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Novel] 異界幻想傳 – 003

第三話 - 陰謀


這世界我想沒有警察的原因大概就是犯人太難抓了吧?據說尋找艾莉兒的那三天還出動了魔法師對全領地區域進行魔法搜索,但都沒有下落,而我家的領域到底有多大呢?至少是兩個東京都的大小有了吧!這樣一來就算我是個標準熱血勤奮日本人好了,我也不會想當警察了,要搜查的範圍實在太大了。

說起來,好像也不會有一個警局管這麼大的區域齁!嘛,不管如何,犯人確實地已經不在我家領地內了。

嘖,艾莉兒,妳真的要平安無事呀。

我心中懷著這樣的感想,開始了魔力灌注在物品上的作業,嗯?你問我為什麼要找那個藏物室嗎?

其實只是因為房間啥都沒有,我又不想要出去麻煩人,況且要是給別人看到我拿什麼東西,一定會很緊張的吧?

【少爺!您不可以隨變拿這些東西唷!】諸如此類的訓話語句就出現了。

所以我才決定要找看看有沒有藏物室,好讓我可以放心的練習,只是,打不開呀!!

算了,我還是在用餐時刻偷拿了一把刀子藏在懷裡並拿到了房內了,嘿嘿,希望傭人們不會去數刀子的數量才好。

現在在我眼前的是一把銀製的閃亮亮刀子,我該如何灌入魔力呢?對著刀子用力?不不不,應該沒那麼蠢吧?

對著刀子冥想?試看看好了!反正小說內有的動作我都執行一次!總有一次會可以的吧!

過了一小刻,是了,忘了說一個時段又分為六小刻,所以一天會有一百零二個小刻。我看刀子沒有啥變化,大概魔力也沒有在裡面吧!

咦?我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要怎麼驗證魔力已經在物品內了呀?

慘!這真是天大的慘劇呀!我好不容易有了物品可以試,但卻沒有可以驗證的方式!!

你問我為什麼不拿床不拿花瓶?拜託!那兩樣東西出了啥事,我是要怎麼裝小孩子呀!!!

這下該如何是好?

 

此刻,我家領地明格登區域東方的區域,夏洛恩,這是和我家同個國家但卻是一位子爵所領有的靠海的土地。

我不確定分配領地需要什麼爵位以上,只是有靠海還是比沒靠海的我家來的豐饒許多。

夏洛恩區域—柏格拉斯特城。

【主人,已經準備妥當了。】

【哼哼,看皮登雅爾斯當家的到了晚上才派人出來找妳,就知道妳的演技不錯了!】

【這是主人您教導有方。】

【書的翻譯開始了嗎?】

【是的,也已經在進行了。】

【等待書的翻譯完成,把那些翻譯的。。。】

【是!小的明白。】

【哼哼哼,天下就快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苦惱再多也是枉然,因為你找不到解法就是找不到,不可能會因為你苦惱就突然會找到。俗話說,後退一步,視野開括。所以我決定擱置!

接下來的日子,因為家中遭襲的原因,父親似乎逼母親逼的更緊了,當然這件事就會反映在我的身上。

白天除了本來的跑步,練肌力外,還外加了劍術訓練,而下午的時段則大幅減少了唸書時段,因為父親說,

【他又不會魔法!給他唸這麼多文字要幹嘛?】

所以,我還是繼續的練劍術,母親的劍術真的不賴,不是說我年輕打不贏她,而是她很會教。

一個會教的,其基礎一定是非常優秀的,不然不可能會知道開始練劍的人會碰到什麼困難。

而晚上,又是肌耐力相關的訓練,是要把我變成蝙蝠俠嗎?那也請給我一身好裝備呀呀呀!不然被母親的劍打到也是很痛的。

就這樣在我七歲那年,我總算發現了神給我的隨機能力是什麼了。

那就是『不會生病』,這個能力強的很!尤其是當家中現在所有人都倒在地上時。

呃,我還是把時間往回半年好了。

 

時間拉回半年前,夏洛恩區域發生了大規模的旱災,當然這個旱災對我家領地也不可能沒有影響,只是對我家領地影響最大的不是乾旱,而是來自夏洛恩區域的大批難民。

他們無家可歸,又需要大量的糧食,悲慘的是,他們還自許是難民不想幫忙收割種稻,喔!難道難民就比較大嗎?

父親對此現象簡直忙到翻天,因為我家經濟力再衰弱下去,當難民離去時,就是我家領地被對面的敵人吞併的日子了。

所以父親一邊想要留住難民,因為只要難民在的一天,對面肯定會持續的『看好戲』,但一邊又想難民數量減少點,畢竟經濟力還是要維持在一定水平以上,所以父親常常三天兩頭就往附近與中央跑,家中之事幾乎無人可以作主。

就這樣半年後,難民待久了,總是會有疾病開始傳播,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加上數量龐大,聽說有七萬多人,導致我家領地本來的居民也紛紛被感染到,當然,現在躺在我面前的所有人都是。

這病剛開始時聽醫生說,

【這疾病並不會奪去人的生命,但缺點是會讓人全身無力,難以正常工作。】

當然父親有因此下令把難民先趕離領地,可是反而引來的大規模的抗爭,就此作罷。

你會問旱災有這麼久嗎?

當然,我也不覺得旱災會很久,可是實際情況就是,莫名的持續很久!據說以往都沒有這樣久的。

總之,現在家中和全領地可以正常到處走的只有我一個人,哈!這是什麼鬼能力呀!

【希諾,你寫信拿去給西邊的瑞拉伯爵,請他派醫生與藥品來治療我們領地的人。】

說話的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父親。

【是!】嘛,現在不能讓他死呀!他死了我還小怎麼活呀?!

什麼?你有疑問?當初醫生來時沒有好好治療嗎?

實際上是有的呀!這不是廢話嗎?可是難民數量太多,大家又不自我隔離,你懂的,導致這病像流感一樣,治了又病,病了又治,不斷重覆直到耗盡全領地的藥品,父親也有隔離過他們,但他們又講說自己是難民,都已經是難民了還要彼此見不到面!諸如此類的蠢話,導致了現在的事態。

人是不是一陷入某種情境就會覺得只有自己才是最苦逼的呀?

總而言之,我騎上了我的愛駒——木馬丸,前往了西邊。

嗯?木馬丸?

喔!這是我的玩具馬啦!呃———喂!我是要出遠門耶!給我匹正常的馬兒來!!!

【少爺,馬兒也都病了,況且您的身高還不夠,無法騎馬呀!?!】管家勉力的撐在門旁說著。

【喔!好吧!那等我消息啦!】

我只好用走的過去了,嘖,看向我的背包,裡面至少裝了七天以上的乾糧,天呀!我是要走多久呀?!

假如這旱災是人為的,我一定要砍死那個始作甬者!

 

【呵呵,看來書中的一部份章節的效果已經出現了!】

【是的!我的主人呀!】

【只要讓皮登雅爾斯家滅亡,那麼天下間再也不會有人可以阻止我了!呵呵——】

【主人,要引導敵國的亞基德拉伯爵進攻了嗎?】

【不!現在我們傳播的疫病正在流行,他們不會傻到進攻的。】

【那?】

【妳去喬裝藥師,先去好好替我們的軍資金敲上一筆吧!】

【遵命!主人!】

 

在我這漫漫長路的『旅途』中,我倒是挺慶幸自己只有體能行這件事,喔!還有不會生病這個能力!也因為我都走大條道路的關係,所以走起來特別輕鬆也不需要害怕魔物的騷擾。

不過,這不會生病的能力有包括不會中毒嗎?

心中靈光一閃,就開始四處找著看起來有毒的野生植物了,人類大概就是這樣蠢死的一堆吧?

當我找到人生第一株看起來有毒的菇類時,我興奮的要命!誰叫我前世就連修學旅行都是去都市呢!

嘿嘿,我吃了一口,嗯?沒事嘛!我就加速的吃光了它,當然是生吃!反正不會拉肚子。

呃,我又想到了一件事,我要怎麼驗證這菇是有毒的??????我吃下去沒事,不代表它真的有毒呀?!

那我吃下去有事,現在這狀況誰會來救我呀?!慘了!!!慘了!!慘了!!!

這下真的慘了!!!該不會我到了這世界居然是蠢死的?

在我苦惱了兩個小刻後,我發現一切都是白煩惱了,因為我還活著。

嗯!看來連毒都沒法生效,雖然我不知道那菇是否真的有毒就是了。

在我抱著下次別在幹蠢事的心情要繼續上路時,前方來了一輛馬車。

【少年!你為什麼還能走呢?】車伕看到我後靠近這樣問著。

【運氣好?】我當然不能說我有不會生病的身體呀!不然被抓去當驚奇世界裡的主角怎麼辦?

【哦?是這樣子的,我家主人聽聞皮登雅爾斯伯爵一家也都病倒了,所以特別帶藥過來探視,不知道這病的傳播性如何呀?】

看來是很擔心自己駕車到一半也染病的車伕吧?

【很嚴重唷!】我倒也沒說假話,你要是和病人待在一個空間內超過兩個時段,你就會中標的!

車伕一聽面露難色,轉身向車內說話。

【主人,您真的要前往嗎?】

【嗯!你怕的話就在此回頭吧!】

【這,這怎麼行?!小的也只是擔心您會染病呀!】

嗯?真是個光明正大的好藉口!

【那幫我問問那少年要去哪吧?】

車伕聽完就轉身問了我一樣的話。

【去西邊找瑞拉伯爵】

我老實地說,這邊應該沒必要演戲吧?我總覺得馬車上的人就是我要找的人。

【哦!少年你真幸運,瑞拉伯爵正在馬車之上!】車伕開心的表示!

喂喂!你不怕我是刺客之類的嗎?

【咳咳!辛!別多嘴!】

看吧,你主人果然還是有警戒的。

只見車伕連忙道歉,瑞拉伯爵下了馬車。

他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出頭的美男子,可以這麼說吧?要是用前世來比,大概就是SMAP裡的膚色白一點的木村出現在你眼前一樣。

【伯爵大人,貴安!】我擺出了禮儀姿態。

【看你如此有禮,是皮登雅爾斯伯爵的孩子吧?】

不愧是當上伯爵的人,不過想想也是,一個領地只有一個貴族,再怎麼想能有禮學教育的也只會是貴族了。

【是,在下是皮登雅爾斯家的長子,希諾維。】

【喔喔!以前就很想見見你,只是公務真的繁忙呀!好了,客套話不說,你往我領地方向走,是有口信之類的要給我嗎?】

真的很聰明!

【是的,我這有封家父的信要給您。】說完我就從懷中拿出了信袋,瑞拉伯爵不等我交給他,他就主動從我手上拿走了。

嘛,現在情況緊急嘛!

他立即打了開來,隨著他的眼球不斷地在信上遊走,表情也越來越苦悶。喔!好在我是男的,不然我一定被迷倒吧?

【希諾維,你看到我之前有碰上其他人嗎?】瑞拉伯爵問。

【大家都倒了,我能碰上誰呢?】

【不過你居然完全沒事,這倒也讓我感到非常驚訝!】

【不僅是您驚訝,雙親也是。】

瑞拉伯爵陷入了沉思一會後,似乎決定了什麼的樣子,對我開口。

【希諾維,我決定對身為繼承人的你講述底下的事,你千萬不可以對其他人張揚,還有辛,你留在車上,聽懂沒?】

【是!】

車伕回答完後,伯爵帶著我往路旁走去,看來是不能讓車伕也知道的事。

【你知道你家先前丟失的書是什麼嗎?】

【回伯爵,我不知道。】

【嗯,看來你是一切都不明瞭,不過也不用對我太過客套,現下的情況就當我是你兄長就好。】

【是!】

【這事該從何說起呢?】伯爵思考了一下後開始說明了。

從前,我們這個國家在開國的時候,獲得了來自神的恩賜,當年給予了我家先祖一本魔法書,名稱是[耀光之書]。

憑藉著這本書內所記載的魔法,統一了這塊本來是由各個不同種魔族佔據的地域,最後成立了這個國家[拉法納帝國]。*Update帝國名稱 2016/05/10*

而初代皇帝為了將來皇家的安全著想,就把這本書要求我家代代相傳並且藏好,並且為此把我家的爵位從應該要是大公的改為伯爵。

以免有心人士猜到這本書還在我家存放著。

而近年來因為戰爭的關係,所以這本書的傳說引起了有心人的調查,看來是經過了幾年的埋伏確定後,把書偷走了,並且用書內的魔法引發了天地的災變。

聽到此處,我該說真不愧是神所賜予的書嗎?

不過如果艾莉兒是內奸的話,那麼她來到我家的時間至少也有十年以上了,這個調查時間也太長了吧!是我早就放棄這個任務了。

【所以伯爵,這個疫病是那本書引起的?】我問。

【是的,你父親是這樣猜想並且證實的。】

【那,應該要怎麼解呢?】

【嗯,這個好像必須要有你家血脈的人的配合,而且最少要魔法,不然你也沒法解,但我聽你父親說,你是空有魔力而沒有魔法的孩子,是嗎?】

【呃,是的。】

【唉,你跟我回我的領地吧!你父親的信中是這麼說的。】

瑞拉伯爵說完把信拿給我看,我看了一下,確定的確是父親要求瑞拉伯爵以兄長的身分收留我,並且要我改姓為瑞拉。

【父親為何要這麼做?】其實我大約知道原由,只是還是得確定一點。

【因為...你父親對這個疫病也毫無辦法,就算有藥品好了,也只是治好後再次感染,而且那個有心人肯定會跑來你家領地內兜售藥品,先狠撈一筆後再要敵對勢力把你家給滅了。】

【而你家的經濟能力已經在這半年被難民削弱了很多了,如果敵對勢力打過來,你父親是沒有辦法保護你的,所以...】

伯爵講到這裡,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對了!如果那個兜售藥品的人來了,肯定後面的主謀者一定會看情況把這疫病魔法給解掉,嗯,如果看準那個時機,我出兵的話?!】

我聽完伯爵這麼說後,搖了搖頭,對他表示。

【伯爵大人,不需要,如果真如您所說的,那麼當那個有心人知曉我家並沒有被滅口,那麼下個遭殃的將會是您的領地阿。】

【唉,小小年紀就能思考到這種地步,總之,先上我的馬車吧!我們先趕回我的領土再說。】

然後我就搭上了瑞拉伯爵的馬車回到了他的領地-莫索爾區域。