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08

第八話  -  欽崴德森林


【露絲,我都還沒問妳,妳有其他兄弟姐妹嗎?】

我倆騎在一匹馬上,當然身高上來說,我比她要高一些,老實說這並不能讓我很開心。

因為我得坐在後面近馬屁股的地方,有點難坐阿。

當然如果是以非紳士的姿勢的話,倒是不錯,可惜!我就算前世是宅宅,也只能代表我不太敢對三次元出手而已。

你永遠無法把我和變態劃為等號。

我在前世除了一個可愛的妹妹與嚴格的母親外,我都不敢接觸其他女性。

所以我都離她們有段距離,在別人眼中就是有一道無形的牆卡在我和女生中間就是了。

雖然中學時有位女同學和我的關係還算不錯,但我並沒有因此接觸她身上任何一塊肌膚。

當時還傳出我是個基佬的傳聞呢,唉。

然後我現在的身高不知道是多少,但露絲這比我歲數高上數十倍的居然比我矮半個頭。。。

【沒有呢,從小我就沒有其他姐妹們唷。】

姐妹?那兄弟呢?

【兄弟也沒有?】

【啊!主人不知道,我們妖精一族只會生女性,而如果要有下一代,就是找別種族的男性來。。。】

露絲沉默不語,耳根子也紅了,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

也就是妖精女性們想要有下一代時,就會找人類男性或亞人男性來繁衍!嗯!我有文化素養的!

【那這樣不就只有妖精女性?那如果男性想要自己的子嗣呢?】

【不懂?子嗣?】

露絲撇過頭來看著我,這表情真可愛。

【就是,像繼承人之類的以男性為主的孩子啦!】

【原來如此,這叫子嗣啊?如果是這樣,那不用擔心,我們妖精族不排斥多重婚唷。】

正當我想接話時,露絲繼續說明。

【啊!這不代表我們會對男性死纏著啦,我們只是想達到有下一代的目的,至於男性要不要繼續與我們生活,就隨他們了。】

【這樣妳們不吃虧嗎?在感情上。】

對男人們來說,根本就是標準的小三,而且還是那種不會干涉你家庭的完美小三啊!

【嗯?吃虧?感情?】

看來露絲的詞彙並沒有太豐富。

【也就是妳都不會認為男人是只把妳當玩具嗎?】

【為什麼要這麼認為呢?我們找到了一個可以幫我們繁衍下一代的男性,為何要覺得是對方把我們當玩具?】

這觀念該不會是她母親『單傳』的吧?為了確定,只好多問一些。

【這是妳母親告訴妳的嗎?】

【有些是,有些不是。】

【不是的地方是??】

「我只想生主人的孩子。」

露絲耳根子更紅了,不過她說什麼我倒是沒聽到,因為超小聲。

【什麼?】

【沒、沒什麼!快點往村莊去吧!駕!!!】

馬兒開始從漫步跑了起來,因為馬跑起來時,說話有可能會咬到舌頭,所以我只好不問了。

不到三小刻的時間,我看到了村莊,是個有城牆的村莊,看起來頗具規模。

為了確保露絲不被排擠,我撕下了禮服最外層,給她當個臨時頭包巾。

【露絲,在其他地方不准叫我「主人」,一律叫我希諾知道嗎?】

【為什麼?】

【因為我還沒和妳簽任何約呀,我也不清楚外面到底奴隸有裝配什麼東西,怕被別人看出破綻那就不好了。】

【姆——露絲知道了。】

為了不讓村民驚慌,我決定下馬牽著走進去。低調是宅宅的特性!

進入村莊後,村民人數不少,看起來有些熱鬧的市街,雖然沒有人擠人,但也是充滿著叫賣聲的活力市街。

而且市街上也有看上去就是負責治安秩序的巡守隊再走動。

應該是為了防止賊人入侵吧?那這樣那群賊人是怎麼過活的呢?

嘛,總之先找飯館吧!快餓死了。

就在我東看過來西瞄過去的當下,露絲在我身邊喊著。

【主。。。希諾!快看,那有餐館!】

她差點叫我主人對吧?對吧!?

【快去吧。】

我不想多說廢話,因為真的很餓阿!

倆人進入了餐館,裡面看起來好像還在準備中的模樣,因為沒什麼客人。

【早上好,老闆?】

我喊著老闆,因為連櫃檯都可能因為沒啥客人所以連站都懶了。

【來了!】從裡面傳出來的聲響。

走出來的是一名人高馬大,或許稱為虎背熊腰的男子漢,嗯!海上男兒那種男子漢!

我實在不想說就是北斗神拳那樣的男子漢。。。

【客人!有事嗎?】

【老闆,不好意思想請問一下現在有供吃的嗎?】

【有唷!不過只有麵包和米漿,可以嗎?】

【當然!請給我來一枚銀幣可以買到的量。】

一枚銀幣在帝國內可以買四條類似法國麵包大小的麵包,外加喝到你撐死都喝不光的牛奶。

【銀幣?】

老闆一臉就是你在講什麼的表情。

【拉法納帝國銀幣呀!】

我邊說邊拿出來證明我有。

【哼!小子!這裡不能用這東西!如果你只有這東西,滾!】

老闆算客氣了,因為他至少還沒拍桌,但著實也嚇著了我和露絲與旁邊為數真的不多的客人們。

【不、不能用?為什麼??】

我緩了緩驚嚇後的餘悸開口問了。

【嘖!你是怎麼來到這兒的?】

老闆的表情就是你只要能來到這,就一定知道不能用才是的常識面容看著我。

但我總不能說從空中被風精靈丟過來的吧?這誰信呀?雖然這裡魔法是有的。

正當我想隨便講的理由時,露絲把頭巾打了開來。

【主人是陪我逃來這的。】

【呸!妖精族?!!】

旁邊的客人們隨著老闆的喊叫全體站了起來並且有點惡意的看過來。

露絲,妳別添亂阿!

【呃——別這樣,可以嗎?】

我試圖緩和氣氛,但當然不可能有用,誰會在意一個看起來就是沒成年的孩子講的話呢?

尤其是『陪一個妖精奴隸逃跑的小孩子』,這根本聽上去就是妖精奴隸綁了小主人逃跑嘛!

「啪啪啪!」身後傳來三聲掌聲。

【好了,好了,你們都不給人解釋說明的機會嗎?】

身著巡守隊制服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看向老闆說。

【哼!正人,眼下這個情況,你還要聽解釋嗎?奴隸說她把小主人綁架逃來這耶!】

旁邊另一名客人對他講著。

【我剛剛可沒聽到是綁來的,或是拐來的之類的用詞呀!】

【那只是為了規避罪行才轉換的吧!】

【就是呀!】眾人附和著。

【靜!】

叫正人的男子舉起左手示意安靜,待大家安靜後他再次說明。

【就我的認知,妖精是不可能會說謊的,因為她們如果想要活在精靈族的庇護下,她們就得說實話。】

【這、這。。。】

【而且如果是綁來的,那哪位小主人的態度和表現也太悠哉了吧?】

【說、說的是阿—】眾人又開始紛紛擾擾了。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啦!不過基於維持秩序的必要性,請大家把這兩位交給我們巡守吧?】

【嗯———好吧!就這樣吧!】眾人坐回原位,老闆也開始表情變成一開始的模樣。

【和我走吧!兩位。】名為正人的男子走過來叫我和露絲一起走。

【可以。。。先讓我們吃東西嗎?】

我問著。

【呵呵,老闆兩份早餐。】正人說完放了我不知道的貨幣在桌上,老闆冷哼了一下說稍等後就進去了。

【這錢,我會還你的。】

【孩子,免了,看你倆應該也是有苦衷的,反正不多錢,就算我請的吧。】

【謝、謝謝您。】

【謝謝。】

【給!】老闆拿了兩份早餐的量出來,上面是兩條麵包,加一杯米漿。

【吃完再走吧。】正人如此表示後他就坐在了我的左邊,露絲當然是在我右邊啦。

我拿起麵包就開始狼吞虎嚥著。

【慢慢吃!別噎到了。】正人提醒著我。

【主人,我也要吃!】

薩爾突然冒了出來講了這麼一句。

我絲毫未想地就把麵包往我右肩放過去。

【嗯?幹嘛不吃放在你的右肩上?】

啊!慘了,我該講啥?我先眼睛看了一下露絲用唇語和她說不要亂講話,她也點點頭。

我才轉過來說。

【沒、沒什麼啦!只是肩有點疼,想用麵包敲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這又不是法國麵包?!!!】

嗯?法國?!這個叫正人的??

【啊!抱歉抱歉,你不知道法國麵包吧?哈哈,那是一個我家鄉的麵包啦,類似這種型狀的很硬的唷!】

我咬著麵包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可能是日本人的男人。

但未免他可能聽不懂宅用詞,所以我就想用日語和他說話,用來猜測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是日本人。

【————】

但我知道怎麼唸,可是卻發不出聲音來。

【怎麼啦?口一張一闔的?剛剛還把麵包塞滿嘴,現在麵包放下嘴還在一張一闔的意思是??】

怎麼會發不出聲呢?

我再試了一會後,放棄了,繼續吃著我的麵包。

【嗯嗯!小孩子就是要多吃點才能長的快。】

一會後,我和露絲都吃完了,正人就把我倆帶離了餐館前往他所服務的據點。

『圖森基德巡防隊』

【這裡叫圖森基德嗎?】

【是的,來!進來吧!孩子。】

正人不能也把露絲算進去,因為這樣他會遭到異樣眼光,我是這樣想的啦,所以我也就不在意他沒叫露絲了。

【坐吧。】

正人說完後他就去拿一堆資料,而我和露絲就坐在同一側座位上,而露絲把雙手纏著我的右手,表情有點緊張。

我撫摸著她的頭說。

【別擔心,就算發生了什麼事我也要保護妳。】

露絲勉強地面露笑容安心地把頭靠在我的右肩上。

這時正人走了回來。

【感情不錯嘛!】

【還好啦,畢竟現在她能依靠的只有我了。】

【那你還帶她亂逃家?】

正人說完把資料一一整齊地放在我的前方。

上面是記載著身份登記等資料表格。

【沒辦法,家中其實突遭變故,不是我帶她逃,而是雙親吩付她帶我逃的。】

我硬把故事坳回到我可以解釋並處理的地步。

【原來如此,好吧,說要我不信大概也沒法,這裡就先相信你吧,來!把資料填一填。】

他遞過來一隻羽毛筆。

【請問,這是要我們在這定居的意思嗎?】

【你要這樣的話也可以啊!只是你也想在這欽崴德大森林區域自由行動吧?如果你不想自由行動,那我得依規定把你們關起來唷!】

語帶輕微威脅的正人吩付的。

我只好無奈地寫了。

總計有家族表,個人身份表,奴隸登記證明,區域行動計劃單,等類。

最麻煩的當然是奴隸登記證明,必需要把奴隸商人的屬國和公會寫進去,並且還得把奴隸編號也寫進去。

這邊我扯了說我還小,不懂這些並且逃家時身上就是這樣來混過去。

也好在我真的還小,所以正人也對我所講並沒有懷疑。

你會說他可以問露絲,但似乎奴隸並不會知道這些東西,所以他問了也等於沒問。

【好吧,看來你得補辦很多東西才行。】

我點點頭。

【總之你倆在這等一會吧,我去幫你們拿相關的資料還有把這些你填好的去幫你做新的身份證明。】

【謝謝大哥。】

【謝謝!】露絲也和我一起道謝。

正人揮個手就離去了。

【主人,給您添麻煩了嗎?】

露絲大概是在說餐館的事吧?

【不會唷,要是沒有妳這樣說,現在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她臉上有了微笑。

【嗯,當然。】我也用笑臉回應她。

【主人,剛剛我才咬一口,還不夠!】

「薩爾!你是精靈不是嗎?精靈也要吃東西?」

【誰說精靈不用吃的?更何況我們是品嚐!品嚐您懂嗎?】

看來是想吃吃味道罷了。

「等安頓好後再說!話說,你講話怎麼開始不像一開始了?」

【喔,這也是學你們人類阿!當官的不是都這樣?當官前講這樣的話,當了官後又講別樣的話。】

「你這樣舉例我還真是無法反駁阿!」

【幾時能吃?】

「剛就講了安頓好後阿!」

【安頓是幾時?】

他這樣一問,我倒也無法回答,畢竟連我也不知道,好在正當這時,一位女性走了過來。

【把這些填一填吧。】

她用著輕蔑的態度把表單丟在桌上後離去。

「有必要這樣嗎?」我小聲地碎唸著。

這份表單是奴隸申請單 《補》。

看來是補發用的,上面沒有了奴隸商人和公會與編號,只有奴隸姓名和從屬主人是誰,與個別的指紋加簽章。

這簡單啦!

我和露絲一同填好後,正人剛好也回來了。

【哦?填好啦!】

【是的!】

【嗯———,好!沒什麼問題,慧娜!拿這去奴隸工會!】

正人檢查了一下後叫來了一名叫慧娜的女子,而那名女子就是剛剛丟文件過來的人。

【是!正人大人。】

面無表情的她從正人手中拿走了文件後離開了據點。

【等會可能工會的會派人來幫你的奴隸妖精重上烙章印,沒問題吧?】

老實講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沒、沒問題!】露絲幫我回答了。

【好!來,這是孩子你的身份證明,請允許我叫你的名字了可以嗎?】

我點點頭。

【好,希諾維,因為你在我們這城鎮登記了身份,我必需在交給你身份證明時和你交待該注意的事,和你該遵守的事。】

【是的,正人大人請說。】

【首先———】

  1. 在欽崴德大森林內,務必遵守巡防隊之規範,不得於各城鎮內違抗巡防隊,違者巡防隊得任意處份。
  2. 身份證明文件若再次補發,需要貝爾銅幣兩枚,並且需要接受公共服務的處份。
  3. 不得在森林任意放火,違者以死刑處之。
  4. 此身份證明不得用於其他國家,僅可以用於向他國證明自己的身份。
  5. 若要於欽崴德大森林各城鎮將身份證明兌換成特定國家之身份證明時,需拋棄在此區域內所有的財產與地位。
  6. 其他未盡事項,若為初犯則從輕量刑,若為累犯則視所犯之罪加重處份。

【以上有什麼不懂的嗎?】

【大致上瞭解,那奴隸的行動規範呢?】

我不想隨便觸法,所以還是問清楚好。

【嗯,主人必需要管控自己奴隸的行為,如果奴隸犯錯,主人必需出面「現場」管理給眾人看。】

正人在講現場兩字時,特別用力與大聲,看來是要讓大家知道你真的有在管,是奴隸自己不聽話。

【總之,我相信妖精奴隸是不會做出違背你規定的事啦,所以你這小主人自己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行為唷!】

正人補充的這一句像是在告訴我,妖精就算是亞人族但也不會比起其他亞人更讓人類討厭。

【啊!正人先生,我想問一個小問題。】

【請說。】

【您。。。怎麼也會說帝國語呢?】

【這什麼蠢問題?呵呵,看來你是因為貨幣不能用還有這裡好像是個國家才這樣吧?】

【嗯嗯。】

【以前唸書時沒有學嗎?】

【沒有!我多數時間都在練跑步和體術。】

【看來是個危難多於一切的家呀。。。】

正人面露哀愁的表情。

【啊!不提這個,我來告訴你原因吧———】

正人開始提起為什麼欽崴德大森林看起來像是個國家的由來。

這個理由要往前追溯到三百五十年前,這個地方本來是以此地圖森基德的劍方是拉法納帝國的,槍方則是希拉崴王國的領地。

雙方本來是和平共處的,但後來因為某件已然不可考的小衝突點燃了戰爭的火燄,雙方彼此在這森林各處交戰了五年多,最後森精靈因為森林都被戰火砍光了,燒光了,非常怒不可遏,把兩國的軍隊用森林之力通通滅了大半去。

而兩國的領導人看到這個情況當然不可能再想著要戰爭了,畢竟都惹上位精靈發怒了,所以急忙地簽定和約。

在布拉崴王國的斯圖爾教會所派的聖者與拉法納帝國的諾米拉斯神教會的神官見證下,簽屬了此欽崴德大森林乃森精靈所有的中立區域,並且為了這個區域創了新的貨幣—貝爾幣,於兩國邊境關隘可以自由換兌,但在森林區域內,除了貝爾幣外,其他貨幣均不得使用。

兩國也在當時簽了自由移民條約,規定如果要移民到本區域的,必需遵重森精靈保護森林為主要目的,如有違反,兩國可以任意派軍前來處理破壞森林之人,並且也在那時設置了新的身份證明與相關的法規。

如此長久下來,就成了現在這個模樣了,而其中的人們多數都會講兩邊的語言,當然目的是為了做生意。

【一個不可考的小衝突呀。。。】

聽完後我感嘆的說。

【有的人是說某貴族彼此搶婚啦,有的人是說是盜賊處份到底歸誰的紛爭啦,反正眾說紛紜,也沒人想出來承認到底是誰引發戰火的,所以就不可考了。】

正人邊笑邊說著。

【人類真是無可救藥。】

薩爾在我耳邊說著。

【話說回來,我昨天有見到森林大火,該不會你們有見到凶手吧?】

正人突然提起,我本是很驚訝他為什麼會這樣問,但看了一下我和露絲的衣服,有點髒黑髒黑的感覺就是從火裡逃生的樣子,所以我急忙地想了個理由說。

【沒有見到,但我和露絲差點被燒死在裡面了,好在天降大雨,我倆才得以倖存。】

【這樣啊!想說要是你們知道的話,我就可以帶人去宰了他的說!】

的說——,果然是日本人啊!

【抱歉,幫不上您任何忙。】

【不會,不會,今天你們就先來我家吧!不然讓你倆在外亂晃也不是個方法。】

【這怎麼好意思?!】

【不然你有錢去住旅館嗎?】

正人笑著看向我,當然沒有!

【那就多有打擾了!】

【哦?!好久沒聽到這種語句了呢!好懷念呀———】

【是、是這樣嗎?呵呵。】

【來!走吧,我帶你們到我家去。】

語畢他就又領著我倆外加一匹馬前往了他的住所。

這是一間看起來像是日本標準公寓的建築,感覺起來設計者一定就是正人先生。

【好有特色的房子阿!】

我刻意驚訝地說。

【是呀,是呀,哈哈,我自滿的就是這棟我自己設計的房子了!】

果然是這樣阿。

【正人先生一個人住?】

【沒有唷!裡面還有兩位房客,晚些介紹給你認識認識,畢竟他們現在不在房子內。】

【瞭解了。】

【來!上來吧,你們住在最頂樓好了,免得你的奴隸常常給人看到。】

【謝謝正人先生,那房租———】

【你日本人吧?】

正人突然問了我這一句。

【。。。,是,我是轉生過來的日本人。】

【果然,你太多用語都和日本人相似了,而且看你在餐館時的張口嘴型,我想你是很想用日語說話吧?】

【被您看出來了!】

【說不出來嗎?】

【嗯!說不出來。】

【看來轉生者也是有某種的麻煩呢。】

【正人先生也是?】

【不,我是被召喚過來的。】

【無法回去嗎?】

【呵呵,都來到這十多年了,妻子孩子都有了,想回去的心早就沒了。】

【啊,那我應該得拜會一下尊夫人了。】

【免啦,她不愛見到亞人族群。】

【啊啊,我明白。】

【不提這個了,上來吧!】

我倆進到了正人先生為我們準備的房間,不算大,大約六疊半大小,有小廚房,小浴室,櫃子,還有一張矮桌。

【這可真日式呀!】

我讚嘆地說。

【呵呵,這個可是給有緣人住的唷!】

正人開心地表示。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不客氣地住下了。】

【嗯嗯!有什麼需求你下來一樓敲我門就好了。】

【謝謝您。】

目送正人先生的離去後,我便和露絲進到了房內。

打開了櫃子分為上下兩層,真的很日式,上層放了被子枕頭,下層放著衣物的收納箱,雖然目前是空的。

而廚房就是一般你可以自己單身漢用來煮些簡單食物的地方,難的料理那是不可能的,畢竟沒有這麼多的器具。

而浴室就乾濕分離,小間但一個人泡澡剛剛好,外面還有陽台可以給你晾衣物,真是一間太標準的日式房了。

【露絲,妳先洗澡吧。】

我這麼說著。

【一起。。。】

露絲紅著臉貼在我的胸前拉著我的破爛衣服說著。

妳這行動太犯規了啦!我只能用我未成年這四個字來維持我的理性。

【可浴室只能一個人呢!】

我突然想到。

【沒、沒關係,就要一起。】

唉,各位,我坳不過她,誰叫我前世對女生沒有點滿抗性,對不起了。

經過了倆人的鴛鴦浴之後,我圍著一塊浴室內本來就備好的遮羞布走了出來,而露絲則是在洗著我和她的衣物。

這是她的堅持,說是這是奴隸該做的事,要我不要插嘴。

嘛,未免她不開心,我還是放棄和她爭論好了。

喔,我剛剛什麼也沒做唷!就只是倆人一起泡澡而已!

然後這時門外敲了兩聲。

【希諾維!】

啊,是正人先生。

【來了———】我小心地打開門扉,因為我只裹著一塊布。

果然,他的妻子也在他旁邊,並且手上拿著好像是要給我們衣物似的。

【啊!真是不碰巧。】

正人尷尬地笑著說。

【就說你自己送過來了!!!】他的妻子不滿地抗議著。

【唉呀!好歹此人與我同鄉過,妳就看在這點好好對他嘛!】

正人安撫著妻子不想看到亞人的情續,雖然亞人並不在她的面前,而是一個只裹著遮羞布的小孩子。

【算了,希諾維先生,給你。】

雖然不明白為啥要叫我先生啦,但我還是接下了衣物。

【謝、謝謝夫人。】

【好啦,不打擾你,這些衣物你可以隨便穿,反正是孩子已經不穿的,喔!知道有曬衣架吧?】

我點點頭,此刻他的妻子已經轉身下樓去了。

【唉,她就是這樣,你別在意。】

正人感覺到後對我抱歉地說。

【沒、沒事的,是我們突然來打擾,真是難為尊夫人了。】

【呵呵,那你把你身上的錢都給我吧,我著人幫你去更換相等的貝爾幣回來,先說,一枚帝國銀幣只能換兌兩枚貝爾銀幣,這是現在最大的兌換值了,你如果自己去換都是一枚帝國銀幣只能拿到一枚貝爾銀幣外加四十枚貝爾銅幣,因為中間會扣手續費。】

【原來如此,那您等等。】

就算他騙我,我也不會知道阿,不過有錢總比沒錢好,我還是接受了。

再交給了他我身上全數的錢後,他把可能會剩下的銅幣和無法兌換的碎銅幣給了我,再和我囑付了晚上別太激烈,然後被我吐嘈了一番後心滿意足的離去了。

我是有看起來這麼獸慾的人嗎???

不,一定只是露絲太美了。

想著想著,露絲從浴室走了出來。

嘖,濕濡著的亮銀長髮,小小尖尖地耳朵,分明立體的五官,大眼深邃的眼眸,還有那剛剛雖然都已經看過的前突後翹腰身纖細的身體,唯一可惜的地方是,有點營養不足的感覺。

也是啦,一百多年都只吃著從森林中採集到的水果和果實吃,再怎樣也會營養不夠的啊!

然後此刻身為男人的我下半身突然管不住了,小鋼槍舉了起來把遮羞布硬是拆了下來。

露絲撇頭看到就紅了臉,但她居然沒有撇過頭去也沒有尖叫,一副就是『來上我吧』的表情。

我走到了她的身邊。

【妳———該晾衣服囉!】

弄的她大笑了起來,呼,逃過了一劫。

在我和露絲都各自穿好衣物並且把家務都給整頓了一下後,我躺在她的白嫩大腿上,滑滑的觸感,讓我的手不禁地一直撫摸著,而她也沒有抗議,雙手順著我的頭髮也不斷來回的摸。

在旁人看來,我倆根本就是熱戀中的小夫妻吧?

此刻,門再次敲響,當然我不會讓露絲去開門,那太危險了。

【來了——】

我打開了門,是正人先生的夫人。

【夫人您好!】

【這是今天的午餐,看你忘了下來拿,我特別端上來給你。】

【啊!這真是非常抱歉。】

我頭和我的心都愧疚到想土下座了,但我現在僅僅只有彎了半身腰。

【以後三餐記得自己下來拿,下不為例。】

【瞭解了,感謝您的辛勞。】

我雙手端著如捧著國王給的東西一樣把今日的午餐鍋子收下了。

正人先生的妻子看我收下後,也不想講什麼就轉身離去。

【再、再次謝謝您,晚餐我會記得的。】

我大聲地從上喊給她聽,她揮了揮手,這是正人先生教的嗎?不禁讓我想起來。

這鍋內到底有什麼呢?一股很熟悉地氣味。

我急忙著端到矮桌上,而露絲也已經擺好了碗和用餐器具。

打開之後,一份濃稠黃色的物體展現了在我眼前,而這氣味———

【咖哩!!!!!!!!!!!!!!!是咖哩呀!!!!!!!!!!!!!】

我開心到手上還拿著鍋蓋四處亂叫。

露絲當然不明白我為什麼要這樣,只是面帶笑容看著我。

啊!她該不會是在看珍奇異獸吧?

我一想到這,就乖乖地把鍋蓋放好,然後正座了下來。

【咳!露絲,這是個名叫咖哩的美味食物,它的美味可以讓妳只配白米飯就能吃上好幾頓餐。】

【真的嗎?!】露絲和薩爾同時說起。

【嗯!真的!來吧,讓我們享用這金黃色香料們與食材們彼此間的激烈戰火與合著米飯吃的美妙吧!】

我一勺一勺地幫露絲和薩爾從鍋子裡舀出上層的咖哩和下層的白米飯,一瞬間就裝好了兩大碗滿滿的咖哩飯。

【開動!】我雙手合掌地說。

【開、開動!】露絲也學我。

而薩爾已經在大口大口地吃著了。

【嗯?這什麼?好好吃!】露絲第一次嚐到,表情和我小時候第一次吃咖哩時的感動一樣。

我從小就愛這味,不管什麼咖哩我都可以吃的下,就算裡面有我不愛吃的青椒等物也一樣。

是的,我母親常常為了我的營養均衡,老是把咖哩內放入一大堆小孩不愛吃的食材。

但,我為了咖哩!殺阿!!!!管他是什麼!吃下去就是了!!!!!

不過這個世界的白米飯好像不太一樣,雖然外觀上看起來是差不多啦,但吃起來的口感就有那麼點偏硬。

之後問問正人先生,看看這到底是什麼好了。

很快地,鍋子內的食物就清空了,兩個人外加一隻精靈很滿足地圍著矮桌躺在地板上。

雖然很懷念榻榻米,但是看來這世界還是沒辦法重現日本的一切,所以地板依然是木製的。

而且仔細聞會聞到一股清香,感覺起來是用了很高級的木材,這之後也順便問問好了。

啊!忘了問晚餐時刻是幾時了,雖然這房間是有一個很精美的小鐘,而且看起來是用魔法驅動的很神奇,感覺上就是個貴重物品。

難怪正人先生說要是有緣人才肯給住啊。

【主人,您打算要在這定居嗎?】

薩爾突然間開口問。

【沒吧!在這一直打擾也不好,況且我很擔心拉克絲。】

【拉克絲?】露絲 & 薩爾同時發聲。

【嗯,我那要嫁給三皇子的姐姐。】

【好像很幸福!】露絲什麼也不曉得地笑著說,看來她腦內應該是自己穿著婚紗的模樣吧!

也不曉得她想嫁給誰。

【主人,我說您啊...】

【怎麼?】

【沒什麼。】薩爾雙手一攤就繼續說了下去。

【主人,這裡可是森精靈的範圍啊!對我們可是敵意滿滿的唷!】

【也是,可是現在好像對我們沒做什麼啊?】

【等到他們要對您做什麼的時候,您想應對已經沒辦法了,您得快點離開這個區域才是。】

【什麼人會對我們做什麼?】露絲因為聽不到薩爾的聲音,所以她不知道我和薩爾在聊什麼。

【森精靈們啦。】

【她們對我很好唷!會從沒有東西的樹上分一些果實給我吃。】

原來是這樣。

【那還真不錯啊,只是妳知道的,薩爾他是炎精靈啊!】

【那可真糟,那天我們燒了--】

我馬上比手勢告訴露絲不要說出來,露絲好像察覺了自己在講一個不得了的東西,所以馬上安靜了下來。

雖然不一定會隔牆有耳,但至少不該說的東西,就不要讓它有見天日的一天。

【主人,露絲很笨對不對?】

【還好吧?不過,正人先生不是要一位女性去奴隸工會幫妳重新申請嗎?呃---】

說到奴隸這東西,慘了,會不會被那女的職員罵啊?

才剛說完,門又響了起來,而且還是連續的敲,看來是來訪了。

【呃,慧娜小姐...】

慧娜小姐帶著奴隸工會的人,兩人的表情都非常的不爽,這可不能怪我啊!

【很悠哉嘛!】

慧娜小姐,您別這樣好嗎?

【沒、沒有這回事啦!請、請進來說吧!】

【不用了,叫你家奴隸出來。】

我還沒轉頭叫,露絲就探了頭出來。

【就是這名妖精女子,給她重上吧!】

慧娜指著露絲轉頭和奴隸工會的人說了之後,奴隸工會的人就拿起了奴隸印走了過來。

【上次的痕跡在哪啊?】

工會的人手拿著印問著。

欸~~,有這東西嗎?我看向露絲。

然後露絲有點害羞地拉起了裙子下擺,並且伸出了她那嫩白的左大腿。

原來,先前的奴隸印是印在這啊!

只見工會的人眼睛都快脫窗了死命地看著,並且有點在流口水的樣子,我馬上催促了他快點辦事。

他才動手把先前的奴隸印給洗掉,並且重新蓋了新的上去。

【這樣就好了,下次不要讓我這麼好找,聽到沒?】

慧娜吩咐著。

【是的!!】

我擺出面無表情之術,嚴正地回答。

她看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帶著奴隸工會的人離去了。

我懂,我懂,只要做完這事就閒閒了,這種情感,我懂得!

【真沒想到是印在那啊!】

我邊關門邊說。

【再、再次向您請安,主人,小女叫露絲。波利亞南。多爾利。芬。】

【好像有點長的名字啊!】

【您不滿意的話您可以隨意改動。】

【不、不,沒這回事,只是還是叫妳露絲就好,可以吧?】

【是!】

【話說,為什麼現在才和我說全名呢?】

【因為先前的主人只給了我露絲這個名,要我不能提起全名,所以在那印消失前,我都會被約束著。】

【咦?妳前主人還活著?】

【不,應該已經死很久了,只是這個印沒有消失前,前主人就算死了,他的所有對我下過的命令我都還是得遵守。】

【對妳下過什麼命令呢?】

【只准叫露絲和不得違抗主人的一切。】

看來前主人只把她看成發洩用的工具啊,當然我不會不識趣地逼問她被發洩了幾次這種爛問題。

【那我現在給妳一條命令。】

【是!】

露絲有點緊張,也難怪啦!雖然我看起來對她很好,但人總是會變得嘛!

【以後請妳以自由的方式生活。】

我不打算束縛她什麼,只要她開心就好了。

可是她卻一臉為難的樣子看著我。

我做錯了是嗎?

【怎、怎麼了?】

我有點緊張的問。

【什、什麼是自由?】

我該從法國大革命開始講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