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09

第九話  -  行商團


自由,一個很模糊不清的字詞。

英文叫 Freedom,Free開頭,dom當字尾所合起來的一個單字。

在英文的原意來說,指的是一種處在你講話,思考或行動都不會受到外力限制的權力。

但對日文來說,這真是一個模糊的字詞啊,可能是中國文字的影響吧?

所以我以前也有查過中國字詞的解釋,結果是居然是從我們日本傳回去的?!?!

嘛,總之,自由就應當是要解釋為法國大革命時所作出的宣言吧?

自由即有權做一切無害於他人的任何事情。 ——法國大革命綱領性文件《人權宣言》第4條(節選),1789年

我只好把這一句說給露絲聽比較快了吧?

【--無害於他人的任何事情。】

露絲聽完後重複地說著這句話。

【我知道這很難,最難的莫過於光講話就會傷害到他人這件事。】

真的,我前世時心有戚戚焉。

【但露絲不想傷害主人。】

她一臉哀愁地看著我說。

【沒關係唷,我覺得人啊就是會彼此的互相傷害,再彼此的互相原諒,最後彼此達成共識和默契才存在的唷。】

我摸著她的頭如此說著,說實在的這是某位神父和我說的,那位神父的名字我早忘了,真是有點對不起他。

【好難。】

我知道很難,因為我前世也沒做到,所以我也只好一直摸著她的頭,笑而不語了。

【不過,露絲,妳說妳無法違抗前主人的一切,那為何還可以逃出來呢?】

【因為帶我逃出來的是父親。】

【妳父親是?】

【是佣人,不是奴隸。】

【原來如此,那妳母親還活著吧?】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父親把我帶到一個洞窟後,他就離去再也沒有回來了。】

【嗯--,那麼想去找看看妳母親嗎?】

【不想,因為母親也不會想讓我看到她。】

說著說著她有點哀傷,我決定換個話題。

【咳咳,那麼如果妳單獨上街,大家要怎麼知道妳是奴隸的?】

【靠奴隸印,但是---】

啊啊,我知,妳的奴隸印太過於私密了。

【嗯---】

我開始想辦法好讓露絲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路上,至少要讓她不會被人欺負。

但是辦法哪有可能這麼簡單就冒出來呢?我決定這個也去問正人先生好了。

好多事想問他啊,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呢?

就這樣到了晚餐時間,正人先生爬上樓層來叫我,因為最後我還是睡在了露絲那美滿的大腿上。

此刻也終於見到了另外兩位房客,不過我難免被正人先生的夫人稍微唸了一頓,哈哈。

兩名房客是一男一女,男的我沒見過,但女的我很熟悉。

女的房客就是慧娜小姐,難怪她知道我是來這啊。

而男的則是一位名叫直的人。

嗯?好怪的名。

稍微打聽之下才知道,他是孤兒,小時候沒有名字被放置在路邊,最後被正人夫妻所領養然後就住在一起的人。

正人先生真是位好人。

當然,我沒有把露絲帶下來,因為房東太太不想看到亞人,所以我也不想讓一樓變成家庭戰場。

而正人先生似乎也知道這情況,所以先裝了一份便當的量叫我拿上去給露絲吃。

下來之後我把問題都和正人先生問了,可能真的問太多,遭到了慧娜小姐的斜眼相對。

【這世上沒有白米唷,你吃的那個叫白針,形狀很像泰國米,對吧?】

【喔!泰國米啊!難怪覺得有點眼熟。】

【另外就是你房間的木板是使用了千年檀木做的唷,在這裡雖然不貴,但也沒說很便宜,請你千萬別弄壞了,不然有人會生氣的。】

【你是在說誰?】正人先生的妻子馬上接話。

【哈哈,是我,是我啦,哈哈。】

好男人總是怕妻子的,當然不是指真的怕,而是不想鬧家庭戰爭而已,這是有專家研究過的。

壞男人也會怕妻子的,當然不是害怕妻子生氣,而是害怕妻子會死纏爛打。

嘛,我相信正人先生是好男人。

【那、那個掛鐘---】

【那個唷,那是帝國一位工匠的作品,是魔法道具你猜得沒錯,不過意外的不貴,反而超便宜,啊!是了,這是我幫你換好的貝爾幣,一共兩枚銀幣,六十七銅幣,我可是盡力幫你盧商人朋友了。】

接過錢後,我向正人先生土下座的道謝。

他急忙地把我拉正起來,連忙說彼此同鄉,互相幫忙是應當的。

不過對於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正人先生似乎也感到棘手。

那就是露絲的上街問題。

他連忙看向他的妻子,只是他的妻子完全不想提意見。

最後是慧娜小姐表達了意見。

【你就和她一起上街就好啦,走久了大家都會知道她是你的奴隸,你就能讓她一個人走了。】

真是簡單易懂的辦法啊。

【還有想問的嗎?】

此時大家已經吃飽,慧娜小姐和直先生都開始在收拾餐具,而我也想幫忙,但正人先生阻止了我,他說我不可能只有這樣的問題,所以把我留在了原地。

【您說您是被召喚來的,那您當年是西曆多少年呢?】

【呵呵,好像是西曆一九四七年吧?】

什麼!!!!

【你呢?】

【我、我是從西曆兩零一四年死去後來的。】

【我們差了那麼多歲啊!!!】

正人先生也不禁訝異了起來。

【唉,那時家中還正在忙著戰後復興的工作,我才出了趟遠門要去訂木材,沒想到一去就在這了。】

【您辛苦了!】我站了起來對著這位戰爭時代的前輩致敬。

【不、不用這樣啦!總之我們也是有緣才在這見面的,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正人先生也站起來把我致敬的手握住放了下來,問起了我未來的打算。

【我是打算返回帝國。】

【哦?可是你雙親不都已經去世了?這樣還要返回帝國啊?】

【因為我還有位待我如親弟弟般的兄長和姐姐,它們並不知道我還活著,所以---】

【嗯嗯,也是啦,有人會擔心的話,也還是要稍微知會他們自己是安全的才是。】

【不知道兩枚貝爾幣能否回到帝國?】

【恐怕有點難度,到邊境還可以,要到帝都或更遠的劍方去---】

【是了,你當時怎麼來的?】

正人先生突然地問起。

【靠著露絲的風魔法,雖然我不清楚是怎麼飛這麼遠的啦,因為那時我哭累睡著了。】

【風魔法如果能得到風精靈或其上位精靈的協助的話,飛遍整個大陸也可以的。】

【這麼厲害?】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呢?畢竟那可是精靈,僅次於神的存在喔!】

【那正人先生,除了您之外,還有其他被召喚來的日本人嗎?】

【這我不清楚,總之為何你會認為被召喚的肯定都是日本人呢?】

【啊,因為小說---嘛,反正就是些既定觀念的影響啦。】

【小說啊,我們那年代的小說都是些落語類的呢。】

【呵呵呵。】我尷尬的摸著頭。

【那你打算幾時啟程?如果缺錢花用的話,我這可是有好的打工機會給你唷!】

【咳咳!】慧娜小姐邊擦著洗淨的餐具邊咳嗽。

【該不會是慧娜小姐需要幫忙?】我猜啦。

【不、不,那個如果你敢隨意插手,是會被---】正人先生用手勢傳達了會被砍頭的訊息給我。

【那會是什麼工作呢?】

【希諾維先-生-,我個人認為您還未成年,不適合接這類型的工作。】慧娜小姐放下了餐具用很嚴肅的表情看著我。

【另外,正人大人,就算是打工,也要等他成年才可以。】

【嘛嘛嘛,我是希望露絲小姐可以幫忙啦。】正人先生馬上打圓場。

【您又來?!?總之請恕屬下我不會答應的!!】

看來慧娜小姐非常堅決呀,到底是什麼樣的打工?

【可以說看看是什麼樣的打工嗎?】

【有興趣嗎?】

正人先生用著非常類似魚上鉤了的表情看著我。

【太危險的我也沒辦法啊。】

我先把危險度調低好了。

【放心!只是送貨去一個叫波特市的地方,他位在帝國境內,這一趟可以有二十枚貝爾銀幣的報酬唷!】

【路途大概多遠?】

【大約兩個月的馬車行商路程。】

行商路程一般都比正常的馬車還慢,大概要比的話就是一天的騎馬路程,可以等同兩天半的行商路程。

可是,這個報酬也太高了吧?而且給我的感覺是很多人都不想接的感覺。

【總不會是路上有盜賊之類的?】

【呵呵。】好男人很不會說謊的,正人先生,你自己的笑聲出賣你自己囉!

【那我沒辦法接吧?有誰會把貨交給一個十歲的孩子送啊?】

【露絲的話可以啦!她不是有風魔法嗎?一路用風魔法飛---過去就好啦!】

難怪他會問我是怎麼過來的。

【不,我覺得我無法答應這事,畢竟主要出力的人不是我。】

【那你可以問問露絲小姐嗎?】

看來這貨堆很久了。

【我問問吧,如果她也不願意的話,我也沒辦法唷。】

閒聊了一下後我上樓回到了房間。

露絲已經在洗澡的樣子,妖精有這麼愛洗澡嗎?早上也才剛洗過說。

總之,我就等她吧。

片刻後,露絲從浴室出來,依然是美少女出浴圖啊。

【主人?】

看我呆然地坐在矮桌那,露絲歪著頭對我問話。

【啊、啊,沒有啦!妳、妳快穿好衣服吧!】

我每天都要受這樣的罪然後兩次嗎?

總之在她著好衣物後,我對她說了正人先生的打工請求。

她直搖頭。

【主人,我雖然會風魔法,但我無法傳送這麼遠的!】

【這可麻煩了。】

【主人,不如您把路上那些賊匪都再次殺光吧?】

【不能!如果又引發大火的話呢?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可、可是這樣我們會在這停留很久的樣子。】

露絲這樣考量也是沒錯,而且我也可以在到了帝國後直接就返回西比爾,不過要是要應付的不是只有盜賊呢?

這樣我還該冒險嗎?雖然我可以用焰華對所有生物進行殺害,但要是傷到了森林讓森精靈忍不住對我們出手那也不好。

唉,我只是個宅宅啊,為何老是要丟些怪選擇給我呢?

不過我也可以放棄這個任務就是了,最多只是在這城鎮多停留上不知道多久而已。

【主人?】

露絲看我都沒有回應,她有點擔心的把臉靠到離我只有一根指頭這麼近叫我。

【啊!】

【啊!】

我倆幾乎同時一起大叫。

【主人,露絲錯了,不該這樣嚇您的,請、請您務必原諒我。】

她跪著祈求我的原諒。

【唉,起來吧露絲,我沒有責怪妳的意思,我只是單純地被嚇到而已,這沒什麼的。】

【主人...】

【總之先睡吧,讓腦袋整理整理,說不定明天清醒些時就會有別的辦法了。】

我這麼個想法是有點阿Q式啦,因為想到了什麼會有辦法改變這個任務的路程或目的地嗎?答案是不可能。

畢竟是行商品,自然會走可以有交易的路線。

哈!管他的,睡吧,反正也不一定只有這個任務。

【主、主人...】

【怎麼啦?】

【我可以和您一起睡嗎?】

妳這是想讓我整晚免睡了是嗎?

【為何呢?】

【因為...露絲不想要再孤單一個人睡了。】

這肯定是藉口,昨晚就睡得很好啊!算了,和她計較下去真的也是沒法睡。

【來吧!】

我把棉被打開一角,她馬上就鑽了進來,喔~~好暖和,好柔嫩,好香阿。

她調了一下姿勢,把右大腿放在了我的下半身上,然後那兩粒破壞性物體貼在了我的胸前,而且更糟的是,她還把我的右手拉到繞過她的脖子並放在她的腰上。

這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嗎?是在虐待我嗎?

【晚安,親愛的。】

嗯?少了兩個字?

正想問她時,她已經傳出深沉的呼吸聲了,也太快了。

我只好,六根清淨,六根清淨,六根清淨不斷地在心中唸著,直到我失去了意識為止。

早上時分,我因為被柔軟鄉摧殘的關係,所以早餐是由露絲下樓去拿的。

好在正人先生的夫人並沒有刁難她,大概是因為她已經是我的奴隸的關係吧?

誰明白呢?畢竟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她叫什麼呀!

【主人,啊———】

露絲遞了裝滿飯菜的湯匙過來。

【 啊———】

感覺我如果不給她服務的話,似乎會讓她不開心,所以我還是乖乖地張嘴了。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在西比爾時老是無法反抗拉克絲姐姐的『要求』,所以才養成了我現在這個性格吧?

但前世的影響我也不否認是有的。

吃完了之後,露絲很堅持要接任務,我只好硬著頭去找正人先生了。

【正人先生。】

【喔!希諾維,考慮的怎樣啦?】

【露絲說可以,只是靠她一人恐怕———】

【這個我也已經和商會的委託人說過了,他說沒關係,總比一直待在這虧錢好。】

看來真的停很久。

【那,幾時出發?】

【我去幫你確認,你先返家等我吧。】

【是。】

數小刻之後,正人先生要我把『行李』給帶上,說是行李多數都是正人先生所給的衣物,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

【來!我和你介紹,這位是旅行商人薩克斯,他也是這次的委託人,而旁邊的則是一起同行的旅行商人們,我想如果你上路後有空再彼此認識認識吧,畢竟越早出發越好。】

【嗯!說的對。】那位叫薩克斯的男人附和著。

【那,薩克斯先生,這次主要負責您的商隊的護衛的是這位妖精奴隸,但總是不好讓主人被留下,所以也只好請您一同帶上路了。】

【嗯嗯,和剛剛說好的一樣,我不會反悔的,小弟弟,你叫希諾維是吧?】

【是、是的!】

【嗯嗯,就麻煩你的奴隸多多幫忙了。】

【好!】

【那,各位,上車吧,小弟弟,你就上中間第四車吧!】

我看了一下正人先生。

【希諾維,第四車是保鏢的專屬車輛,只是現在只有你和露絲,對了,別和其他奴隸說話唷!這是不禮貌的行為。】

【是!】

【最後還得提醒你一下,盜賊之類的應該是沒有,但魔物我們是無法保證的,反正叫露絲用風魔法去探知敵人吧!】

【好,我會和露絲一起注意的。】

【嗯!去吧,你的車子來了。】

上了車後,我向正人先生一家人道別,就離開了圖森基德了。

車隊總共有三十七輛馬車,兩輛四驢驢車,這兩輛則是在我的前後方,看來是比較貴重的物品。

而本次一同行商的商人有六位,其中一名是薩克斯待在第一輛車,而其他五位則是在中午時刻用餐時我主動去認識的。

不能像前世一樣龜縮著!

【您好,我叫希諾維,雖然還小,但我會盡力以赴的。】

【喔喔,這麼年輕就出來打工,真是難得,是了,我叫盧克,而他是彼亞斯,彼亞斯右邊的是拉菲,然後我左邊的這位是奈寧。】

【大家好,請恕我沒有一一自我介紹。】

【呵,這能怪你嗎?盧克把我們都一次介紹完了。】

說話的是奈寧,一位中年女性,看起來非常地幹練,並且她束著她那深藍色的頭髮,長相就別說了,就是幹練型女人都會有的樣貌,就好像壞人都有一定的樣貌一樣,很怪。

【唉呀,我只是想節省介紹的時間好聊聊其他的。】

盧克,一名高大身材的男性,腰上配有一把非常亮眼的寶劍?那應該是劍吧?老實講我也不是武器宅,我只好亂猜了,頭髮的右半是光頭,不知道是刻意理的還是天生就是這樣的,而左半倒是很正常地留了長髮,可能是想要一個平衡?

【再怎樣算也輪不到你呀!】

如此有點戲謔語氣的是拉菲,是一名瘦弱地男性,完完全全和盧克就是個相反的存在,看不出他的髮型,因為他都戴著商人帽,商人帽是商會給的制式帽子,用來證明自己可以行商用的,但老商人通常都不會戴,因為大家都已經認識你了嘛,至於它的型狀,我總覺得很像是阿拉丁在戴的帽子就是了。

【哼,那你說,就輪的到你了嗎?】

盧克不甘勢弱。

【好了!別爭了,大家還有兩個半大月左右的路程,現在就吵起來,你們是要拆夥自己走自己的嗎?】

勸架的是彼亞斯,身材中等,但卻是最老的一位商人,為什麼說他是最老的呢?因為他的鬍子最長,哈哈,個人偏見,請勿理會。

【要拆就拆!誰怕誰呀!】

盧克說著。

【你想拆你就自己離開,我可不想。】

拉菲很嘴賤的樣子。

【你——】

正當盧克想大罵時,奈寧把我帶離了現場。

之後我只聽到吵鬧的聲音,不知道是用了什麼魔法?

【別管他們,他們以前就是這樣不合了。】

奈寧說著。

【這樣吵也不好吧?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吵呢?】

【小孩子個性吧?拉菲想要在盧克的心中留下一席地位,但盧克常常不搭理他,只是看他很弱小。】

【想獲得認同就是了?】

【差不多就是這意思,因為拉菲是我們之中行商年資最小的,大約才三年多。】

三年還沒法獲得認同?

【跑了三年還得不到盧克先生的認可嗎?】

【其實早就得到了,只是盧克那人拉不下面子去和新人說:「你很行嘛!」】

【這樣不坦率?】

【這我可不知道了,對我倒是很坦率地示愛著。】

【還有這種事唷!】

【呵呵,不過那也是我年輕時了,和他認識都超過十五年有了,只看他越來越不想搭理我這老太婆。】

【奈寧姐姐會老嗎?】

對我前世來說,感覺沒大多少歲。

【呵呵,是這樣嗎?你雖然還小,社交言令倒是懂得不少阿?】

【家裡姐姐教的好。】

【真可愛呀!】說完她就抱起我。

放開!!!我只想給露絲或拉克絲抱!!!!

【姆!!】露絲生氣了。

【呵呵,真是位溺愛小主人的奴隸呢。】奈寧如此調檻著我倆。

【一般不會這樣嗎?】

【不會,你自己看看我們隨身的數十名奴隸,雖然多數都是男性,但也有部份是女性,可就沒有像你倆這樣親密的。】

【這麼多人,行商時管起來會不會不容易呀?】

【嗯,這是有一點啦,畢竟我的奴隸都是女性,我還得讓她們在睡覺時至少和男奴隸隔開來。】

【也是啦!如果奴隸間生下孩子會怎樣嗎?】

【想必他們不會這麼傻,但也難保不會有人只想發洩慾望害了我家的女奴們。那假如真的不幸有了孩子,一般在初期都是會用藥讓孩子流掉,但很多時候女奴因為身心受怕不敢說,所以發現時通常都已經後期了,此刻生下來的孩子就出生就得當奴隸,這實在有點可憐。】

【難道奴隸沒有翻身的方法嗎?】

【你想讓你的奴隸翻身是嗎?】

【她———大概無解了吧?畢竟是妖精族,我只是想著那些人——】

【嗯,你這樣富有同情心是不錯啦,只是或許對他們來說,當奴隸反而比當一般人還好多了。】

奈寧面帶凝重的哀傷表情,看來應該有很多人是自願當奴隸的吧?

【說起來,還少一位行商人我還沒認識到呢!】

【那人呀———】

奈寧的眼神看往一側,但似乎沒有要講的意思。

【很難相處?】

【不難,而是他不願和不熟的人相處,你要想認識他恐怕要和他一起行商個幾個大月吧?】

【這、這樣阿!】

【我也不清楚他的判斷標準,反正聽人說,短的有數天就認識的,長的如我要花上個兩三年才得以認識。】

天呀!標準的宅宅嘛!!!!!沒想到這兒也有阿!

就在我們彼此聊著其他行商的話題時,吵鬧聲結束了,看來是盧克和拉菲總算和解了。

【喂!希諾維小弟!】

喊我的人是薩克斯先生。

【是、是的!】

【過來我這。】

我馬上帶著露絲趕了過去。

【薩克斯先生,怎麼了嗎?】

薩克斯他看著地圖一臉愁容。

【我剛剛派奴隸往這個點去探查,但他到現在還沒回來,你能不能幫忙探查一下呢?】

他所指的地方是一個村莊,看來是想確定村莊還在不在,但看地圖算上時間,奴隸卻遲遲未歸。

【露絲,拜託了。】

【是的,主人。】

露絲說完就擴大了本來就在探知的風魔法—『探知』的感測範圍。

一會後。

【主人,大事有點不好。】

【該不會是魔物?】

露絲點點頭。

嗯?但薩爾並沒有提醒我,恐怕那群魔物並未想要朝我們過來而只是在原地守著我們過去被吃吧?

【有魔物是嗎?】

薩克斯雖然震驚但語氣上還算穩定,不愧是行商多年的人。

【放心,薩克斯先生牠們並未想要主動襲擊我們,所以請讓我和我的奴隸前去解決吧!】

【喔喔!你們可要平安回來呀!】

【一定會的!】

雖然我也沒法保證,但我和露絲兩人前去總比貨品和其他人一同被襲擊時,還容易保護多了吧?

說完,我就和露絲前往了魔物所在地,說起來,這也離圖森基德太近了些吧?巡守隊是在吃素的?

【露絲,小心應戰,不要衝動,我不希望妳離我而去。】

【。。。是,我親愛的主人。】

雖然我不知道她有沒有誤解我的意思,但我的意思是妳現在離我而去,我接下來的旅途不就難過了?

嘛,有點自私的想法就是了。

【主人,魔物的強度不弱,您確定要接近?】

在我們奔走了一陣後,薩爾出現在我右肩上提點著我。

【不弱是嗎?】

我停了下來思考,而露絲也遵守著我剛剛告訴她的話,不衝動地前往,而是停在了我身旁。

【那勢必得用到你來應戰,但這樣對森精靈實在說不過去,怎麼辦?總不能留著那隻魔物在那害人呀!】

【主人,那麼您得需要森精靈的幫忙才行了。】

【可以嗎?】我問著薩爾。

【不然祂們就別怪我薩爾拉斯燒光這些樹!】

【別別別,你還是忍耐點,把祂們請出來吧,我來和祂們說說。】

【是,主人。】

一會後,我眼前一片綠色光點之後慢慢成形,森精靈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森精大人!】露絲似乎也看到了,馬上跪了下來。

我則是不知道該跪還是不該,畢竟以我的身份,好歹也是炎精靈的契約主,跪了不就等同讓炎精靈也跪了?

正當我還在思考要怎麼應對時,森精靈說話了。

【炎之主,免禮了,你想消滅眼前的魔物是嗎?】

【啊!是、是的!】

【那你打算怎麼消滅?】

【我是不打算破壞森林,但我身旁只有這把燄華劍,如果使用了會對森林造成不當的影響,所以我想厚著臉皮請求森精靈大人你們的協助。】

【哦?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先前破壞了森林一部份,我再此先向您致上無比的歉意。】

說完我還是低了頭行了個禮。

【嗯,我可以感受到你真誠的道歉,但那魔物似乎是上天給你的試練,我族不太方便插手。】

試練?

【可為了試練破壞這美麗的森林,說實在,小的我心中過不去啊!】

這是真話,這片森林真的很美,光透下來的色調遠比在地球上看到的森林公園來的美多了。

【呵,謝謝你的讚美,但試練不就是該想著怎麼不破壞森林而滅掉魔物嗎?】

【是,所以我厚著臉皮請求您的協助。】

話又繞了回來,嘿嘿。

【但——】

我不等祂說直接接了話。

【我知道這是神給我的試練,但試練應該沒有提及不能借外力幫忙吧?】

【嗯———】森精靈似乎陷入了思考中。

【祈求森精大人幫忙。】露絲跪拜在地上替我求著。

【好吧,看在你如此愛護森林的份上,我森精靈艾薇兒就幫你一把吧!】

【艾薇兒大人,真是太感謝您了。】

【不會,不過要我幫你,你恐怕要先和我也簽定一樣的契約。】

【這、這不好吧?我並不想讓您因此受到限制。】

【受試練的人阿,我想這也是上天在此安排這個試練的目的吧?】

一個渾厚的老聲傳到了我的耳邊。

【主人,是森精長老。】

薩爾提示著。

【長老大人,這真的可以嗎?】

【你有著真心對待我族的心,又有著對破壞我族後真誠地歉意,我族不協助於你,未免也太說不過去。】

【那、那我就滿懷感恩地接受了。】

我一說完,艾薇兒馬上亮起綠色的光輝,然後我身上的精靈使役契約魔法陣也出現。

再艾薇兒唸過一堆我聽不懂的咒文後,我身上的魔法陣改變了樣式,成為了本來是紅色而現在是偏黃色的魔法陣。

【主人,往後艾薇兒就此跟隨您前往天涯海角。】

【艾薇兒,有勞您了。】

【主人,另外提醒您一點,您的燄華劍不能承受兩股上位精靈之力,所以如果您需要切換為森靈之力時,請先讓炎靈薩爾拉斯退去。】

【嗯,薩爾,你能稍微退去嗎?】

【遵吾主之命。】

說完,燄華中間的火燄色球珠,馬上轉為森林色系的漸綠色珠。

我一拔了出來,一股森林的芬芳氣息隨之而來,感覺就好像沐浴在森林之中,雖然我現在本來就在森林中,但這感覺就好像在三溫暖內泡溫泉一樣,雖然那是傻子才會幹的事,但我想也只有這樣才能形容了吧?

【嗯!真是舒服的森林氣息。】

【謝謝主人誇讚。】艾薇兒面帶微微地笑容說著。

【露絲,走囉!】

【是!】

帶著新力量的我,前往了魔物所在處。

那是隻老虎形態的魔物,看來是老虎被闇精靈感染了吧?

【這真的不好對付,老虎在森林中有著絕對的優勢呀!】

【那,主人我去誘敵?】

【不可以,我所謂的優勢是指就算妳去誘敵也只是徒勞無工。】

【那先用風魔法困住牠?】

【嗯——或許用樹幹綁住牠可能會比較妥當,艾薇兒,辦的到嗎?】

【辦是辦的到,只是。。。】

【嗯?會發生什麼事嗎?】

【恐怕會掙脫唷!】

【這樣阿。。。沒關係,大概能讓牠不要往除了前方外的方向跳,我想都可以。】

【那我佈下風壁遮蓋牠的周圍。】

【露絲,妳的風壁我想,蓋牠的正上方比較好,至少我覺得牠如果看到旁邊都是樹的時候牠會想往上跳。】

【是!我試試。】

說完露絲開始使用風壁準備在魔物上方蓋上,而艾薇兒大概也懂我剛剛那話的意思,準備在牠的周圍使用樹壁,並且只留前方給牠走。

而我則是集中精神,回想著以往的訓練,然後在她倆說可以的時候,我衝向牠的正面而去。

你或許會說我這樣做是很蠢的,老虎就算被封住了其他方向,他的正面依舊不是人類可以取勝的。

但我並不覺得我困住了牠所有的方向我也能取勝,不如直接了當的面對這個試練像個男子漢一樣衝過去還比較直率一點。

【吼——————】

牠吼叫了一聲,這聲音之大我覺得遠方的商隊應該也是有聽到的。

但我不慌不忙地直接高舉燄華劍,現在應該要叫草薙劍比較妥當吧?哈哈,我中二病又來了。

回到主題,我對著牠的正面劈了下去,當然不可能會中,我的目的只是要讓牠去撞上風壁最後看牠會不會因此嚇到而讓我有隙可趁。

不過雖然不出我意料地,牠確實地撞上了風壁而被彈回地面,似乎是有點震驚地呆住。

但是,畢竟是野獸,我的揮劍速度依然跟不上牠的閃躲。

嘖!失去良機了!

【艾薇兒留著樹壁讓我切換為薩爾拉斯!】

【遵命!】

【是!】

在艾薇兒和薩爾拉斯此起彼落地說完話後,燄華再次成為了燄華,那翠綠的寶珠轉為火紅地炎珠。

老虎魔物見狀,牠大概知道我要幹嘛了,馬上使出了牠的大絕招試圖衝破這個包圍。

但我還是快了牠這麼一步,因為當我知道跟不上牠閃躲時,我就已經把燄華擺好在可以切換後第一時間就讓牠無路可逃的地方。也就是—樹壁—上。

因為我信賴露絲,我相信她一定會知道什麼時機要讓風幫我加強火力。

而她也確實不失我所望,再我切換回燄華後,她馬上把風壁往下一壓,點火成功。

魔物當場伴隨著牠口中的大絕招陷入了一團火海中。

【露絲不要讓火流出來!】

【是!主人。】

【薩爾,控制好火力,把焚燒範圍縮到最小。】

我把魔力再次填入燄華之中,薩爾就好像拿到了他想要的東西,馬上達成了我所想的事。

【啊———吼———————————!】

魔物不斷地掙扎,而我覺得火力大概還不夠,可是再用薩爾的話旁邊的森林就會遭受祝融之災。

所以我又下令了。

【薩爾拉斯,換回艾薇兒!】

【遵吾主命。】

【來了!】

【艾薇兒,用粗樹幹覆在外層,內層用細樹枝加強火力,中間留一點空間,不要讓粗樹幹這麼簡單著起火,能辦到吧?】

我把魔力再次輸入燄華,只見艾薇兒收到我的魔力後點點頭,馬上就照我的意思張開了明確地樹牢。

而得到了易燃物的火燄再次高燒了起來,而外層的粗樹幹則因為比較粗的關係,所以耐熱了許久的時間。

直到魔物的身形倒下再也不動片刻後我才叫艾薇兒用樹幹堵住空隙,讓火熄滅。

【牠、牠死了嗎?】

露絲氣喘著走過來問。

【應該吧?】我也是有點累地雙手壓在雙腳膝蓋上看著樹牢。

【確認已無生物氣息,主人,牠死了唷。】艾薇兒笑著說。

【謝、謝謝妳的幫忙。】

【不會,沒想到主人會用這種方式保護森林呀!】

【呵呵,這個要是沒有妳,那真的對我來說是個「試練」了。】

艾薇兒開心地在我身邊飛來繞去,並用著森林氣息好讓我與露絲的疲累感迅速消失。

『嗯!神!怎麼樣?!我通過了唷!』我心中如此想著,但我也默默地祈許著下次別再有這試練了,未免也太難為人了。

【喂———】

是薩克斯先生。

【喂———】我也回應了他。

【喔喔!太好了,你們真的沒事,還打贏了魔物。】

他雖然看不到被樹牢包住的魔物,但他知道那個叫聲吼完後,我倆還能站在這肯定是贏了,不然會有輸的人還站著的道理嗎?

【果然很可靠阿!】

盧克這樣說著。

【嗯,看來我要對你有點改觀了。】拉菲也這麼說著。

【呵呵,年輕人不簡單阿!】彼亞斯在最後面拍著手稱讚著。

【嗯哼,小弟弟,我雇你當我永遠的貼身護衛,要不要呀?】奈寧用著媚惑的眼神看著我。

【姆!!!】露絲又生氣了。

我摸摸露絲的頭後說。

【我雖然很想答應,但現在我還有私事在身,只好先行婉拒奈寧小姐的邀請了。】

給足了台階了吧?

【喔呵呵,也罷,不過如果你往後缺工作的話,記得來找我呀!我肯定會給你安排一個好工作的。】

奈寧小姐笑的開心。

【那就先讓我記下了。】

【話說,有看到我的奴隸嗎?】

薩克斯從前面的樹牢探視了一下後返回我這問。

【沒有,我看到魔物時,附近並無他人。】

【這樣阿!該不會給我逃了?哼!】

薩克斯有點不滿地講著。

【好啦!逃就給他逃吧,反正你一天沒死,他一天不能換新主人。】

盧克拍拍他的肩說。

哦?原來還得前主人先死,那個印才能消去呀?!?!

【我就看他幾時會給我滾回來!】

薩克斯越說越氣憤。

【那麼,回車隊吧,免得耽誤太久的時間了。】

彼亞斯提醒著,不愧是最老的,果然是以時間為優先呀。

【我看有人的奴隸逃了一定不會回來的!】

拉菲又講了一句討人厭的話,很明顯地盧克臉色變了,但他並不想理會,因為拉菲沒有指明是誰,所以他不想自跳火坑。

在這尷尬的氣氛中,奈寧小姐走在我旁邊。

【小弟,你以後別變成這樣阿!自負是好事,但要有自知呀!】

【是,我會要露絲幫忙提醒我的。】

露絲一聽到這句馬上笑的開心直點頭。

【真是受人歡迎呀!要是姐姐我在年輕個十年,我肯定把你給吃了。】

【姆!!!】

【露絲別這樣!姐姐有此好意,我真當榮幸之至。】

然後奈寧小姐整路一直和我講她在年輕時旅途上遇到了什麼人,去過了哪些地方的見聞。

而我不顧露絲的心情,我還是給足了奈寧小姐面子,畢竟對她們來說,奴隸算什麼?

晚上落腳無人村莊打點東西時,我對露絲說。

【露絲,不要這樣。】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露絲雙頰鼓鼓地講著。

【我要是做的好,妳也不會被人瞧不起阿。】

我試著安撫她。

【嗯。】

看來道理上她是接受的,那情感上怎麼辦?我沒有這樣的應對過呀!

【主人,這事簡單吧?】

【艾薇兒?怎麼說?】

【朝她頭上親下去就是了。】

【咦?!?!】

【照做!】

【是、是。】

我聽完艾薇兒的建議後,移往了露絲面前。

她有點驚訝地看著我。

而我,輕輕抓住了她的頭,朝她額頭親了下去。

她馬上臉全部紅到了脖子,整個人不知所措邊笑邊害羞。

【唉嘿嘿——】

這招真有用?!

【再來!】

聽著她的要求,我也就再次親了一下。

她開心到把我撲倒在地上,當然,我們是在帳篷內的,不然我才不敢做這事呢!

此刻彼此地心跳互相同步。

旁邊的小篝火霹厲啪啦的跳著舞。

而她,露絲,雙眼迷茫地面對面看著我,那嘴唇似乎在說著。

【我好想要被滋潤阿!】

我、我始終還是受不了了,理性崩潰了去,用上了我那兩片薄葉,給了她想要的滋潤。

當然最後我還是沒下手,因為我不愛打野戰給人看。

哈!好險。

不過雖說如此,我那下半身的兄弟高舉的抗義的大旗,打死不落。

察覺這點的露絲,很自動地下滑了下去,正當我想阻止她時,她已經把我的小兄弟放入了她的口中。

啊————,我去了。

真是有夠丟臉的,唉,雖然我知道久沒做會早洩這事,但也太誇張了,我捂住我的臉,婉如失去了男人該有的面子。

【親愛的,沒關係的,這表示我有服務到您。】

露絲把我抱在她的懷內安撫著我,怎麼好像反過來了。

算了,在她的安撫和疲累之下,我很快地睡死了。

早上,在露絲的兩團夾擠中醒了過來,真的有某種幸福的感覺,想要就這樣和她永遠在一起不分開。

但我突然想起了拉克絲姐姐,啊,我真的很畜牲!

旁邊有個一心為我的美麗妖精少女,而我還在想著其他的女人。

嘖!我坐了起來打了自己一巴掌。

【主、主人怎麼了?】露絲聽到聲音後嚇的馬上問我怎麼了。

【沒、沒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對妳不忠,有點自責。】

我老實地承認好了。

【沒關係的,主人就算對其他女人出手我也不會在乎的。】

怎麼說的和做的有點不一樣?

【那妳昨天在生什麼氣呀?】

我試著玩弄她一下好了。

【姆———】

【那不算啦!老女人,露絲不準!】

呃,年輕的就可以?

【人家也沒多老呀,幹嘛講這樣。】

【姆———】

【所以妳到底能接受怎樣的?】

【比我小的!】

露絲呀,我想要比妳大的應該沒幾個吧?!?!?如果這世界沒有魔女之類的話。

【是看起來比妳小的,還是年齡比妳小的?】

【看起來比我小的!】

【這太難了,看起來比妳小的肯定都不是我的菜呀!】

我一點都不蘿莉控,只是碰巧這位兩百多歲的妖精少女很嬌小而已!

【那、那、那露絲可以不生氣,但主人不要丟棄我。】

【嗯,我不會丟棄妳的,永遠。】

我說完便抱著她親了她嘴唇一下。

她馬上就從生氣的臉轉成笑容滿面。

【咳咳,雖然不太想要打擾倆位,但吃早餐了唷!】

奈寧小姐在我們帳篷外說著。

我和露絲馬上穿好衣物離開了帳篷,而她的奴隸們就開始收拾了我的帳篷。

原來這麼多人在聽我們調情?

我羞著一張臉被奈寧小姐帶去一間空屋吃早餐。

【為什麼不在外面吃一吃就好呢?】我好奇地問。

【這是規矩。】拉菲不屑地講。

【原來如此。】

【喂!你對救命恩人很不客氣唷!】盧克輕拍了一下桌子。

【我對他已經很客氣了,不然我們早該上路了。】

【你!】

【嘛!嘛!好了好了,別吵了兩位。】彼亞斯再次調停。

【拉菲,你說話未免太過頭了唷,小弟昨天奮戰到精疲力盡,我們不等他們體力恢復,你是想要自己去被魔物吃掉嗎?】奈寧小姐也看不下去,替我講話。

【哼!我也沒求他呀!】

『磅!』

薩克斯拍了門扉,他剛好從外面走進來。

【拉菲,你要是在對小弟不客氣,你往後自己走這路。】

【。。。,我知道了,對不起。】

我應該說真不愧是商隊的負責人嗎?

【小弟,今天的路程我想等會和你說說,吃完早餐來第一車找我。】

【是的。】

說完他離開了屋子返回他的第一車。

【別怕!我們都會挺你的!】盧克拍拍我的肩後說。

【嗯嗯,以後有什麼要求,只要我奈寧辦的到,小弟你僅管開口。】

【呵呵,那我也參一腳好了,小弟對我這老人家也不用客氣唷。】

【哼!】拉菲丟下這句就離開了。

【呸!真不知道他要幾時才會像個商人!而不是傷人。】

盧克不滿地小聲說。

【好啦!好啦!他從商到此都未曾碰壁,不意外會有這樣的表現。】

彼亞斯看來挺瞭解他的?

【快吃吧。】奈寧小姐催促著。

我吃完後就告別了三人,前往第一車。

來到了第一車後,薩克斯身旁坐了一位青年,不過頭戴著一樣是商人制式帽,所以我看不清面容。

【小弟,這位是希比亞,也是我們同車的,只是他生性怕生,所以你應該是到今天才看到吧?】

我點點頭。

【呵,他也是我們這車隊的路線規劃人,所以你才會在這看到他。】

【請、請多指教,希比亞先生。】

【嗯。】

真寡言!

【據他的建議是走比較遠的這一條路,因為他先前有派奴隸探察過,近的路的村莊幾乎都已經沒有人住了,看來是都被昨天那隻魔物給吃了或嚇跑了。】

【所以我們打算繞比較遠一點,畢竟行商才是我們主要的目的,小弟,你應該沒有時程會因此擔擱到吧?】

【是沒有,我只是想到達帝國境內而已。】

【那就好,就這樣辦吧!】

語畢後薩克斯把我請下了車,因為禮儀的關係。

雖然我不明白這個是什麼禮儀,不過大致上猜的到,一個是路線規劃人,一個只是來聽取繞路有沒有問題和意見的過路人,彼此在這輛車上的地位就不一樣了。

唉,連台小車都如此。。。

之後,我們車隊再也沒碰上任何麻煩,看來魔物只有那麼一隻,而且還是只為了考驗我。。。

這是哪招?

就在我後半路程對此艮艮於懷時,我們來到了波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