狂親。

【嘿嘿,肯定沒有,嘿嘿。】

露絲痴笑著。

『咚咚!』

房門響起敲擊聲,我起身去開了門。

【客人,您可以無限時日在此住宿,這三十枚銀幣請恕我退還給您,此乃老闆娘之意。】

【免了,就當做三餐補貼,好歹也讓我盡份心力,能讓我見見老闆娘嗎?】

【好的,請隨我來。】

【露絲,在房內待著等我。】

【不、不要!】

【乖!這是命令!】

【呃!】

【嗚哇哇哇———】

她哭了起來,但我還是狠著心把房門關上。

隔音真不錯,完全聽不到。

【客人,這樣好嗎?】

【唉,怕老闆娘不喜歡亞人族,所以還是只好這樣了。】

【原來如此,那這邊請。】

女侍帶著我前往老闆娘的房間。

【老闆娘,客人前來想親自和您見個面。】

【。。。】

【呃,老闆娘,在下是希諾維,瑞拉,前世的名字是黑田洸。】

【進來吧。】

女侍聽到命令後幫我打開了門,我進入了房內。

對眼前的女性行了個日式禮儀。

她是位成熟的女性,不過以五官看起來應該是剛剛那女侍的母親吧?雖然她的頭髮是純黑色的。

【您好,得蒙您許可我可以無限居住,真是非常感謝。】

【這沒什麼,本是同鄉人互相幫助也不無不可。】

【真是感激不盡,是了,您認得正人先生嗎?】

【你是說圖森基德的村田正人?】

【是、是的。】原來他姓村田呀。

【那小子———還活的好好的呀。。。】

看來之前是活的不好囉?

【既然你也認得他,那我就不會把你當成一般客人,請把這當自己家進出吧。】

老闆娘感傷了一會就接著說。

【這真是太感謝您了,此恩在下不知道幾時才能得以報答。】

【呵呵,免多禮,我也只是不希望有同鄉人再次碰上那種遭遇罷了。】

【能、能否讓我打聽呢?】

【也好,就當故事來說說吧。】

以前的正人先生是從拉法納帝國的日落方國家——基布里德王國,所召喚出來的勇者,當然美其名是勇者,但還是得看能否拔出聖劍朱諾拉奇爾斯來決定。

很可惜,正人先生並沒有在儀式的日子拔起來,從此被趕出了基布里德王國,還被國王下令追殺封口。

但正人先生沒有放棄求生,他一路往日出方逃跑,最後碰上了恰巧因召喚魔法也被同樣召喚過來的她—霧崎霏紅,也就是老闆娘倒在地上。

倆人並非同時被召喚過來的,而是有所延遲,正人先生當下決定帶著老闆娘逃往帝國。

但是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他和昏過去的老闆娘被軍隊給追上,正在即將被刺殺之際,一位魔法劍士從空中跳了下來,把士兵們殺退。

在得知了正人先生和老闆娘的奇遇與遭遇後,魔法劍士告訴了正人先生與醒來的霏紅小姐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本來是只有召喚一人的,但可能魔法師內有人不熟悉或精神不集中,導致召喚到了兩個人,而聖劍也因此不承認正人先生,因為還有一位霏紅小姐也是人選。

正人先生後來墾求魔法劍士教他劍術,而老闆娘則是默默地跟隨倆人。

魔法劍士並不告訴倆人他的姓名,只告訴了倆人以後盡量的幫助同鄉人,最後還幫倆人花了筆錢買下了這間破旅館,在經過老闆娘和正人先生的修補與改造後,正人打算與老闆娘結婚的那年,一位酒醉的帝國士兵想要強姦老闆娘,被正人先生剛好發現,即時打退,但後來士兵舉發正人先生是傷害他的凶手,所以正人先生在並未和老闆娘結婚的情況下,逃離了帝都,而老闆娘日後則是嫁給了一位來這旅社的商人—杜法斯特,生下了在外面等候的那個女侍—如月。

難怪正人先生那時要幫被誤解的我,因為他也被誤解過。

【故事有點長,你聽完有什麼感想呀?】

老闆娘問。

【不要得罪當地人?】

【嗯,你答對了,你得罪了當地人,就算你怎麼辯解也都是沒用的。】

【我知道了,謝謝老闆娘的提醒,我一定記住。】

【那就好,你快回去吧,我不想要門外一直有人惡狠狠地瞪著我這。】

該不會是。。。

我一打開門,就看到露絲躲在門柱後方死瞪著這裡。

唉。

我向老闆娘賠個不是道歉後,把露絲領回了房內。

【客人如果有什麼需求,僅管提出,另外本館的閉門時間是漸夜時六刻,別忘了。】

【是的,我會記下的。】

【那,請好好休息。】

我把房門關好後回頭看向正在流淚的露絲。

【妳抗命了對吧?】

抗命的露絲全身都是傷,看來抗命的結果就是受到傷害呀。

【嗚———】

【我說我不會丟下妳,我只是去應酬一下,妳幹嘛抗命呢?】

【嗚——————】

我走了過去輕輕地抱住了她那嬌小受傷的身軀。

【我絕———對不會丟下妳的,至死我倆也要在一起。】

【嗯。】露絲慢慢不哭了,但她還在啜泣著。

我不忍責罵她,因為她一直以來都是過著很孤單的生活。

【下次別在抗命了,有時候妳的身份不適合出現在某個場所,這妳應該知道吧?】

露絲點點頭。

【但我絕對會回到妳身邊,絕對,我和妳保證。】

【真、真的?】

【嗯,雖然好像有點死亡福類格,但我還是和妳約定好了。】

【什麼是死亡福類格?】

【嘛,就是講了這話後一定會死啦。】

【不、不要!】

【不可以唷,我是個人類,再怎樣生命也不會比妳長——】

【那露絲會和你一起死!】

【不行!妳和我一起死,我們的孩子誰顧?】

【姆———】

【露絲,妳再怎樣也要保護好我和妳的孩子,知道嗎?】

【嗯。】

【那,來吧,我給妳注入滿滿的愛吧。】

【好。】

之後在房內大戰了數十回合後,我也累了直接倒頭就睡死了。

隔天我醒來時,露絲躺在我身上一臉幸福樣。

這時門外敲響了。

【客人,請問要用早餐嗎?】

【好、好的。】

我起身去把早餐拿了進來。

露絲也醒了過來,看來是我吵醒她了?

【吃飯吧!】

【嗯!】

面對這樣害怕寂寞的可人兒,我實在狠不下心。

你問狠下什麼心?那就是如果拉克絲姐姐要被砍頭的話,我該不該捨身去救呢?

如果沒有露絲,我應該會不猶豫吧!

【吃完先洗個澡再上街吧。】

【好!】

再快樂鴛鴦浴洗完後,我們來到了帝都的街上。

嗯!冒險開始!

我在出門時和女侍之一拿了一份帝都『觀光』地圖。

是的,我只能拿觀光地圖,地圖上只有彩色的地區可以進,其他的通通不是觀光許可可以進入的地區。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我邊走邊拉長了耳朵聽看看旁邊路人們的聊天內容。

雖然聽不是很清楚,但有幾個關鍵字我從某兩位路人身上聽到了。

【拉克絲很美耶!可惜她明天就要被處刑了。】

【就是說呀!判亂外加詐欺,這瑞拉伯爵到底怎麼想的?】

我們跟上了他倆,假裝我在帶著奴隸逛大街。

【不過那個拉克絲也真是的,自己挺著大肚子還好意思叫三皇子娶她?】

什、什麼?!

【就是呀!聽說她肚內的孩子還是她親弟弟的!】

【那她那鬼畜親弟弟呢?】

【在送她來帝都的路上摔落到坑洞內死了。】

【活該!有找到屍體嗎?】

【沒有,這才是神奇的地方,據說那洞在兩天後伯爵派人前往要調查時,已經不見了。】

【那就是被活埋囉?】

【可能是,但挖了幾乎半個山去,也沒見到屍體,這才是神奇的地方。】

到底有多少神奇的地方我都不知道了。

【反正聽說瑞拉當家的圖克斯伯爵知道了他妹妹肚內的孩子是他倆親弟弟的,頓時成了失心瘋呢!】

【真假?那他弟弟叫啥呀?】

【沒人知道,強了吧!好像就算知道的也打死不肯說,直到現在還關在地牢被審問呢!】

看來我的身份遲早會曝光的。

【話說,明天要去看處刑嗎?美女被處刑還連帶孩子,這可是第一次見呀!】

【不了,要是能擠進去那還好,我看多數人都會和你一樣好奇圍觀吧?】

【呃,不好意思。】

我出聲打擾了。

【幹、幹什麼?】

【沒、沒事,別緊張,我是個觀光客,只是聽聞倆位剛剛講到處刑,我也想知道一下地點在哪?】

【喔、喔!早講嘛,我還以為你是什麼便衣巡守呢!】

【說到便衣巡守阿———】

【咳咳,如果真有便衣巡守,我覺得兩位還是別說他們任何話比較好。】

我出聲叮嚀一下,免得我也遭殃。

【說、說的是阿!喔,地點在羅薩德廣場,那裡有個處刑台是專門斬貴族的。】

【謝謝兩位了。】

我拿起了地圖開始看。

羅薩德廣場阿,剛好我可以去,大概是要給觀光客知道在這國家貴族犯罪也是要被處刑的,用來吸引住民的一種手段吧?

我和露絲就先前往去探路了。

【主人一定要看這種場面嗎?】

【百年難得一見,自然要看看。】

【姆———】

【還有,妳不想看的話,明天待在房內,知道嗎?】

【姆!!!!!】

【乖!我一定會回來。】

【真的?】

【真的,我還會給妳買好吃的回來。】

【好。】

我立了真多死亡福類格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